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二章 试探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林木子知道陈舒茗住院已经是当天下午的事情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路上车辆堵的厉害,林木子焦急的坐在车里,头时不时朝外面张望,手里紧攥着手机,听到陈舒茗住院的消息她提前结束了与白亦然的约会赶了过来,虽然在电话里告诉她没多大事,她还是担心的要命。

    终于在一个小时后到达医院,可刚到电梯门口,就有很多医护人员和病人家属等在那里,林木子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等电梯,下意识朝四周环视一周,朝楼梯方向走去。

    楼道里安静的要命,高跟鞋与地面碰撞出刺耳的响声,因为陈舒茗的病房是十楼,林木子一路上小跑起来,没上几层楼就累的气喘吁吁,她倚靠着楼梯把手稍作休息,楼道里一片光亮,却静的可怕。

    突然间背后传来一阵寒意,脑海里断断续续闪出奇怪的画面,林木子紧蹙着眉头,脑袋莫名其妙的眩晕,她使劲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才稍微有些缓和。

    正当她继续上楼时,从楼上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如果搁在平时,林木子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从她身边经过,她正在提步上楼,却在女人口中听到陈舒茗的名字。

    她猛的愣在原地。

    舒茗?她怎么认识舒茗?

    因为楼梯间隔很大,从上看,只能看到一个身材窈窕穿着黑色长裙的女人,但她的声音却很熟悉。

    想到这里,她鬼使神差的往暗处挪了挪,仔细听着她在说话。

    “你来告诉我陈舒茗为什么好端端躺在医院?”

    “当初我说过要把事情做到最绝,现在不仅人没死,警察都牵扯进来了!”

    陈馨悦愤怒的低吼道,听筒的另一边又不知说了些什么,陈馨悦冷哼一声:“好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失败,你的丈夫就回不来了!”

    电话一下被挂断,陈馨悦紧紧攥着手机,阴鸷的眸子像猝了毒的利刃,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话落,林木子惊讶的捂住嘴巴,差点惊呼出声,瞪圆了眼睛。

    究竟是谁想害舒茗?

    她蹲在暗处,直到那人的脚步愈来愈远,她倏然起身,脱下高跟鞋提在手里,蹑手蹑脚的往楼上走去,追上前面的女人。

    因为走廊里人流量大,陈馨悦根本没有察觉她被人跟踪着,一直到某间护士室,侧头看了一下四周,接着推门而入。

    林木子紧随其后,一直看到她转头露出的那张脸,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是她?

    林木子好看的眉头蹙起,她万万没想到一直害舒茗的居然是同父异母的陈馨悦,究竟是什么让她这么憎恨陈舒茗,想置她于死地?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又看了眼一直紧闭的护士室,怕陈舒茗多想,只得先匆匆赶到病房。

    “木子,你可来了。”一进门,陈舒茗高兴的抱住了她。

    傅思诚早已不在病房,林木子心里不由轻松几分,责怪的拍了下她的脑门:“你真是让我担心死了,大半夜怎么能一个人回家?!”

    “我……”陈舒茗紧抿着嘴唇,吞吞吐吐着。

    见势,林木子又想起刚才在楼道听到的那些话,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瞥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状,林木子也不忍心再说她,拉着她在病床上躺下,为她掖好被子。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要看到你平安我也会很安心。”

    “嗯。”

    话落,陈舒茗又想起刚刚陈馨悦来见她,轻声说道:“木子,你猜今天谁来看我了?”

    “冷熙?”林木子随口说了个名字。

    陈舒茗摇摇头:“不,你想到哪里去了,是陈馨悦。”

    “什么?陈馨悦?”

    看林木子这么激动,她突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这么激动干嘛?”

    陈舒茗开口询问道,林木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太大,怕她看出破绽,忙扯唇笑了笑:“没,就是挺意外的。”

    “不过,她来找你干什么?”

    “说来看看我好些没,你说她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听言,林木子想起在医院看到陈馨悦,试探的问道:“你说……她有没有可能跟你这件事有关?”

    “不会吧。”陈舒茗直接否认:“我很长时间不见她了,她怎么知道我在哪?”

    “你们再没见过面?”林木子问道,总觉得其中有什么古怪。

    “是,从上次我去了陈家后再也没见过。”

    “那……跟她有关系的人呢?”

    “有关系的人?”陈舒茗拖着腮帮子思索着:“前几天悠悠给我打过电话。”

    “然后呢?”

