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九十九章 对一个女人言听计从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而她不知道的是,向来都是他对别人呼来喝去,从没这样低眉顺眼听一个女人发号施令。

    菜市场人流量很大,黑色林肯停在很远的位置,他们下车又走了段路。

    这附近住宅区相互之间都很紧密,又没有大型超市,所以菜市场的生意很火爆,外面也摆了不少摊,一到晚上,里里外外都是拥挤的人群。

    陈舒茗跟在傅思诚后面,一路上跟的很紧,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跟丢了。

    沿途经过被买菜大婶的菜筐撞到不止两次。

    “把手给我。”傅思诚突然停住脚步,回头对她说。

    “什么?”陈舒茗不明白。

    下一秒,垂着的右手就被他紧紧攥在掌心里,十指相扣。

    脚步被带动着前进,视线齐平的位置正好对着他宽厚的肩膀,陈舒茗低头,看见十指相扣的双手,心底莫名暖暖的。

    傅思诚似乎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

    本来就应该穿梭在进口超市的一身高定手工西装,却出现在这么一个人声鼎沸的嘈杂环境里,如此的格格不入。

    陈舒茗注意到他刚走进来就紧蹙的眉头,可他什么也没说,没有半点嫌弃半点怨言,带着她穿梭在人群中间。

    她的手自始至终都被他紧紧牵着。

    她被他护在身后,似乎是为了配合她,脚步也逐渐放慢了不少。

    她真想让时光就此停住,怕这只是昙花一现……

    找了家蔬菜新鲜人又少的摊位,陈舒茗根据晚上要做的饭菜挑选着食材。

    对于挑菜她比较在行,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到巷子口的早市上买菜,知道每一种蔬菜和荤菜该怎么挑。

    等她装好食材起身时,才发现傅思诚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她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就先这两样吧,我们再去别家选些菜。”

    傅思诚接过塑料袋,递给老板称。

    “总共十七块三毛,抹点零头,十七块给您们。”

    从钱包掏出一张一百,老板却没接:“先生,您有零钱吗?”

    傅思诚蹙眉,看着钱包里清一色的红色钞票和几排。

    “我来给吧。”陈舒茗低头翻包。

    “不用!”傅思诚蹙着眉,一把按住她的手,坚持将一百递给老板:“找吧。”

    老板只好接过去,找给他一堆零钱。

    离开的时候,陈舒茗看到对面酸奶摊上面放的海报架,让傅思诚等她一下,自己走了过去。

    等她再次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傅思诚眉眼阴沉的质问:“你刚刚和卖酸奶的老板有说有笑的说了什么?!”

    “我没有啊……”陈舒茗一脸懵逼。

    “你不会和他互加微信了吧。”傅思诚眯着眼问她。

    陈舒茗无奈的扶着额头,举起手里的酸奶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瞎想什么呢,我只不过扫码领一罐酸奶而已。”

    听言,傅思诚脸色好了不少,薄唇依旧紧闭着。

    “以后不许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

    “……”这么霸道的吗?

    “也不许跟别的男人互留联系方式!”

    “……”直男癌。

    傅思诚一把扯过她的手重新攥紧掌心,用力捏了捏:“你在心里偷骂我呢?”

    “嘿嘿!”陈舒茗忙不迭的送去一抹笑容:“怎么会呢……”

    这男人莫非真的有读心术??

    想到这,陈舒茗只觉得后背渗凉渗凉的,她很快转移了别的话题:“哎,前面有卖海鲜的耶,要不要买点虾回去油焖着吃?”

    到了海鲜摊位,她拿起夹子认真的挑。

    “老板,再便宜一点吧。”

    “姑娘,三十八一斤不贵了,都是新鲜的。”

    “三八听起来多不好听,三十五吧!”

    “不行的啦,那就赔钱了。”

    陈舒茗佯装要把虾倒回去:“你这虾都快死了,这里面卖虾的摊位还有好多,我还是去别家看看!”

    “别啊!”老板见她来真的,忙叫住,一副认栽的表情:“姑娘,您都在这挑了半天了,我给你便宜两块,三十六一斤。”

    “好吧。”陈舒茗勉强点了点头。

    等老板称重时,陈舒茗回头得意地朝旁边的人挑了挑眉头。

    傅思诚的喉咙上下不停滚动着。

    老板给傅思诚找了零钱,笑呵呵的说道:“先生,娶了这么一位贤惠的小姐可真是好福气!”

