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四章 我怕我会想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似乎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震惊程度一点都不小,惊讶的甚至都忘记喊她的名字,仍然难以置信的瞪着。

    那天陈舒茗离开陈家不久,傅思诚二话没说直接跟着出来,更可气的是,她调查到,傅思诚一直在帮她调查那次冷库事件。

    在她找傅思诚去陈家,注意到傅思诚对陈舒茗冰冷到极致,而且在陈舒茗摔倒后,傅思诚也没有替她说话,她更加确定他们感情出现了裂痕,而此时再次在傅思诚办公室见到她,看着两人紧握的手,陈馨悦简直要气炸了。

    千方百计的设法,却还是被陈舒茗牢牢抓住傅思诚的心。

    陈舒茗好看的眉头拧起,对面的陈馨悦瞪得她身上都快瞪出个大窟窿来。

    想着若不是因为傅思诚在场,早就像疯狗似的扑过来咬她了。

    陈舒茗很不喜欢这种三角局面,瞥见傅思诚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像是在看戏。

    “你走吧!”

    倏然,一直沉默的傅思诚开口说道。

    陈舒茗听言,什么也没说,垂下眼眸抽出手欲要离开。

    只是才刚有的动作,被傅思诚更紧的攥在手里。

    原来不是让她走……

    陈舒茗怔了怔,抬头却见傅思诚阴沉的眸子订着对面的陈馨悦,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

    “思诚……”陈馨悦委屈巴巴的开口。

    “罗特助!”傅思诚冷声吼道。

    始终冷面的罗特助上前,面不改色的开口:“陈小姐,请!”

    一双梨花带雨的大眼睛看向傅思诚,可他脸上冷漠的神色丝毫未减。

    陈馨悦跺脚,真是又气又恨,不情愿的走出办公室,路过陈舒茗的时候顿了顿,凑近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陈舒茗,别得意的太早!”

    办公室的门关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傅思诚握着她的手不松开,直接往办公桌前走去,拉开真皮的高背椅,坐下的时候拉着她坐在自己腿上。

    屁股挨到他紧实的大腿瞬间站起,又牢牢地被他按住。

    “现在满意了没?”

    “……”

    这又不是她执意让他这么做的,干嘛问她满意了没。

    话落,他从兜里掏出烟盒,点燃了一根叼在嘴里,右手护住打火机离蹿出的幽蓝色火苗。

    他吸一口,白色烟雾缭绕在半空中。

    “你难道就没对别的女人动过念头?”陈舒茗挑了挑眉问道。

    “那就要问问我的女人同不同意了……”傅思诚眼眸里擒着宠溺,专注的看着她。

    陈舒茗被他看的脸有些发烫,伸手遮住他的眼睛:“不许看!再看要收费了!”

    心里却涌上一丝小愉快。

    “我把我整个人都送给你。”傅思诚拿掉她的小手,柔声道。

    傅思诚抽着烟,吞吐的速度极慢,每次都故意将烟雾喷在她脸上,直到她被熏得眼神有些迷离:“你亲戚走了吗?”

    陈舒茗羞涩的点头:“……嗯。”

    这都过去一周了,早就满血复活了。

    “我现在只想三件事。”傅思诚的掌心覆在她的背上。

    “什么事啊?”陈舒茗眨了眨眼。

    傅思诚再次吞吐出一个烟圈:“回家,吃饭,做。”

    “……”陈舒茗羞得耳根直发烫。

    只是话音落下半天傅思诚久久没有要动身的意思。

    这时办公桌上的内线响起,恭敬的女声传出:“傅总,飞往上海的航班是九点五十,安排司机一个小时后接您。”

    “知道了。”傅思诚摁掉。

    “你这是……去出差?”陈舒茗惊讶的问出口。

    “嗯。”

    “去哪?”陈舒茗呆呆的。

    问完才意识到这是个多白痴的问题,不过傅思诚还是很有耐心的说:“上海。”

    “那你怎么还叫我过来?”

    “你觉得呢?”

    陈舒茗被他的反问涨红了脸,支支吾吾:“你……你不是……待会要去赶飞机吗?”

    “嗯,除了上海,回来的时候还要去一趟北京,算下来差不多一周多时间,或者更长时间。”傅思诚看了她一眼,黑眸里似乎藏匿着星辰:“我怕我会我想你。”

    陈舒茗心里一痒。

    虽然他表达的很直白,这五个字可能是说想念她的身体,但她还是按捺不住以至于躁动的心跳,感觉下一秒就会从嗓门眼蹦出来。

    “叩叩叩!”

