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五章 我比你更害怕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周围都是陌生人,陈舒茗本想给他打电话,全身上下摸了一遍连个手机影都没看到。

    遭了,手机被傅思诚装着,这下是一点也联系不到他。

    陈舒茗心里开始发慌,这是第一次她深深感受到傅思诚对她的重要性。

    陈舒茗走到机场大厅开始等他,想着如果他找不到自己一定会返回来找她。

    等待的时间格外难熬,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始终没看到他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显示她们航班开始起飞时陈舒茗心里更加焦急,她绕着大厅转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她气馁的回到原地,等了这么久还是没见熟悉的身影,心底的失望和不安慢慢消散开来。

    看到订好的航班已经起飞,傅思诚一颗心忐忑难安,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正当他打算重新在机场找一遍时,

    手机骤然响起,瞥见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黑眸猛然闪着星光立刻按下接听键。

    接起来确实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喂您好,您是傅思诚先生吗?”

    “嗯。”

    “我们是z市机场保安队里的,有一位叫陈舒茗的小姐说认识你,是吗?”

    “认识,她人在哪,我马上过来。”傅思诚不同往常的紧张起来,是的,他很担心她。

    “傅思诚,是我……”倏然,从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女声,他整颗悬在嗓门眼的心瞬间落地,眉目间平添了几分喜悦。

    “你好好待在那别动,我马上过来。”傅思诚耐心安抚着。

    电话被挂断,几分钟后,傅思诚火急火燎地赶来,陈舒茗原本委屈的小脸在见到他那张比包公还黑的脸庞时很快收了回去,换上一张笑脸迎了上去:“你终于来了。”

    她还能笑的出来?他上下端详了她一遍确认完好无事后紧缩的心顿时放松下来。

    不过见她笑应该是没发生什么事,但是他害自己满世界找她,就不能给她好脸色看。

    他回头向旁边的保安询问情况,陈舒茗站在他身边,乖巧的不像样,她好几次用余光偷偷打量他,看他耐心听保安说话,不知怎么,心里顿时暖暖的。

    事后,陈舒茗被傅思诚带了回去,因为赶不上下午的航班,于是托人预定了晚上七点的专机。

    回去的路上,陈舒茗不禁感叹:“还好今天有你在,否则这人生地不熟的真不知该怎么办。。”

    傅思诚一言不发,她看过去,只见他脸上愠怒,陈舒茗身上一僵,还想说什么,傅思诚猛的握紧她的手:“都怪我,不该和你怄气。”

    ……

    今天这事难道不是她的错?他非但没骂她还反过来给自己道歉。

    这太反常了。

    他很少示弱,听他这样说陈舒茗莫名心虚:“不怪你,是我太闹腾跟你耍脾气,是我不好……”她认错态度极好,说的时候还时不时观察着他的神情。

    “知道错就对了。”傅思诚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微眯着眼睛看着她。

    陈舒茗心底暗自后悔,自古套路得人心。

    “出门之前你都不知道查查地区环境吗,这一次是幸运了,那下次呢,下次遇见这种事该怎么办,真不知道你靠什么活到现在……”

    “智商?不对,你的智商为负。”

    傅思诚一字一句的数落,碍于陈舒茗深知自己犯了错,一句话也不敢反驳。

    看看现在傅思诚对自己的态度,陈舒茗在心底哀怨,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下次好好给我待在a市。”傅思诚命令道。

    她立刻讨好似的点点头。

    短暂的沉默,良久,傅思诚突然闷声道:“今天你害怕吗?”

    “怎么不怕,当然怕!”陈舒茗嘟着嘴赌气说道。

    “我比你更害怕。”

    舒茗,说真的,我更害怕失去你。

    傅老爷子生辰在金碧辉煌最顶层举行,这里平日只对私人开放,奢华的格调点缀晶莹的水晶吊灯让整个会场显得更加光彩夺目。

    这天请来的都是傅氏一大家子人,还有些和傅氏集团合作紧密的合作伙伴。

    白亦然带着林木子参加傅老爷子生辰,见亦然带着女朋友,傅老爷子乐的合不拢嘴,他一向很疼爱亦然这个孩子,虽然他父亲远在国外,他却一直当亦然是自己的孩子。

    “爷爷生日快乐。”白亦然热情的抱了抱傅老说道。

    “好好好。”傅老笑着点点头,又看了旁边的林木子,趁机低声问道:“有情况了?”

