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八十七章 你要怎么补偿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话落,陈舒茗紧皱起秀眉,荣盛酒业喝死过人?这个消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就算在网上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足以证明这个消息被封死了。

    “你们的生产部在哪?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女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从酒业出来的时候,陈舒茗只觉得头更晕了,眼前的东西都是重影,她使劲晃了晃头,克制自己保持清醒:“思诚,我猜想酒的问题就出在生产部,里面掺杂太多水份,日期应该也不是90年的。”

    “看来我的女人精通的东西挺多的。”傅思诚勾唇笑道。

    他伸手触碰她的脸颊,才发现烫的厉害:“你脸怎么这么烫!”

    话落,她整个人眼前一黑,还没来得及转头看他,柔弱的身子已经往后倒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入目白茫茫一片,房间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刺鼻味道。

    “你醒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陈舒茗一愣,转头看去。

    傅思诚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担忧的看着她,见她醒了,起身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感觉怎么样?”

    “嗯,好多了。”

    如大海般蔚蓝的眼眸静静的看着她,眉头紧皱着,陈舒茗很想帮他将眉头抚平,可她刚伸出手就在半空中被傅思诚紧紧握住。

    “生病了还不乖乖躺好?!”

    他命令的语气里透出几分责备,见势,陈舒茗嘟着嘴巴将手乖乖放进被窝。

    “生病了怎么不告诉我?”

    “我……”陈舒茗很想说不想让他担心自己,又觉得些许矫情,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

    “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担心,高烧四十度,要把脑袋烧坏吗?”

    傅思诚一语击中她心底事,莫名心里暖暖的……

    “对不起……”

    “好了乖乖休息一会。”傅思诚俯身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都舍不得用力。

    结果还没待多久,傅思诚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临走前还把林木子叫来照顾她。

    她下意识拒绝,林木子看到她这这样只会更担心,想着,她掀开被子下床想证明自己没什么大事,脚还没站稳,眼前一阵发黑,眼看着就要往地上栽倒。

    一双大手及时拥抱住她,她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还逞强?”

    傅思诚的语气瞬间就冷了下来,她咬着下唇不敢说一句话。

    思想向后,还是叫林木子过来。

    林木子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她一冲进病房,就紧张的扑过来:“舒茗,你没事吧,啊?”

    陈舒茗被她摇的有些晕,拍开她在自己身上的手轻声道:“我的姑奶奶,你再晃下去我铁定有事。”

    话落,林木子才直起身子,一脸担忧地看着她。

    “好了,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多大的事情,这吊完就可以出院了。”

    “胡说,医生跟我说你都烧到四十多度了,再迟点送过来脑子都要烧坏了,傅思诚怎么回事,连你感冒生病都看不出来……”林木子气鼓鼓的说道。

    “好了,是我不想告诉他的,你也知道他的性格,要是我有点什么事公司他还会去吗?”

    陈舒茗清晰的记得,上次因为被绑架住院,傅思诚硬是陪了自己一个月,让他上班坚决不肯。

    “还向着他说话,要是哪天他背着你干什么事你还傻乎乎相信他呢。”

    “他不是这样的人。”

    “最好不是,要是让我知道他对你不好,我第一个和他过不去!”

    看她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陈舒茗被她一下逗笑,仿佛头也晕的不厉害了。

    “好好好,你最爱我啦。”

    陈舒茗在医院休息了一天,又是吊针又是出院,当天就出了院,回家好好睡了一觉,精神也恢复好了许多。

    傅思诚过来见她的时候,还特地帮她炖了鸡汤,叮嘱她必须全部喝完,看着一整锅鸡汤,陈舒茗觉得她整个胃都要爆炸了。

    “思诚,我觉得吧,我喝一碗就够了,剩下的你跟林木子喝,你们也需要补一补。”

    听言,傅思诚乘汤的动作倏然停住,抬头看着她说道:“我们又没生病。”

    “你最近公务那么繁忙,一定需要补补身子的,你也喝点。”

    傅思诚皱了皱眉:“我的身体很好,还能禁得住……”说着他故意停顿住朝她挑了挑眉。

    陈舒茗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脸唰的一下红透了,林木子坐在旁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

    “那……那就当甜品喝了……”

    “谁家的鸡汤是甜的……”

    “呃……”

    陈舒茗无奈的扶着额头,只好将鸡汤一碗一碗地喝完,喝到最后,捂着肚子跑厕所。

    周一上班的时候,乘电梯正好遇见冷熙,冷熙冲她一笑开口问道:“你的感冒好些了没?”

