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章 她的阴谋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回去的路上,她突然想起第二天要开会的资料还没整理好,于是拦了辆的士知道到公司。

    穿过黑暗的走廊,陈舒茗总觉得心慌的厉害,感觉到身后阴森的目光,她猛的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正走着,听到走廊深处的房间里有微弱的女声好像在呼救,陈舒茗听的毛骨悚然,可又生怕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就壮着胆子往走廊里面走去。

    听到传来声音的房间,她缓缓的推门而入,室内一片漆黑,她循着声音迈步,试探的开口:“有人吗?”

    刚走进去,就听见门“砰”的一声。

    陈舒茗回头,门已经被紧紧锁住。

    她摸索到门口用力的按锁,可门从外面锁住而且还有门扣。

    所以,她刚才的预感是对的,有人跟踪她,那到底是谁呢?

    可是夜已经这么深,陈舒茗第一反应就是掏出手机拨打电话,却发现一点信号都没有,她渐渐开始慌了,她该怎么办?

    门外的人影听着陈舒茗惊慌的声音,扯唇邪笑,紧接着,她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事情都办妥了,你答应我的都会做到吧。”

    另一头,女人诱,惑的嗓音缓缓脱出,带着浓重的挑衅:“当然,去看你的账户。”

    陈馨悦挂断电话,紧攥着手机,唇角带着浓浓的鄙夷。

    “陈舒茗,我看你这次怎么谈?!”

    陈舒茗用力拍打着门,可外面没有任何声音。

    显然这是有意为之,她只能放弃求救,她摸索到开关处开了灯,环视四周,才发现这是一个冷库。

    屋内被腾腾冷气笼罩着,温度只有零摄氏度。

    如果一直待下去,不说明天早上,她就连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她在心里不停推测可能陷害她的人群,最后心里只有三个字。

    处在这样的环境里,陈舒茗无计可施,只得仔细寻找有用的开关。

    半天下来没有任何突破,最后,陈舒茗只能坐在门口的角落,那里是整个房间离冷柜最远的地方。

    另一边,傅思诚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陈舒茗还没有过来。

    他皱了皱眉,接着启动引擎朝西餐厅往回路开去。

    见到冷熙的时候,见他正要从餐厅出来,身边却没有陈舒茗的影子,上前问道:“陈舒茗呢?”

    “舒茗?”冷熙挑了挑眉轻声开口:“你刚离开她就先回去了……”

    “大晚上你让她单独回家,你居心何在!”傅思诚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眉眼处掩盖不住的紧张。

    因为他在回来的路上已经给她打过电话,没有一个能够接通。

    想到这,傅思诚想起这两天拐卖妇女小孩的事件频频发生,他心里不禁揪成一团。

    冷熙本来没想过有这么严重,在他眼里一向冷静的傅思诚也在这时紧张起来,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舒茗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傅思诚低吼着,狠狠甩开他的衣领,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他摸出电话,拨通警察局局长的电话,焦急地命令道:“我要你在十五分钟内调到横滨大道的监控摄像!”

    “这……”

    “十五分钟后,要么查到要么你走人!”傅思诚容不得他有半点推辞,在浓重的压迫下,局长不敢有半点推辞。

    局长立刻调动警局所有警员调动横滨大道全部的监控摄像。

    不过横滨大道属于繁华地段,川流不息的人车让他们的搜查难度急剧上升。

    警员将每个摄像全部搜索一遍,视线突然定格在一个穿着米白色大衣的女人走进傅氏。

    局长播放到这按下暂停键,很快给傅思诚打电话过去:“傅总,我想我知道陈小姐在哪了。”

    “在哪?”

    “我先确认一下,您还记得上一次见陈小姐穿什么衣服吗?”

    “米白色。”傅思诚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局长更加确信进入傅氏的就是陈舒茗没错:“在监控显示是在傅氏。”

    傅思诚“腾”的一下挂断电话,想都没想就直接开车飞奔直驱傅氏。

    冰库里,陈舒茗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她的眉毛上已经结了冰,唇色也被冻得苍白。

    已经被关了两个多小时,开始她还能做一些运动来维持身体热量,到现在她已经被冻得动弹不得。

    她感觉越来越困,越来越困,全身像灌了冰块似的沉重,连眼睑

    也僵硬的沉重。

    可她却极力的睁开眼睛,她清楚的认识到,她知道现在只要一闭眼就再也不会睁开。

    她还没有将陷害她的人找到,她不能让她们轻松的活在世上,她不能死……

    傅思诚站在公司大厅内,黑眸瞬间眯起,眼底掠过一起暗沉。

    片刻,他便命令道:“全面封锁大楼,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

    话音刚落,大楼很快被保镖和警员们包围住,警局局长见到傅思诚,恭敬的连连点头:“傅总,我已经派我们局最棒的警员给你,一定会找到陈小姐!”