    白亦然点了点头拉起林木子的手向傅老介绍道:“木子,这是爷爷。”

    “爷爷好。”林木子温婉大方地微微鞠躬道。

    聊天中,傅思诚带着陈舒茗走了过来,刚站住脚,只见傅老爷子微微一怔,随即皱起眉头,没好气地开口:“谁让你进来的?!”

    听言,陈舒茗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挽着傅思诚的力度不禁松了松,正要开口说什么,傅思诚将她一把揽在怀里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开口:“爷爷,舒茗是我请来的,还请您态度好点。”

    说着,他暗暗捏了捏陈舒茗的腰间,她一惊抬头看他,瞥见他不向自己示意,陈舒茗猛的反应过来,拿出准备好的礼物递给傅老:“爷爷,这是我和思诚送您的睡眠仪,听思诚说您最近疲劳的厉害,我想这款会对爷爷的睡眠改善有所提高。”

    傅老虽然对她有些不满,但冲着她有心为自己准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接过礼物。

    傅老跟前来的贵人都很熟稔,见又有几个人过来他借口过去招呼起来,一时间剩下他们四个人。

    刚坐在角落沙发上,突然有人走上前,竟是冷熙,身边的珍妮弗温婉的挽上他的胳膊。

    “思诚,真没想到你也会来。”她甜甜一笑朝傅思诚走了过去。

    傅思诚抬眸看了她一眼冷冷开口:“爷爷的生辰我自然要来。”

    两人嘴巴一张一合,陈舒茗坐在旁边却无半点存在感,她眼神一黯,落寞的情绪被冷熙尽收眼底,对她的心疼无抑制的涌上心头,接着他走近她:“你今天真漂亮。”

    陈舒茗勾了勾唇轻轻点头,举起酒杯与他一碰。

    碍于爷爷的面子,傅思诚不好发作,珍妮弗坐在他旁边让他和舒茗隔了段距离,对珍妮弗的一切回答都敷衍的嗯啊,眼神不住地朝旁边的方向瞄。

    看到他们相互碰酒,眉头紧紧蹙起。

    抿了口红酒,只见冷熙炙热的目光直勾勾落在她身上,锁骨处,细腰间,美腿上,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

    “谢谢。”

    她今天穿了件淡蓝色礼服,画了银白色眼影,清新中带着些高贵,亲和间透着妩媚气息。

    她只是安静的坐在那,冷熙已经感受到有好几双凌厉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描着。

    “你……确定今晚要待在这?”冷熙拧起好看的眉头问道。

    “不然呢?你这是什么话?”

    听言,冷熙低头笑了声继续道:“跟我走。”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陈舒茗脸色一沉瞪着他:“你这人还真是莫名其妙!”

    “我只是不想让你再为别人难过伤心……”

    陈舒茗狠狠瞪了他一眼,说好的做朋友,可他现在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想着,她冷声道:“冷熙你别太过分,今天爷爷生日我不想发火。”

    “舒茗,我是为你好……”

    正说着,人群中突然划过一抹清亮的嗓音,她猛的回头,只见傅思诚不知什么时候走上台,身边还有温婉的珍妮弗。

    “爷爷好。”

    话音刚落,原本和贵宾交谈的傅老转过头来,一看是她,脸上立即浮现出一丝笑容:“珍妮弗,还想着你在生爷爷的气不回来了呢。”

    珍妮弗启唇甜甜一笑,上前拉住爷爷的胳膊晃了晃撒娇道:“哪有,爷爷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不来呢。”

    “好好好。”傅老笑着从兜里掏出来一个正正当当的精致盒子附在她耳畔低声了几句,下一秒只见珍妮弗满是欣喜的转头看向傅思诚。

    “爷爷说的是真的?”

    “当然啦,爷爷答应你的那还有假?”傅老笑呵呵的说着,举起酒杯轻抿了几口,看样子心情并不错。

    陈舒茗怔怔地看着台上的女孩,洁白的连衣裙将她白皙的肌肤衬托地更加光洁无暇,聚光灯下,仿佛她才是今晚的女主角。

    “看到了吗?你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走?”

    陈舒茗此时此刻根本无暇理会冷熙说的话,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女孩朝自己心爱的男人踮起脚尖在脸颊落下轻轻一吻,笑的特别幸福。

    而傅思诚居然没有躲开……

    “事情到这个地步你还不信我的话吗,那好我告诉你今晚傅老的生辰根本就是个幌子,只是要在这重新宣布珍妮弗是傅思诚的未婚妻!”

    未婚妻?!

    陈舒茗打了个寒颤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冷熙伸手稳稳的扶住她,只见她原本粉红的脸颊一瞬间惨白起来,妩媚的红唇在此刻黯然失色。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