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第一百章 一言不合就赌气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的吻和他的动作一样急切,陈舒茗意外地没有躲开。

    傅思诚的吻绵延而下,她终于出声:“今晚可不可以不做……”

    “不是说要在床上好好谢我吗?你的诚意呢?”

    傅思诚长臂撑在她身子两侧,炙热的呼吸扑面而来。

    陈舒茗用手试图抵住他,带了丝请求的意味:“改天好吗?”

    不知为何,心里压抑的要命。

    “不行!”傅思诚拒绝,幽深的眸子压的更低,再次吻住她的唇,魅惑的嗓音就此散开:“我在射击馆抱着你打枪的时候就想要了……”

    陈舒茗拒绝不了,被他大力的翻了身子。

    接着只听到裙子刺啦一声被扯开,傅思诚迫不及待的窥探她充满诱,惑的森林里。

    ……

    隔天中午,陈舒茗正在办公桌上处理文件,就接到从总裁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喂?”

    “中午一起吃午饭。”

    见她没动静,傅思诚又加了句:“不答应我就当着员工的面带你出去。”

    陈舒茗低头看了眼还没处理完的文件,皱了皱眉:“可是我还有一大堆文件没处理完……”

    傅思诚的耐性彻底被磨灭:“一个小时后,在公司楼下,如果见不到你,我就直接到你办公室。”

    话落,电话很快被挂断。

    陈舒茗忍不住哀怨了一声,周围的同事转过了头看她。

    她眨了眨眼,愣了两秒后,从办公桌上直起身子,轻咳了一声。

    一个小时后,陈舒茗飞速跑下办公楼,果然看到熟悉的黑色林肯停在不远处。

    傅思诚也不多说,上了车很快踩下油门。

    到了餐厅,陈舒茗十分温顺地跟在他身后,不敢有任何异议,昨晚似乎在惩罚她的不在状态,疯狂的在她体内横冲直撞,差点没要了她的命,天蒙蒙亮才勉强松开腰间的手。

    吃了商务简餐后,黑色林肯再次行驶。

    陈舒茗看向窗外,越走越发现这不是走办公楼的路。

    “这不是去公司的路诶……”陈舒茗惊讶的开口。

    良久,车子在一家连锁商场前停下。

    傅思诚拔掉车钥匙,为她打开车门:“跟我来。”

    陈舒茗只好疑惑地跟着他,门口穿西装的保安恭敬的鞠躬。

    傅思诚身高腿长,走在前面,走了几步才意识到身后的女人,刻意放慢了脚步和她同行。

    难道他要逛街?这么有兴致?

    陈舒茗猜测着,却见他没有上楼,经过各种专柜也没有进去看的意思。

    七转八拐一段路,终于停住在一家店铺前。

    陈舒茗进去看了看,竟然都是和身上背的包一模一样,不仅如此,还比她身上那种做的更加精美一些。

    店经理迎过来时,傅思诚却回过身。

    陈舒茗还是有些不解,身上的包包就被他摘了下来。

    “你要干嘛?”

    “等会你就知道了。”傅思诚勾唇浅笑着。

    陈舒茗看着他将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来放在一边,把破烂的包包递给店经理。

    店经理一脸恭敬的接了过去:“傅总您好。”

    傅思诚淡淡地点了下头,指着面前的包:“这是我之前跟你说的包,帮我指定和这个包一模一样的包。”

    “记住,要一模一样。”

    陈舒茗怔怔的看着他,他严谨地强调。

    店经理忙不迭的点头,将包包带到里面的隔间,有专门的工艺师,戴着手套准备定制。

    看着工艺师忙碌起来的双手,陈舒茗心里不免被触动。

    她上前轻轻拉着傅思诚的胳膊:“算了,不用了。”

    “不用了?”傅思诚转头看她,挑起眉头冷哼道:“你昨天不是捧着它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就差一条白绫抹脖子了。”

    陈舒茗被他说的不好意思起来。

    店经理以为她是担心制作的技术,笑着插话:“我们这里的工艺师都是顶级的,可以保证您的包包和原来的没有差别哦。”

    可就算没有差别,她也不想总是让傅思诚为了她的事操心。

    陈舒茗拿回自己的包包,态度很坚定:“真的不用了,谢谢。”

    “那就再买个新的,这家包包都是瑞士手工制作,你挑一个。”傅思诚说着,拉起她的手。

    陈舒茗被他拖到柜台前,却看也没看。

    轻轻摇了摇头,将破旧的包包继续背在肩上。

    “这么多,没有一个看上眼的?”

    陈舒茗咬了咬唇,态度无比坚定:“对于我来说,它是独一无二的。”

    傅思诚慢慢咀嚼着这几个字,心头涌出别样的情愫。

    陈舒茗整理了一下肩带,就拉起傅思诚的胳膊抱歉的看了眼店经理:“上班要迟到了,我们走吧。”

    出了商场,她像小跟班似的紧跟在傅思诚身后。

    绕过车头到驾驶座,傅思诚手中的车钥匙却没有解锁,依旧立在车门前,幽深的眸子掠过她,倏然开口:“这包包究竟是谁给你的?”

