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三章 傅总好霸道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领口第一颗扣子解开,露出性,感的锁骨,领带垂在手里,看样子很累。

    陈舒茗刚坐了进去,傅思诚突然抬了抬手。

    紧接着怀里多了一个黑色的袋,她不解的低头:“这是什么?”

    因为傅思诚正在点烟,坐在驾驶座的罗特助替他回答道:“夫人,这都是些中药。”

    “中药?”陈舒茗惊了一脸。

    打开黑色袋子,里面果然一小袋一小袋熬好的中药包。

    “是的。”罗特助点着头继续说道:“石浦北有名的中医开的药方,都是针对女性月事起调节作用,一个疗程,早晚各一包。”

    陈舒茗知道那个老中医,很早以前就帮父亲去那抓过药,每天就诊名额有限,预约不了就只能提前去排队。

    她不禁偏头朝吞云吐雾的傅思诚看去。

    傅思诚正好转过头,嗓音深邃至极,极具魅惑:“你不是那天嚷嚷着肚子疼?”

    听言,陈舒茗轻抿着嘴唇,那天她不过是随口胡乱找了个借口,没想到他竟然当真了。

    怀里的中药袋沉甸甸的,陈舒茗感觉心脏莫名被什么东西击中似的,不由怔怔地看着他,昏黄的路灯泄进车厢里,显得他本就刚毅的棱角又重了几分,那双清冽幽深的黑眸像是古井一般,足以让她深陷其中。

    傅思诚将车窗降下,漂浮在车内的大片白雾很快消散了不少。

    其实药在中午就拿回来了,他完全可以在那会让罗特助送过来,不过到最后,还是等他全部行程结束后亲自过来一趟。

    她算是那种清丽纯净的美人,这世上并不缺乏好看的皮囊,像他这样的人身边肯定不乏妩媚靓丽的美人,可自从遇见她,不知为何就只想见到她。

    尤其是此时喝了点小酒,很想吻吻她……

    傅思诚黑眸微微眯起,高大的身子不由朝她压过去。

    低头俯身,胸膛上多了一双纤纤玉手。

    陈舒茗红着脸,慌乱的眼神不停朝坐在驾驶座的罗特助看去。

    昏暗的车间,依旧能感受到女人的紧张,倏然,傅思诚蹙起眉,直接吩咐:“罗特助,下车给我买包烟。”

    “好的,傅总。”

    陈舒茗尴尬的低着头,心想这样做未免也太明显。

    随着前面的车门关上, 他的吻如期而至。

    烟酒混合在一起的气息,熏得陈舒茗有些呼吸不过来,很快,她紧绷的身子如春水般瘫软下来。

    傅思诚松开她的时候,眼底染上一抹不正常的神色。

    一只宽厚的大手抚在她脸上,指腹轻轻摸索着小巧的下巴,粗粝的感觉惹得她整个身子轻轻发颤,下意识往后缩了缩,后脑勺抵在车窗上。

    傅思诚再一把将她揽进怀里,鼻尖凑到她敏感的耳根处。

    像狼似的深深嗅了嗅:“还没完呢?”

    “没……”陈舒茗当即就明白他在说什么。

    傅思诚听到她的答案,微蹙眉,不悦的开口:“不是说四五天吗,这都几天了?”

    “可我也说六七天了啊……”陈舒茗底气不足的回答。

    听言,傅思诚松开她,目光也从她身上移开:“中药记得按时吃,先回去吧。”

    “嗯?”陈舒茗反应慢了半拍。

    傅思诚倏然回过头,幽深的黑眸里掩盖不住的欲,望。

    “再不走,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陈舒茗一惊,身子不禁打了个冷颤,想起在陈家洗手间里威胁的那句:“带血我也要!”,吓得双手双脚并用地推开车门:“我这就走!”

    刚从车里出来,就碰到刚买烟回来的罗特助。

    心里又尴尬了一阵。

    傅思诚并没有吩咐立即开车,而是降下车窗对着她说:“我看着你进去。”

    陈舒茗乖巧的点点头,抱着中药袋上了楼。

    走了几步,在楼道里的大窗子外看去。

    黑色林肯还停在那,后面半降的车窗里,傅思诚保持着刚才的坐姿,重新点燃了根烟,车外的夜风吹过,白色的烟雾被带到很远。

    她失神的看过去,撞进一潭幽深的眼眸里。

    陈舒茗呼吸停顿了两秒。

    她心里乱糟糟的,转身不敢再回头地小跑上了楼。

    ……

    两天后,陈舒茗中午接到傅思诚的电话,说让她晚上六点准时到傅氏。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突然叫她到傅氏,她一直负责盛世这部分,几乎都是傅思诚过来到公司视察,知道傅思诚一向要求准时,虽然在一起这段时间,她仍旧不敢有所怠慢,怕公交车开的慢,直接出了办公楼打了辆出租车。

    到傅氏时,各高层白领在大厅内进进出出。

    因为傅思诚提前就跟她说好了,所以到达傅氏时直接走到前台询问。

    “您好,我找傅总。”

    “请问您是陈小姐?”

