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八十六章 头晕脑胀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摇摇头:“没有,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着凉而已。”

    “那也要吃药,今天我允许你请假回家休息,我送你回去。”冷熙严肃的说道。

    看他一副严肃的样子,陈舒茗反被他这副模样逗笑了:“我真没事,你别担心了,就受了点凉没什么大碍,再说了工作繁重,我必须要负责到底。”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有什么比得上身体重要?”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摆在陈舒茗面前的是一份很重要的案子,她摇了摇头:“算了,还是工作重要,这项目一直就是我负责,如果我因为请假出了差错谁来负责?”

    她眼眸里一片执着,再怎么说也无济于事,冷熙拿她没有办法,轻轻扯了扯嘴唇就转身离开。

    陈舒茗以为他是生气了,原本想着趁午饭时间跟他说清楚的,却不想她和林木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冷熙居然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冷总?”林木子惊讶的看着他,他极少会到员工餐厅来,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嗯!”冷熙轻轻点头,算是回应。而后将一个袋子递到陈舒茗桌前:“这里面是些退烧药,还有一些受寒的,一日三次,你吃完饭记得吃。”

    话落,陈舒茗惊讶的看着他,一时竟愣在原地,本以为他在生自己气,没想到他居然还帮自己买了这么多退烧药回来。

    “谢谢。”

    林木子的目光一直在两人身上不停游离,带着不明的意味。

    陈舒茗也不好再说什么,低头一口一口地吧拉着饭。

    而冷熙也跟她们坐在一起一直到吃饭结束才离开,人刚走,林木子一脸八卦的凑上来。

    “喂!他还对你穷追不舍?”

    陈舒茗朝她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呢,我跟他什么事都没有。”

    “啧啧,又是给你送药又坐在一起吃饭的,肯定是人家……”

    “人家体恤下属,是个好的领导人。”她还没说出口,陈舒茗就接过她的话说道。

    “什么体恤下属,我怎么就没见他对别的员工体恤一下,我看他就是余情……”

    话还没说完被陈舒茗很快打断:“木子,别人不知道我两的事,你还不清楚吗?别起哄行不行?”

    “好好好,不说了,我怕你还不成。”

    “不过,你真的找个时间跟他说清楚,感情的事千万不能拖太久。”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端起餐盘就朝前走去,只留林木子一个人坐在原地。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林木子咬了咬下唇。

    也罢,感情的事情还是让她自己抉择吧。

    ……

    夜幕降临,灯红酒绿的a市是孤独者的天地。

    陈舒茗躺在床上盖着小被子,她烧得厉害,头昏昏沉沉的,口干舌燥,便起身下床喝水,吞了几粒冷熙买来的退烧药,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直到第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木子把她叫醒,一脸担忧地看着她:“舒茗你终于醒了,可吓坏我了,你一直在发烧,我陪你去医院打点滴好不好?”

    听言,陈舒茗皱了皱眉,白皙的肌肤愈加苍白,她轻声问道:“木子,现在几点了?”

    “将近十点,你别担心,今天正好周末,不用工作。”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闭起眼睛继续睡,越想越不对劲。

    周末!今天是周末!

    对!她答应傅思诚周末一起去嘉和工地视察的,想到这里,陈舒茗一个灵光睁开眼睛,从床上翻身而起。

    “舒茗,你干嘛?!”

    陈舒茗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晕晕乎乎的朝洗手间里走去。

    “我答应傅思诚今天去荣盛酒业视察。”

    “你疯了,你都烧成这样还出去干嘛?!”

    “我已经答应了。”

    “你可以请假啊,再说傅思诚和你的关系,你不去他也不会说什么的。”

    听言,陈舒茗一顿,想起公司员工对她异样的眼神,很快打消了请假的念头:“我不想被他特殊对待,在工作上我是员工,上级吩咐的事情就要尽力而为。”

    林木子见她这样坚定,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洗漱完毕后,因为时间很赶来不及吃早点,就在林木子担忧的眼神中出了门。

    傅思诚本来要去接她过去,可陈舒茗死活不让,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发烧,一定会担心的要命,所以她和傅思诚说好在公司碰面。

    因为还有资料要取,坐公交被挤得头晕脑胀,好不容易到了公司。

    傅思诚在不远处等着她,她一路小跑的过去,因为跑的急,脸颊上泛起一抹绯红。

    “抱歉我来迟了。”陈舒茗喘着粗气说道。

    傅思诚轻轻一笑,伸手就将她揽进怀里:“以后还要不要说不让我去接你这种话了?”

