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六章 把悲伤藏在心底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她这番模样让原本就为她担心的冷熙愈加紧张起来,恨不得带她快速离开会场。

    眼神涣散之间,似乎看到傅思诚朝自己看过来,眼底弥漫着不可描述的复杂情绪,陈舒茗狠狠咬住下唇,脸色已无血色可言。

    按她的性格真的想冲上去抓住他的衣领质问他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明明就已经定好珍妮弗是他的未婚妻,他还要带自己来丢尽颜面,为什么还要她答应给他时间处理好,这是为什么!

    可是她心里清楚的很,这样做不过是让自己颜面扫地。

    所有人都清楚珍妮弗是他的未婚妻,那些曾给她许下的诺言不过是昙花一现,美好且不久存。

    真是造物弄人,原本打算在傅老生日这天好好表现为他们的感情再多多争取,想说服爷爷认同他们的感情,现在看来是何等可笑,梦该醒了。

    感受到温热的液体在眼眶周围作祟,感受到傅思诚看向自己的目光,她低垂着眸子不停咬着下唇。

    傅思诚,我的感情由不得你这样肆意操控!

    想到这,陈舒茗闭了闭眼睛,将自己所有的失望与难过通通憋进肚子里,再抬起启眸已是一片清亮,脸上一片漠然。

    她微微转头,看向一旁的冷熙,冷声依旧:“然后呢?”

    “你……”冷熙瞪大了眼睛看她,想不到她抗打压能力这么强,明明眼泪都要夺眶而出硬是被她逼了回去。

    陈舒茗,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难过的话不应该哭出来吗,她这样是什么情况?对傅思诚没感情?怎么可能。

    她冷冷一笑,端起红酒杯一口饮尽,然后又倒满又喝,又倒满又喝,完全将酒当做白开水喝。

    没关系,她陈舒茗又不是没受过伤,这么多年的打击早就将她造就成一副钢铁之躯了,想伤她,门都没有。

    “珍妮弗,你快去准备准备,待会和思诚一起过来。”傅老一脸慈祥的说道。

    “爷爷没事啦,只要跟思诚待在一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开心过了你是不是可以走了?”站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傅思诚突然冷冷开口说道。

    傅老一愣回头看他:“你说的这是什么话,珍妮弗可是因为你才来这的。”

    “没事的爷爷,思诚没有别的意思。”珍妮弗却为傅思诚打圆场伸手搂住他的胳膊:“开心是跟你连在一起的,我要跟你待在一起。”

    “好好好,看你们开心我这老头子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傅老听她这样说着很是开心。

    听言,傅思诚淡漠的脸上蹙起两道锋利的剑眉,毫不留情的从她怀里抽出自己的手。

    珍妮弗一惊,很快脸上的诧异一转委屈巴巴的模样盯着他看:“思诚,你这是干什么,这么多大伯都在这看着呢,因为上次你的悔婚导致傅氏股票连续下跌你没忘吧,这个节骨眼上你还要一意孤行吗?”

    傅思诚看着面前一副楚楚动人的女孩,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说这一番话来压住自己,当时订婚所有人都把他蒙在鼓里,如果搁在以前倒也无所谓,在他眼里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对他而言都是女人。

    可谁知道,他无意间遇见陈舒茗,那个倔强又惹人心疼的女孩,出现怦然心动的感觉,他也

    意想不到。

    更想不到的是,珍妮弗居然放着大庭广众下吻了自己,而陈舒茗也正坐在现场。

    他现在心急如焚,很想冲下台紧紧拥住她,可他想起爷爷有病在身,他不能再气到他。

    “咦~”

    珍妮弗突然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番惊喊出声,惹得众人频频回头,傅思诚也蹙起眉头看她。

    只见珍妮弗放下手里的酒杯拎着裙子朝陈舒茗所在的方向走来。

    见势,傅思诚心中一紧快步跟了上去。

    冷熙正坐在陈舒茗旁边认真的为她削水果,在外人看来仿佛是一对恩爱的小情侣。

    “舒茗,是我哥带你过来的吧。”她笑的极甜,脸上那副惊讶的神色也是表现的淋漓尽致,陈舒茗心里冷笑一声,这丫感情那会是跟空气进来的?分明是她将傅思诚从自己身边带走,现在反过来问这种话。

    想到这,陈舒茗嗤笑一声,可还是挡不住她那张美得不可方物的精致脸颊:“不劳你费心。”

    她抬头看向珍妮弗,只见她脸上浮现的一抹愤怒被她很快隐过去,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状:“舒茗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好心问你,你却这种口气。”

    “那你大可不必跟我说话。”

