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八章 自有分寸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冲进经理办公室,连声质问:“你们墓园管理人员怎么能随便将我妈妈的墓地给挖了,这是犯法的!你们还有人性吗?!把我妈妈还给我……”

    “陈小姐,你先别激动!”经理起身安抚:“没人挖你妈妈的墓地,我们只是帮你妈妈转了别的墓地。”

    “怎么可能!”陈舒茗紧蹙着眉头,满脸的不相信。

    “我现在带你过去。”

    乘坐缆车到了墓园的最中央,陈舒茗还是不愿相信。

    经理带她走进一个精致的小房间,正中央是母亲的墓碑,周围摆满了清香的百合花,除此之外清一色的白色,独,立的小房间用灯光点缀着,看起来温馨又和谐。

    陈舒茗有些恍惚:“这是怎么回事?”

    “都是傅先生安排的。”经理回答道。

    傅先生?

    陈舒茗心头猛地一震。

    “傅思诚?”她想要再确认一下,

    “是的。”经理点头,对待她的态度很是恭敬:“傅先生都帮您安置好了,以后您如果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说罢,经理从房间走了出去,陈舒茗站在墓碑正中央,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很想给傅思诚打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那头才被接通。

    “怎么不说话?”

    陈舒茗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发呆,尴尬的“嗯”了一声:“你在公司吗?”

    傅思诚看了眼会议室坐满的股东,对着电话开口:“嗯。”

    “怎么了?”

    陈舒茗吞吐了下:“我想来找你……”

    “好,过来楼下的射击场,我等你。”傅思诚叮嘱着,挂断电话后就取消了正在进行的会议。

    “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将文件重新整理一遍。”

    走出会议室时,罗特助急忙跟在他身后忍不住开口:“傅总,嘉和这么大案子您就不再斟酌了吗……陈小姐……”

    “闭嘴!我自有分寸。”傅思诚冷硬地打断他的话,迈步走向地下射击场。

    路上有点堵,陈舒茗到射击场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了。

    刚走到大厅,应该是傅思诚提前交代过,陈舒茗走到前台找他,经理就亲自带着她往场地走:“陈小姐,这边请。”

    她越来越发觉,什么事只要跟傅思诚沾上边,身边的人都变得恭敬起来。

    陈舒茗微笑地说了声:“谢谢。”

    场地是在室内,却是露天的,里面都是穿专业服装的人。

    有经理在前面带路,陈舒茗很快就找到傅思诚,和平时西装革履不同,和在家充满家庭气息的他也不同,深蓝色一身制服很桀骜,鼻梁上架着墨镜。

    他交叠着腿,手里夹着点燃的烟。

    白色烟雾顺着他吞吐的动作,向四周蔓延开来,一团接着一团的尼古丁烟丝美得恍若仙境。

    陈舒茗看的出了神。

    “舒茗。”

    看到她后,傅思诚夹烟的手往旁边抬了抬。

    陈舒茗走了过去,自然的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他招手向服务员要了杯果汁。

    不光是傅思诚一人,还有白亦然,不过她刚刚看了一圈,被他们占据的大半个场地除了她没有一个女的。

    她端起果汁喝了一口。

    “擦!”

    她差点将果汁喷出来。

    抬手就看到白亦然朝这边看来,摘掉耳包冲傅思诚晃了晃手里的枪:“思诚,再过来打一局啊,平时见你玩射击就没停下来,今儿这是怎么了,像个娘们似的坐着。”

    “那是以前。”

    傅思诚悠悠的吞吐着烟圈:“我现在只喜欢一种运动。”

    说话间故意朝陈舒茗看过来,最后两个字故意说的很重。

    “……”

    陈舒茗一秒读懂他眸底的暗示,脸红了一大片。

    “啧啧,原来是舒茗在这。”白亦然似乎才看到她,一脸坏笑的盯着他两。

    陈舒茗害羞的捂住脸颊,却被旁边的傅思诚一把拽起:“去试试。”

    “我不会啊……”

    走到打靶的位置,傅思诚掐灭手里的烟。

    “我先给你示范一次,认真看。”

    话落,傅思诚戴上隔音耳机,随手拿了一把枪,子弹上膛,扣动扳机等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砰!”

