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告白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一把挥开他的手就往前面走去,这样的她不禁让他心疼起来。

    “你去哪?”冷熙实在不放心她这种状态,反手扣住她的手腕问道。

    “要你管,放开我!”陈舒茗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男人紧紧扣在手里。

    “去哪里我陪你。”

    冷熙淡淡开口,也不管她同意与否就跟在她身后。

    金碧辉煌顶级包厢,陈舒茗坐在沙发上一杯接着一杯吞入腹中,酒精顺着嘴角滑落到脖颈,胸膛,而她毫无察觉。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冷熙坐过来逼近她一把夺过她的酒杯。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陈舒茗一愣,抬头错愕地看着他,他的眼里布满担忧,一只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腕。

    “我清楚得很。”陈舒茗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腕道。

    冷熙一时怔在原地,低头瞥见空落的手心,嘴角勉强扯了扯:“那就好。”

    “你不去医院?”

    冷熙摇摇头对上她的眸子:“待会去,我要确保你平安到家。”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听言,他扯唇笑了笑,轻声道:“其实我在见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

    “停!”陈舒茗倏然起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别开玩笑了,行了你回家吧,我去趟卫生间。”

    说着,她拧开门锁就朝洗手间走去,高跟鞋与地面撞击出清脆的响声。

    瞥见她单薄的身影,冷熙眉头皱的厉害。

    令陈舒茗没想到的是,她在洗手间居然听到一个令她惊讶的秘密。

    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声厕所传出:“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洗漱台前,白哥环视洗手间一圈确定无人后,亲昵的贴上悠悠柔软的雪白,满脸猥琐。

    “今天这事我替你保密,不过你可知道我的条件。”

    白哥挑着眉:“我注意陈氏千金很久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房间号给你送到我的床上来。”

    听言,悠悠涂口红的手一抖:“你是说陈馨悦?”

    陈馨悦?话音刚落,躲在卫生间的人儿猛的一怔,就算陈馨悦对她做过那么多坏事,可毕竟亲人一场,现在有人想设计陷害她,她绝不能坐视不管,接着她掏出手机偷偷按下录音键。

    外头的人还在商量对策:“你不答应?”

    白哥一手插着腰一手擒住悠悠的下巴脸色一沉:“别忘了,你从我这拿了多少钱,让你办这么一件小事不难吧?”

    “我……”悠悠吞吐道,整个身子被压到洗手台前痛的她惊呼出声。

    “白哥,您冷静些,您交代的事我能不去办吗?您先松开我行吗?”

    “呵,那我等着你的消息。”男人满意的拍了拍手转身走出洗手间。

    陈舒茗屏住呼吸仔细听着他们的动静,紧接着听到一阵高跟鞋声越走越远,她才缓缓推开门,探出头左右张望着,确定没人才从隔间出来。

    酒精味弥漫着全身,她使劲晃了晃晕眩的脑袋,按下暂停键大步走了出去。

    “冷熙送我回家。”推开门,陈舒茗冷声说道。

    冷熙从桌上抬起头来疑惑道:“你怎么去那么久?”

    “啊呀这不是重点,”她一把拉起冷熙的胳膊继续说着:“我有事要回家,快点。”

    回家的路上,陈舒茗一言不吭,狭长的眸子紧盯着路边灯红酒绿的夜景,她脑海里不断会想着洗手间的话,眉头愈加紧蹙,使周围的美景都黯然失色。

    一直开车到下一个拐角口。

    “在这里放我下来。”

    冷熙一怔,转掉车头在路旁停下,他扫了眼周围的居民楼:“这不还没到你家?”

    说罢,只见陈舒茗早已推门下车。

    “我在这有点事,你先回医院吧。”

    没等他开口,陈舒茗快步朝前走去,狭窄的街巷,此时显得更加悠长。

    走到巷子尽头,她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就冲左手边的门敲了敲。

    她盯着门上破旧的对联,心里不禁一酸,要不是因为陈馨悦,顾及她不会回来这个家。

    “咔擦”一声,门从里边打开,陈舒茗抬头看去正对上陈馨悦淡漠的眼光。

    她仔细上下打量了陈舒茗一下,没好气地说道:“你来这干什么?”

    “人都来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算了吧,”陈馨悦回头看了眼屋里的陈父:“有什么话就在这说,我们家不欢迎你。”

    呵,陈舒茗突然勾唇一笑,不欢迎自己?那倒是自作多情了。

    她定定地站在原地,眼前的女人似乎瘦了些,不仅如此,口上功夫倒是强了不少。

    “我来这没别的意思,我让你听段录音你就知道了。”说着,她从包里掏出录音,声音放的极大。

    陈馨悦不可置信地瞪圆了眼睛:“你哪里来的?”

