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二章 误会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就算他不这样,她也肯定不会收,拒绝的话一说,脚面的疼痛也逐渐消失。

    “您早就说过别想在陈家一分钱我都记着呢。”

    “陈舒茗!”陈父顿时感觉被当场打脸,怒气冲天的瞪着她:“你别得寸进尺,现在跟我叫板,存心想气死我?!”

    “卡我不会收的。”陈舒茗再次表明立场。

    陈母阻止陈父再次拍桌子的动作,安抚道:“好了建豪,舒茗不懂事,您别气坏了身子,今天思诚也在这,有什么事吃完饭慢慢说。”

    “思诚,今天让你见笑了。”陈父缓了缓语气说道。

    “没事。”傅思诚语气很淡。

    说话间,有意无意地朝陈舒茗的方向瞄了好几眼,心里揪成一团。

    “爸爸,快吃饭吧。”

    “姐夫,尝尝这个比目鱼。”

    ……

    陈馨悦坐在傅思诚身边,整个身子都快要贴上去。

    陈舒茗眼睛痛的难受,屁股和脚踝双重疼痛,她一点胃口也没有:“你们吃,我去一下洗手间。”

    起身到离开,她完全被他们忽略了。

    陈馨悦斜倪着走远的背影,嘴角擒着一抹邪笑,只是那么一刹那,又很快被她藏匿过去,换上一脸甜美的笑容。

    餐盘里堆满了食物,傅思诚一口都没动,慢悠悠放下了筷子。

    “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

    洗手间里,陈舒茗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越看越委屈,懊悔为什么那会答应陈父来陈家。

    臀部还是痛的厉害,她轻轻揉了揉,脚背也痛,想必好不到哪去。

    在陈家会遭受这种待遇陈舒茗早已习以为常,只是她没想到傅思诚会如此冷漠,她难过的快要窒息,准备洗把脸就直接离开。

    刚打开门,傅思诚高大的身躯矗立在门前。

    陈舒茗咬了咬牙,闷不吭声的从他身边走过。

    只不过还没走两步,手臂就被人拽住,下一秒便重新回到洗手间,并听到反手重新将门锁好的声音。

    傅思诚将她压在洗手台旁的墙壁上,附身就吻了下来。

    说是亲,倒不如说是咬。

    傅思诚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勺,不顾她的挣扎,激烈的索吻。

    丝毫没有留情,唇齿间渐渐弥漫出淡淡地血腥味。

    “你疯了!很痛!”

    本来身上就痛,现在嘴上也痛,陈舒茗委屈的要命。

    傅思诚阴沉的徒然向她压低了几分,眉眼间笼罩着怒气,咬牙切齿的低吼:“陈舒茗,你把我说的话放耳旁风了?!”

    陈舒茗有些害怕。

    她看着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筋,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我不懂你在说什。”

    “为什么今天是冷熙送你过来!”傅思诚呵斥道。

    听言,陈舒茗这才反应过来。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里一片阴冷,仿佛能把她冻透:“这才几天,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又跟他勾搭在一起!”

    “不是你想的那样!”陈舒茗下意识攥紧拳头,为自己辩解:“我从公司出来正好碰到他,见我一个人就说送我过来。”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傅思诚冷哼一声。

    “他还跟你说了什么!”

    “我没顾上听。”陈舒茗老实回答。

    “就这样?”

    “嗯。”

    陈舒茗没有骗他,见到冷熙就看到他脸色并不是很好。

    傅思诚眯起眼看了她好久,眉眼间的戾气消退不少,揽住腰间的右手往下移到她臀部:“还痛不痛了?”

    “有点儿……”

    “那脚还痛吗?”傅思诚又问。

    陈舒茗白了他一眼,埋怨道:“很痛,你下手也太重了!”

    “嗯,下次轻点。”傅思诚挑着眉头。

    陈舒茗像看怪物似的用异样的眼光盯着他,这男人还想有下次??

    “今天本来是要到公司接你,半路碰到陈馨悦,说你下午会去家里吃饭,也让我过去,然后坐我车过来的。”

    陈舒茗看着他,这是在跟她解释?

    不知为何,在陈家满腔的难过一扫而光,心情开朗了不少。

    “嘴巴还痛不痛了?”

    陈舒茗摇摇头,下一秒她就后悔了。

    她的下巴再次被拖起,这次吻得很轻,像轻飘飘的棉花糖。

    傅思诚似乎在品味一极富韵味的陈年老酒,由浅至深的感受着。

    陈舒茗很没出息的瘫在他怀里,妥协的被他握上那双柔软。

    察觉到他更深的意图后,陈舒茗很快制止住。

    “你那个走了吗?”

    傅思诚说话时,唇齿间呼出的热气肆意挑撩着她的耳根,热的发麻。

    她低垂着眼眸不敢抬头看他:“这才第二天……”

    “第二天?”傅思诚皱起眉头,一脸的郁闷,将脸埋进她的颈窝处低声叹息:“我怎么感觉都有二十天了。”

    陈舒茗无语的看着他。

    傅思诚抬头见她这副模样,惩罚地将她腰间紧紧一捏:“看什么!小心我有血我要你!”

