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三章 最后一晚的热爱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翻开日历,离他们婚讯还有整整三天。

    她向公司请了长假窝在林木子家里,她尽量不去看手机和电视,傅思诚婚礼将至,a市早已传的沸沸扬扬,即使她努力避免与这些新闻接触,但她忘了身边还有一个憋不住话的林木子。

    “砰”的一声,门锁被人从外面打开,林木子火急撩撩的拿着报纸冲到她面前。

    “舒茗,后天就是他们的订婚仪式,你真的不去阻止吗?”因为跑的急,说话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陈舒茗平静地坐在沙发上,比起林木子的惊讶她倒显得有些见怪不怪。

    “傅思诚本来就不属于我,他有高贵的身世强大的事业英俊的外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他不可能的,童话里的辛德瑞拉终究不会变成公主。”

    她轻轻勾了勾唇看不出是喜是悲。

    “舒茗……那个……”

    “你说什么就说。”

    顿了顿,林木子咬了咬下唇才将未说出口的话从嘴里挤出来:“你跟他……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木子,别说了,这是已成定局的事。”

    陈舒茗神情淡漠,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难过的日子总是很难熬,距离婚礼还有一天。

    她该回别墅一趟了,今天过后傅家别墅有新的女主人,而她更不需要就在那里,陈舒茗想着,挑选下午三点傅思诚上班的时间坐车去了别墅。

    门锁并没有换,陈舒茗推门而入却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清香,好像是有人刻意打扫过的,好像味道……还有些熟悉……

    她径直走到自己的卧室打包好行李刚转身离开。

    “现在肯回来了?”

    倏然,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陈舒茗一愣猛的回头,却撞进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放开我!”陈舒茗不由分说地挣扎开来,男人并没有抱的很紧,她很快挣脱开。

    抬头却对上他炙热迷离的目光。

    几天不见,他似乎又瘦了些,眼眸里挥之不去的疲惫,下巴新长出的胡渣让他整个人苍老了好几岁。

    她心里猛的一紧,看样子过得一点都不比她好。

    “手机关机是在逃避?”傅思诚上下不停打量着她,注意到收拾好的行李时眸光倏然一紧。

    “傅总裁,请您让开。”陈舒茗一点都不想跟他解释,拎着行李绕过他就走。

    接着有力的大手将她反扣在怀里,男人身上独有的好闻气息扑面而来,陈舒茗一怔,整个行李都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

    “我早就说过我只认你是我的女人。”傅思诚紧紧将她擒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说话轻柔却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感。

    陈舒茗心头一震,泪水毫无抑制地在眼眶打转,这话搁在以前或许她会感动,可是现在却成了讽刺他们感情最好的利器。

    “傅思诚,如果你还有一点在乎我的话现在就放我走,给我留点尊严,明天是你和珍妮弗的订婚仪式,我希望你准时参加。”

    她努力忍住想哭的冲动,挣扎着从他怀里脱离。

    傅思诚抱的更紧了,他看着怀里的女人,眼眶微微有些发红,不知道为何,他一想到快要失去眼前的女人,居然压抑的呼吸不过来。

    “叮……”

    这时门铃倏然响起,傅思诚烦躁的看了一眼又回过头看她。

    “看什么?去开门。”

    “好,你等一下。”傅思诚点头,迈着大步打开家门,却在这见到了林木子。

    “傅总裁,好久不见。”林木子朝他挥了挥手,在玄幻处换了拖鞋就往楼上走去。

    “你来做什么?”傅思诚拧起好看的眉头,冷声道。

    “来接舒茗。”

    听到林木子的声音,陈舒茗擦干眼泪很快从楼梯上下来。

    “木子你来了。”

    “对啊我的大小姐,我可是早些结束约会过来接你的,东西收拾好了没,快走吧。”

    林木子伸手拿过她一大半东西缓缓说道。

    陈舒茗点点头跟着她往门外走去。

    傅思诚朝林木子挑着眉:“你跟白亦然不是说好今晚约会吗?”

    “啊?”林木子愣在原地,只见傅思诚冷冽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她立马会意附和着。

    “对对对,我还有约会,傅总,舒茗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一步……”

    “木子,你!”陈舒茗被气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怎么也想不到林木子会站在傅思诚这边,接着听到门砰的一关,房间里只剩下他与傅思诚两个人。

    “现在能放开我不?”陈舒茗回过头看了眼傅思诚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还跑吗?”

