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七章 遇见你是幸还是不幸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感受她挣脱的行迹,冷熙紧紧地拧起眉头,她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吗?

    “松手!”这时,一声阴冷到极致的嗓音从身后倏然响起,声音冰冷的忍不住让人打了个寒颤。

    傅思诚一把揽过陈舒茗的腰肢与冷熙分开了距离。

    陈舒茗一时愣在原地,回头看他一脸的阴沉,仿佛遭受到滔天的怒气。

    “跟我走!”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傅思诚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奔向小区居民楼。

    从头至尾完全没有理会一旁的冷熙,他愣在原地,眼神紧锁住前去的男女。

    等陈舒茗反应过来,她紧紧贴着冰冷的墙壁,近在咫尺的是怒火冲天的傅思诚。

    看他这样盯着自己,心里突然有些愤怒,前几个小时发生的事她可没有忘记,珍妮弗挽着他的胳膊朝她炫耀,他居然没有任何解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冲自己发火,凭什么?!

    想到这,陈舒茗一咬牙,猛的推开前面的男人。

    “你来做什么?!”

    “傅思诚,刚和未婚妻卿卿我我完这就耐不住寂寞了吗?”

    “听我解释,我……”

    傅思诚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却被她再一次挥开。

    “我不需要解释,我看到的已经说明了一切,你觉得玩我很爽?呵,抱歉我恕不奉陪。”

    她不管不顾地吼着,竖起全身的刺对着他,愤怒,失望,难过和眼泪融为一体。

    没等她说完,傅思诚紧攥住她的手腕:“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

    他低吼着,眼眸里闪烁着怒火。

    “你放开我!”陈舒茗瞪了他一眼:“明摆着的事实,你还想赖账不成?你是不是还想说这些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陈舒茗!”他终于忍无可忍的吼出声。

    陈舒茗被他这一吼震得耳朵嗡嗡响,她揉了揉耳朵抬头愤愤地盯着他。

    “嗓门大了不起啊!”

    “你这个笨女人!”

    “你才笨,你不仅笨而且无耻,混蛋!”

    陈舒茗骂着,小手被他紧紧攥在手心里,只听得他低吼道:“你还有理了,你身为我傅思诚的女人,居然接受别的男人的告白。我要是不在场你是不是就答应了?”

    “你凭什么说我,我再怎么做也不会平白无故搞出个未婚妻出来,你真浑!”

    傅思诚被她堵的哑口无言,几天不交流,这女人嘴上功夫倒是见长,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他俯身而下直接吻住她的唇,简单粗,暴。

    “唔……放……开……我……王……唔……八……蛋!”

    她不停地捶打着他的后背咒骂着,言语却断断续续,最后全部吞没在唇齿间。

    慢慢的,陈舒茗身上的戾气一点点被男人炙热的吻吞噬掉,手中的包落地,环住他的后背开始主动回吻起来。

    这男人果然是她的克星。

    要不然怎么在这男人斥责她后还会如此迷恋他的气息,还有他带给她的感觉是不同寻常的,温热的,亲昵的,而冷熙的告白却让她浑身不自在,一脸的尴尬。

    两人紧紧贴在一起,在傅思诚强势攻势下眼神愈发扑朔迷离起来,呼吸也慢慢开始急促。

    她紧闭着眸子细心感受她能感受到的温情,尽管只有这一晚,却还是感觉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渐渐的,手心也开始出汗。

    黑暗中,傅思诚紧紧搂着她,贴近她耳畔缓缓出声:“舒茗……”

    听言,陈舒茗一怔,抬头迎着他的眸子。

    虽然周围黑暗的很,接着微弱的月光,依稀可以看见他深如夜谭的眸子,她心头猛的一紧,有些不安的咬着下唇。

    “给我些时间。”粗哑的嗓音划破片刻的安静。

    “嗯?”陈舒茗疑惑道。

    “关于我和珍妮弗的事我必须要跟你讲清楚,给我时间让我处理好这些事,我不想因为这些事让你伤心难过。”

    他知道最近的婚约风波让她整个人处于奔溃状态,碍于家族压力他没法很快了结这场婚姻。

    “你已经说的够清楚了。”陈舒茗勉强扯唇一笑,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这样你会不会很累?”

    他这几日肯定也不好过吧。

    “不会,我在保护我的女人。”

    听言,陈舒茗猛的愣住,听他说一句话却在意料之外,“我的女人”这四个字好像早就挂在他嘴边了。

    “给你时间,我真的会得到他们认可吗?思诚,一段好的婚姻是能够得到家人的祝福,你答应我,别再跟爷爷怄气了。”

    说到这,陈舒茗心酸的有些想哭。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保护她懂得她的伤心与难过,说起幸运,好像是遇见傅思诚开始,可说起不幸,却还是因为他。

    陈舒茗不知道,这段感情到底会何去何从。

    “只要你愿意相信我给我时间,我都听你的,除了一点,在不伤害你的前提下。”

    傅思诚一口应下,从何时开始,他的占有欲变得这么强烈?