    听她这话,珍妮弗脸上一僵,自然下垂的手掌下意识攥紧。

    下一秒她很快挽上傅思诚的胳膊,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甜甜说道:“思诚,你看我哥对她女朋友多好,我也要你削苹果给我吃。”

    “请你注意用词,我不是谁的女朋友。”陈舒茗一字一顿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看都没看傅思诚一眼,悲伤的情绪尽数被她掩盖过去,一脸淡漠的表情更让人觉得心疼。

    “对了,你们婚事可要早点办,早点抱个大胖宝宝。”她微笑着启口,却感觉有一把锋利的刀刃在自己胸口缓缓凌迟着,痛的快要窒息。

    听言,珍妮弗扬起灿烂的笑容:“那是当然,谢谢你的祝福。”

    傅思诚看她这番模样,心被狠狠地揪成一团,痛的要死。

    突然觉得今天带她来参加这个宴会就是个错误,如果知道会是这番局面,早在之前就让她乖乖待在家里等他处理好事情,这样该多好。

    他宁愿她发火骂他,也不愿此刻一副微笑优雅的模样,连一眼都吝啬给他,然后祝他和珍妮弗幸福。

    白亦然带着林木子刚拜访完一圈的贵宾,看到傅思诚就赶紧往这边走,却没想到会听到那些话。

    瞥见傅思诚胳膊上正挂着一脸笑容的珍妮弗,顿时她脸色一变,将视线移向陈舒茗,用眼神询问。

    陈舒茗也看到了她,回给她一个淡淡的笑容,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林木子惊在原地,眼神往下移,可以捕捉到她那白皙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不住地颤抖。

    这到底怎么回事?从进门到现在究竟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她?

    站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冷熙突然向前一步毫无征兆的揽住陈舒茗的腰,然后淡淡开口:“都愣着干嘛,坐下来说话。”

    细心的白亦然捕捉到他那只搭在陈舒茗肩上的手,心里不禁泛起嘀咕:“我还没见冷熙和女的亲密接触呢,今这是怎么了……”

    陈舒茗感受到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想甩开,却又怕自己一个动作忍不住爆发起来,所以静静站在原地保持微笑。

    听言,冷熙将怀里的女人搂的更紧,朝对面的男人挑了挑眉:“这还不清楚?”

    “喔?”

    “忘记跟你说了,我正在追求舒茗,她早就跟思诚认识,所以想通过思诚多了解了解她。”

    说着,他揽着腰的手往下滑又握住她的手,动作一气呵成。

    感觉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挣脱开来,冷熙微微勾唇,笑的愈加大声。

    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紧紧搂住,而她居然没有任何反抗,傅思诚恨不得冲上去给冷熙几个拳头,但在今天这种商业大亨皆在的场合,实在不好发作。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倒是林木子反应的快,倏然捂住自己的肚子故作很痛的样子拉住陈舒茗的胳膊:“舒茗,我肚子痛陪我去趟洗手间。”

    听言,陈舒茗反应过来,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朝林木子点了点头。

    “你们请便,我先过去了。”她拎起包转身要走。

    见势,冷熙拿起外套也迈步走去:“时间不早了,待会我送他们回家。”

    说完也一起跟着走了出去。

    林木子轻咬着下唇,时不时瞥向身旁一副若无其事的陈舒茗,心里担心的要死,她越是一个人承担所有的难过与伤痛,才让她更加担心。

    而傅思诚居然当着舒茗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如果不是在正式场合,不管三七二十一她非要揍他一顿,质问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陈舒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宴会大厅的,只觉得双腿沉重地迈不开腿,身子发麻,血液仿佛也在顷刻间凝固住。

    可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速离开这里,越走越快,就连脚下的台阶都没有留意到。

    “小心!”林木子猛的拉住她,紧跟在身后的冷熙反手将她扣在怀里,紧紧的看着她:“你疯了吗,因为一个人至于这样吗?!”

    陈舒茗木讷地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眼神早已蓄满泪水,可她倔强地不让它们掉下来。

    “想哭就哭出来,何必这样呢?”

    “放开我!”陈舒茗狠狠的甩开他继续往前走去。

    “陈舒茗!”

    冷熙大吼一声,扣住她的肩膀用力扯进自己怀里:“别苦了自己好吗,我不会笑你,我就这样陪着你,别怕,哭出来就好了。”

    陈舒茗被他扯进怀里,脸重重地砸在他胸膛上,不知怎么,鼻子一酸,眼泪就滑落下来,索性埋在他怀里,哭个痛快。

    冷熙仍然紧紧抱着她没有松开,只知道她流了很多泪很多苦,每抽泣一声他的心就跟着拧一下,心疼的要死。

    过了没多久,只觉得怀里的人突然没了动静,冷熙一愣,很快将她推开,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