    “立即调查监控,冷熙,你带着一些人过去。”

    傅思诚冷冽的嗓音一出,浑身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冷熙也因为舒茗丢失慌张了好一阵子,所以在傅思诚命令的时候他照办了。

    可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

    没过一会儿,就有警员上前汇报:“报告傅总,公司监控损坏,无法查找。”

    傅思诚犀利的眼眸划过那人,又抬头扫视了整个空间,幽幽道:“这不是你找不到人的借口。”

    “找不到,不用等到明天,这个警察局局长就可以卷铺盖走人!”

    他的话嚣张跋扈,却足以让在场每一个人信服。

    局长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上前解释阻止道:“别别别,傅总,我手下的人一定会找到陈小姐,您放心,用不了几分钟……”

    傅思诚长眉拧了拧,面色冰冷的没有丝毫血色可言。

    “一间房一间房地给我搜!”

    陈舒茗倚靠在门背后,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仔细点搜查,绝不放过任何线索!”

    熟悉的男性声音传入陈舒茗的耳朵,她喜出望外,没有想到傅思诚会找到这里。

    她吃力的往门缝处移去:“我……我在这里……”

    她想要求救,可发出的声音小到微乎其微,见她自己都听不到。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不行,再这样下去,别人一定不会发现她的。

    陈舒茗紧紧咬着唇,剧烈的疼痛感传来,唇齿间都是血腥味,这样的她稍微清醒了一些。

    环顾四周,她看到了自己的鞋子。

    她只能脱下鞋子,朝紧锁的门狠狠砸去。

    门外,傅思诚刚要往前走,身后突然传来响声。

    他扭头一看,就看见那扇从外紧锁着的门,大大的“冷冻库”三个字。

    眉头骤然蹙起,大步流星的走过去。

    走到门前,傅思诚狠狠砸着铁门大声道:“舒茗,是你吗?”

    “是……是我……”

    陈舒茗像是抓住求生的最后一粒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回应着。

    可是她的声音还是很小,小到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她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保持清醒。

    剧烈的疼痛让她闷哼一声,趁着还有一点力气,她将另一只手用力砸在门上。

    傅思诚听到回应,立刻叫来管理仓库的经理狠戾的命令道:“钥匙给我!”

    简单的两个字,却像是从阴曹地府传来,冰冷的毫无温度,还带着肃杀之气。

    经理被吓得颤颤巍巍,立刻摸索着身上的钥匙。

    傅思诚站在原地,明显感觉此时气温要比平时低了好几个度,他完全想不到陈舒茗是如何在这里撑过这几个小时。

    想起她刚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傅思诚的心被揪的生疼,如果不是他生气先离开,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越想他就越气自己。

    堂堂傅氏总裁,从来没有这种心情,却在感觉到她生命微弱的瞬间却害怕起来,害怕见到她的尸体……

    经理手忙脚乱的在钥匙串里翻找钥匙,一分钟不到,傅思诚就愤怒的吼道,使劲砸着门向里面命令道:“陈舒茗,你给我撑住,没有我的允许你没有任何资格出事知道吗?!”

    陈舒茗听到从外面传过来的声音,唇角微微上扬着,唇瓣苍白地毫无血色可言。

    她靠在墙壁上,猩红的唇瓣微张着,捡起鞋子又狠狠朝门上砸去。

    傅思诚的手一直放在门上,感受到里面传来的轻轻震动,他紧绷的心才微微轻松了些。

    此时,经理终于翻到了仓库钥匙。

    傅思诚接过钥匙,利落的打开门。

    陈舒茗微弱的视线里,看到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朝自己走来。

    他身后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可面对她的时候却丝毫不冷,反而暗沉的眸色里增添了些许光彩,仿佛夺目的星辰。

    她凝视着她,勉强张开口:“你……你来了。”

    傅思诚也看到了她,她苍白的脸颊毫无生机,头发,眉目间都染上一层冰霜。

    那脱水到干裂的嘴唇泛着血红,看的他心里腾升起浓厚的心疼,脱下西装,大步过去将她裹住。

    陈舒茗感受到温暖,又用力往他怀里蹭了蹭。

    隔着薄薄的衬衫,她感受到男人坚实的身躯传来的阵阵温热。

    可她的身子很僵硬,哪怕动一下都痛的不行,她的头完全贴不到他的胸膛。

    傅思诚看着,脸色无比低沉。

    下一秒,他一把将她抱起往外走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