    话落,陈舒茗浑身抖了抖,瞪大了眼睛看他。

    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她的脸有些泛红,往外不停推着他:“呃,快出去啦,再这样就被发现了!”

    傅思诚难得没有为难她,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用餐结束后,陈父叫傅思诚去了书房。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她和陈馨悦两个人。

    见傅思诚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陈馨悦脸上的天真可爱就跟着一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长年娇生惯养出来的蛮横与趾高气扬,狠狠地瞪着她。

    陈馨悦已经忍很久了。

    中途在她去了洗手间后,傅思诚借口接电话也跟了过去,想都不用想就猜到他们肯定是在一起。

    一想到他们在洗手间可能做的事情,陈馨悦气的牙痒痒。

    “你说思诚为什么在你摔倒后还无动于衷呢?”

    “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陈舒茗冷声道。

    “怎么没有!只要和傅思诚有关的人和事,都跟我有关!你听清楚,只要傅思诚事业慢慢壮大,你就会成为他事业路上的绊脚石。”

    “喔?那又怎样?”陈舒茗毫不在意的开口,实则心里像堵了块巨石般疼的压不过气来。

    她早就想过可能以后会成为他事业路上的绊脚石,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竟是异常难受。

    见她一副不管不顾的模样,陈馨悦更气了:“陈舒茗,你不就看上傅思诚的钱吗,你开个数,只要你离开傅思诚!”

    “你势单力薄,上次的订婚你也看到了,这种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就不信你会忍气吞声!好好想清楚吧!”

    陈舒茗冷笑,心里说不出的难过,陈馨悦的话就像锐利的毒针狠狠插进自己的心脏,万劫不复。

    陈舒茗将包挎在肩上,独自一人沿着回来的路走去。

    陈馨悦的话搅得她心神不宁,一遍遍在她耳边嗡嗡作响。

    需要走很久的路才能到公交站牌。

    “滴——”

    黑色林肯停在她旁边。

    副驾驶的门被推开,傅思诚不悦的皱眉:“怎么不等我就先出来了?”

    “我想早点回家。”陈舒茗默默地坐进车里。

    傅思诚伸手为她系好安全带后,继续往前行驶。

    回去的路上,陈舒茗一句话也不说,拐弯时,傅思诚用余光朝她那瞥了眼:“舒茗,你又被别人抽椅子了?”

    “没有啊。”陈舒茗摇头。

    “那你干嘛冷着一张脸?”傅思诚盯着他低垂的眼眸。

    陈舒茗支吾了下,没有看他,手放在小腹上:“唔,可能来大姨妈肚子痛……”

    听言,傅思诚皱了皱眉头,嘴里似乎还念叨一句:“这玩意儿真麻烦。”

    “晚上跟我睡。”

    陈舒茗咬着下唇,心里莫名有些抵触:“今晚想回林木子家,我来大姨妈也没办法和你那个……”

    傅思诚悠悠的朝她挑起眉头:“谁说要跟你做,就当给我暖被窝。”

    “还是不要了。”陈舒茗摇头。

    虽然知道她的拒绝会让他生气,却还是这样做了,果然,下一秒就看到他眉眼阴沉下来。

    在他沉喝的吼声还没丢出时,连着车载蓝牙的手机骤然响起,傅思诚直接摁了下去,罗特助恭敬的声音传出:“傅总,瑞士的客户提前到达,我现在去机场接机,然后安排酒店……”

    傅思诚紧蹙着眉头,说话声也冷硬了许多:“好,我待会找时间过去一趟。”

    陈舒茗看了眼前面显示的红灯,趁他打电话分心的时候开口道:“你去忙吧,我坐公交车。”

    说着,她默默打开车门。

    “陈舒茗!”

    傅思诚反应过来,车上已经没有她的身影。

    前面变了信号灯,后面不停响起的鸣笛声,傅思诚的心猛的被揪起,只好开着林肯往前行驶。

    陈舒茗生怕被他追到,到站台就随便跳上一辆公交车,坐在最后一排。

    车上空荡荡的,陈舒茗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夜景,却怎么也融入不进去。

    她勉强的扯开一丝浅笑,苦涩的要命。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心情会因为他糟糕的一塌糊涂。

    ……

    她一个人重新住进林木子家里,接下来的两天都见不到傅思诚,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工作的时候也不在状态。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一直到两天后的晚上,她接到了傅思诚的电话,这一刻,有那么一刹那的欣喜。

    傅思诚的声音很淡:“你现在出来。”

    虚掩的窗帘映出黑色林肯的前灯,她紧了紧手里的手机撒谎道:“我已经睡了……”

    “给你五分钟,否则我直接上来。”

    “……”面对傅思诚,她抗拒却抗拒不了。

    她犹豫着掀开被子下床,一直走到床边,从掀起的窗帘往下看,果然看到熟悉的黑色林肯。

    她叹了口气,只好默默穿上衣服。

    今天是罗特助开的车,陈舒茗聪楼道出来的时候,罗特助正好看到她,驾驶座打开,一身正装的罗特助从车边绕过来,替她打开后车座,里面坐着长腿交叠的傅思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