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四章 你还真是下贱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听言,傅思诚怔在原地:“什么!快送医院,我马上过来。”

    他快速关掉手机掉头就往停车场,一时把身后的陈舒茗抛在脑后。

    看着他一脸焦急,冰冷的眸子迅速染上一层阴鸷,陈舒茗不禁提他担心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跟在他身后跑着。

    “思诚,到底发生什么事?”她很少见他如此慌乱就算是跟别人迟到了合作案也从来都是淡定自若。

    “跟我去医院!”他一手握住陈舒茗的手腕把她塞进车里。

    接着很快绕到驾驶座关上车门。

    一路上傅思诚紧蹙着眉头,眼神冷的吓人,陈舒茗呆滞地坐在副驾驶一言不发,整个车内气氛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到重症监护室门前,红灯急促地闪烁着。

    傅思诚拉住走廊里的冷熙冷声道:“爷爷怎么样?”

    “你还知道回来?要不是你放着那么多人的面逃出订婚现场,爷爷怎么可能气的犯病!”

    说着,他才发现在傅思诚身后站着的陈舒茗,而他刚刚说的话全数被她听了去。

    想着,他眸光一转,对着身后的陈舒茗说道:“舒茗,你怎么来了?”

    “我……”陈舒茗被这么一问,咬着唇不知该怎么解释,只知道当时脑子一热担心傅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毕竟傅老爷子是因为她的出现昏倒的,一想到这,她紧张地垂下眸,手指不安地交错着。

    “她是我带来的。”傅思诚倏然开口,将身边的她揽进自己怀里,男人温热的胸膛紧贴在她的脑袋,鼻尖突然有些发酸。

    只见傅思诚继续说道:“这也是她的爷爷,我带她来就是想把事情说清楚,她是我的。”

    冷熙一惊,这节骨眼上要是让他跟傅老爷子说这件事,就怕病情加重,再者不说,她的妹妹被他狠心丢在订婚现场,什么时候忍受过这番羞辱,而他居然为了陈舒茗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想着,滔天的愤怒从心头一并涌出,毫不防备地冲他脸上狠狠一拳:“你居然现在还想着怎么让自己好,我的妹妹被你丢在订婚现场,她从小被我们宠到大,凭什么因为你就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这拳打的真狠,一个不留神傅思诚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一个转身护住陈舒茗,硬生生撞上冰冷的墙壁。

    “你疯了?!”傅思诚一手抚上出血的嘴角,眼眶因为愤怒红了一片。

    陈舒茗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一时愣在原地。

    “你没事吧。”她缓缓抚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拧起好看的眉头。

    “没事,别担心。”傅思诚勉强勾起唇角,转头看向冷熙时,眼眸阴鸷地仿佛狂风暴雨,紧紧攥住拳头。

    “我傅思诚做事从来由不得别人评头论足!”

    “哗啦”一声,就在这时,重症监护室的门被打开,主治医生带着口罩从里面走出。

    “病人是因为情绪激动导致高血压复发,幸亏你们送来及时,病人已脱离危险期,待会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听到老爷子脱离危险期,傅思诚悬着的心瞬间落地,他点了点头对医生道:“辛苦了。”

    说罢,他对着身边的陈舒茗开口道:“我先送你回去吧,过几天带你去见爷爷。”

    “我想待在这,爷爷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待在这也互相有个照应。”陈舒茗想也不想就拒绝道。

    傅思诚了解她的倔脾气,索性依了她,随后傅老爷子被推到vip特护病房,他一直睡着,陈舒茗就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中途公司突然出了问题,傅思诚立刻就往公司奔去,本来安静的病房愈发沉寂。

    这一晚过得格外漫长,病房里只有一盏昏暗的暖灯,脑海里不断翻涌着白天的事情,也不知想了多久,就连她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睡梦中只觉得有股力量将自己高高托起,傅思诚脱下外套将她抱到隔壁的休息间。

    翌日清晨,陈舒茗是被门外的喧闹声吵醒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醒了?”傅思诚推开门说道,他的嗓音有些沙哑,陈舒茗看着他,心想昨晚又忙了一夜。

    “我怎么在这?”陈舒茗挠了挠头问道,她记得昨晚是在爷爷的病房里。

    只见傅思诚挑着眉:“也不知道谁睡得那么熟,我抱你过来的时候还咿咿呀呀说着梦话……”

    梦话?

    陈舒茗一惊,猛的捂住嘴巴:“我……我说了什么?”

    傅思诚被她这样子逗笑了,过来抱住她下巴抵着她的脑袋温声道:“你猜!”

