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九章 心软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靠……”林木子嘴角抽了抽,果然千杯不醉不是盖的,她轻轻抿了一口,就感觉胸口像被火烧了一样,其实她不想喝酒的,但她不想让舒茗一个人,也硬着头皮干了起来。

    果然,一杯酒吞入腹中,林木子的脸就红了起来,她有些迷糊的摇了摇头,伸手又要拿酒。

    白亦然夺过她手里的酒杯,低吼道:“别到时候耍酒疯在这丢人了。”

    话落,林木子抬起头眯着眼睛打量他,倏然,她捧住他的脸,噘着嘴巴就朝他的薄唇凑上去。

    白亦然一惊,身子往后仰过去,她脸颊红的厉害,让他有些把持不住,这可是在外面,而且旁边这么多人呢。

    白亦然汗颜。

    在她唇瓣凑过来之前赶紧将头偏了过去,吧唧一声,她的唇瓣落在他的俊脸上。

    周围的人皆好笑的看着他们。

    林木子活脱一个没长大的小孩子,亲不到想要的,立马嘟起嘴哭了起来:“你为什么不让我亲你,白亦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是不是,怪不得昨晚亲我的时候那么心不在焉……”

    白亦然一听,脸色微变,赶紧将她嘴捂住:“我的姑奶奶,我哪敢在外面找什么女人,我怕你还不成?!”

    白亦然无奈的扶额,陈舒茗忍不住笑出声:“好了,她喝醉了先送她回去吧。”

    看她醉醺醺的样子,白亦然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样子只好这样了,你们早点回去我先带她回去了。”

    话落,他抬手就将醉醺醺的林木子拦腰抱起,快步离开。

    他们走了以后,就只剩四个人,珍妮弗根本不胜酒力没喝几杯就醉倒在傅思诚怀里呼呼大睡起来,而清醒的,只剩下三个人。

    两个大男人从坐下来开始,滴酒未沾,一言不吭。

    倒是陈舒茗吃的痛快,吃着她的烫菜一边喝着二锅头,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

    渐渐的,一二锅头喝的见了底。

    当她抬手想要拿另一的时候,手腕被冷熙紧紧攥在手里,她下意识想挣脱开来,只觉得身子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一点力气,在她面前的人影也开始朦胧起来。

    “别喝了,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冷熙将酒杯担心的看着她,她是他见过酒量最好的女人,也是的第一次见她这么不管不顾的单独喝完一二锅头,看着她发皱的眉心,想必心里一定很苦吧。

    说罢,只见陈舒茗努力撑起身子坐起来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扬起明媚的笑容:“我还能喝,你别管我,让我喝个够。”说完,她又要去夺他手里的酒杯,冷熙将酒杯举的高高的,她怎么也够不着。

    陈舒茗有些生气的盯着他看,腮帮子气鼓鼓的,脸蛋也是红扑扑的:“你给我,谁让你哪有我的酒,我还没喝够呢!”

    “你醉了。”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和诱人的嘴唇,冷熙只感觉心跳加速,很想附身亲吻她。

    “我没醉,你还给我。”陈舒茗不满意地在半空中扑拉着手,身子一软,整个人栽进冷熙怀里。

    冷熙只觉得心头一片柔软,原本就搂着她的腰的力度又大了几分,心跳加速跳动。

    这一幕刚好落入傅思诚的眼里,他将怀里的珍妮弗放置在一旁,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冰冷的气息,冷声开口:“放开她!”

    听言,冷熙抬起头正对上他的冷眸,没有丝毫松口的意思:“放开她?”他嗤笑一声:“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没资格?那你就很有资格?!”傅思诚大跨步过去,作势要抢他怀里的女人,却被他灵光一闪:“别碰她,你别忘了现在的身份,你已经是有未婚妻的人,负点责任。”

    “不可能!我傅思诚只有陈舒茗这么一个女人,这门亲事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只爱陈舒茗这一个女人!”

    “就算你不承认,你也没有在大众面前承认她不是吗?”

