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六章 傅总太霸道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吃着饭呛了下口水。

    冒着热气的面前搅拌两下更是香气四溢,傅思诚用筷子挑起,轻轻吹着放进嘴里。

    咽下去的时候,对面的陈舒茗似乎按捺不住,瞪大了眼睛看他,俨然一副小学生回答完问题等待老师评价前的紧张:“怎么样,味道可以吗?”

    “嗯。”傅思诚点了点头。

    陈舒茗看他眼底都快空了,明显松了口气。

    一碗面吃完,傅思诚敲了敲碗边:“还有没有?”

    “没……”陈舒茗怔了一下,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回头看了眼厨房:“应该只剩点汤了。”

    “都帮我乘出来。”

    “好的。”

    话落,陈舒茗笑眯眯的小跑到厨房,将锅里的汤全部倒进他的碗里。

    看他接过后,用筷子搅了搅,干脆连碗端起来喝,放下的时候一滴都没有剩。

    不知为何,她心里升起一丝欣喜。

    等到下午下班时,公司同事都陆续离开,陈舒茗刚走出电梯时,好久不见的冷熙站在大厅内,看他的样子似乎在等人。

    正当陈舒茗想着,冷熙从远处朝她走来:“舒茗,这两天你还好吗?”

    “我……”陈舒茗一时惊在原地:“我很好,谢谢。”

    “那就好。”冷熙欣慰的点了点头,见她周围没有别人,又开口说道:“你一个人吗?”

    “嗯。”

    “那行,正好我去你家方向办点事,我载你过去吧。”

    想到这两天都在傅思诚家住,她不好意思告诉他地址,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嗯……我……我想说件事。”

    陈舒茗支支吾吾的开口。

    “有什么问题吗?”

    “我这两天住在傅思诚家。”

    只见冷熙脸色一沉,握着方向盘的手掌愈加用力。

    可转头面对她已是一片晴空,唇角扯开浅笑:“嗯,那我带你过去。”

    “谢谢你。”

    陈舒茗再不好推辞,跟着他上了车。

    下班高峰点过去,街道上的车辆都很通透,只有再遇见红灯时才会停下来。

    车里播放着广播,冷熙目光一直目视前方,两人也不说话,最后还是冷熙开起了头:“舒茗,现在跟你见面真是难上加难,你都在忙什么?”

    “也没有多忙,就是最近工作事务审阅的多。”陈舒茗笑了下。

    “女孩子还是别太累啊,照顾好自己。”

    冷熙看了她一眼,刚伸手去摸她的脑袋,陈舒茗下意识避开,动作一气呵成,让冷熙一下愣在原地。

    “你和思诚又住在一起了?”

    “我……”陈舒茗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正纠结着。

    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陈舒茗终于有理由终止这段谈话:“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手机掏出来,面板上显示着大大的“傅思诚”三个字。

    “你在哪?”

    一接上电话,就一阵质问。

    陈舒茗有些错愕:“我……我在车上……”

    “谁的车?!”傅思诚的语气还是很冷。

    “……”陈舒茗无奈的扶额,觉得一下太莫名其妙,可还是如实回答:“下班碰到冷熙,他顺路去办点事然后就送我回家……”

    她的话还没说完,傅思诚那边明显按捺不住怒气:“下车。”

    “要我现在下车?”她顿了几秒,皱了皱眉头。

    滴——

    话音刚落,汽车的鸣笛声响起,她不禁看向右座的后车镜,看到不知何时有辆黑色林肯正有条不紊的跟在后面,冲着她打双闪。

    熟悉的车牌号,陈舒茗当然记得。

    挂断的手机放下,陈舒茗不好意思地对冷熙开口道:“不好意思,那个……他就在我们后面,你停下车我要走了。”

    冷熙虽然很不情愿,但也不想为难她,于是将车停在马路边。

    陈舒茗到了这便从车里走了出来。

    “舒茗,你的钱包!”

    陈舒茗没走两步,就让身后的冷熙叫住。

    她不好意思的拍了下脑袋,伸手接过来,还没说谢谢,一辆电动车突然横冲过来,冷熙眼疾手快,赶紧伸手拉了她一把。

    “谢谢,”陈舒茗拍着受惊的胸口:

    真的超级感谢。”

    “舒茗,别老是对我说谢谢,我们是朋友。”冷熙刚要伸手摸摸她的脑袋,目光正对准黑色林肯里坐的人,下意识缩回了手。

    “要是没事什么事我就走了。”

    显眼的林肯停在路边,陈舒茗生怕他情绪有什么波动,告别冷熙很快从豪车跑去,罗特助下车为她打开后座坐了进去。

    他穿着一身深黑色燕尾服,松垮的银白色领带,不见他在家的慵懒,多添几分俊秀。

    似乎他刚结束哪个饭局,领带松松垮垮,衬衫解开两颗扣子,露出微微凸起的精致锁骨,幽深冷冽的眸子里染上一层酒后的微醺,空气也弥漫着酒气。

    陈舒茗刚弯腰坐上去,腰上猛的一紧。

    傅思诚勾唇轻笑着,低沉的嗓音蹿出一抹凌厉:“告诉我,他刚刚哪只手摸的你?”

