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二章 过来坐在我腿上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你个流氓,王八蛋,你放开我!”

    黑暗中,她感受到男人身上传来炙热的温度,他埋头在她脖颈之间,嗓音暗哑:“抱紧我。”

    没一会儿,两人的衣物尽数褪去。

    “嗯……啊……”陈舒茗娇,喘出声,声音一出,更激起男人的兴趣,大手不安分地从两腿之间探去,寻找深处的秘密。

    不知过了多久,陈舒茗早已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瘫软在他怀中,傅思诚这才恋恋不舍的从她身上抽离出来,在额角困落下轻轻一吻。

    陈舒茗闭着眼睛在原地不停喘着粗气,过了好大一会才适应过来。

    “现在还要说那些不负责任的话吗?”

    听言,陈舒茗一怔,是因为说了那些话才对自己这样?

    这男人吃醋都吃的这么明目张胆,陈舒茗今天算是长见识了,想着,只觉得腰间一疼,她猛的回过神:“你掐我干嘛?!”

    “这种时候你都能走神,看来是我不够努力呢。”

    “我再给你复习一遍。”

    他俯身往下,陈舒茗又被他压住,接着娇,喘声不断……

    一直折腾到半夜,陈舒茗已经无力再与她争辩什么,傅思诚直接将她载回别墅,忽略掉暂居的林木子家。

    到家的时候,陈舒茗已经睡得很熟了,脖颈与锁骨间印上青青紫紫的吻痕。

    傅思诚看的心疼不忍心将她惊醒,细心地将她拦腰抱起朝别墅内走去。

    将她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昏暗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粉嫩的小脸上,红唇因为吸允而更加娇艳,傅思诚原本消退的热爱又高涨起来,可瞥见她睡得正甜的小脸不忍将她吵醒,只在眉间落下一吻,替她掖好被子。

    “今天就先放过你,好好睡一觉。”

    第二日清晨。

    陈舒茗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在床头摸索到手机迷糊中按下接听键。

    林木子暴跳如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陈舒茗,你给我死哪去了,一晚上不接电话!”

    她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熟悉的卧室,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回想起昨晚不堪入目的场景,陈舒茗懊悔的扶着额头,嘴角一抽。

    完了完了,这要是林木子知道不得劈头盖脸用唾沫星子把自己淹死。

    想到这,她整个脸瞬间变得通红。

    林木子听那边迟迟没有人说话继续吼道:“陈舒茗!你别以为不说话我就饶了你,一晚上不回家你要急死我……”

    “木子……是傅思诚……”陈舒茗咬着下唇吞吞吐吐道。

    果然这话一出,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下来,倒把陈舒茗吓了一跳。

    “木子,你说话别吓我!”

    “喂?”

    “回家给我解释清楚!”林木子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严厉,但听是跟傅思诚在一起,悬着的心立马松懈下来。

    挂断电话后,陈舒茗掀开被子下床。

    洗漱的时候,陈舒茗站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她穿着v领睡衣,脖颈和锁骨间青青紫紫的吻,痕显而易见,她惊呼出声,拉下衣领,才发现全身都是。

    就在这时,洗手间的门倏然从外面推开,陈舒茗吓了一大跳,反射性转头朝外面看去。

    傅思诚穿的整齐,一身chanel复古红西装配上goldlion银色领带更显得英气逼人。

    要是搁在平时,兴许她还会犯犯花痴,可今日非比昔日,一想到他昨晚粗,暴的对待自己,陈舒茗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恶狠狠地瞪着他。

    “大清早就对我暗送秋波?”傅思诚挑眉轻笑道。

    暗送秋波?!这男人够可以的,占了便宜还卖乖。

    “你这个变,态,混蛋!”

    “喔?此话怎讲?”傅思诚勾唇邪笑。

    “你看看,你把我弄成这样我怎么出去?!”她愤愤地指着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脖子向他控诉。

    听言,傅思诚才将目光转移到她光洁的脖颈处,见她白皙的肌肤间尽是欢爱的印迹,眸光微转,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你……这是在勾,引我?”他欺身上前猛的扣住她的腰。

    “无耻!”陈舒茗用力地推开他,砰的一声撞上洗手间的门框,看着女人愤怒的小脸,他不禁坏笑起来。

    陈舒茗愤愤的瞪了他一眼,绕过他径直往外走去。

    刚走到楼梯口,醇香的早餐吸引了她的注意。

    陈舒茗摸了摸自己发瘪的肚子,刚忙着和他吵架都没照顾肚子的感受。

    想着,她索性坐到餐桌前拿起一块吐司面包送进嘴里,一想到昨晚傅思诚那样对他,陈舒茗就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他占了便宜吃点他东西算什么。

    正吃着,傅思诚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

    “过来坐我腿上。”傅思诚轻声开口,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命令。

    “不去!”陈舒茗挥开他伸过来的手瞪了他一眼。

    “确定?不后悔?”