    这话一出,傅思诚被堵的哑口无言,的确,当时在那么多人面前他没有介绍她,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珍妮弗会在那种场合公然说出未婚妻这种话。

    见状,冷熙冷哼一声拦腰抱起陈舒茗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第二日,陈舒茗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她皱着眉头缓缓起身摸索着床头的手机,来电显示却是一串陌生号码。

    她在心里泛起嘀咕,谁会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想着,她按下接听键缓缓出声。

    “喂?”刚开口,就觉得喉咙干涩的厉害,她下意识轻咳了几声。

    “是陈小姐吗?”来人是一个约莫七十几岁的男人。

    “嗯。”

    “我是傅思诚的爷爷,想必在宴会那天已经见过了,今天找你是有些事,下午两点在西郊别墅见……”

    “爷爷,你有什么在电话里说吧,我想我不方便过去。”陈舒茗开口拒绝道,她担心会在那遇见傅思诚,她真的累了,不管是傅思诚还是珍妮弗,她都没心思去管了。

    她更不想深陷泥潭再次沉沦下去。

    “有些事情我还是当面说的比较好,就这样吧。”不给陈舒茗开口的机会,他很快挂断电话。

    不知为何,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间下起了瓢泼大雨,a市的秋天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陈舒茗靠在床头柜前,捂着嘴,再也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就连冷熙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都不知道。

    “怎么又哭了?”他担心的询问着,温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脑勺。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轻颤了下,哭声戛然而止,再抬起头来,陈舒茗满眼泪痕,眼中的难过却全然褪去了,冷熙一怔,没想到她这么能忍,这样一来,冷熙更加心疼了。

    “我没事,别担心,昨晚谢谢你了。”陈舒茗低垂着眸子轻声说道。

    “没事,你不难过就好。”说话间,他的目光注视到她紧攥着的手机,开口问道:“刚谁给你打电话?”

    “傅老爷子。”

    “他怎么给你打电话?”

    “可能是知道跟他孙子分手了要给我一笔分手费吧。”陈舒茗笑着,这样子却比哭还难看。

    “别这样说,你还有我。”

    “你?”陈舒茗用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都这样了,你快走吧,别让别人笑话你。”

    “谁敢笑话,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冷熙说着,俨然一副小男孩的架势。

    陈舒茗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下床。

    等收拾好吃过早饭,陈舒茗刚准备出门,冷熙跟到她的身旁:“我送你过去吧。”

    听言,陈舒茗扯唇一笑,礼貌地拒绝道:“不用了,谢谢。”

    话落,她往前刚走着手腕就被冷熙给抓住了,然后霸道的看着她:“我和你一起。”

    不顾一切地将她拉到车里,已经上了车,陈舒茗也不好再推辞,何况人都需要面子,她应该让自己过得更好些。

    到傅家别墅下,陈舒茗摇下车窗警惕地四处张望着,确定没有傅思诚的车才打开车门。

    刚进大厅,佣人走了过来:“小姐,您是老爷请来的吧。”

    “嗯。”陈舒茗礼貌地点点头。

    “老爷在书房,让我带您过去吧。”

    真正要见傅老爷的时候,陈舒茗下意识攥紧了掌心。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她,她不想见傅老爷!

    还没容得她反悔,傅老爷出现在楼梯口,她刚抬头便与他四目相对。

    “来了?”他不急不慢的开口,从楼梯走了下来。

    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看着他走了过来。

    “爷爷好。”出于礼貌,陈舒茗轻轻弯腰问好。

    傅老爷子虽然年事已高,但精神却很好,好像上次住院的并不是他,一双浑浊的眸子清亮,一张板着的脸,皱纹横生,却依旧挡不住年轻时的俊气,多年高高在上,那股不怒而自威的气势,光看着就让人心生寒颤。

    傅老爷子缓缓坐在沙发上,听到陈舒茗的话也不着急回答,长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扶手,清脆而富有节奏的响声让人发沭。

    过了快一分钟,傅老爷子才将目光移到她身上,斜倪着她:“嗯,坐吧。”

    见她坐下,傅老爷子将老花镜摘下:“陈小姐,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

    “好,爷爷请讲。”

    话落,只见他勾唇轻笑,语气淡漠:“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傅思诚,只是看上他的钱才跟他在一起的,现在你开个价,多少钱你愿意离开思诚?”

    果然,还是从傅老爷子嘴里听到对她来说近乎残忍的话,在他们的富人的眼里难道都是用钱来衡量爱情的吗。

    想着,陈舒茗抿着下唇开口道:“爷爷,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你不就是看上傅家女主人这个位置了吗?”

    听言,陈舒茗分不清是试探还是什么,但傅家女主人这五个字,还是让她浑身一震。

    她紧紧捏着衣角,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从来没想过要当什么傅家女主人。”

    傅老爷子似乎没注意到她微小的动作,眯着眼睛看她,语气冷冽:“这样最好不过,但是我们傅家从不亏待女人,所以你还是开个价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