    陈舒茗羞红了脸。

    傅思诚牵过她的手,假装没看到她红透的脸颊:“走啦。”

    从菜市场尽头一直往外走,陈舒茗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海鲜老板说的那句话。

    心里美滋滋的。

    除了独自挎篮的大婶,来来往往的大多都是夫妻,偷偷瞄了眼身边的男人,牵着他的手,买来的食材都被他拎着,活脱一对小夫妻。

    “我手里出汗了……你能不能松一下手?”陈舒茗小声说着,一遍观察着他的神情。

    “老婆手被自己老公握着,就应该出汗。”傅思诚淡淡说道。

    陈舒茗垂着眸,心跳加速。

    “还缺什么吗?”傅思诚问道。

    “不缺了。”

    “嗯。”

    傅思诚点点头,带着她走出出口。

    门口因为摆摊位的关系,人群有些拥挤,陈舒茗被人轻撞了一下,刚开始并没有在意,只觉得肩膀明显轻了不少,才猛的反应过来:“啊!有小偷!我的包!”

    菜市场外,果然有男人跑开的身影。

    陈舒茗看清以后,拔腿就跑。

    两边的人群都被她撞开,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抢回自己的包。

    其实里面装的东西并不多,一包餐巾纸,几张钞票和一串钥匙,只是她必须追,因为那个包对她来说很重要。

    陈舒茗不知哪来那么大力气,锲而不舍的追了上去。

    抢劫的男人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穷追不舍,嘴里骂了两句,跑的时候将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只留下唯一值钱的钱包。

    陈舒茗追上的时候,抢劫的男人已经跑到马路对面。

    她的包被丢在马路中央。

    陈舒茗想都没想就跑过去捡,汽车尖锐的鸣笛声骤然响起,她吓得闭上了眼睛。

    “小心!”

    有人拽住她的胳膊。

    紧接着,一辆轿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

    陈舒茗眼睁睁看着,背包被车轱辘狠狠地碾压过去,她快速的捡起,同时被傅思诚拉回到马路的安全位置:“你没事吧?!”

    “没事……”陈舒茗摇摇头。

    目光呆滞地盯着手里的包,有明显轮胎碾压过的痕迹。

    “你不要命了吗?不知道这是过车的马路?!”

    傅思诚火气很大,若不是他及时将她拉回来,现在她早就被车撞得进了医院。

    见她依旧低着头,目光始终注视着手中的包包,心底的火气穆然往上窜:“不就一个包包吗?!至于你拼了命去追,你是傻子吗!还是脑子进水了!”

    “旁边有垃圾桶,把它丢了!”

    傅思诚伸手,打算扔掉已经破掉的包包。

    陈舒茗很快的躲开,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

    傅思诚被吼的愣住。

    那双充满怒意的眸子里泛起迷离的水雾。

    她……哭了。

    傅思诚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她性格倔强的要命,就是当初他跟珍妮弗要订婚的现场,她都没掉一滴眼泪……

    他很少见她哭,可看到她发红的眼眶,傅思诚心里莫名烦躁起来,久久挥之不去。

    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别人。

    “再哭一个试试?!”

    薄唇扯动半天,蹦出的话却充满命令的口吻。

    陈舒茗咬唇,硬生生将眼泪咽了回去。

    傅思诚心生懊悔,面子上却无法表露出来,只能紧紧握住拳头:“明天我们再去买一个新的回来。”

    陈舒茗重新垂下头,一言不吭。

    “需要报警吗?”傅思诚硬是耐着性子询问。

    “不用……”陈舒茗终于开口,脸上毫无表情。

    拍了拍包上的灰尘,她视若珍宝地将它挎在肩上,转头向林肯停放的方向走去。

    第一次被彻头彻尾的无视。

    傅思诚按捺住内心的火气,憋着火又发不出,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回去的路上,陈舒茗一句话也不说,像只发瘪的病猫,缩在副驾驶上。

    眼睛低垂着像是睡着了,怀里依旧紧紧抱着破烂的包包。

    傅思诚有意无意地瞥了她好几眼,见她一副不愿理睬的样子,车里静谧的压抑,他只好打开广播……

    回到家以后,陈舒茗手脚麻利的在厨房忙碌。

    看她的背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无力的开口:“饭好了。”

    傅思诚原本很期待今晚这顿饭,如今却吃的极其憋屈。

    尤其是他硬生生吃了口两碗后,她连半碗都没有吃光。

    晚上等傅思诚洗完她才进的浴室,洗出来后,见他围着浴袍坐在床边,上半身赤,裸着,鹅黄色暖灯撒在他健硕的胸膛上,充满着男性荷,尔,蒙气息。

    她用毛巾裹着头发,想绕到另一边去。

    傅思诚伸开长臂将她一把揽进怀里,扯掉她裹在头上的毛巾,长发散开,湿漉的头发滴在他的胸膛上。

    温热的掌心扣住她的腰,满眼的宠溺:“还耍小脾气呢?”

    陈舒茗皱了皱眉。

    “只是骂了你两句……”薄唇撇了下。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

    傅思诚见她始终不吭声,空着的手在她软软的脸上不停地戳着,一直戳到她龇牙咧嘴才满意的停止:“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耍性子的女人。”

    “我没有……”陈舒茗委屈的捂住脸颊。

    难道天下不跟他说话的人都是跟他耍性子?

    “那……”傅思诚反手将她扑倒在床上:“既然这样,就别浪费时间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