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七章 他这是在哄她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只见他一言不吭,皮鞋甩掉后,也不穿拖鞋,直接赤脚往里面走。

    一路上手就没停下来过,像个发脾气的小男孩,将脱下来的西装丢在地上,继续解衬衫,然后随手一丢。

    陈舒茗难得有耐心,跟在他身后默默捡起。

    到了楼上卧室,她捡起四角裤的时候手忍不住抖了一下,忙把它团在衣服里。

    全过程没敢抬眼,好在傅思诚已经进了浴室。

    似乎只是简单的冲洗了一下,不到十分钟,傅思诚就围了条浴巾从里面出来,紧实的身躯更有男人的气息。

    走过去的时候连看都没看她,直接躺在大床上,从车上紧闭的薄唇依旧。

    陈舒茗见状,也进了浴室。

    等她洗出来的时候,傅思诚还保持刚刚的姿势,一动也不动,幽深的黑眸紧闭着,胸膛紧实的肌线有节奏的上下起伏,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陈舒茗放轻脚步,慢慢踱步过去准备拿被子盖在他身上。

    刚走近,就被他猛的圈住。

    陈舒茗哪能抵得过他的力量,像只小绵羊被他按在身上。

    她动了动,腰间的肉被紧紧捏了一把。

    “啊!”

    陈舒茗疼的叫出声。

    傅思诚似乎很满意:“不装哑巴了?”

    “我没有!”陈舒茗反抗着。

    傅思诚冷哼一声,听到她的声音,紧闭的薄唇莫名舒缓放松。

    被他按在身上,陈舒茗腿有些发麻,可她完全不敢反抗,脑袋抵着他棱角分明的下巴,冰冷的让人生出寒意。

    想起下车后罗特助跟她说过的话,陈舒茗咽了下唾沫,温顺的开口:“那个,上次我被绑架的事情,你为我受了伤,我很抱歉,但是真的很感谢你。”

    “喔?你的感谢是用嘴说的?”

    “那你想怎么样?”

    她都已经好好跟他讲话,他居然不领情,陈舒茗在心里默默低咒着。

    听言,傅思诚挑起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猛的扯掉浴巾:“取悦我。”

    陈舒茗大脑瞬间处于懵逼状态,被他轻易按住调换了姿势,就像骑马一样。

    感受到他身上传来不正常的变化,陈舒茗已经猜到接下来回发生什么事情。

    “我……我不会……”

    陈舒茗脸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手脚僵在半空,不知何处安放。

    傅思诚低笑了声:“我教你。”

    下一秒,他攀附着她的后背欺身而上,不断亲吻着她的每寸肌肤。

    傅思诚像脱了僵的野马在她体内横冲直撞,没过一会儿,她破碎的声音很快溢了出来。

    一夜的缠,绵……

    周末一大早,陈舒茗起的格外早,今天是母亲的祭日,她买了很多母亲爱吃的东西和生前最爱的百合花就去了墓地。

    母亲的墓地是她亲自挑选的,当时她还只有十一岁,挑选当天,陈父突然打电话说他那边出了事不能赶过来,陈舒茗也是默默应下。

    手机上显示着“傅思诚”三个字,陈舒茗挑了个人少的角落里才接。

    “喂?”

    “你在哪里?”

    傅思诚语气很温和,没有昨夜的冰冷。

    “我在墓地,今天是我妈的祭日。”陈舒茗抿着唇淡淡开口,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提起母亲,心里总是隐隐作痛。

    “需要我过来吗?”傅思诚的声音听起来很担心她。

    “不用了,我待会就回去。”

    话落,听到那边突然没了声音,正当陈舒茗以为那头是不是挂了电话,性,感的嗓音从耳畔传来:“好,到时候我来接你。”

    “嗯。”

    将电话挂断后,她倒了辆公交车才到墓园。

    坐落在城郊人烟稀少的位置,下车又走了很长一段山路,小心翼翼护着怀里的一大束百合,是母亲生前最爱的花。

    像是楼盘一样,墓地也分三六九等,因为当面父亲已经另娶他人,给自己用来置办墓地的钱不是很多,她为此和父亲争吵了很久,最终以公司资金不够为借口拒绝了她,所以墓地就落在最角落的地方,葬礼也草草了事。

    墓碑上的照片是母亲年轻的时候,眉眼都和她有几分神似。

    母亲从小到大都是美人,是那种出门在街都会让行人驻足痴望的那种美人,小时候只要听到别人说她和母亲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会为此开心上好几天。

    陈舒茗将百合花放下,轻抚照片的边缘:“妈妈,我来看你了。”

    “妈妈,我真的好想你……我现在过得很好,您别担心。”

    她抱住膝盖坐在旁边,目光注视着墓碑上母亲年轻的模样,渐渐的,眼里氤氲出一层雾气。

    每年的这一天,她都克制自己不要想以前的事,可只要看到母亲,生前的记忆接踵而来,陈父娶了二妻,母亲去世前都不能见她一面……

    山风吹来,脸上的泪痕被吹干,有些痒痒的刺痛。

    陈舒茗这才起身,慢慢走下山,心里始终轻松不起来,等坐上公交车才想起傅思诚跟她说过的话。

    拿出手机准备告诉他一声时,才发现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刚到别墅前,就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林肯停在拐角处。

    傅思诚已经在这等候她多时,见她来了,刚拨通的警局电话很快挂断,下了车迈着步子朝她走去。

    “怎么这么晚,手机也关机?”