    陈舒茗温婉的点了点头。

    对方见势,态度更加亲和:“陈小姐,请您跟我这边来。”

    陈舒茗跟着进了电梯,一直上升到最顶层,可能四周都是透明的钢筋玻璃,整个公司显得特别宽敞。

    每位员工似乎都有相应的职责分工领域,将她带到走廊拐角处,并没有再往里走,而是指了指走廊最深处的总裁办公室,恭敬的说道:“陈小姐,傅总还有会议没有开完,他让您先在办公室等他。”

    “好的,谢谢。”陈舒茗道谢。

    记得她第一次来到傅氏,是和顾明浩谈合同,也是在这认识了傅思诚,那会就感觉傅氏和别的公司简直是天壤之别的差距,拥有这一切的男人,现在就在她身边。

    陈舒茗依旧觉得像一场梦般缥缈。

    陈舒茗走向办公室,试探的推开门,虚掩的罅隙间却看到陈馨悦的脸。

    她怎么会在这?!

    陈舒茗身子猛的一怔,又朝门缝了瞄了一眼,深v领红色包臀裙,挎着名牌包包,一瞅全都是高档货。

    虽然陈氏已经归还给她们,但生意一直惨淡,陈家怎么会有多余的钱让陈馨悦买奢侈品?

    陈舒茗心里泛起嘀咕,皱了皱眉。

    内心的声音告诉她,她不想看到陈馨悦那张脸。

    可傅思诚让她来公司,她有不能轻易离开,可她实在不想进去,一想到和陈馨悦共处一室就浑身难受。但他正在开会,这样贸然打电话……

    陈舒茗推门的手收回,叫住还在等电梯的工作人员:“请问还有别的等候厅吗?”

    “旁边有间会客厅,现在空着。”对方想了想,回复道。

    “谢谢。”陈舒茗道过谢,转身走进旁边的会客厅。

    一个小时后,电梯门“叮”的一声缓缓打开。

    傅思诚走在最前面,步伐急却稳,透着商人的沉稳,右手拇指和食指揉捏在眉心上,长达三个多小时的会议疲惫感不言而喻。

    经过会客厅的时候,脚步倏然停顿。

    罗特助跟在他后面也跟着停了下来,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总裁推开门走了进去,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窗,看到一抹熟悉的纤细身影。

    陈舒茗刚开始只是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等,可不知怎么的,坐着坐着困意就慢慢上来了,本想着靠在沙发上假寐一会,没想到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垂落在沙发上的脚尖突然被人晃了晃,力道一点都不轻,随即就听到盘旋在头顶上极具磁性的男声:“你怎么睡在这里?”

    “唔……”

    陈舒茗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坐了起来,表情迟钝的像小孩子。

    见状,傅思诚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又蹙起眉头:“这里空调开这么足,你不怕感冒?”

    旁边的沙发正对着就有条毯子,也不知道盖上,看着陈舒茗略显迟钝的神情,傅思诚有些哭笑不得。

    他不说还好,刚说完陈舒茗就搓了搓肩膀,似乎还真的有些凉意。

    “问你话呢!我不是说让你在我办公室等我吗?”

    见她始终木讷的样子,傅思诚说话声音分贝提高了些。

    陈舒茗看了他一眼,随即低下头,弱弱的说:“你办公室有人……”

    “谁?”

    “陈馨悦。”陈舒茗说话声音始终压的很低。

    她垂下眼眸,也看不到他此刻什么表情,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他嘀咕了句:“她怎么还在”,接着她的手腕就被拽起,拉着她往总裁办公室走。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

    陈馨悦看到傅思诚时,心里一喜,笑成花骨朵似的迎了上来:“思诚,你终于来了,你刚开完会一定很饿吧,我刚在美团订了一家日料,评价非常好,等下我们一起。”

    傅思诚蹙眉。

    陈馨悦下午就出现在他办公室过,说是那晚的款待不周,要亲自请他吃饭,当时傅思诚正在和别人打电话,见他不说话以为是默认,之后带着罗特助去开会,没想到这么久她还在等。

    陈馨悦见他不说话,并不气馁:“你如果不喜欢日料,我们就去吃火锅好不好,我知道一家特别好的餐厅!”

    陈舒茗一言不吭的站在傅思诚身后。

    视线刚刚够到他的肩膀,因为他身材的高大,陈馨悦并没有注意到她。

    空气中又飘来嗲嗲的声音,哪怕不看她都猜的到她是怎么一副嘴脸,忽然想到前几天在陈家她跟自己说过的话。

    陈舒茗有一点想要退缩。

    感觉到掌心里的手在慢慢抽离,傅思诚索性将她一拉,站在他的身旁。

    陈舒茗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

    “你!”

    陈馨悦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她。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