    他宠溺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刻进骨子里,猝不及防的吻住她的唇,只是轻轻一吻便很快抽离出来。

    陈舒茗瞪大了眼睛看他,脸颊愈加通红,脑袋开始嗡嗡作响。

    “傻看什么呢,走啦。”傅思诚看着她一脸呆的样子,心情莫名好了起来,自当脸红是因为害羞。

    “嗯,走吧。”陈舒茗愣过神,收回在他身上的眼神。

    荣盛酒业。

    以往的繁华与热闹荡然无存,本来这一代的荣盛是极火的,却在半年前突然消沉下去,之后一直货物亏损,表面看起来富丽堂皇,实则是一个空壳。

    上次嘉和工地事件之后,傅思诚有意要收购其他产业来扩展商业通道。

    这里的员工个个看起来无精打采,面色萎靡。

    傅思诚走在前头,陈舒茗则负责记录,观察这里的情况,时不时发出几声轻咳声。

    一个穿戴整齐的男人迎面走来,笑着问道:“请问你们是?”

    话落,陈舒茗掏出随身携带的名片递给面前的人。

    傅氏集团,传说中a市的商业大亨,男人目光一转,要是他们能看上自家企业,前途无量啊。

    想到这里,他立马换了一副表情,恭敬的开口:“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请问这位是……”

    陈舒茗微微一笑:“这是我们的傅总。”

    “傅总?!”经理吓了一大跳,惊讶的看着他,他没有想到身为总裁会亲自过来。

    很快回神,经理连忙朝他伸出手:“傅总您好,我是这里的经理陈升。”

    看着经理横在半空中的手,陈舒茗突然想起来她和傅思诚第一次参加酒会时,没有理会一位老总那双停在半空中的手,为了避免尴尬,她很快开口说道:“陈经理,我们今天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关于这次收购问题。”

    “嗯好好好!”

    “请您带我们在这边转一转,顺便了解一下呢?”

    “当然可以,两位跟我来。”

    她走在傅思诚旁边,有几次都感觉身子摇摇欲坠,幸得她走在靠墙那边,才没有摔倒过去,眼前的东西开始模糊起来,但她还是极力听陈升说话,同时仔细观察他介绍的产品。

    陈升说着说着,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接到电话是突然脸色大变,走远了几步不知低声说了什么,一会又将电话挂了折回来。

    “傅总,陈小姐,我临时突然有些急事要处理一下,你们先在这边逛,我待会就来!”

    陈舒茗礼貌地点头:“嗯,你有事就先去忙。”

    等他走后,有力的大手搂住她的腰肢,傅思诚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颊,淡淡开口:“你觉得如何?”

    陈舒茗就这样他搂着也不别扭,听到他在询问自己的意见,轻轻拧眉:“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古怪。”

    说着,她挽着傅思诚的胳膊上前到酒柜里拿了一酒,看管的女孩有些不满的看着她。

    她微微一笑:“你是这里的员工吧?”

    “嗯。”女孩冷冷答道。

    “那你在这工作了几年?”

    “三年!”

    “那你们工资是不是给你们拖欠了很久,对吧?”

    “我们是傅氏集团前来收购的,如果我们傅氏收购了你们酒业,你们的工资指日可待……”

    话音刚落,女孩脸色一变,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您说的是真的吗?”

    陈舒茗点头:“是,不过在这之前,你要诚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好,不过先别急,你先帮我把这酒打开!”

    女孩按照她的意思将酒打开,陈舒茗将酒放近,闻了闻,随即皱起眉头。

    她看了看口又看了看包装,轻声问道:“这葡萄酒真是90年酿造?”

    女孩点头回道:“我只负责销售,子上怎么写我就怎么说。”

    “有什么问题吗?”

    傅思诚伸手拿过酒,也凑上去闻了闻,随机皱眉。

    想必两人心里都十分清楚了,陈舒茗将酒递给女孩:“好了,你把酒收起来吧。”

    陈舒茗翻阅着手里的资料,开口问道:“半年前,荣盛酒业的酒卖的那么火,每天来来往往的客人络绎不绝,为什么在三个月后就亏损的这么厉害?”

    “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清楚,只不过听说在半年前……”

    “半年前怎么了?”

    女孩看了看四周,低声道:“这个消息是我不小心听到的,说是半年前有人在这买了酒,回去之后就死了,警察调查说是酒精中毒,之后这事就不了了之,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酒依旧卖的特别好,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渐渐没了生意成了今天这样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