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三章 真是个笑话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对啊,昨天你不是跟白亦然约会了吗?”

    “还说呢,昨天开车差点追尾。”一提起这,林木子懊悔的不得了。

    “怎么回事?”陈舒茗皱着眉问道。

    “你还记得西郊那块空旷的公路吧,昨晚我在那条路上开车,结果路中央停了一辆豪车,要不是我眼尖差点碰上去!”

    西郊?空旷的公路?豪车?这不是昨晚傅思诚带她去的地方吗,虽然地段黑,但正好他们就停在公路标识那看的一清二楚。

    陈舒茗听着,身子猛的一震,心虚地问道:“你看清楚车里的人了吗?”

    “这个嘛……”林木子撑着下巴思索着:“这没有看清楚,倒是那辆车我好像在哪见过……”

    “好了好了,别想了,时间不早快睡觉吧。”陈舒茗打住她心里的疑惑,起身推搡着她进卧室。

    第二日,她刚到办公室,一个女人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

    “您是?”陈舒茗往前走了几步试探性开口。

    却没想到转头竟看到好久不见的珍妮弗。

    她看起来比前段时间消瘦了不少,可依旧遮不住俏丽的容颜,见她朝自己走过来,她指了指沙发坐了下来。

    陈舒茗礼貌地递过来一杯咖啡放在桌前温声道:“珍妮弗,你找我有什么事?”

    话虽这样问,陈舒茗心里却亮堂的很,十有离不开傅思诚。

    果然,珍妮弗刚开口,她就听到傅思诚的名字。

    “昨晚,你跟思诚在一起吗?”

    她说话轻盈,没有平日的戾气,倒有几分询问的口气。

    陈舒茗身子猛的一僵,轻轻皱起眉头,她该如何回答?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只听她继续开口说道:“昨晚爷爷叫思诚来吃饭,本来都答应好了,可他中途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公司有急事需要处理,后来我再打电话就是关机……我就是想问问,思诚他来找过你吗,我到现在都找不到他的人。”

    说着,珍妮弗垂下眼帘,交叉的双手紧握在一起。

    陈舒茗见势,于心不忍,刚想着要怎么跟她解释,极强的自尊心在作祟,她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你都不知道他在哪,我怎么知道?”

    话落,陈舒茗在心底狠狠将自己嘲讽了一番,她不否认自己在感情上变得这么自私,这一刻,她只想维护自己的感情,傅思诚说过要给他时间,那她也为自己争取一把。

    听陈舒茗这样说,珍妮弗失声笑了笑:“我原以为他一定会来找你的,那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她拎起包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陈舒茗紧随着她,转头间,瞥见陈舒茗脖颈处隐约几处吻痕,眉头一皱。

    “我最后再问你一遍,思诚真的没有找过你?”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重击在自己脸上,陈舒茗猛的愣在原地后知后觉的抚上发烫的脸颊。

    “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珍妮弗轻笑一声,伸手扯开衣领冷冷开口:“那这些印迹是怎么回事?!可别告诉我是哪个野男人的,我压根不信!”

    “珍妮弗你听我解释。”被人硬生生拆穿,陈舒茗脸烫的发红。

    “解释?!呵,亏我还那么相信你,陈舒茗,你真令我恶心!”

    她狠狠推开陈舒茗,转身离开。

    陈舒茗木讷地愣在原地一个字也说不出,眼泪不停在眼眶打转。

    到头来,她还是被看笑话的那个人。

    “啧啧啧,好一出苦情戏。”林桔拍着手从门外悠然的走了进来。

    “你来这做什么!”陈舒茗厌恶的看了她一眼,眼眶的泪水被她硬生生逼回。

    “当然是看你出丑,你不会忘了我说过看着你痛苦我才开心这句话了吧。”

    “我只会记得人说过的话。”

    “你!”林桔伸手就要打她,陈舒茗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腕,用力地甩过去。

    陈舒茗不怒反笑:“托你吉言,我还有幸当个小三,你呢,就算给傅思诚擦屁股都不一定看得上吧。”

    林桔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原本想趁机好好羞辱她一番,没想到这女人嘴上功夫这么厉害,她想到这,双手紧紧攥住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走着瞧!”她低吼着,恨天高在地面重重一击,朝门外扬长而去。

    陈舒茗怔怔的盯着她离开的背影,长时间的隐忍在此刻溃不成军,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她木讷地靠上身后的沙发,有些站不稳的扶住扶手。

