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四章 我们还是别在一起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压下内心的愤怒又拨通一遍电话,只听电话嘀声三下后再也没了声音。

    该死的女人,居然因为应酬连他的电话都不接,正确来说,是一个电话也没有接。

    他忍住怒火朝她走过去,陈舒茗今晚显然很有尽兴,一杯接着一杯灌下肚肠,连旁边的高,官都称赞她酒量好,好看的眉头倏然拧起,不由分说地上前夺过她的酒杯拉着她就往外走。

    陈舒茗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傅思诚硬生生抵在冰冷的墙壁上。

    低沉的嗓音明显压制着怒火,男人身上传来熟悉的古龙水味让她猛的愣在原地。

    “你没看出来那些人看你的眼神一个个虎视眈眈,恨不得将你撕碎吞入腹中!”

    陈舒茗莫名其妙被破口大骂,本来心里积蓄的委屈顷刻间被放大,她狠狠的推开身上的男人,说出的话不留一点余地:“你凭什么对我吼,你就应该好好去陪你的未婚妻,而不是在这指责我!”

    他跟陈舒茗在一起这段时间还从没见过她这样,不知为何,心猛的一紧,仿佛根根毒针扎在心头,痛苦难耐。

    傅思诚被她说的哑口无言,一时受挫,手机狠狠往墙上一摔,拳头紧紧的攥住。

    陈舒茗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在原地,瞪圆了眼睛喃喃道:“傅思诚,我……”

    愤怒后的她归于平静,才想起自己身处z市,而这里,有个叫傅思诚的男人为她而来,他在乎自己对吗?

    想着,她咬着下唇把心里的疑惑说出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话一出,陈舒茗就后悔了,傅思诚是什么人,想知道她在哪还不容易?

    傅思诚一言不发地盯着她,幽深的黑眸愈发阴沉,陈舒茗的手机不停地响起,他一把夺过她的手机,这个举动着实让她吃惊,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是如此迫切。

    拿起手机,来电显示上只有一个名字,冷熙。

    冷熙……他冷冷的出口,尾音一出,舌尖传来微微苦涩,手指不受控制地按下电话,那头传来冷熙焦急的声音:“舒茗,你还好吗,你在哪……”

    声音被开成免提,足以让他们两听的一清二楚,陈舒茗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无比讽刺……

    “说话啊。”傅思诚朝她递过去手机冷声道。

    傅思诚,你该承认,你渴望得到她的回应。

    紧接着一贯低柔的声音缓缓脱出:“我在外面处理些事,回头说。”

    电话被挂断,傅思诚定定的看着她:“你跟他联系了?”

    他的声音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让陈舒茗身子一僵,机械的摇了摇头。

    他的口气顿时让她感到难受,傅思诚逼近,环上她的纤细地腰肢,陈舒茗意外没有逃脱,干嘛要谈,她没有做错任何事。

    傅思诚心底的怒火慢慢消退,想起林桔告诉他的话,心软了下来。

    倏然,陈舒茗只觉得腰间一轻,被他拦腰抱起径直往里面的套房走去。

    “喂,你要干嘛,放我下来!”陈舒茗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挣脱着。

    男人有力的大手禁锢着她,越是挣脱越是紧紧抱着她。

    傅思诚将她抱在床上后脚关上了门。

    “给你机会解释今天的事情。”傅思诚站在她面前冷声道,分明一脸担心却不想表现出来。

    话落,陈舒茗想起昨天珍妮弗那一记耳光,心里又增添了几分愧疚感,她不能自私的占有。

    想到这,她缓缓说道,脸上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傅思诚,你去找珍妮弗吧,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能丢下她不管。”

    说着,她起身下床,却被男人挡在前面:“你要离开我?”

    “不然呢?”陈舒茗抬眸正对上他闪着水光的眸子:“珍妮弗是受害者,我们这样做只会让她更受伤,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

    “思诚,我不希望我们的感情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答应我,别伤害她好吗?”

    她也曾被爱情背叛,亲眼见证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缠,绵悱恻,她近乎奔溃,这种感受真的生不如死,所以当珍妮弗说清她来的目的,她都应承下来。

    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爱情负上罪。

    良久,傅思诚终于应下声:“我答应你,所以你也要答应我,让我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处理,你不许再答应她任何条件,更不许背着我离开我!”

    陈舒茗还没发话,他趁机吻住她的唇,来势汹汹带着急切的讯息。

    他的手横过来将她搂紧怀里,下巴抵着她的脑袋,昏暗的房间里发出暗哑的嗓音。

    “你今天来找我,我真的开心。”

    “见到你平安无事,我也很开心。”傅思诚轻声回应道。

    半晌,又听到他继续说道:“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我和珍妮弗吗?”

