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八十一章 你们继续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我送你回家。”

    “不用!”陈舒茗拒绝道,伸手就要拉动把手,傅思诚一把将她的手按住,整个身子朝她倾倒过来。

    “你干嘛?”

    “如果你再不安静,我不能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来。”赤,裸裸的威胁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她微微喘着气,生怕他再做出什么事来,望着他最终点了点头。

    可能是被傅思诚折腾的太累,在回来的路上她就已经睡着了,到林木子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傅思诚从她身上摸索出钥匙开了门就将她抱在床上。

    等他下去将车停好再上来的时候,推开卧室门就见陈舒茗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床上,走的近了才发现她额头不断冒着虚汗,湿漉漉的衣服紧贴着她的肌肤,将曼妙的身子勾勒的一览无余,看到这里,傅思诚不自觉咽了下口水,低咒一声。

    “你这个笨女人竟然不知道自己发烧吗?”

    怪不得抱她那么大动静她都没有醒过来,将她拦腰抱起的时候,她还是睡得极香,眉头紧蹙着,而脖颈间布满了傅思诚在傅家留给她青青紫紫的吻痕。

    还有,上车前她试图挣脱自己时,手腕处留下明显的勒痕。

    想到这,傅思诚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刚要退身去洗手间帮她敷个热毛巾的时候,她突然伸出手,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紧紧圈住傅思诚的脖子。

    他没想到她会突然搂住自己,用力一拉,他双手撑在两侧,才没有重重砸到她。

    当他想叫醒她的时候,陈舒茗柔软炙热的嘴唇突然主动贴上来。

    傅思诚猛的怔在原地,整个大脑一片空白,他能感觉到落在他薄唇丝绸般柔软的触感,如同蚂蚁啃噬着他的心脏一般,他轻叹一声,重重地吻回去。

    他吻得越来越急,却感觉身下的人突然没了动静,他一愣,很快从中抽,离出来。

    陈舒茗竟然又睡了过去。

    “睡着后出卖自己了吧,不爱我干嘛亲我?”

    他轻声说着,刮了刮她俊俏的鼻子。

    随后给她敷了热毛巾一点点擦拭着她的全身,大约一个时辰后,感觉到她的体温慢慢恢复正常,又帮她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褪下帮她换上睡衣。

    睡梦中的人儿好像舒服了些,嘤,咛一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傅思诚咽了咽口水,忍住心里洋溢的炙热,从她身上移开了目光。

    本该与她纠,缠一番的,可面对她,他却不忍那样对待她。

    只得压下身体的难受,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冷水一遍又一遍冲洗着脸。

    当然,陈舒茗不知道这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这一晚她睡得很舒服。

    隔日,陈舒茗是被饿醒的,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睁开眼一大片光亮照进眼睛里,阳光正好,而在她身边还睡着一个人。

    她刚转头,就对上傅思诚近在咫尺的俊容。

    她反射性地往床的另一头弹去,瞪大了眼睛看他。

    他睡得正熟,闭着的眼睛的长长睫毛在眼睛四周洒下阴影,薄唇紧抿着。

    他在梦中也睡得这么不安稳吗?

    想着,陈舒茗心软了下来,抬手去触碰他紧锁的眉目,将它慢慢捋平。

    微微舒展,她又将手凑到他薄如刀削的唇瓣上,刚触碰上,自己的手便被他扣住,紧接着傅思诚睁开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你……”陈舒茗惊讶的想要抽回手,他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

    却奈何他握的太紧,怎么也抽不出来。

    “大清早就勾,引我?”

    “谁勾,引你了,放开我!”陈舒茗嘟着嘴气鼓鼓的瞪着他,极力掩饰内心的慌张,毕竟趁着他睡着描绘他的轮廓被当场捉到确实是一件很糗的事。

    “不放,你占了我便宜就要对我负责。”

    “负责?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让我对你负责?而且,这还是大白天……”

    “大白天怎么了?”傅思诚似笑非笑的朝她挑起眉:“昨晚某人对我热情似火的那股劲去哪了?”