    陈舒茗愣在原地,却不知如何说起。

    “我在问你话。”傅思诚再次开口。

    语气很淡,陈舒茗却从中感受到浓浓的压迫和命令感,眸底有着骇人的震慑力。

    陈舒茗本来想跟他解释的,见他这般不相信自己,到嘴边的话立马变了样:“跟你没关系……”

    傅思诚看了她两秒,忽然拧动车钥匙坐了进去。

    没等她伸手开门,黑色林肯已经踩下油门飞驰而去。

    陈舒茗反应快的朝路边退了几步,随即,飞驰的车尾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简直不敢相信,就这样被他像丢小猫小狗一样丢在路边。

    陈舒茗看了眼表,坐公交车已经来不及,只好来到路边打出租车。

    “看来你是被傅总唾弃了?”

    她不由得皱眉,这声音……

    陈舒茗回过头,果然看到一身名牌的陈馨悦正盯着她看,心里涌起一股不自在:“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早就说过了傅思诚不要你是迟早的事,别真以为你飞上枝头就能当凤凰了。”陈馨悦扯了扯唇角不屑道。

    “那你可要失望了!”

    陈舒茗本就不好的心情瞬间变得极差,伸车要走。

    陈馨悦挡在她面前,看了眼刚刚离开的黑色林肯,死死地盯着她:“我真恨,为什么当初死的不是你!”

    蓦然,陈舒茗脑子一片发麻。

    “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馨悦不屑的撇了她一眼:“没什么!”

    正好停下来辆公交车,自当是她用来刺激自己的狠话,坐上车就让师傅开车。

    ……

    连续两天都没有接到傅思诚的电话,她还有些想念他。

    打电话给林木子,她陪着白亦然去了瑞士,小区楼也再也没有过去,晚上就一个人睡在别墅里。

    一直到第三天下午,陈舒茗刚下班走出电梯,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掏出手机,手指没出息的抖了一下,是傅思诚打来的。

    “今晚我会回来,在家等我。”

    她还没回话,电话就被挂断,

    晚上回去的时候,陈舒茗也不知道他几时回来,打开门,屋里一片漆黑。

    陈舒茗换了鞋,又洗了澡,坐在沙发上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任何声响。

    拿着手机无聊的刷了会微博,迷迷糊糊的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哐当!”

    半夜里,关门声重重响起。

    睡梦中的陈舒茗吓得睁开眼睛,只见一个黑压压的影子朝自己跌跌撞撞的扑过来,空气中夹杂着丝丝酒气。

    还没等她看清,脖子上就被狠狠咬了一口。

    陈舒茗吃痛地叫了一声,确定趴在身上的人是傅思诚,晦暗的光线里依旧能够捕捉到他俊秀的五官,酒气喷洒在她鼻息周围:“让你等我,谁让你先睡的……”

    “……”

    陈舒茗抬头看了看挂在半空的弦月,这都半夜了谁不睡觉啊?

    她弱弱地开口:“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

    “以后我不回来,不准你一个人睡觉。”傅思诚捏了捏她挺翘的鼻子。

    “知道了。”陈舒茗顺从的点点头。

    傅思诚压在她身上,开始脱衣服,

    哪怕是在这样晦暗的空间里,他坚实的身躯依旧掩盖不住,解衬衫的动作,让本就健硕的小臂肌肉往上提拉,陈舒茗看的直咽口水,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吸引到,下面有股温热慢慢溢出。

    她全身猛的一怔,躲开他的薄唇,

    等不及洗澡的傅思诚见她这样,顿时不悦:“你在嫌我脏?”

    “不是……”陈舒茗摇了摇头。

    傅思诚抓住她的胳膊禁锢在她的脑袋之上,迫不及待的压了下来。

    “不要……”

    陈舒茗急坏了,脸红了一大半,好不容易才支支吾吾的说出来:“我……我来大姨妈了……”

    “什么鬼!”

    傅思诚不满的嘟囔了一句。

    陈舒茗窘迫的脸颊仿佛要炸开,厚着脸皮解释道:“就是女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个……”

    话落,傅思诚终于不动了。

    良久,埋在她脖颈处的头才抬了起来。

    在他直勾勾的眼神里,陈舒茗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她张了张嘴,下一秒,身子比刚刚还要僵硬,睡裤被人猛的扯下一半。

    “还真的是。”傅思诚蹙起眉头。

    陈舒茗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一个大男人居然亲自伸手检查,要不是她认识,真的会把他当做变,态来看。

    傅思诚不甘心的收回手,抿着薄唇:“刚刚在电话里怎么不说?”

    “我也不知道啊!”陈舒茗无辜的嘟起嘴唇:“一个小时前来的……”

    她哪会想到大姨妈来的这么及时,要不是洗漱隔间还有一包卫生巾,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能真的打电话让他买一包回来吧。

    话落,身上重量一轻。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