    工作人员举起牌子,正中靶心。

    陈舒茗看着他抬手,枪械在他指尖转动一圈,流畅的动作,高挺的鼻梁夹起墨镜,因专修而微微蹙起的眉头看起来英气极了。

    她一时被迷住了……

    真的很帅气。

    倏然,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她面前,傅思诚伸手将隔音耳机戴到她脑袋上,又挑了一把重量较轻的枪。

    可陈舒茗接过来时,还是觉得重的压手。

    “两腿分开,与肩膀宽度平齐。”

    “左臂紧贴胸侧,头部不要乱动,把脸颊贴在枪托上。”

    ……

    陈舒茗按照他说的,老老实实地照做。

    只是她从来没有碰过枪械,弄了半天,姿势都没有摆放正确,枪械重量压的她肩膀有些困。

    倏然,灼热的呼吸扑面而来。

    后背贴上一堵健硕的胸膛,陈舒茗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鼻息间传来淡淡的烟草味,舒服的并不令人反感,以及清晰的感受到他稳健有力的心跳声。

    她今天穿了双球鞋,本就不太高的她低傅思诚整整一个头,脑袋刚刚挨到他的下巴。

    动作虽谈不上暧昧,但却十分亲密。

    即使陈舒茗已经跟他有过太多次肌肤之亲,心跳还是抑制不住的加速跳动。

    傅思诚从后面握住她的手,一点点帮她调整位置:“肩膀放松,眼睛与视线平齐,调整呼吸。”

    因为戴着隔音耳机,傅思诚生怕她听不到,刻意凑近她的耳根处,若有若无的鼻子喷洒在她的耳廓处,陈舒茗还是忍不住偷偷咽了口唾沫。

    “可不可以换个人教我?”

    她紧紧抿着下唇,这样的动作让她由不得紧张。

    “不可以。”傅思诚一口回绝,顿了顿又说:“这里教练都是男的。”

    “我……”陈舒茗顿时呆在原地。

    她想说的是男女教练都无所谓,只要不是他教就行,可看见他清冽的眸子还是很怂的咽了回去。

    “你只能让我教。”傅思诚突然开口道。

    陈舒茗惊得瞪大了眼睛,眨巴着眼睛盯着他,这男人难道还会读心术?

    “可是……”陈舒茗想说的是她紧张地完全停不下来。

    还没想清楚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傅思诚接着说道:“今天学不会,我就让你趴在地上打靶子。”

    “是!”陈舒茗在心里默默流泪。

    学了好几分钟,终于见了些成效,傅思诚示意她扣动扳机。

    “砰!”

    非常剧烈的响声,在场地回荡。

    陈舒茗尴尬的捂住半边脸。

    脱靶……

    红色的靶心干干净净,没有任何被击中的迹象,傅思诚黑了黑脸:“继续!”

    陈舒茗揉了揉震得发麻的耳根,弱弱的开口:“我可……不可以不打了……”

    她从小到大,哪里玩过冲击力这么大的游戏。

    “射击可以提高人的专注力,也可以释放压力。”傅思诚将她耷拉的胳膊重新举起,让她继续:“你就把靶心看成你最讨厌最憎恶的人,命中就会干掉他!”

    讨厌的人?

    她偷偷朝他瞄了一眼,嘴角上扬。

    “砰!”

    她扣动扳机,居然打中了。

    陈舒茗惊讶不已,侧头发现他正眯眼看着自己:“怎么了?”

    “你不会是想着我射的吧?”傅思诚眯着眼睛问她。

    “怎么可能!”陈舒茗心虚地笑了几声,拍了下他的肩膀。

    正好这时白亦然从隔间的射击房走了过来,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刚刚爷爷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你们是要和我一起走,还是继续在这搞?”

    搞?有没有搞错?!

    陈舒茗尴尬了一脸。

    傅思诚看了要发窘的陈舒茗:“我先送你回去吧。”

    从射击场出来,夜幕已深。

    遇到红绿灯停下时,傅思诚突然开口:“你讨厌的人是谁?”

    “呃……”陈舒茗咽了口唾沫,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说实话,就乱说了个人名:“是电影里最恶毒的反派女二。”

    “喔?”傅思诚挑眉。

    “嗯嗯。”陈舒茗极力认可她说的话。

    傅思诚也不再问下去,换了个话题:“下午吃饭了吗?”

    “没……”陈舒茗摇了摇头。

    在公司请了假去了墓地,完了就跑过来找他,哪有时间吃饭。

    陈舒茗瞥见他打开手机导航搜索附近的饭店,心里酝酿了下开口说道:“那个……我母亲墓地的事真的谢谢你,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的……你这样,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傅思诚微微勾唇,偏头调戏的看了她一眼:“在床上面对我。”

    “……”陈舒茗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现在男人都这么欲求不满吗?简直就是色,情动物,老是想着床上那点事。

    见他在重新规划导航路线,陈舒茗想了想,开口说:“晚上别在外面吃了,我们买点菜回家吃?”

    她就想好好做顿饭给他吃,就当以自己的方式来感谢他为自己的付出。

    “可以。”傅思诚爽快的应了下来。

    陈舒茗看了眼表,菜市场还没有关门,指着前面的路牌道:“我知道前面有个菜市场,那边蔬菜跟超市精装的没什么两样,我们就去那吧。”

    “嗯。”傅思诚全程听她指挥,哪个路口拐弯哪个路口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