    “嗯。”陈舒茗微微一笑:“好多了,多亏了你的药。”其实那些药一点用没管,也许是自己这次发烧太严重,硬是上医院打吊针才好。

    “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

    陈舒茗抬头看向他,见他灼灼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顿时脸上火辣辣一片,对他的关心突然有些无所适从。

    叮——

    正好在这时电梯门来了,陈舒茗朝他点了点头很快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

    傅思诚见她走进来,脑袋从屏幕里抬起来,伸手示意她过来。

    待她走近,傅思诚一把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下巴抵着她的脑袋温声开口:“好些了?”

    陈舒茗也只是愣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嗯,还是你的鸡汤管用。”

    她朝他吐着舌头,笑容满面。

    傅思诚调侃的看着她:“那你欠我的这几个晚上怎么补偿?”

    说着,他握着她的力度逐渐加大,陈舒茗垂着眸子半天不说话,正当他纳闷不回话时,她突然转头在他嘴唇上吧唧一口,快速从他身上起来。

    “你调戏我?”傅思诚摸着被她亲过的嘴唇说道。

    “给你的赏赐好了。”

    “喔?这可不行,我要的不止这些。”

    傅思诚欺身而上,正准备进行下个动作时,她用手挡在前面压低声音道:“这可是办公室,再说了我们在酒业的收购还没有完成,你难道不忙吗?”

    想着她也是感冒刚好,傅思诚决定放过她一次,勾唇说道:“那你想怎么办?”

    “问题出在生产部,我觉得我们需要再去一次。”

    傅思诚眯着眼睛,似乎在思考,修长的手指掠过她的秀发摸索着她的耳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我们下午去一趟。”

    陈升见他们又来了,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傅总,陈总监,你们来了!”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我们今天来主要是要去生产部看看。”

    话落,陈升脸色一变:“这……”

    “怎么?哪里不方便吗?”陈舒茗挑眉问道。

    陈升一听,抬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连忙道:“没有没有,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他紧张的样子被陈舒茗尽数捕捉进眼里,让她更加断定这个生产部有什么问题。

    到了生产部,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工人不停忙碌着,状态格外地好,和外面那些精神不振的工人相处,简直天壤之别。

    但就是这样差别太大的反应倒让陈舒茗觉得很反常,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陈升过来献媚的朝傅思诚说道:“傅总,我们工人质量都是很棒的,您如果收购一定不会吃亏。”

    “喔?”傅思诚冷冽的眸子在他身上不停地打量着,陈升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陈舒茗见势,眼神微微流转,上前扯唇笑道:“陈经理,您别介意,我们总裁平时也是这样,这里的工作人员的状态很好,我们很满意,但是还想再看一会儿,您先去忙吧。”

    陈升眼里闪过一抹为难,但碍于傅思诚强大的气场只好点头应了下来:“嗯,那你们就再看看。”

    等他走后,傅思诚挑眉说道:“这样子就是满意?”

    “这只是我想支开他的说法,我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说来听听。”

    “荣盛酒业破产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外面那些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领到工资了,个个愁眉苦脸,这就正常了,但你看看生产部这些人个个神采奕奕,完全没有酒业破产的苦楚,这是为什么?”

    说完,陈舒茗又打量了他们一眼,紧接着招来一个比较近的人,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样子,见陈舒茗招他,笑眯眯的跑上前:“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

    陈舒茗微微一笑,问道:“你们多久没发薪水了?”

    “三个多月。”

    三个多月?陈舒茗皱了皱眉头:“那你们知道荣盛酒业破产?”

    老实人点点头:“都知道。”

    “那你们恐怕到时候辛苦这几个月了一分钱也拿不到。”

    “不会的,上头告诉我们,只要我们好好干,将来这里被收购,我们一样有工资可以拿。”

    听他说完,陈舒茗微笑着点点头:“好了谢谢,你去忙吧。”

    等他走后,陈舒茗正打算跟傅思诚分析一下其中的问题,只听他说道:“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收购计划暂时取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