    脑海里不停翻涌着刚刚在办公室的画面,只觉得身心疲惫不堪,累,太累。

    不可否认,在这场爱情争夺战中,她被折腾的全身乏力,林桔的辱骂,珍妮弗的追问,压的她喘不过气儿来。

    细算一下,与傅思诚真正在一起不过半年之久,考验还没来找她就先弃权了。

    既然这样,她就应该顺着她们……

    她这次没有回家,也没有去找林木子,她独自一人呆坐在公园长椅上,傅思诚已经给她打过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接通。

    她灭掉屏幕亮灯,插着耳机一遍又一遍循环着同一首歌曲。

    田馥甄的《灵魂伴侣》有一句歌词这样唱着:“然而你已是最平凡的人,却不是一个会爱我的人……”

    陈舒茗听着,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从起初的抽噎声到后来放声大哭,路人来来往往,皆像她投向异样的眼光,陈舒茗也不在意,一直哭到妆都花了,才小声抽泣着。

    哭到困意渐沉,陈舒茗索性躺在公园长椅上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一晚。

    第二日她醒来的时候,手机聒噪的响个不停,她撑着身子从长椅上坐起来瞥见来电显示,停顿三秒后,接听起来。

    “喂?”

    “你在哪?”林木子急切的声音从电话一头传来。

    “我在外面很安全,你别担心。”陈舒茗一开口,嗓音沙哑的厉害,她轻咳了几声揉了揉发痒的喉咙。

    听到她的声音,林木子原本紧绷的心一下子放松下来:“没事就好,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待会去z市出差,最少要两天。”

    “什么情况,我记得公司出差没你啊?”

    “临时有变,好了先不说了,手机快没电了,回来跟你说。”没等那头开口,陈舒茗很快挂了电话。

    低头看到醒目的十来通未接电话皆来自傅思诚时,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按下主屏幕键。

    而另一头的傅思诚,在打了十几通电话仍然听不到回音时,他开始紧张起来。

    大清早直接杀到陈舒茗所在的公司,林木子一眼就见到他很快上前去。

    “傅总,您是来找陈总监的吗?”

    “是。”

    林秘书说道:“实不相瞒,昨天下午下班到现在陈总监一直没有联系到,直到刚刚才得知她接了公司去z市出差的任务。”

    “怎么这么突然?”傅思诚冷声说道,眉头紧蹙起。

    林秘书摇了摇头:“抱歉总裁,这是陈总监临时决定的。”

    傅思诚心里泛起疑惑,嘴上虽然没说什么,还是往楼上走去。

    却没想到会在这遇见林桔,瞥见傅思诚的身影立马笑吟吟的迎了上去:“傅总,您怎么有空来公司。”

    手还没攀上他的胳膊,傅思诚很快从中抽离出来,冷声依旧:“林小姐有什么事吗?”

    林桔脸色微变,被她很快隐藏过去,嘴角浮起妩媚的笑容:“瞧您说的,我现在可是贵公司的合作伙伴,傅总真打算要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觉得不爽可以随时终止合作。”

    话音刚落,林桔猛的愣在原地,他光是不说话站在原地都透出一股寒气逼人的气息,见他朝前走去,林桔突然眸光一沉心生一计。

    “傅总,等等。”

    话落,见他停下脚步却始终没有回过头。

    “还有什么事?”

    “您是来找陈舒茗的吗?”

    林桔开口说道,一边不停观察男人的动作。

    果然,在听到陈舒茗这三个字时,傅思诚猛的回头,厉声道:“你知道她在哪?”

    林桔笑笑:“在哪我自然不知道,但我大概猜得到她是因为什么事情不来公司。”

    听言,傅思诚眉头紧蹙:“因为什么?”

    林桔抬头往四处扫了眼,确定没人故作神秘的低声道:“昨天下午我经过她办公室,见珍妮弗好像在质问她什么,然后我就看到陈总监被她扇了一耳光。”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傅思诚的神情,只见他幽深的眸子转而阴鸷,全身上下散发的冰冷气息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见他眉目下隐忍的震怒,林桔紧闭着嘴巴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傅总……”

    “闭嘴!”傅思诚厉声道,连一眼都吝啬给她径直绕过她往楼下走去。

    她一下僵在原地,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腾升出浓浓的嫉妒,她从未想过,陈舒茗对傅思诚竟是这般重要的存在。

    上了车,傅思诚直接打电话给白亦然,让他立马定好一张前往z市的机票。

    一个半小时后到达z市,傅思诚按照白亦然发过来的地址赶去。

    风华酒店,陈舒茗正与z市某位高,官相谈甚欢,她始终保持礼貌的笑容向高,官洽谈与贵公司的跨地域合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