    “跑也要有地方啊,木子已经叛变,我要睡大街啊!”

    “呵呵。”傅思诚低声忍不住笑了一声,手从她腰间松开。

    正当她惊讶傅思诚顺着她意思来的时候,直觉得腰间一轻,整个人被他拦腰抱起。

    “傅思诚你要干嘛!”

    陈舒茗一时惊住,她被甩在柔软的大床上,男人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四目相对,趁机吻上她的唇。

    “唔……”陈舒茗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

    直到吻到快要窒息时,傅思诚才从交缠的唇齿间抽离出来,男性低沉沙哑的嗓音从她耳畔慢慢划过。

    “别试图逃离我。”

    “别忘了,你是珍妮弗的未婚夫,今晚你应该在她身边,而不是和我……”

    陈舒茗心里划过一丝苦涩,是啊明天他就完完全全成为别人的好丈夫好爸爸,她算什么身份?小三?情,妇?呵,没想到到头来活成了自己最鄙视的那类女人。

    想着,她使劲推开身上的男人,尽管衣衫不整她没办法让自己再坠落下去。

    傅思诚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放在头顶之上,密密麻麻的细吻铺天盖地地在她白皙的肌肤落了下来。

    她越是挣扎更让他的身体起了反应,加重了吻的力度。

    情迷意乱间,陈舒茗紧紧咬着下唇,男人身体的起起伏伏让她终于克制不住,主动地回应起来。

    就当是最后一晚的热爱。

    接着衣衫落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身下女人的娇,喘声交错在一起,满屋的欢爱旖旎气息。

    第二日,陈舒茗从睡梦中惊醒,身上传来一阵酸痛感告诉她昨晚的事情真实存在过。

    她低头怯怯地往旁边探去,瞥见身旁男人正睡得香甜,光洁结实的胳膊裸着露在外,俏丽的小脸不禁一片惨白。

    乘着他还睡着,陈舒茗蹑手蹑脚的穿上衣服拉起行李走出了傅家别墅。

    今天他终于要与别的女人订婚了,真是讽刺。

    这次订婚仪式举报的极为隆重,不仅邀请了多年在商界合作的老伙伴,也将商界显赫贵族邀请来一起参加婚礼。

    婚礼台上,珍妮弗亲热地挽着傅思诚的胳膊一脸爱意的看着他。

    男人一脸冷冽的站在原地,就连眼眸里都透着瘆人的冰冷气息。

    “思诚,笑一笑嘛。”

    珍妮弗娇柔地摇了摇他的胳膊,在外人看来倒像是正在热恋的小情侣。

    而自始至终傅思诚都板着一张脸,与这婚礼现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此时此刻,周围响起一片热闹的欢呼声,傅老爷子静静坐在观众席看着他们两。

    一直到订婚仪式举行到尾声,订婚礼堂门口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陈舒茗目光紧紧盯着两人拥在一起的身影,泪水抑制不住往下流。

    就在这时,傅思诚突然抬头正对上她的目光,下一秒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的胳膊,众目睽睽下奔出现场。

    “思诚!”珍妮弗惊呼着,她等了这么久不就是等这一天,可眼睁睁看着傅思诚在我众人面前抛下自己,发愣的往后退了几步。

    瞥见陈舒茗站在门口,她才恍然大悟。

    没有新郎的订婚现场瞬间失控,人群不断骚动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傅思诚太不像话了,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这让珍妮弗一个女孩子在这,脸面和尊严往哪搁?”

    ……

    众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斥责和同情,珍妮弗已经全然不顾,她空洞地望着傅思诚跑出去的方向,脸色愈加苍白。

    “陈舒茗!”傅思诚快步拉住她的胳膊愤愤道。

    陈舒茗垂着眼眸不去看她,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

    “你回去吧,订婚没有新郎怎么进行?”陈舒茗抬头的时候一脸淡漠,语气没有丝毫感情。

    他紧紧握住她的肩膀,托起她小巧的脸颊一字一句道:“告诉我,今早你为什么逃跑,我打电话你不接……”

    “呵,”陈舒茗自嘲地笑了声打断他的话:“这是你参加订婚的理由?”

    说罢,仿佛又说错什么似的摇了摇头:“不不不,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

    “舒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就在这时,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

    傅思诚烦躁的按下接听键,那头的声音很快传了进来。

    “傅老爷子突然昏倒在地,你在哪快点过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