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五章 我们一起洗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就是,我刚才还见保洁工拖完地呢。”

    听言,陈舒茗微微一笑,抿唇说道:“你确定不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对啊,或许真的是你不小心的呢。”

    “我们公司本来地板就滑,mary你又穿高跟鞋,陈总监一直对我们大家很好,不像那种人啊,你是不是误会了?”

    mary被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脸色苍白,两只手紧紧绞在一起,愤愤盯着陈舒茗。

    她不好再计较下去,只好赶紧站了起来,难为情道:“那可能是我不小心吧,不好意思陈总监,你不会生我气吧!”她在这个公司里,是最有实力最温柔的存在,怎么能因为一时愤怒让别人看穿自己想陷害陈舒茗的小心思呢?

    既然她自己找台阶下,陈舒茗也顺势给她一个台阶下。

    她微微笑着,极其优雅的开口:“没关系,我这人从不和别人计较,如果没什么事,大家都去工作吧。”

    说着,她端起桌上的咖啡朝办公室走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mary紧握着手,长长的指甲几乎要掐进掌心里。

    陈舒茗,别得意太早!

    ……

    整个下午她都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喂,在哪?”电话那头传来傅思诚的声音。

    陈舒茗转着手中的笔嘟囔着嘴巴:“还在工作啦……”

    那边听起来很吵,停顿了几秒后,傅思诚低沉的嗓音才缓缓传来:“下班后先到家里,我跟林木子已经打过招呼了,今晚你归我。”

    “可是……”陈舒茗下意识拒绝着,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堵了回去:“没有可是,我现在在外面处理点事,晚点到家。”

    看来真的很忙,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另一头就挂断了电话。

    陈舒茗也早就习惯他的霸道,收回手机又检查了当天的几份重要资料,很快到了下班时间。

    ?

    自从接了傅思诚的电话,她总觉得心神不宁。

    秋天的夜来的很快,夜色慢慢降下来,她担心到别墅会很晚,于是提前坐公交过去。

    快九点的时候,她从公交车上下来。

    快要走近别墅,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钥匙,本来想打电话给傅思诚,又想起他那边嘈杂的声音,想必真的很忙吧。

    “怎么还没到?”

    半个小时后,傅思诚的电话打了过来。

    “你在哪?”

    陈舒茗看着地面上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像做错事的小孩可怜兮兮的开口:“我没有钥匙……”

    听言,傅思诚宠溺的叹了口气,语气温和了许多:“钥匙就还放在门口的垫子下面,你先进去,我马上就到。”

    夜色里,又多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换下惯常的西装,穿了条炭灰色长裤,上衣是圆领的白色薄衫,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缓缓朝她走来。

    陈舒茗坐在沙发上,似乎好久没有看到如此充满生活气息的傅思诚,不由看呆在原地。

    直到他坚实高大的身影压了下来,才反应过来。

    陈舒茗想站起来,可刚有动作又停住,就被他这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

    想起刚刚在路边蹲在灯光下的她,就像只被遗弃的小猫小狗,朝他眨巴着眼睛,样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如果我不打电话你还要在门口等多久?”

    “嗯……一……一直等你来……”

    陈舒茗时不时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挺直了腰板,本来是想站起来,可傅思诚就离她那么近,不禁缩了缩肩膀。

    “我……我想上厕所。”一紧张,她就只想往洗手间跑。

    傅思诚黑了脸,两只手从沙发靠背上取开,拉起她的手。

    她紧张的要命,从男人手掌传来温热的气息也迟迟压不下她的不安,陈舒茗垂着眸子委屈巴巴的开口:“抱歉嘛,我忘记你一直把钥匙放在门外……”

    “傻!”傅思诚斥她:“如果不确定就去看,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知道了。”陈舒茗仍然低着头,就像犯错的小孩子一样。

    见她一直强忍着,傅思诚敏锐的眼眸很快捕捉到,轻声开口:“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吗?”

    听言,陈舒茗抬头,下一秒像温顺的小狗似的点点头:“我这就去!”

    傅思诚看着她的背影,简直哭笑不得。

    出了洗手间,傅思诚拉她到玄幻处,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粉色的凯特猫拖鞋放在她面前:“穿上。”

    她抬头去看傅思诚,心里说不出的温暖,心跳加速。

    不像是之前那样走在地面上吧嗒吧嗒的响,不宽松也不挤脚,尺寸刚刚好。

    陈舒茗下意识抿了抿嘴唇。

    接着她跟在傅思诚身后,一前一后上了楼。

    走到卧室门口时,陈舒茗的脸颊莫名红了起来,一直垂着头。

    倏然,腰间一轻,男人有力的大手将她拦腰抱起。

    “干嘛!”陈舒茗惊呼出声。

    话落,她的声音戛然而止,脸颊的绯红像芦苇地的芦苇疯长起来,尤其是从他身上迸发的雄性气息,红晕很快弥漫到全身。

    傅思诚步子迈的很大,直奔卧室。

    陈舒茗感觉呼吸越来越急促,她忍不住出声:“还……还没洗澡……”

    “嗯,一起洗。”傅思诚淡淡开口。

    嗯……陈舒茗大脑空白一片。

    慢着!他刚刚说一起洗?