    砰的一声,陈舒茗放下早餐转头瞪着他:“傅思诚,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不能。”

    “……”陈舒茗一头黑线,索性转头不去看他。

    “啊!”陈舒茗简直要疯了,男人不由分说地将她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得意的扬起眉,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

    “我就看着你吃好不好,不打扰你。”傅思诚难得温声细语,陈舒茗一时没有注意,倒也没在反驳。

    不开口他倒越明目张胆了,直接将她抱在怀里,不管这屋里还有佣人。

    “生气啦?”他偏着头轻声问道。

    接着他拿起一块三明治往她嘴边送去:“来,尝一尝,你喜欢的虾仁。”

    陈舒茗僵硬了许久,最终动了动嘴凑到三明治前咬了一口。

    “我要喝牛奶!”吃了一口她便发生嚷嚷起来。

    听言,傅思诚不禁失声笑了出来:“怎么就长不大呢?”

    他说着,端起一杯牛奶宠溺的看着她。

    “喝吧。”

    陈舒茗刚将嘴凑过去,谁知他却把手一转,端起杯子自己喝了一口。

    “喂!不是要给我喝吗?!”

    陈舒茗紧蹙着眉头,气鼓鼓的看着他。

    半晌,只见他还含着一口牛奶,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啊,别过来……”看见他坏笑的朝自己凑近,陈舒茗连忙捂住嘴巴身子往后仰去。

    他一把扳正她的脸,一把挥开她的手腕,倾身吻住她的唇。

    “唔……”陈舒茗被夺去呼吸,用力推搡着他,感觉到有牛奶从她嘴里流入,她支吾地想要吐出来。

    傅思诚哪能轻易放过她,趁着空隙直驱而入,唇齿交缠着她的,直到陈舒茗将那口牛奶咽下,他才满意地从中抽离。

    两人距离还未拉开,陈舒茗一把揪住他的领带愤愤道:“你太恶心,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重口味的人,喝牛奶都要这样喝。”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喝牛奶格外香甜可口吗?”

    “香甜你个大头鬼!”陈舒茗一把推开他揉着发痛的下巴。

    男人都不清楚他们的劲很大吗,硬生生把她当做玩偶捏,玩偶都会捏变形,更何况她还是活生生的人。

    傅思诚专注地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听着,从今以后不准在外面给我招惹男人。”

    “凭什么!”

    傅思诚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都是有未婚妻的人,还来招惹我,我在外约约男人碍着你什么事了?”

    话一出口,陈舒茗就后悔了,果然,她还是不甘心的。

    听到这里,傅思诚愤怒的瞪着她:“我傅思诚动过的女人谁敢碰!”

    确实,陈舒茗不同于别的女人,别的女人对他言听计从,而她三番五次跟自己对着干,想到这里,傅思诚不禁轻笑一声,他的看上的女人果然不一般。

    “从现在开始,你每约一个男人,我就让他从此消失,你尽管来挑战我。”

    “傅思诚,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因为我要你。”

    下午,陈舒茗刚回到家,就被林木子按在沙发上严刑逼问。

    “说,你跟傅思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出去跟冷熙吃饭了吗,怎么又到傅思诚床上去了?”

    陈舒茗被折腾一夜,现在又要面对林木子的逼问,她瘫软在沙发上朝她丢过去一个靠枕:“谁知道他会突然出现在餐厅。”

    “突然?”林木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子思索着:“哪有这么碰巧的事,我看八成就是傅思诚故意的!”

    “你胡说什么呢,他有那个闲工夫故意跟着我?”

    “那不然呢,这一晃你就搁人家床上了,反正我不信!”林木子说着,顺势靠在陈舒茗肩膀上,陈舒茗想推开她,她却死死赖着,无奈之下任由她靠着。

    “其实我也有些怀疑他老早就看到我和冷熙了。”

    “要我猜啊,傅思诚是真的喜欢你,要不然放着白富美不要非要赖着你,而且我发现他看你的眼神和别人截然不同。”

    哪里不同?陈舒茗拧起好看的眉头,整天瞪着自己这就叫不同了?

    她莫名叹了口气,又转头看向她轻声道:“说说你吧,谈点开心的。”

    “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