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六章 心如刀割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想到这,他不自觉的搂紧了身边的女人,将她往自己身边带。

    全身上下散发的冷冽气息让男人伸出的手忍不住抖了抖,傅思诚仍然没有要握手的意思。

    良久,李总讪讪的收回自己的手尴尬的挤出微笑。

    “那我先过去了,傅总请便。”

    傅思诚挑了挑眉,瞥见周围男人的目光不时地在她身上游离,他突然有些后悔让她做自己的女伴,后悔让所有男人都欣赏到她的美貌。

    美丽的她,只能他看。

    侧头轻佻着她的耳畔低声道:“今晚紧跟着我。”

    听言,陈舒茗皱起眉头:“为什么?我还没自由?是你带我来宴会,现在又说这种话。”

    傅思诚被她堵的愣在原地,不知用什么话怼回去,良久无赖的开口:“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违背。”

    陈舒茗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屑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确定你要挑战我?”

    他开口的声音有些冰冷,好看的剑眉紧紧拧起,捏在她腰间的手微微用力。

    说实话这个宴会根本就不需要她这个女伴,举行到一半时,傅思诚正站在不远处与一位企业老总攀谈着。

    倏然,一阵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陈舒茗抬头,在看清来人的面孔时,身子猛的一震。

    “陈舒茗,你也来参加宴会?”林桔娇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挽着一位差不多五十岁的老男人从这边过来,她笑的妩媚,可那笑容明显不是对着她,狐狸一般勾人的眸子在周围不停扫描傅思诚的身影。

    “自然是我带她来的。”一个冷冽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陈舒茗一惊,他摇着红酒杯朝她走来,全身上下透出一股冷冽气息。

    他很快迈到她身边霸道地揽住她的腰肢,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和女人。

    “原来是和傅总一起啊。”

    傅思诚并不理会她,转头看向陈舒茗。

    林桔眼里划过一丝恨意,但被她很快掩盖过去,取而代之一脸的委屈:“舒茗,上次是我不对,让你受了伤,别记恨我好不好?我今天在这向你道歉。”

    陈舒茗冷声一笑,她虽然事事不记仇,但想到她勾,引傅思诚,就很烦躁。

    “道歉可以,我更希望你消失在我面前。”

    听言,林桔眼眶一红,委屈的往旁边男人的身上蹭了蹭:“干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干爹?她什么时候有个干爹了,看这样子都觉得像情,妇,哪有侄女在干爹面前穿的极其暴露,难不成是父女恋?陈舒茗想着,不屑的勾起唇角。

    “陈小姐,我们林桔已经道过歉,还希望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瞥见林桔的目光炯炯的盯着傅思诚,她眸光一转,心里划过一丝狡黠,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顺势栽进傅思诚的怀里,幸好傅思诚配合的好,大手稳稳地托住她的腰肢,才避免甩在地。

    抬头正撞上他幽深的眸子,陈舒茗一愣脸一下红了一大半。

    她的红唇扬起勾人的弧度,迷离的眸子更显得妩媚,傅思诚被她诱人的小模样勾的春心荡漾,不顾在场还有别人,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立刻俯身吻了下去。

    “唔……”陈舒茗惊得瞪大了眼睛,她只是想气一下林桔,却没想到傅思诚居然这么胆大,众目睽睽下吻上了她。

    顷刻间,周围传来欢呼声和起哄声,陈舒茗羞得脸红,小手不停捶打着他的胸口。

    直到陈舒茗呼吸有些喘不过气来,傅思诚才恋恋不舍从她唇上抽离出来。

    “你居然敢这样对我?!”陈舒茗愤怒道。

    听言,傅思诚凑上她的耳畔,用小的只有他们两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不是你想做戏吗?我帮你做的更逼真……”

    果然,林桔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紧紧咬着下唇,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看到这,陈舒茗满意地挽起他的胳膊:“我们走吧。”

    傅思诚点了下头,接着两人双双离开,林桔站在原地,整张脸气的发黑,她好不容易爬到今天这个地步,她不信傅思诚会痴心陈舒茗一个人。

    两人刚走了一段路,陈舒茗很快从他身上抽出自己的胳膊。

    “戏演完了就没必要挽着了。”她轻笑一声迈步就往前走,只觉得手腕一紧,傅思诚反手将她扣在自己手里。

    “你放手!”陈舒茗挣扎着脱离,就在这时,珍妮弗踩着恨天高迎面走来。

    “思诚,我到处找不到你,猜到你在这边。”娇柔的声音一出,她自然的挽上傅思诚的胳膊,完全没有理会陈舒茗。

    傅思诚皱着眉头要把胳膊抽出,珍妮弗紧紧抱在怀里不给他机会离开。

    见势,陈舒茗自嘲地勾起唇角,狠狠甩开他的手:“很好玩吗,傅总裁!”

    “我……”傅思诚还想说什么被插进来的男声打断。

    “舒茗!”

