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七章 我凭什么让你糟践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舒茗?舒茗?”

    心里一急,冷熙索性将她拦腰抱起朝回来的方向极速行驶过去。

    这就是所谓的爱情吗,哪怕知道对方的心丝毫没有在自己身上,也要掏出百分之二百的真心对她,不求回报。

    冷熙心里一冷,自嘲地笑了笑,从未见她哭过如今却为了一个男人哭到歇斯底里。

    第二日,陈舒茗在一阵浓郁的香粥中醒来,睁开眼天已经大亮,外面的眼光格外刺眼,昨晚哭的太久,此刻眼睛都疲惫的睁不开。

    眯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林木子推门而入,见她醒了有些担心的开口:“还舒服吗?饿不饿起来吃点吃的。”

    “嗯。”陈舒茗起身下床,刻意避开昨夜的事情,朝她轻轻一笑。

    吃了早饭,陈舒茗收拾了一下刚准备出门,林木子突然间叫住她在她耳畔处低喃:“冷熙在楼底下。”

    “什么!”

    “昨晚你哭的惊天地泣鬼神,冷熙不放心你,我好说歹说才让他先回家,没想到他在楼下等了一夜……”

    听言,陈舒茗一愣,拎起包很快下了楼。

    果然,熟悉的黑色大奔停在路边,见她下来,冷熙摇下车窗挥手让她过来。

    陈舒茗礼貌地笑着,走到车前缓缓说道:“昨晚谢谢你,还有,我走路去就可以,你早点回去休息。”

    “这怎么可以,我送你。”说完,他霸道的拉她坐进车里。

    既然已经上车,陈舒茗也不好再拒绝下去,她实在不应该因为傅思诚拒绝别的男人,昨晚的事情已经证明了一切不是吗?

    想着,陈舒茗系好安全带点了点头。

    到公司的时候,冷熙非要跟着她进去。

    “你跟着我干嘛?”

    冷熙做一副摊手状,一脸无辜道:“什么叫我跟着你,我在公司也是有股份的好不好,我这叫视察工作。”

    也是,他也称得上傅思诚的哥哥,公司盈利也有他的份,想到这,陈舒茗苦笑一声,却不再说什么。

    走到熟悉的办公室前,陈舒茗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打开电脑。

    目光空洞地看着电脑,说好了不去想他,可满脑子全部都是他。文案思路一个都想不出来。

    “哟,这不是那个被抛弃的怨妇吗?”

    一个轻佻的女声从身后响起,陈舒茗不用回头都能猜到是林桔,唯有她,才会在公司处处针对自己,也只有她才会在今天这样嘲笑自己。

    她没有回头,眼神一直放在电脑屏幕上。

    “怎么?不敢说话了,真不知道之前那副趾高气昂冲我吼的陈舒茗去哪了?”

    她的话如同锋利的刀刃狠狠刺进她的胸口,本来就已经够疼了她还在自己伤口上撒盐。

    陈舒茗闭着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她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片。

    陈舒茗几乎用尽所有力气,将这些天在心底积攒的愤怒与难过,今天一巴掌通通还给了她。

    林桔没想到她会动手,她被打的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白皙的脸蛋此时浮现的五个殷红的手掌印触目惊心,她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被打的脸颊:“你居然敢打我!”

    听她这样说,陈舒茗微笑地眯起眼睛盯着她看,本来今天自己心情就糟糕透顶,是她非要在枪口上撞,况且这耳光是她应得的。

    看她那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陈舒茗不禁心里冷笑,打都打了还怕不敢吗?紧接着她上前一步,阴冷的气息弥漫在她周围,锐利的眼神看的林桔害怕后退几步。

    “你还想做什么!”她捂着发红的脸节节后退,生怕她再上前给自己一个耳光。

    “你怕什么?”陈舒茗挑着眉头眯起危险的眸子看她。

    “你!”被她说中心意,林桔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打她,陈舒茗目光一冷,刚想抬手去挡,却见林桔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握住。

    两个人皆惊讶的朝门外看去,傅思诚冷冷的站在原地。

    “傅……傅总?”林桔身上的戾气瞬间减弱下来,吞吞吐吐的开口。

    看到他的时候,陈舒茗一愣,顿了顿,绕过林桔就往门外走。

    啪!

    傅思诚反手将她的手腕扣在掌心,力道大的让她手腕隐隐作痛。

    与此同时,傅思诚狠狠甩开紧握着林桔的胳膊,冷声道:“滚出去!”

    “放手!”陈舒茗奋力想要甩开他的手,却被他死死紧攥着,眼看着林桔蹑手蹑脚的逃出办公室,她被一个用力撞进傅思诚的怀里。

    砰!