    陈舒茗黯然,并不回答。

    听她不言,心头一紧,继续开口:“不想知道?”

    “嗯……不想知道。”她闷声答道,她要怎么问?要她指着他的鼻子质问他吗?

    算了,她做不到。

    “是不想知道还是……不在乎?”

    傅思诚吞吐开口,心中迟疑着。

    突然这样发问,陈舒茗无从下口,只能深叹了口气。

    “别这样,我会心疼。”傅思诚扯出一抹苦笑,伸手捏了捏她白,嫩的脸蛋。

    “那你别多想啊。”气鼓鼓的嘟起嘴巴别过头不去看他。

    看到这里,傅思诚只觉得心头一暖,扳过她的下巴肆无忌惮的吻了上去。

    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瞥见熟稔的穿过她的唇齿间,不停地交缠在一起,一直吻到两人都快窒息才恋恋不舍的抽身出来。

    “等我把事情处理清楚,别离开我。”暗哑的嗓音喷洒在她耳畔处呢喃道,手底下将她搂的更紧。

    陈舒茗闭上眼睛,贪恋地享受此刻的美好。

    她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还是被一阵说话声吵醒。

    “你醒了?”傅思诚挂断电话,西装革履地朝她走来,看这样子就是精心打扮过的。

    “这话该我问你,醒来怎么不知道叫我,害我睡这么晚。”

    他扯唇一笑,伸手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昨晚折腾太晚心疼你。”

    ……

    倏然,只觉得脸颊微微泛红,干咳一声:“你乱讲什么?!”

    她白了他一眼伸手推开他,傅思诚却不如她愿,俯身凑近她,低沉性,感的嗓音划过她的耳畔:“那……要不现在我们再温习一遍昨晚……”

    “傅思诚!”她低吼着,狠狠锤着他的肩膀,脸红的发紫:“正经点行吗?”

    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傅思诚不觉有些好笑,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好了不逗你了,快点起床,下午四点的航班,明晚爷爷生辰,我们一起过去。”

    “我去不太合适吧。”陈舒茗咬着下唇有些为难。

    “你是我的妻子,哪里不合适了?别乱想,有我在什么事都别怕。”

    “嗯。”陈舒茗闷闷答道。

    待要换衣服的时候,她刚拿起衣服脸都黑了。

    “傅思诚!”她愤愤的叫着:“看你干的好事,衣服撕成这样我要怎么穿!”

    傅思诚抬眸提步有了过来,拿起衣服一看,昨晚他太急,解了半天衣扣瞬间没了耐性,索性用蛮力撕扯开,想到这,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缓缓说道:“以后在我面前就别穿那么复杂的衣服了,搞得我麻烦。”

    靠!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

    陈舒茗又羞又窘,紧紧攥住被子。

    因为酒店上面就是大型的百货中心,傅思诚替她挑了件衣服让她换上,她嫌弃地撇了撇嘴不满意地看着他,他轻佻着眉头:“有本事继续穿你之前那套出去,我没意见。”

    她愤愤的换上衣服,早早到了机场,中途傅思诚跟她说话完全当做耳边风。

    傅思诚感叹,女人心,海底针。

    机场人满为患,陈舒茗昂着头走在前面,这里到处都是外地游客,她瘦小的身子在人群中不停乱窜。

    傅思诚伸长了脖子张望着,一转眼的功夫,她早已没入人群,连个人影都瞧不见,他一下紧张起来,不停跻身拥挤的人群四处搜索她的身影,像是凭空消失一番,愣是寻不到她。

    眼看快到登机时间,傅思诚开始紧张起来,走到空旷处拨打她的电话,接着只听到口袋里传来嗡嗡的震动声,掏出一看,正是陈舒茗的手机。

    现在既找不到她的人又联系不到她,瞥见机场人流量越来越多,傅思诚终于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汇入人群,在拥挤的人群中不断寻找她的身影,平展的白衬衣被挤得皱皱巴巴,到最后也没有发现她的人,傅思诚心里开始发慌,现在这是在陌生的z市,她又是路痴,如果碰上一些心怀不轨的坏人她完全没有应对能力。

    此时他早已心急如焚。

    “舒茗……”他大吼着。

    陈舒茗随着人流一直往前走着,快到检票处她回头一看,却不见傅思诚的身影,身子猛的一怔,她倒是想原路返回,可此时人流量太大,她逆着人流没走几步就被人流一路往后拥,她被绕的晕头转向,心底猛的收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