    陈舒茗一听,立马嘟起嘴巴:“算了,我要去看看爷爷。”

    她推开傅思诚的拥抱就往门外走去。

    “把这个拿上。”傅思诚倏然抓住她的手腕将温热的饭盒递给她。

    “这是爷爷最喜欢的莲子粥,你去送,我相信你。”

    陈舒茗接过饭盒乖巧的点了点头转身去vip特护病房。

    走到病房门前,她的手刚触碰到把柄倏然收回手,紧紧咬着下唇,其实她心里忐忑的要命,她知道爷爷对她印象不好,生怕她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引起爷爷的厌烦,心想傅思诚这样做也是为了拉进她和爷爷的关系吧。

    想到这,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拐角处,傅思诚静静看着她,心猛的一紧,他希望她的用心能被爷爷所看到,但是他想错了。

    陈舒茗进门的时候,没想过能在这遇见珍妮弗,她刚前脚迈进病房,就听见阴阳怪气的声音。

    “陈舒茗,你还有脸来这?!”

    听言,陈舒茗一脸淡漠,她直接无视她径直走到傅老爷子的床头柜前放下饭盒。

    “爷爷,这是您最喜欢的莲子粥,养身体喝最好了,我给您乘一碗……”

    “不了,陈小姐,每日三餐有我的营养师专门定制,不需要你费心。”傅老爷子半倚靠在床头瞥了眼她冷冷说道。

    陈舒茗握着保温盒的手倏然一抖差点将粥洒了出来,果然爷爷是嫌弃她的。

    “陈舒茗,爷爷说不需要你,听到没,从这里离开。”

    珍妮弗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保温盒扔进垃圾桶,厌恶的白了她一眼。

    “你是聋子吗?我说话你听不到?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你!”

    说着,她扯起陈舒茗的手腕就往门外推去,一个反手,陈舒茗猛的推开她,上扬着唇角。

    珍妮弗咬牙切齿道:“你害我在众人面前丢脸,因为你,思诚丢下我!”

    毫无征兆的,她狠狠甩过去一个耳光,陈舒茗没有躲闪发愣的站在原地。

    她不知该怎么反驳,如果她是珍妮弗,想必也会恨死自己。

    她紧紧的闭着眼睛,却没感受到脸上传来的疼痛感。

    手腕在半空中被人紧紧攥着,傅思诚冷冽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思诚,你居然帮她!”

    傅思诚?

    陈舒茗愣过神来,傅思诚站在她身后抱歉的开口:“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过来,让他们这样羞辱你。”

    他紧紧拥住陈舒茗,恨不得将她硬生生镶嵌在自己身体里。

    “思诚,我才是你的未婚妻!”珍妮弗大喊着,厌恶的眸子狠狠盯着陈舒茗。

    一看到她被傅思诚如此保护,她就狠的牙痒痒,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女人让她像现在有威胁感。

    “我从未肯定过。”

    “混账!”傅老爷子气的从床上坐起来指着傅思诚吼道。

    “我们傅家绝不允许让她进门!”

    因为愤怒,他气的满脸通红不停地开始咳嗽,接着机子开始滴滴滴地响起来。

    傅思诚冲过去扶住傅老爷子几乎是嘶吼出声:“快叫医生!”

    病房外,傅思诚不停走廊来回踱步,看着红色灯亮起,整颗心都提到嗓门眼。

    从小到大,父母因为一场车祸双双死去,这些年是爷爷抚养他长大,爷爷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陈舒茗,请你离开。”

    珍妮弗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冷声说道。

    陈舒茗目光空洞地站在原地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外走,她没有任何理由留在这,她看得出来傅思诚对傅老爷子的重视,她不能太自私,可是为什么心头像是被巨石压住一样痛得呼吸不过来。

    她木讷的往出口走去,熟悉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舒茗……”

    一句还没说完,又听到令她厌烦的女声。

    珍妮弗对着傅思诚一字一句道:“思诚,爷爷还在重症监护室,你却因为一个女人不顾爷爷生死!”

    话音刚落,却字字如根根毒针扎进她的身体,痛的不能自已,身后再也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天气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此刻却阴云密布,仿佛有意与她为伴。

    她仿佛丢了神似的一直往前走,就连什么时候走到路中央都没察觉。

    “小心!”一个高大的身影迅速将她从路中央拽了回来将她抱进怀里。

    陈舒茗傻笑了一声,抬起头却对上冷熙迷离的目光。

    “舒茗你要吓死我。”冷熙紧紧握住她的肩膀责备的开口。

    要不是他正朝医院赶去,会发生什么事他真不敢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