    陈舒茗被他突如其来的凌厉吓得哆嗦了一下。

    见他微微眯起眼睛凝视着自己,看似冷漠的目光里透出蠢蠢欲动的阴鸷。

    “问你话呢!”傅思诚呵斥道。

    陈舒茗吓得弱弱抬起右手:“这只……”

    见势,傅思诚眸光一沉,从口袋掏出一个类似棉布的手帕来。

    随即抓起她的右手,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在上面擦拭。

    本来就工作一天,手上皮肤没那么光洁,被他这么硬生生一擦,蹭的生疼,他力气很大,甚至连她指缝间都仔细擦了一遍,没几下就红了一大片。

    陈舒茗下意识要抽回手,奈何男人的力气很大,根本抽不回来:“好痛,你能轻点吗?!”

    “忍住!”陈舒茗不敢再出声,只能咬牙硬撑着。

    过了好久,手指和手背被擦的通红,傅思诚才算勉强看得过去,降下车窗,十分厌恶地将手帕朝外丢了出去。

    陈舒茗握住泛疼的手,委屈的要命。

    偏偏这个时候手机再次想起。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却显示着一个很男性化的名字。

    因为被傅思诚硬生生搂在怀里,离得很近,自然而然也被他尽收眼底。

    “冷熙又给你打电话?”

    虽然是疑问,陈舒茗却从话里听出浓浓的压迫。

    陈舒茗紧抿着下唇,当着他的面全盘托出:“可能是问我到家没,没别的事。”

    还没等陈舒茗接听,傅思诚一把夺过她的手机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又给她丢了回来。

    陈舒茗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翻了翻手机,发现冷熙的电话号码被他收进黑名单。

    ……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了?!

    她嘟着嘴,不满的小声呢喃道:“干脆在我身上装个定位系统算了!”

    “你说什么?”傅思诚转头看了她一眼。

    “没……没事。”陈舒茗很怂的摇了摇头。

    傅思诚冷哼一声,身子靠在椅背上,抽出一根烟将它点燃。

    车里一直保持沉默,陈舒茗也不开口,刚开始还觉得憋屈,最后索性不管不顾将头转向车窗外,留给他一个冷漠的后脑勺。

    罗特助的开车技术很稳,到别墅入口减速带都感觉不到颠簸。

    车子缓缓停在别墅前,傅思诚那边的车门正好正对着别墅,看见他走下车,陈舒茗也挪着身子跟在他后边。

    谁知他回手就把车门甩上,差点撞到她的鼻子。

    “……”陈舒茗对于他无理取闹的行为只能用此时无言胜有言来表达。

    罗特助见势,忙提她把车门打开。

    陈舒茗瞪了一眼前面的背高大影,心里气鼓鼓的:“罗先生,谢谢您。”

    “陈小姐,您叫我罗助就好!”罗特助笑着表示,看着陈舒茗紧攥着小拳头气鼓鼓的等着走远的傅总裁,忍不住开口:“陈小姐,我跟在傅总这么多年来,他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干的,从不带着我,好像对什么事都很冷淡,却只对亲近的人才会喜怒无常。”

    “那我还要感到荣幸是吗?”陈舒茗差点吐出一口鲜血。

    只见罗特助一副肯定脸:“是的。”

    至少在罗特助跟了傅总这么多年来,从遇见陈舒茗以后,原本冷酷无情的傅总也变得有血有肉,还多了些人情味。

    看她一脸不情愿的模样,罗特助继续为傅总拉面子:“您还记得上次被绑架那晚吗,当时傅总一个人赶到,可他们人多,傅总哪是他们的对手,可见你还在他们手里,抡起棍子就和他们打了起来,身上有很多淤青,我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傅总紧紧顾着您,他当时身上留了好多血,还一个劲说先救你。”

    “你是说他为我打架?不是说刚开始警察到了吗?”陈舒茗被惊住。

    “那是傅总安慰您的,警察赶来的晚,是他单打独斗保护着您,你躺在病房里的时候他在隔壁的病房整整昏迷了一天,还不准让我们告诉您,我算是看出来了,傅总是真的爱上您了,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这样的。”

    陈舒茗一时愣在原地,好大一会才慢慢消化这这个事实。

    怪不得她抱他的时候感觉他的身子颤了一下,见他的时候也觉得脸色有些苍白,那时她怎么就没想到是他为自己做了这一切?

    ……

    陈舒茗开了门进去,发现傅思诚正站在玄幻处,好像在等什么。

    “你在等我吗?”陈舒茗忍不住挑逗着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