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一章 确定喜欢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怀里的女人紧紧靠在他温热的胸膛,傅思诚低头看见她愈发苍白的脸颊,心里急成一团,抱着她僵硬冰冷的身体加快了步伐,直接进了一个房间。

    傅思诚将陈舒茗放在床上用被子裹住,又径直去浴室,打开浴缸的水。

    试好温度后,他又折回房间,将她抱进浴缸。

    闭着眼的陈舒茗迷迷糊糊,没有半点动静。

    傅思诚只能用手不断搓着她僵硬的四肢,冷声命令道:“陈舒茗振作起来,你是我傅思诚的女人,命也是我的,你不准有事!”

    陈舒茗下意识的“嗯”了一声,面色却丝毫没有一丁点血色。

    没过一会儿,浴缸里的水就冷了很多,傅思诚只能换水。

    再经过好几次反复搓拭和换水,她的脸色才逐渐好转起来,缓缓睁开眼睛。

    看见站在面前的傅思诚,眉宇间透出几分担忧,这几天的所有隐忍瞬间坍塌,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哭了起来。

    “唔……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傅思诚任由她紧紧抱着自己,泪水已经打湿肩膀,可哭声迟迟没有停下来,见到她没事,傅思诚悬着的心逐渐落地,抬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嗓音难得的温柔如水:“乖,不哭,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话音还没落,外面很快传来冷熙焦急的声音。

    “你们让开,让我进去!如果闹出人命,你们能担当的起吗?”

    傅思诚找到陈舒茗,一方面防止事情闹大,便命令保镖看守这间屋子。

    而搜查很久无果的冷熙,在看到门口围着的保镖时,他担心陈舒茗在里面,也不知道里面还有谁,只能吼起来。

    傅思诚听到外面的声音,眉头倏然蹙起,担忧的看着怀里的陈舒茗:“你对他?”

    她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如果说之前和冷熙在一起只是气他,那她现在可以更加确定,她喜欢的人是傅思诚,在他找到自己后,她更确定自己的感情。

    想到这,陈舒茗淡淡开口:“我跟他什么也没有,我……喜欢你。”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告白,傅思诚心里莫名腾升起一股暖流。

    见她低垂着眼眸,纤细的长指挑起她的下巴勾唇一笑:“此话当真?”

    “嗯。”

    他缓缓凑近她,脸颊的小绒毛在暖灯的照射下格外清楚,见他这样,陈舒茗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总感觉会发生什么事。

    泡在水里的她本来就虚弱,见她水灵的眸子一直看着自己,倒增添几分楚楚可怜。

    傅思诚俯身,两手撑在浴缸两侧,目光深邃的紧盯着她勾人的眸子。

    “现在要履行你作为我女人的义务吗?”

    傅思诚轻佻着唇,似笑非笑的说道。

    “什么义务?”

    她说话时一直不离傅思诚的目光,那眸子纯澈干净却不时将他吸引进去。

    下腹慢慢有了反应,傅思诚懊悔的握紧了拳头,身体却很诚实的在浴缸边缘坐下,陈舒茗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起来,正要起身,他一个翻身进了浴缸。

    水花四溅,陈舒茗情不自禁的身体后仰来躲避身体接触。

    她的蕾,丝裙本就被打湿,紧紧地黏在她身上,随着她的这个动作,她的身形愈加坚,挺而诱人。

    傅思诚扣住她的腰,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两人瞬间贴近,隔着衣服,还是能感受到彼此传来的温热。

    陈舒茗瞬间心跳加速,脸红的垂下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傅思诚抬起手,就掬起一手心的手抹着她的唇。

    唇上满是干了的血迹,看起来猩红而魅惑。

    他用力擦着,逐渐将那块擦拭干净,被咬破唇的边缘才慢慢显露出来。

    这么深的伤口,她那会究竟是多么无力,才狠心做出这么血腥的事情?

    他不禁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吻住她的唇。

    陈舒茗瞬间瞪圆了眼睛,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俊容,心跳似乎在此刻静止。

    傅思诚很少轻啄她的唇,但这次,他的唇轻柔缓慢,似乎还带着些疼惜。

    可是他越是这样对自己,陈舒茗心里愈加没有安全感。

    渐渐的,吻逐渐加深,陈舒茗沉浸其中,慢慢闭上眼睛。

    良久,陈舒茗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窒息,她一边努力呼着气,脸愈加通红,

    傅思诚感受到她的紧张,眸光一转,直接将她压倒在水里,霸道的占有着她。

    最后陈舒茗全身无力的瘫软在池子里,她感觉全身发热,尤其两边的脸颊红的发烫。

    被关在冷库的阴影几乎消散,她现在一点也不冷,只觉得全身又软又酥,四肢仿佛是被抽去骨头似的。

    傅思诚看不出任何异样,除去一身的水渍。

    他放掉水池里的温水,又打开头顶的莲蓬头,冲洗着身体。

    见陈舒茗有气无力的躺在浴池里,他勾唇询问:“怎么?想让我帮你亲自清洗?”

