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八十五章 我还想要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喂,你跑去哪?”管事经理在后面大喊。

    而这时莫名其妙的,连记者都出现了。

    管事经理追上陈舒茗,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愤怒道:“你跑过去能干嘛?!我都制止不了他们,别管他们……”

    陈舒茗毫不留情的甩开他的手:“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话音刚落,只觉得眼睛有一道光闪过。

    陈舒茗下意识遮住眼睛,记者们一下子蜂拥而至,话筒直直对着他们:“请问您是嘉和负责人吗?”

    她茫然的站在原地,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倒是管事经理,一看就经历过很多大场面,面对记者的追问有条不紊的说道:“大家别担心,我们嘉和可是大企业,这件事情一定会得到很好的解决。”

    “现在有人跳楼,你们难道不采取措施吗?”

    “会的会的,我们已经联系公司高层,马上就到。”管事经理连忙说道。

    这次的事情闹得确实有些大,在记者的不听追问下,管事经理逐渐慌了神,连忙叫保安联系夏总。

    工人那边炸开了锅,他已经爬到最高层,大声嘶喊着,无论下面的人怎么劝说,都执意要跳楼。

    而警察还没有赶到。

    “陈小姐,您身为盛世总监,这件事您想怎么解决?”

    “关于嘉和已经拖欠工资好几个月了,公司声誉一向不错,会因为这次而自毁名誉吗?”

    面对记者的追问,陈舒茗有些无所适从,此时此刻,大脑里只有傅思诚曾经告诉她的一句话:“只要是你做的决定我都同意。”

    她攥紧了拳头暗自给自己打气,下一秒,她一把夺过保安手里的喇叭,大声喊道:“那位大哥,请您不要冲动,我们是公司高层派来的,我们会马上解决您的问题!”

    听言,那位工人大声喊道:“我不信,你们这些黑心商,只知道赚取我们的劳动力榨干我们的血,不会给我们钱的!”

    说着,他的身体已经越过安全区,在高层边缘处摇晃。

    “不要!”陈舒茗惊慌的大喊着。

    下面的记者疯狂的拍照,都想用嘉和来博得人们的眼球上头条。

    陈舒茗心里清楚的认识到,如果今天处理不好工地的事,嘉和的声誉就会大大受损。

    “你们的钱明天就能拿到,我保证!”

    听言,工人们的情绪才稍微缓和的一下,没保持几秒很快躁动起来。

    “又是骗人的,你算哪根葱,怎么可能代替老总来给我们钱!”

    片刻犹豫过后,陈舒茗一字一顿地对着喇叭喊道:“我能!”

    相信她的人并不多,迟疑几秒后,她最终说道:“我是傅思诚的妻子,我做的决定便能代表他。”

    可这还是不足以让别人相信:“你说是就是啊!”

    陈舒茗知道自己说话没什么信服力,正绞尽脑汁想能用什么方法让他们相信自己时,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她拿出手机一看,竟是傅思诚打来的。

    他怎么刚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陈舒茗想着,按下接听键,傅思诚低沉的嗓音从那头传来:“你现在在工地?”

    “嗯。”陈舒茗弱弱答道。

    “让你为难了。”傅思诚话锋一转,说道。

    尽管这时情况已经很急迫了,但听到他略带自责的语气时,陈舒茗会心的笑了笑:“没事。”

    “你把电话免提打开,让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

    陈舒茗微微一怔,还是按照他的意思按下免提键,将手机举到最高,又将扩音喇叭放在手机处。

    “大家好,我是嘉和总裁,傅思诚。”他的声音从话筒里慢慢传了出来。

    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威严,全场的人都立刻安静下来。

    “陈舒茗是我的未婚妻,我代替她向各位保证,不会再拖欠大家的工资。”

    大提琴般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工地上。

    他的每一个字,都砸在陈舒茗

    心上,泛起阵阵涟漪。

    话落,寻短见的男人穿过危险区从天台上下来,其余的工人高兴的鼓起掌声。

    “舒茗。”大喇叭里再次传来他极具魅惑的嗓音,陈舒茗猛的回过神移开大喇叭放在耳边接听。

    “嗯,我在。”

    “明早的飞机,等我回来。”傅思诚缓缓说道,温柔的不像样。

    “好。”

    挂断电话后,管事经理满脸笑容的迎面走来,不知为何,她有些厌烦这些人的嘴脸,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发作。

    “陈总监,今天可真多亏您了,您真是我们嘉和的大福音啊。”

    “不用谢。”陈舒茗微微点头,语气甚是疏远。

    这件事累的她够呛,回到家就倒头大睡,林木子见她疲倦的厉害,不忍心打扰她,约了白亦然就走出家门。

    不知睡了多久,睡意朦胧中觉得自己突然呼吸急促,惊得她猛的睁开眼。

    眼前呈现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傅思诚在她唇上细心吸允着。

    见她醒来,傅思诚勾唇笑着,眸子里清亮的光,清澈的不像话。

    陈舒茗一时愣在原地,等她反应过来猛的将傅思诚从她身上推开,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进来的?!”