    她突然意识到他刚刚说了些什么,瞪圆了眼睛看他。

    可还没来得及阻止,奋力伸出地手还没来得及抓住浴室的门框,傅思诚快一步大步迈进浴室里。

    花洒开的同时,他强势的吻袭来。

    身上愈加炙热的温度就像燃烧的火焰一样,在狭小的空间里,陈舒茗受不了他的强势来袭,呻,吟声不断。

    傅思诚纤长的手指像是在挑弄诱人的花瓣似的,让她发颤不已。

    水声哗啦哗啦响个不停,夹杂着男女急促的喘,息声……

    大清早的,陈舒茗就被咕咕叫的肚子饿醒了。

    昨晚的傅思诚依旧急切,仿佛要把这段日子的空缺全部补回来还不够,从浴室出来后在床上也没有放过她,以至于落地窗前的窗帘都没来得及拉上,一大早,灿烂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晒在柔软的大床上。

    陈舒茗看着两人的睡姿,不禁羞红了脸。

    傅思诚大半个身子揽住自己,像是一只巨型犬守护着自己的心爱之物。

    一条结实有力的胳膊挡在她的上半身,而手掌的位置正好覆在她那片雪白的柔软上……

    陈舒茗试图拿下来,却被他握的更紧。

    无奈之下,她只好摇了摇他的胳膊,柔声道:“我饿了……”

    傅思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慢悠悠地睁开眼睛。

    唇角扬起不明来意的笑容,翻身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温热的呼吸均匀地喷洒在她的脖颈处,魅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在勾,引我?”

    “不,我是真的饿了。”陈舒茗捂着他凑过来的嘴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我想吃饭。”

    像是极力证明一样,连她的胃也开始抗,议的叫了起来。

    傅思诚依旧没有放开她的一起,从她身上撑起手臂:“你喜欢的灌汤包搬到格林大道了,你如果实在很饿,就起床洗澡,我待会开车跟你过去。”

    在他刚起身下床时,陈舒茗突然抓住他的一只胳膊:“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我可以不吃灌汤包的。”

    “那?”

    陈舒茗朝他嘿嘿一笑,推搡着他先去洗澡:“你先洗澡啦,待会就知道了。”

    十分钟后,陈舒茗从外面返回到家,手里还多了个印着便利店的logo环保袋。

    陈舒茗直奔厨房,将买来的东西逐个拿了出来。

    不过就三样,鸡蛋,挂面,西红柿。

    因为她很早离开陈家,所以在外就养成自己做饭的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

    葱花在油里煸炒的香气弥漫在厨房。

    傅思诚像受了蛊惑似的,随着香气跟到了厨房,双手插在口袋倚靠在门框上。

    看着她往身上围围裙,双手绕在身后将它系好,不时将掉下来的青丝挽在耳后,白皙的肌肤在晨光中更显一片亮丽,再看她时,正在天然气上烧着水。

    傅思诚喉结滚动了好几下,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自从这个女人来到他的生活里,第一次让他感到有家的氛围。

    很快,锅里热腾腾的面条就煮好了。

    陈舒茗将天然气关掉,转头时看到正一丝不苟看着自己的傅思诚。

    “我给你也做了一份,一起吃?”陈舒茗询问他的意思。

    “嗯。”傅思诚微微扬起唇角。

    傅思诚为她拉开长椅,接着自己在她旁边坐下。

    “以后也弄给我吃好不好?”

    话落,陈舒茗朝他露出大大的笑容,天真的像小孩子一般:“好啊,只要你喜欢,我每天都做给你吃。”

    不自觉的,傅思诚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一股暖流从心里划过。

    陈舒茗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蛋,又拿起筷子:“因为不知道你吃不吃鸡蛋,所以我只弄了一个,跟你分开吃,一人一半。”

    鸡蛋夹开后,露出金黄的蛋心。

    把相对大的一些放到傅思诚碗里,习惯性的咬住筷子头。

    见他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迟迟没有动筷子,还以为是嫌弃用自己的筷子夹给他,急忙解释道:“我这筷子还没用呢。”

    “你的口水我还吃的少?”傅思诚悠悠地开口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