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八十章 洪水猛兽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豁亮的眸子紧紧盯着她,仿佛能看透她的灵魂深处。

    陈舒茗勉强挤出一笑,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失礼:“爷爷您误会了,我跟傅思诚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那晚的宴会你也看到了,他和珍妮弗感情很好,爷爷,您没必要在我这样一个毫不起眼人身上浪费心思。”

    感情很好?

    呵,起码等到他们真正结了婚,他会慢慢忘记自己,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新生活了。

    傅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最后道:“你可以回去了。”

    陈舒茗到现在也没敢送下来一口气,象征性的点了点头后,几乎迫不及待的的夺门而出。

    走的匆忙,却在玄幻处被人拦住。

    那人将她拽进一个房间,抵在墙壁上,熟悉的气息充斥着鼻尖,那是男人特有的味道。

    傅思诚闷声开口,目光灼灼的盯着陈舒茗:“舒茗。”

    心里积攒的难受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听到傅思诚的声音,陈舒茗眼眶一热,硬是克制着自己藏匿起自己的情绪。

    她下意识攥紧了衣角,面前男人的突然到来让她有些惊讶。

    “你不是没在家吗?”

    “你就这么希望我不在家,然后你一走了之是吗?若不是冷熙打电话给我,我又怎么能找到你!”

    找到她又能改变什么?陈舒茗在心里冷笑着。

    她紧攥着拳头,抵在他的胸膛处,用力想要把他推开,但傅思诚丝毫不给她任何机会,一手扣住腰,另一只手抵在她后脑勺处吻住她的唇,犹如疯狂掠夺猎物的猎人,迫不及待吸允她的甜蜜。

    长指一路下滑,从她的裤腰处探去,蹂,躏着她柔软的翘,臀,愈加狂妄起来……

    “唔……”感受到男人愈加激烈的动作,陈舒茗慌了,去抓傅思诚的手想让他放开。

    “放开我!”

    陈舒茗红着眼眶,克制着不让自己表现的有任何异样低吼着:“傅思诚你疯了,这是在你家,你是想让爷爷发现吗?”

    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夹杂着颤抖。

    她不敢大声吼出来,怕被别人听到,她才刚答应爷爷转头就和傅思诚纠缠不清,说到底,她还是心虚。

    傅思诚急切的扯下她的裤子,撑开她两条纤细的美腿,容不得她动弹:“既然你清楚就别乱动。”低吼的嗓音格外沙哑,呼出的气息夹杂着淡淡的酒香。

    他喝醉了?

    这样的想法猛的从陈舒茗脑海中蹿出,容不得她多想,男人炙热的荷,尔,蒙逼近她。

    陈舒茗瞪圆了眼睛,瞥见傅思诚侧脸一抹不正常的绯红,身上的体温也比平时上升了好几个度,他微眯着眼睛,透出一股魅惑的红……

    一个不好的想法从她脑海里诞生,慌乱中她一时竟忘记反抗。

    语气间透着一股紧张与不安:“你要干什么?”

    纤细的锁骨在空气中暴露无遗,露出的肌肤都染上一抹可疑的绯红,周围的空气也愈加燥,热,男人额前的黑发被浸湿,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炙热的眼神有种将她吞入腹中的意味。

    “别出声。”傅思诚用长指抵在她红唇上,接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陈舒茗一惊,傅思诚趁机褪下她的裤子,一片灼热抵达她幽深的丛林,长指覆在她的柔软上,来回轻柔的挑,逗,酥,麻的触感惹得陈舒茗浑身酥,软下来,她紧紧咬着下唇,听到外面愈发嘈杂的声音让她不得不隐忍下来。

    男人在她敏感的耳根处轻轻呼气,幽深的黑森林被那坚,挺撑开,缓缓进入,他不停地喘着粗气低声覆在她耳垂:“舒茗,不要离开我。”

    陈舒茗死死咬着嘴唇,她不愿她的感情被别人看了笑话去。

    可他充满隐忍的恳求,陈舒茗却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她将头埋进傅思诚的胸膛里,缓了缓语气轻声说道:“过了今天别来找我了好吗?”

    她低着头看不到对方的情绪,不知这句话却深深刺痛了傅思诚。

    他突然猛的用力,硬生生直奔主题,疼的陈舒茗在他怀里挣扎。

    “嗯……疼……”

    傅思诚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似的不断在她里面横冲直撞,曾经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此刻全然崩塌。

    陈舒茗被他摁得动弹不得,他的吻一句往下,在脖颈处留下斑斑点点的痕迹。

    他凶猛又带着柔情的掠夺,陈舒茗紧紧闭着眼睛隐忍着体内巨大的冲动,他紧扣着她柔弱无骨的细腰,另一边跌宕起伏的律动,疼痛中夹杂着快,感,让陈舒茗实在没办法无视……

    “傅思诚,你非要这样吗?”她含泪问他。

    傅思诚吻住她的锁骨,弥漫着情,欲的声音沙哑而低沉:“舒茗,给我时间好吗?”