    “我没接,之后她就一直打,我受不了,就直接接了电话,结果她开口就说让我帮帮她,我二话没说就挂了电话,你说可笑不,她当我是慈善机构啊,有忙就找我。”

    听到这,林木子的心莫名揪起,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阴谋。

    见林木子从进来到现在一直神经兮兮,陈舒茗开口问道:“喂,木子,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感觉神经兮兮的?”

    “额……我这是……”林木子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她咬了咬下唇,毕竟陈馨悦是她妹妹,她不想让她为此担心,最终还是朝她说了谎。

    “我这是赶过来的时候太紧张了才这样的,没事没事。”她轻轻扯唇掩盖着自己的心事。

    两人又聊了点别的话题,林木子特意避过那晚的事情,一直到临走的时候向她叮嘱着:“这段时间还是要留意你身边的人,知道你行程的恐怕也只有公司的人了。”

    林木子虽然没有明说,陈舒茗也听出其中的意思,权当是她关心自己,应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多都是傅思诚和林木子过来,一直到出院那天没有见到冷熙。

    自然而然,关于她绑架的新闻也被傅思诚压了下来,连续几日都在家里修养,连往日不怎么待见的mary都提着礼品到家里看自己。

    见她来了,陈舒茗虽然不怎么喜欢她,但碍于情面又不好让她干站在外面,只好请她进来。

    “喝点什么?”

    “白开水就好。”mary不同往常朝她微笑着。

    陈舒茗接了杯开水递到桌前接着坐下,语气冷淡:“今天来有什么事?”

    “听说舒茗那晚的事,替你担心了好久,看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mary语气温和,没有她往日的嚣张,见她这样,陈舒茗还是对她没有半点好感:“那真谢谢您了,你也看到了我身体很好,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舒茗……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对,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嗯。”

    陈舒茗淡淡回道,她倒不是真的像原谅她,只不过是不想跟她多废话罢了。

    听言,mary热情的握住她的手,让旁人看去还以为两人关系好的不得了。

    “舒茗,你能原谅我我真的很感动,谢谢,希望我们能做成好朋友。”

    好朋友?亏她说得出口,她再怎么缺朋友都不需要mary这样的人:“好朋友还是算了吧,在工作中能好好配合就是。”

    她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mary倒也不介意,朝她开心的笑着,就像天真的小女孩一样,如果她真的是这样的人,陈舒茗也不会对她有偏见。

    “对了这周末我的生日,你可以带着朋友一起来哦。”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邀请函,开心的说道。

    “这……我恐怕没时间。”陈舒茗委婉拒绝道。

    话落,mary委屈的嘟起小嘴伸手不停摇晃着她的胳膊:“我还要跟朋友们介绍你呢,一定要来哦,到时候我来接你……”

    “停!”还没等mary说完,陈舒茗打断她的话继续说道:“你能先松开我的手吗?”

    “那你就是答应喽。”mary朝她眨巴着眼睛,松开她的手。

    “到时候见。”陈舒茗拿着邀请函说道。

    见她同意,mary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但她掩藏的很好,还没等陈舒茗发现就换上一副乖巧的模样。

    “那这样我就先走喽,不见不散。”

    送走了mary,陈舒茗烦躁的将卡片扔到一边,仰躺在沙发上。

    一晃就到约定好的周末。

    一大早陈舒茗就被她的电话惊醒,她本来就没打算去,却经不起她一直软磨硬泡,最后拉着脸不情愿的林木子去了生日宴会。

    夜间。

    因为mary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般的小康家庭,听说她丈夫好赌,所以钱都败光了,这些年她一直在帮她丈夫还款,这些都只是听说,并没有真正见过。

    这次办生日宴会,只是在一个酒吧包厢里举办的,请的大多都是她的朋友和一些公司同事。

    她倒没怎么在意,随意挑了身鹅黄色连衣裙,进去的时候,林木子拉着她在角落坐了下来。

    今天的mary打扮的很漂亮,一袭水蓝色长裙,一双,十五公分的高跟鞋,长发被挽了起来,纤细的脖子上带了串珍珠项链。

    林木子打量了她半晌,而后在她耳边低声细语。

    “真不是我嘴巴毒,我真觉得这个mary长得不咋地,这些东西穿在她身上简直就是浪费!”

    陈舒茗听的心里暗爽,挑眉问道:“你对她有意见?”

    “我只是发表我的观点而已,那种人不敢恭维。”

    “她可是在陈馨悦身边待过的大红人呢。”

    又是陈馨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