    “不……不是……”

    陈舒茗使劲摇着头,勉强撑着身子从浴池里站起来。

    她挪到莲蓬头下一遍遍冲洗着身子,慢慢才觉得头脑清醒了很多。

    瞥见外面灯红酒绿的夜景,陈舒茗想起林木子还在等自己回家,立刻加快了冲洗速度。

    要不是傅思诚,她真怕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见傅思诚打着电话:“送两件衣服进来。”

    听言,陈舒茗急忙跑过去问道:“哎,我不需要,我待会要回家,林木子还在家等着我呢。”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

    傅思诚察觉到不对劲,走到她跟前,伸手摸上她的额头。

    指尖传来滚,烫的温度,再看她红的发紫的脸颊,这不是正常反应。

    她发烧了!

    傅思诚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就往外走。

    陈舒茗突然腾空,只觉得一阵头晕,下意识扣住傅思诚的脖颈:“你干嘛?”

    说着,她明显发热的呼吸肆意喷洒在他的脸上。

    “别说话。”傅思诚语气微冷,眉头一皱。

    也没再管她,傅思诚抱着她径直往专用电梯走去。

    不知道是他的语气太过强硬,陈舒茗觉得脑袋昏昏沉沉,身体也开始感到不舒服。

    她柔软的靠在傅思诚怀里,又想到自己还没有给林木子打电话,轻轻开口:“思诚,你能跟林木子说一声吗,我怕她担心。”

    “好。”

    没一会儿,民大医院的急救车赶到,陈舒茗脸色苍白地被送进医院。

    大清早,多数记者不知从哪听来的消息,纷纷赶来拍摄。

    陈舒茗紧闭着眼睛,喧闹声不停充斥着耳朵。

    只是一下午时间,陈舒茗在冰库被同事发现紧急送往医院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

    可在这之前,太多人都因珍妮弗订婚那件事对陈舒茗抱有很深的敌意。

    可现在,所有人都开始议论:“陈舒茗怎么会被关进冰库,难道会是另外一个爱慕傅总的女人?”

    “据说她之前那次绑架也是因为一个男人。”

    “不会吧,现在女人的心机也太深了……”

    一时之间,大家人云亦云,吵的热火朝天。

    民大医院,陈舒茗住在vip顶级病房里,她紧盯着电视屏幕,神色有些焦躁。

    忽然,门“砰”的一声从外推开。

    许久不见的陈馨悦大步走进来。

    “你来干什么?!”陈舒茗冷声说道。

    话落,陈馨悦轻笑一声:“当然是看看我姐姐还好些没。”

    她慢条斯理的走过来,扭着翘,臀走到她面前,几周不见,打扮的更加妖娆,胸前那双浑圆几乎要迸涌而出。

    “你这话什么意思?”

    “姐姐听不出来?万一你不小心死了那陈氏一半股份还得还我。”

    “凭什么?!”陈舒茗一见到她就满肚子的气,一点都不想和她再多说一句话。

    “你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陈舒茗指着门外半张的门吼道,因为太用力,她连着咳嗽了好几次,眼睛都咳红了。

    见势,陈馨悦假惺惺上前扶着陈舒茗,在她耳畔处低声道:“别生气啊,我只是实话实说,你早点交出来了,这突然你有个什么事倒还能留下些东西……”

    “滚!你出去!”陈舒茗恶狠狠地盯着她:“你别再欺骗自己,你要的不都是我剩下的吗?不过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可以选择施舍给你。”

    “你!”陈馨悦扑过来就要打她,手刚伸到半空中,一股大力猛的将她抓住。

    陈馨悦一惊,转头却见傅思诚一脸阴沉的瞪着她。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一见傅思诚,她立刻换了一张嘴脸,盈盈的眸子瞬间腾升起一层雾气,看起来可怜极了。

    “思诚,我只是好心过来看姐姐,没想到她居然说那么恶毒的话……”

    说着她小声抽泣起来。

    陈舒茗一动不动的看着傅思诚,心里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对陈馨悦,这要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女人的软攻势。

    下一秒,只见傅思诚眉头蹙起,猛的甩开陈馨悦的手腕,不带任何怜惜,眼里的厌恶毫不掩饰的半暴露出来:“滚!”

    “思诚……”

    “滚!”傅思诚低吼道,完全不给她留任何余地。

    本来陈馨悦今天专门过来看她的笑话,却没想到会中间插进来个傅思诚,迫于他冰冷的气息,她咬了咬牙,狠狠瞪了陈舒茗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你没事吧。”傅思诚走到她身边担忧的问道。

    他越是这样,陈舒茗就觉得越对不起他,于是勉强扯起一抹笑容摇了摇头:“我没事,别担心,我还要谢谢你呢。”

    “谢什么?”

    “谢谢你替我挡了那巴掌啊。”

    听言,傅思诚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的说道:“我的女人是决不允许受伤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