    “你的眼神骗不了我,你是爱我的,既然爱我们就一起克服困难好吗?”

    傅思诚扶着她的腰一路往上,捧起她的脸:“回答我,好吗?”

    陈舒茗别过头,不去看他,心里已是百味杂陈,她没想过有一天这个霸道而冷酷的男人居然……因为自己来恳求。

    倏然间,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热爱捧着他的脸主动吻了上去。

    男人感受到她热烈的回应,来回律动的动作更加剧烈起来,他一次次的索爱,陈舒茗最终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她勾上他的脖颈,彼此在唇齿间纠缠着……

    全然忘记自己还在傅家。

    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另一边的房间里,男女的欢愉,一声不差地传了过来。

    珍妮弗始终黑着一张脸,男女起伏不平的喘,息声通通传进她的耳畔,连带着,仿佛被巨石压住疼的缓不过气来。

    “你确定要爱这样的男人?”冷熙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句话,手里点燃的香烟狠狠捻灭在墙壁上,双目赤红。

    他铁青着脸,满腔愤怒不亚于珍妮弗感受到的一切,他真后悔刚才打电话让傅思诚过来,如果当时是自己陪着陈舒茗,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

    原来这世上不止有像陈舒茗这样甘愿为深爱的人画地为牢,还有傅思诚,他自己,都是另一个陈舒茗。

    良久的沉默后,珍妮弗突然冲了出去,冷熙一惊,很快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立刻紧跟着出去。

    砰!

    隔壁房间的门被打开。

    “你们……”

    珍妮弗看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愣在原地,虽然早有预料,心底还是传来阵阵疼痛。

    傅思诚眼神一冷,身上那股温和全然褪去,迅速拉好陈舒茗的衣服将她护在自己怀里,冷眼倪着她:“出去!”

    话落,却没见她有任何反应,看着陈舒茗被他紧紧护在怀里,浑身散发出冰冷以及独有的霸道气息,她突然自嘲一笑:“你们能别在家里干这种事吗……”

    她极力克制住隐忍的情绪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着,语气里掩盖不住地颤抖:“你……你们走吧。”

    听言,傅思诚眯起眼睛看她,似乎对这样的回答有些受宠若惊:“你又想干什么?”

    果然,他对除了陈舒茗以外的女人没有半点情,爱与信任可言。

    想到这,珍妮弗苦笑着:“我不跟你结婚了,你走吧。”

    说着,她头也没抬的转身离开。

    冷熙从头至尾一直没说话,他盯着眼前这个披头散发,嘴唇微肿却别有一番风情的女人,特别是那双眼睛,美得如同夜空中夺目的星辰,他一直追求的女人却被傅思诚轻易俘虏了心。

    他的眼里划过一丝伤痛,想都没想直接冲上去在他肚子上狠狠砸了一拳,脸色铁青。

    他抓着他的肩膀还想再动手的时候,被傅思诚一把抓住。

    冷熙不屑的吼道:“你有什么资格喜欢舒茗,你对她造成的伤害负的起责任吗?!”

    “闭嘴!我的女人不需要你操心,滚出去。”傅思诚紧蹙着眉头,赤,裸裸的占有。

    冷熙冷笑了一声,狠狠甩过他的手臂,转身冲出了房间。

    顷刻间,房间里又恢复一片平静。

    陈舒茗低垂着眸子抿着下唇,下垂的手臂紧紧攥住领口。

    傅思诚这才将眼神转回陈舒茗身上,见她嘴唇微肿眼神迷离的样子,心里又是微微一动,捧住她的下巴准确无误地吻住她的红唇。

    薄唇在她身上辗转反侧好一会儿,才勉强压住心底的欲,望放开她,眼神温和地看着她。

    陈舒茗被他吻得又羞又恼,在那么多人面前居然还保持这种状态,好像一辈子没接过吻似的。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陈舒茗的脸红的发烫,捂着领口就从房间跑了出去。

    刚跑出没几步,就被高大的身影挡住去路。

    “让开!”陈舒茗皱着眉低吼。

    傅思诚像是没听到似的,大手紧紧将她扣进怀里:“别试图离开我,珍妮弗已经取消婚约了,别闹了好吗?”

    陈舒茗下意识攥紧手里的包包,脑袋嗡嗡作响,胸口像被别人紧紧揪在一起。

    没等她反应过来,只觉得腰间一轻,整个人倒在她怀里,傅思诚投给她一个笑容,不顾她的反抗就将她丢进车里,自己很快在车的另一头坐了进去,动作行如流水,一气呵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