    听言,陈舒茗转过头去,冷熙正大步朝自己跑来:“还好我来得及,让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准!”傅思诚兀的出声,冷森的眸子一直盯着自己,怒瞪着自己。

    听言,陈舒茗轻笑了一声,多可笑,和他的未婚妻在一起,却还嫉妒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傅思诚,我真看不懂你了,你是想左拥右抱是吗?

    想到这里,原本想拒绝冷熙的心一下转变过来,环上他的手腕轻轻点了点头:“好啊,你送我回家。”

    说完只觉得冷熙整个人身子一怔,对面阴鸷地眸子愈发冷森的瞪着他们。

    “看来我哥现在动了真心呢。”珍妮弗羡慕的看着她们,伸手抱住傅思诚的脖颈笑眼弯弯:“思诚,我们也要速度快点了哦。”

    傅思诚始终冷着一张脸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坐车离开的时候,珍妮弗特意让傅思诚和陈舒茗隔开,让冷熙送她回家。

    “哥,你不是想跟舒茗多待一会吗,这样,今晚你送她回去,我让思诚带我回家。”

    说罢,她朝冷熙挑了挑眉,满脸笑容。

    将她送到楼底下冷熙并没有着急离开,他跟着陈舒茗下了车快走几步抓住她的胳膊。

    陈舒茗一愣,回过头扬起一抹笑容:“冷总还有什么事吗?”

    “我告诉你件事。”

    “什么事?”陈舒茗看了他一眼抽回她的手。

    冷熙也不怒,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带着她往小区公园里走去。

    “跟着我走就知道了。”冷熙蒙住她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到了公园正中央,陈舒茗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原本黑暗的松树此刻被五彩缤纷的灯光点亮,彩色的气球被捆在一起升到半空中,地面上五光十色的蜡烛摆放成心型,周围想起轻柔浪漫的音乐声。

    陈舒茗瞥见这场面,心里顿时五味杂陈,才刚从一场宴会脱身又身处尬境,她又该用什么理由搪塞过去?

    “你要干嘛?”陈舒茗转头看着他问道。

    “你看那边!”冷熙突然伸手指向另一边笑着说道。

    她转过头去,一刹那空中升起了好多孔明灯,有红的绿的白的,每个上面都写上了字。

    陈舒茗惊在原地,瞪圆了眼睛,她没想到冷熙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倏然她回过头去,与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来了个亲密接触,冷熙从玫瑰花后露出他的半边脸,温声道:“舒茗,喜欢这里吗?”

    “这都是你为我布置的?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孔明灯?”陈舒茗捂着嘴难以置信地开口。

    说罢,她不好意思的扶着额头,从手指缝隙里不停瞄着他,高大挺拔的身影呈现在自己面前,让她有些震撼。

    可冷熙越是这样她越是惶恐,她半勾着腰不停揉着头发,自以为人多想趁机逃跑时,冷熙举着玫瑰满脸笑容的看着她,深情的呼唤道。

    “舒茗。”

    听言,陈舒茗脚下步子一顿,紧张地咬着下唇,转过头勉强扯唇角笑着:“冷总,你这要干嘛?”

    说完后,陈舒茗真想分分钟切腹自尽,这不明摆着吗?居然还能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

    冷熙倒也一点儿不介意,将怀里的玫瑰花递给她,炙热的眸子看着她:“送给你。”

    “这……”陈舒茗要尴尬死了,这是接还是不接,此时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别往地上看了,地上没有缝。”冷熙笑着硬是将花塞进她怀里拉起她的手走到堆好的蜡烛中央。

    “冷总。”陈舒茗深呼吸口气,将花放在旁边的地上轻声开口。

    “别叫我冷总,叫我冷熙就好。”他纠正她道,脸上仍然带着笑容正殷切期待她的回答。

    听言,陈舒茗抿了抿嘴唇:“冷……冷熙……”

    “这样就对了。”冷熙满意的点着头。

    只见陈舒茗不停地咬着下唇,交叉握着的手掌无处安放,这种场合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不喜欢这样叫别人。”她低着头,却能看出她的紧张。

    听到这里,冷熙看向她的眼神更加炙热了:“以后你会习惯的。”

    见她不说话,冷熙感觉到略微的尴尬,他扯唇笑笑:“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今天做法挺唐突的,可我就是想把话说清楚,从我见你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不同于别人的喜欢,更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平日见他对自己不怎么说话,今儿听他说的这么清楚,倒也有些惊讶。

    “本来我不想这么早告诉你,想跟你慢慢接触从朋友做起,可当我知道你和傅思诚的事情后,我替你感到心疼……”

    他顿了顿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舒茗,傅思诚不是谁爱就能爱的起,以他的身份地位给不了真正你想要的,我是不想让他伤害你,你想想,你为他难过的还少吗!”

    听言,陈舒茗一愣,随即笑道:“难不难过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清楚我的感情,还希望冷总别随便指点别人的感情。”

    “舒茗……”

    冷熙激动的紧紧握住她的肩膀,捏的她生疼,眼神灼灼的看着她:“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好不好?”

    “你松手!”陈舒茗明显被他吓到了,咬着唇试图从他手里挣脱开。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