    “我哪里来的不要紧,事情已经提醒你了,就看你怎么做。”

    说罢,陈舒茗转头就走,她一张不喜欢在太不喜欢的人面前沟通,既然事情已经说清楚,也没有再留的必要。

    “你别假惺惺的,你巴不得我过得不好,呵,心机真深!”陈馨悦愤愤道,砰的一声甩上家门。

    顷刻间,悠长的巷子里又恢复一片平静,陈舒茗自嘲地笑了声,转身离开。

    这一天过得特别快,回家的时候林木子还没有回来,她随便洗漱了一番就上了床。

    手机上十几个未接电话,全部来自同一个人,她轻轻划掉未读信息钻进了被窝。

    突然发生这么多事,她有些倦了。

    等她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半,手机铃声不停地响起,她半眯着眼睛伸手摸着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

    “今晚陪我参加一个商业宴会。”那头传来傅思诚清冽的声音。

    陈舒茗一惊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为什么是我?你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

    “我从没承认过。”

    “公司事情忙完我来接你,就这样。”

    还没等陈舒茗开口讲话,那头迅速挂断电话。

    “什么人嘛!”她一把将手机甩在床上:“你了不起你有本事把我抬走啊!”

    陈舒茗在空中翻了个白眼,又继续钻进被窝,一直到下午五点被突然闯进来的人惊醒。

    “陈舒茗,别睡了!”林木子使劲摇着她:“你快起来,你说你是不是惹了傅思诚?”

    “什么?”陈舒茗摸不着头脑,睡得好好的,突然扯进来个男人,想着,她伸手摸了摸林木子的额头:“没发烧啊,你今这是怎么了?”

    “今天我跟白亦然约会,傅思诚不知从哪进来直接就把白亦然带走了,还说要怪就怪陈舒茗。”

    “喂,舒茗,你怎么惹傅思诚了?”

    林木子噘着嘴眨巴着眼睛对她说道。

    陈舒茗这才恍然大悟,拿起手机果然有未接电话,防不胜防啊。

    她扶额叹气,轻声说道:“好我去!”

    “你去什么啊你?”听着她不着调的回答,林木子问道。

    陈舒茗这才把傅思诚找她参加宴会的事情从头至尾给她说了一遍。

    林木子会意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要不要去?”

    陈舒茗一下掀开被子:“去啊,你的白亦然我总得还给你。”

    “臭丫头。”陈舒茗点了点她的鼻子,转身去衣柜挑选衣服。

    半个小时后,傅思诚开车准时到达楼下。

    “上车。”傅思诚摇下车窗冷声说道。

    陈舒茗瞥了他一眼顿了一会儿,径直绕到后座准备上车。

    拉了好几次车门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喂,你开门!”陈舒茗拍了下车窗没好气地说着。

    只见傅思诚侧头看她,轻轻皱起眉头,冷冽的声音没有丝毫缓和:“坐到前面来。”

    “凭什么?”陈舒茗瞪了他一眼,转头就往小区内走。

    “不坐也可以,那白亦然跟你的好朋友可就见不到了,你要知道她们是因为你约不了会。”

    傅思诚悠悠说道,仿佛一眼就猜透她的心思。

    果然,一听这话,陈舒茗整个人愣在原地,下一秒烦躁的打开副驾驶坐了进来。

    傅思诚满意的看了她一眼,系好安全带后驱车离开。

    “卑鄙!”陈舒茗白了他一眼别过头去。

    “你别后悔!”说罢,傅思诚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疯狂的飞了出去,吓得陈舒茗猛的抓紧扶手惊慌失措。

    “傅思诚,你疯了!”

    “坐稳!”傅思诚看了她一眼,一个急拐弯,没一会儿就到了宴会现场。

    还没等陈舒茗喘过气来,傅思诚解下安全带,低沉的嗓音回荡在她耳畔,逐渐让她回过神来。

    “下车。”

    “喔。”陈舒茗木讷的点头,刚下车就被傅思诚揽过腰间。

    “你干嘛?”陈舒茗低头看着那双大手低声问道。

    “照着我说的来,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话音刚落,傅思诚又紧了紧他握着的腰肢。

    刚踏进宴会,他们便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您好傅总。”某建筑公司的李总满脸笑容地伸出手问好。

    话说出口,男人眼神却不停在他身边的女人身上瞄。

    陈舒茗今天确实很漂亮,感受到周围男人的目光都落在陈舒茗身上,有惊艳,赞叹,羡慕,嫉妒……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