    听到这里,陈舒茗抱他抱的更紧了,整个人都埋进他的胸膛。

    原来她不是可有可无……

    “不会让你等太久。”

    “嗯。”

    说到动情一处,傅思诚俯身吻住了她,唇齿间相互缠,绵。

    第二日天气似乎格外晴朗,就连微风都是格外轻柔。

    林木子这两天不在公司,陈舒茗中午吃饭的时候只有一个人。

    林桔端着餐盘,在员工餐厅扫视一圈看到陈舒茗时,勾唇一笑,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她面前坐下。

    放下餐盘,林桔对她微微一笑:“不介意我坐这吧。”

    听言,陈舒茗握着筷子的手一抖,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介意倒是不介意,但确实有些碍眼。”

    “听起来你的火气很大呢。”林桔扯唇笑道。

    陈舒茗低头吃饭不再看她,她既然专门挑选了这个位置,一定是有话要说,既然这样她也没必要开口说话。

    她悠然自得地吃着碗里的饭,林桔果然稳不住先开口说道:“那天宴会结束可是看到别的女人挽着傅思诚的胳膊呢,你难道不去问问清楚?”

    陈舒茗抬头看她,拧起好看的眉头,没好气的说道:“看来你还挺关注我,这么大费周折跟踪我想再一次靠近傅思诚?”

    她是不了解林桔,但她了解女人,傅思诚可是算a市炙手可热的男人,只要是女人巴不得往他身上蹭,觉得跟他能说上一句话都是莫大的荣幸,想到这,陈舒茗轻笑了声,这些女人的脑袋长在脖子上是为了观赏的?

    瞥见她这一行为,林桔的脸色难看起来,嘴张了张看了眼四周,看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来,一下子冷着脸。

    “你别以为傅思诚跟你在一起你就能带上枝头变凤凰,你那不干不净的家世要是讲还真要讲个一千零一夜呢。”

    陈舒茗吃东西的动作依旧没听,仿佛周围没有人在跟她讲话似的。

    “陈舒茗!”林桔愤怒地直呼她名字。

    她愤怒地盯着陈舒茗,狠狠咬着下唇愤怒无处发泄,突然她眼珠子一转。

    砰!

    她突然将桌上的餐盘打翻在地,没等陈舒茗反应过来就惊叫出声。

    “陈小姐,你在干什么!”

    陈舒茗握着的筷子骤然顿住,抬头看她,只见她脸上写满了惊慌失措,那些纸巾不停擦拭溅在裙子上的污渍,双眼泛红。

    餐厅里其他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紧接着人越来越多。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陈舒茗心里冷笑,她没想法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大胆,在这么多人面前搞小动作将餐盘打翻就是想诬陷自己是吧?

    一个傅思诚而已,她居然这样要死要活非要弄脏一条无辜的裙子?

    “陈小姐,我只是想跟你坐在一起吃饭,我不知道你对我有什么不满,非要打翻我的餐盘,我……我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好?”

    她不停擦拭发红的眼眶,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心疼,她演的够逼真,陈舒茗不禁感叹道,要是她去演戏就是当之无愧的影帝,真不清楚她那眼泪是怎么流出来的,难道是掐自己大腿掐的?

    看到这里,陈舒茗不急不慢的放下筷子,双手撑起下巴盯着桌子一摊被打翻的食物,惊叹道:“你做的很好,不管是演技还是眼泪,神态动作十分逼真跟真的一样呢。”

    “你……陈小姐,你是怎么说出这番话的,我不知道我哪里招惹了你非要这样对我……”

    “你长眼睛是出气的?不知道我说这话的意思?”陈舒茗轻笑一声,语气里透出疑惑:“我为什么这样对你?呵,我也想这样问自己,一个是傅氏员工,一个是傅氏合作伙伴,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按理说林小姐和傅氏合作关系越好对我也就越有利,我为什么要刻意破坏关系呢?可真叫我疑惑。”

    周围人听她这么一说,疑惑纷纷四起:“对啊,陈小姐怎么会

    针对您呢,您可是傅氏合作伙伴,惹您生气对她可没半点好处。”

    “是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听言,陈舒茗微微一笑,挑着眉指着被打翻的食物:“林小姐,您仔细想想,是不是您手滑不小心打翻的呢?”

    “对啊,是不是您没注意碰到餐盘了?”

    “我看陈小姐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上次月亮湾开发案都是陈小姐亲力亲为,就连总裁都十分认可她的能力。”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