    她可不记得自己给过他钥匙。

    听言,傅思诚眯起眼睛,手从后边拿出来一串钥匙,得意的说道:“你习惯把钥匙放在门垫下面,你忘了?”

    “啊天哪!”陈舒茗无奈的扶住额头。

    “你不希望我回来?”

    “我想啊,可是你不是说明早才回来吗,还想要去接你呢。”陈舒茗低垂着眼眸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是怕咱家小猫咪寂寞,所以事情一办完就赶最晚的飞机回来。”

    “小猫咪?你什么时候养猫我怎么不知道?”

    傅思诚不做声,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陈舒茗突然反应过来,一下变得面红耳赤。

    她伸出手作势要锤他胸口,男人有力的大手一下将她圈在怀里,再次吻住她的唇。

    两道目光碰撞,又很快交缠在一起。

    他一边吻着,一边伸手解她胸前的扣子。

    内,衣被扯开,一大片雪白的柔软裸,露在外,他炙热的唇瓣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往下,一直吻到胸前。

    坚韧湿润的舌尖在她的敏感点不停地打着转儿,陈舒茗的身体明显有了变化,身子忍不住轻微颤抖起来,手主动攀上他的脖子,解开他的衬衣扣子,从领口伸入不断地摩挲。

    床头灯充斥着整间屋子,相拥的身子交缠在一起,摇摇欲坠。

    一只手触及到傅思诚坚实的人鱼线,解开了他的腰带。

    傅思诚咬着她的耳垂,声音带着几分喘,息:“坐上来……”

    陈舒茗的脸红的发烫,挡不住内心的燥,热,她乖巧的坐了上去,接着他腰肢的力度,来回不停运动起来。

    有力的大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默契的配合着。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瘫软下来,体温愈加炙热。

    傅思诚抱住她,用下肢的力量分开她的两条腿猛的插,入,在里面横冲直撞,身上的女人全身红透,身子陷入一阵酥,麻中,本能地弓起身子想要他给的更多……

    一阵冗长的缠,绵过后,陈舒茗瘫软在傅思诚怀里,他起身将她抱进浴缸打开温水。

    不知哪来一股莫名的力气,陈舒茗伸手一扯,傅思诚整个人栽进浴缸里,水花高高溅起。

    “还要?”傅思诚起身压在她身上魅惑一笑。

    “要……”

    “那就怪不得我了。”傅思诚一口咬住她的唇。

    她紧闭着眼睛,搂住他的脖颈,用最大的力气来回应他。

    窗外一片灯火阑珊,屋里娇,喘声不断……

    早上醒来的时候,陈舒茗双腿酸痛的要死,后悔昨天晚上结束后还要惹上他,结果折腾一整晚没睡好觉。

    傅思诚早已不见人影,她正要下床寻他的时候,他穿戴整齐的走到床边摸了摸她的头:“再睡会。”

    “你要去干嘛?”陈舒茗水灵灵的眼睛扑啦扑啦的眨巴着。

    “公司有事。”说着,他俯下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中午乖乖吃饭。”

    “嗯。”陈舒茗听话的点头,眉间感受到他炙热的唇,心头一暖……

    等陈舒茗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十二点多,准确来说她是被喷嚏打醒的。

    “哈咻!”

    陈舒茗揉着发痒的鼻子从床上坐起来,眉头轻皱着,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她本来想请假在家里休息一天,又想到昨天工地上的事还没有处理完,只好吃了几粒感冒药,然后出门。

    可能是昨晚后半夜太热蹬了杯子有些着凉,虽然傅思诚拥着她一起睡,温暖着自己,还是没能改变自己着凉的事实。

    一路上,林木子看她又是打喷嚏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担忧的问道:“喂,你到底行不行,要不请个假在家休息好吗?”

    听言,陈舒茗使劲摇了摇头:“真的没事,不用了不用了。”

    “你看你脸色都差成什么样了,真的没事吗。”

    陈舒茗勉强扯开一抹笑容,转头投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缓缓道:“别担心,我真的没事。”

    办公室里。

    陈舒茗坐在电脑桌前用手撑着下巴,电脑屏幕亮着,她转了转手中的笔,然后看到了什么,低头记在笔记上,看了好一阵子,她用手撑着下巴,一点一点的,竟然睡了过去。

    “陈总监,上班时间是用来睡觉的吗?”

    一个有磁性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陈舒茗猛的一个灵光坐直了身子,吓得手中的笔都掉在地上。

    “冷……冷总!”

    瞧见她脸色不好,冷熙说话的语气又软了许多。

    “看你脸色不好,是生病了吗?”

    话落,陈舒茗才从电脑里探出头来:“没……没事。”

    见她脸色真的不好,冷熙上前不由分说的摸上她的额头,很快皱起眉头:“你有点低烧,吃完了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