    昨晚?昨晚发生了什么……

    话落,陈舒茗愣在原地,仔细回想昨晚回家以后的事,原本白皙的肌肤又染上一层苍白。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吞吞吐吐的回答道,胸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不知道?那我只好帮你再温习一遍了……”

    “你……你不会要……唔……”

    陈舒茗的话还没说完,他的薄唇就压了下来。

    她瞪大了眼睛,两只手不断推搡着他,看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呼吸更加急促起来,这个混蛋,这才大早上……

    被他禁锢在身下,慢慢的,陈舒茗放弃挣扎,她原以为自己会很愤怒很抗,议他的亲热,但事情并不是如此,她似乎一点都不抗拒,反而还有些……享受……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两个人的唇瓣如胶似漆的缠绕在一起,陈舒茗感觉到不正常的变化,脸不由红了起来。

    手无力地攀附着他的脖颈,生涩的回应着。

    感受到男人炙热的体温,陈舒茗真切的感受到,她爱身上这个男人,毋庸置疑。

    她的回应无疑是给他莫大的鼓励,吻得更加深刻,搂着她腰的手也不安分起来,他捏着睡衣的下摆,一圈一圈地往前提。

    她的上衣被除去,傅思诚抱着她一个旋身让她骑在上面,在柔软的大床上来回抽,动。

    一遍吻着她,一遍极力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动作急迫又仓促,恨不得像变魔术一样全部解开。

    可谁也没想到,扣子刚解到一半,卧室门被推开,林木子跟往常一样叫她起床。

    “啊,舒茗,你们这在干什么?!”

    林木子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盯着床上那对在床上纠缠的男女,惊讶的目瞪口呆。

    陈舒茗吓得慌了神,急忙把傅思诚推开,抓起被子紧紧裹住自己。

    本以为林木子不回家会跟白亦然在一起,却没想到她突然出现,不过在傅思诚看来并不是说什么大事,他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若无其事地起身整理好凌乱的衬衫,斜倪着她:“没人告诉你进门之前要先敲门吗?”

    听言,林木子一愣,忙将身子从房间退了出来,嘴里还一直说着:“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你们继续,继续……”

    话落,林木子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只留陈舒茗坐在床上无奈地扶着额头,这又不是他家,凭什么他一个外人要命令主任,作威作福啊?!

    傅思诚猛的朝她扑过来,一脸严肃地说继续的时候,陈舒茗差点吐血晕过去。

    将他狠狠推开,陈舒茗用被子紧紧护住自己,恶狠狠的瞪着他:“快点出去听到没?”

    “干嘛,我们继续啊!”

    “走开啊你!”陈舒茗用力将他推开,起身抓起自己的衣服胡乱套上。

    见她这般坚定,傅思诚恼怒的一拳砸在柔软的大床上,还把她吓了一跳,然后欲求不满的走出卧室。

    临走前还警告性的看了林木子一眼,林木子被他强大的气场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

    等他走后,林木子像母老虎一样朝她扑过来,握住她的肩膀不放手:“说,你跟傅思诚不是分开了吗,他怎么会在家里?啧啧,冻得这屋子满是冰渣子。”

    陈舒茗无力地拍开她的手,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昨天我去傅家了。”

    “去那做什么?”林木子在她旁边坐下:“他家老爷子没为难你?”

    “你觉得呢?”陈舒茗将目光移向她勉强扯唇一笑:“就是老爷子叫我过去的。”

    “啊?你怎么不告诉我?”林木子抱着抱枕靠着她的肩膀皱起了眉头。

    陈舒茗想推开她,她却硬赖在上面,无奈只好由着她去。

    知道林木子也是担心她,就又把昨天发生的事统统给她说了一遍。

    “就这样。”陈舒茗耸了耸肩说道,当然自动过滤掉在傅家房间两人的那些事。

    “傅思诚对你好深情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认识他这么久,他哪次对一个女人像对你这么用心的!”

    “要我说,你就心无旁骛的跟他在一起,那个珍妮弗不也说要退婚吗,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嘛。”

    两全其美?陈舒茗心里苦笑着,她不愿她的感情掺杂太多复杂的情绪,她要如何带着对珍妮弗的愧疚跟傅思诚好好在一起?

    她也算挺了解男人的占有欲,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所以他才会如此渴望得到自己,等到自己真的再次沦陷,他会不会对自己失去兴趣?

    一切都是未知数。

    想到这,陈舒茗晃了晃脑袋,轻声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

    “我?”

    “对啊,大清早就化好妆要去干嘛?”

    一说这个林木子就来气,愤愤道:“本来白亦然答应陪我去看电影,结果突然接到电话说公司的合作案出了状况,然后到半路又将我遣送回家,真是气死我了!”

    公司合作案?这不是和林桔合作的案子吗?想到这里,陈舒茗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猛的起身:“合作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