    白皙小巧的脸蛋被狠狠撞进傅思诚的胸膛,陈舒茗还是没忍住,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下来。

    她慌乱地伸手想要擦拭她的眼泪,只觉得整个身子被抱的极紧,力道大的仿佛要将她镶嵌在自己体内。

    “放……唔……”

    傅思诚紧紧抱住她以后便低头急切寻找粉嫩的樱桃小嘴,拖着她的脑袋,毫不征兆地吻了上去。

    她紧紧闭着嘴巴不给他留一点缝隙,她越是极力反抗,换来男人更加用力的禁锢,见她仍然不可松动半分,攀在腰间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不要……”她闷声说道,嘴唇微张,借着空隙他趁机进攻唇齿之间,不留任何余地。

    大手用力摩挲着她纤瘦的后背,这个大胆的女人,居然在离开自己后拒绝他所有的来电,找遍地方都没能找到她,他真是惯坏她了,她才敢这么大胆对着自己干。

    思索之间,猛然觉得嘴唇上一疼,随即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蔓延开来,他吃痛的抽离唇瓣,刚推开就被甩上火辣辣的耳光。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在这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显得尤为突兀,傅思诚猛的愣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盯着她,不仅是她,连陈舒茗也愣在原地,木讷的看着男人俊脸上鲜明的红巴掌印。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傅思诚抚上吃痛的脸颊,眸子里划过一丝悲伤。

    “我清楚得很,傅大总裁你以为你玩女人的手段很高明是吗?”她冷笑着开口,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腥。

    “你什么意思?”

    “明明你就有未婚妻,为什么还要招惹我,让我当你的地下情,人还傻乎乎的以为你心里是有我的,你是把我陈舒茗当做什么了?认为我太缺爱所以施舍给我?”

    “我说了,给我些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给你时间?”陈舒茗自嘲地大笑起来:“有谁给过我时间?看着你们在宴会上亲亲我我,我成什么了?呵,我还以为你跟别的男人不一样我以为你对我也是有感情基础的,没想到是我眼瞎,你跟那些欺骗爱情的渣男没什么两样!”

    她背靠着墙壁,泪水早已被她擦拭掉换上一张冷漠的俊脸,淡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

    “你不就是想玩,弄感情吗?我告诉你,我陈舒茗不是别的女人,更不会爱上你,别做梦了!”

    话落,她突然扯唇一笑轻描淡写道:“对了,之前陪你逢场作戏如果让你误会了什么我向你说声抱歉,还有我要说明的一点,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所以你的生活以至于你喜欢谁想跟谁在一起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听言,傅思诚好看的眉头倏然蹙起,危险的眯起眼睛看她:“你难道喜欢冷熙?”

    陈舒茗本来不想刺激他,见他动了怒,便勾了勾唇笑道:“是啊,他可爱你更会哄女孩开心了。”

    话音刚落,傅思诚猛的攥住她的手腕,气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你说什么?!”

    傅思诚只觉得快要气炸了,在她说那句话之前就要一巴掌打下去,可眼见是她,怎么也下不了那个狠手。

    眼看这个女人是他这么多年来喜欢的第一个女人,他怎么舍得下手……

    僵了半晌,他缓缓垂下,脸色铁青地看着她。

    “下不了手?”陈舒茗勾唇浅笑:“那既然这样,我就不花时间奉陪了。”

    说罢,她拎起包就往外走,傅思诚拦在她面前却被她狠狠甩开吼道:“够了傅思诚,你还要折磨我到什么地步,我的尊严全部被你践踏在脚底下够多了吧,求求你别再缠着我,祝你跟你的未婚妻百年好合!”

    说完这些,陈舒茗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娇小的背影看不出喜与悲。

    傅思诚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去的背影,心里的苦涩蔓延开来。

    “我已经决定要和冷熙交往了。”

    “求求你别再缠着我……”

    她说过的话还在耳边回想着,像狠狠剧毒的针刺在他胸口,痛不欲生。

    砰!

    傅思诚一拳重重地砸在墙壁上,苦笑地叹气,他到底该怎么办?

    从办公室出来以后,陈舒茗就朝洗手间走去,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哭红的双眼,自嘲地笑了一声,打开水龙头捧起凉水就往脸上扑。

    凉水扑在脸上和那哭红的双眼确实比刚刚舒服了很多。

    正洗着,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回过头去,正对上林木子一双担忧的眼睛。

    那双担忧的眸子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没有其他情绪,可单单这样,陈舒茗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一伸手就扑进林木子的怀里止不住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般将她紧紧抱住,眼泪和鼻涕通通蹭在她身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