    他握住她的肩膀满脸担忧的说道。

    “手机没电了,本来是想给你打电话的……”陈舒茗低头不去看他的眼睛,盯着自己脚尖发呆。

    “傻瓜!”傅思诚一把将她揽进怀里,脑袋按在他的胸膛处:“怪我,我应该和你一起去的。”

    回到别墅里,傅思诚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揽着她,姿势并不是很暧昧,却让陈舒茗感觉有些不自在,想站起来,又被他的手臂禁锢住腰。

    像这样抱小孩一样将她抱在腿上,已经是很小时候的事情了。

    见她迟迟不说话,下巴抵着她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后脑勺:“心情不好?”

    “……”陈舒茗抿起嘴。

    傅思诚见她这样,没有再说话,拿起她的一只手,大手在她手背上轻抚着。

    很有耐心的,不断重复节奏,掌心的温度传入她的手心,慢慢烙印在心脏上,陈舒茗认真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俊容。

    他这是在……哄她?

    陈舒茗意外的惊到,身体不自觉开始发热。

    挺了几分钟,她下意识咽了咽发干的喉咙,支吾着开口:“我去倒杯水……”

    从他腿上离开,陈舒茗走进厨房。

    进去之后,她愣了愣,厨房里又添了很多食材,鸡蛋,挂面,西红柿……

    没拆封的标签,显然是刚买回来不久。

    有脚步声紧随而来,步调很快。

    陈舒茗闻声回头,看到傅思诚高大的身影,好看的眉头拧起,有些懊悔的样子。

    “你还没吃饭?”

    陈舒茗看看堆满食物的台面,又看看他。

    话落,傅思诚眸光微转,眼里透出一丝尴尬:“嗯。”

    陈舒茗更加惊讶了,从他回来到现在一直在等她吗?

    她挽起衣袖,打开水龙头洗手:“等一等,我马上做给你吃。”

    傅思诚倚靠在门框上,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眼前的她俯身剥开西红柿的皮,又往烧好水的锅里下面,傅思诚静静地看着她,心里生出一阵痒痒的感觉。

    锅里挂着油珠的汤水着,感受到背后炙热的目光,她的动作更加麻利,她不时地用筷子搅动面条,隐隐觉得身后有呼吸袭来,还没回头,就被人从后面抱了个满怀。

    油烟机开着,陈舒茗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筷子吓得掉进锅里,她忙打捞起来:“你别急,用不了多久。”

    “可我等不及。”傅思诚抵在她脖颈处轻轻说道。

    “很快啦……”陈舒茗偏头,没有躲开。

    而下一秒,她手中的筷子差点掉在地上,胸前那片柔软忽然被他掌心覆住。

    陈舒茗慌乱不已,挣扎着脑袋往后扭。

    唇齿是怎么被他撬开的,她根本就不知道。

    唇间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却并不让人厌恶,反而带着一丝清香,在她唇齿间流连忘返。

    傅思诚的吻一向很强势,每次她都被吻得不能自拔,仿佛漂浮在云端。

    厨房的油烟机发出剧烈的嗡嗡声,陈舒茗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厨房,忙推搡着他:“思诚,你别闹,面快煮坏了……”

    “不吃面了。”傅思诚一个反手将天然气关掉,一把将她抱在大理石桌面上。

    按住就要跳下的她,撑开她修长的腿,坚实的身躯欺压而上:“吃你。”

    陈舒茗:“……”

    这兴致是说来就来,完全不跟她打一声招呼的。

    “可是我还饿着肚子呢……”

    “没事,我能喂饱你!”

    “……”

    陈舒茗还想反抗一下,无奈男人根本酒不给她任何机会,薄唇紧紧吻住她的,熟练地撬开她的唇齿,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袋子,用牙齿咬开。

    她不用看都知道那是什么,原本泛红的脸迅速蔓延至全身。

    这一晚,他们差不多花了大半夜的时间才回到卧室里。

    到了礼拜一,她突然接到墓园打过来的电话,有事需要她过去一趟,

    陈舒茗第一反应就是母亲的墓地出了什么事,给林秘书打过招呼就坐车到了墓地。

    去的时候发现母亲那块墓地空了一大片,她慌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一路跑到管理墓园的经理办公室。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