    陈舒茗脖子一缩,就要起身站起来。

    傅思诚并没有让她得逞,继续将她按在自己腿上。

    办公室的门推开,进来的是刚刚和陈馨悦一同离开的罗特助。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挣扎着起来,脸通红的厉害,傅思诚依旧紧紧按住她。

    “东西买来了吗?”傅思诚淡淡问道。

    “买来了。”罗特助点头,随即从兜里掏出一小盒计生用品。

    陈舒茗看清楚后,羞窘的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

    竟然让助理买那种东西……而且她正在现场……

    “放这先出去吧。”傅思诚吩咐道。

    “是。”罗特助点头,转身离开完全直视着前方。

    眨眼间,又消失在办公室外,门被紧紧关上。

    收回视线,就看到傅思诚掐灭手里的烟,一双幽深的眸子透着灼灼之光,刚刚夹烟的手指悄无声息的攀上她的后背解开她后背的小衣扣。

    吻随之而来,很快,又汹涌澎湃。

    没过多久,陈舒茗觉得她整个身子瘫软的像是没有骨头支撑。

    办公桌上的东西通通被扫到地上,噼里啪啦的响声让陈舒茗心头一颤,弱弱的开口:“在……在这里?”

    陈舒茗这才明白他叫自己来公司的目的。

    “距离航班还有四十五分钟。”傅思诚敲了敲手腕上的表,表情不容置疑,附身吻她:“我不能保证能够尽兴,但一定会让你感到难忘。”

    最后的话,一并吞没进他撕开的计生用品里。

    ……

    礼拜六,陈舒茗刚坐在咖啡厅就接到傅思诚的电话。

    “喂?”

    似乎听到她周围有音乐声,问她:“你在哪?”

    陈舒茗朝对面的人歉意的笑了笑,抬手捂住电话的听筒老实说道:“我在家楼下的咖啡厅。”

    “一个人?”

    “不是……”

    “和谁?”

    “呃,是我们楼上的邻居。”

    电话那头顿了顿,再次开口傅思诚的嗓音明显低沉了许多:“男邻居?”

    陈舒茗怔了下,下意识朝咖啡厅四周观察了一圈,他不会给自己上演间谍战吧。

    “是的……”她点了点头,抬头看了眼对面的男人,又补充:“我不过是……”

    后面的话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

    陈舒茗无奈,只好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抬头见男邻居朝她笑着:“男朋友?”

    “不不不……”陈舒茗笑着摆了摆手,想到傅思诚那个口气,又补充了句:“是我先生。”

    “陈小姐这么年轻貌美,已经为人爱妻了。”

    “还好啦。”陈舒茗始终微笑着。

    要不是这两天新来的邻居能和她说说话,陈舒茗真不知道该找谁来说,算一算,林木子也差不多该从国外回来了。

    两人差不多相仿的年纪,也能聊很多共同话题,陈舒茗小有成就感,正想着能跟他进一步了解一下,只不过没给她机会,咖啡厅经理走到他们面前:“真抱歉女士,我们店今天不营业了。”

    “为什么啊?”正聊到兴处的男邻居疑惑道。

    经理回以抱歉的微笑:“刚刚被一位顾客包店清场了,你们今天所有消费免单,真是抱歉。”

    虽说不情愿,但也没有任何办法。

    陈舒茗只好跟着走出咖啡厅,其余的客人也陆续离开,全部都是一脸的好奇和茫然。

    “谁那么土豪?”

    “听说是一位姓傅的先生……”

    ……

    议论声里,陈舒茗无奈的扶额。

    陈舒茗百分百确定就是傅思诚所为。

    就算他人不在a市,专横的霸道也依旧在。

    她默默叹了口气,跟男邻居告别后,进了家门。

    一头栽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出了神,脑袋里像是飞进了无数只小虫子,在她脑子不停回荡着议论声里的“傅先生”三个字,她使劲晃了晃脑袋,脑袋的嗡嗡声还是没有减弱。

    还没躺多久,电话骤然响起。

    陈舒茗不等拿手机出来,都能触猜到是谁的来电。

    她接起来后,故意没吭声。

    “怎么?心情不好?”

    那边的傅思诚,语气倒显几分慵懒,听起来心情不错。

    见她没有回话,傅思诚破天荒的没有发怒,继续发问:“对了,咖啡喝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听言陈舒茗气不打一处来,故意说道:“不知道是哪个钱多的烧得慌的有钱人包了场,把我们全赶了出来!”

    “和你的男邻居没有约会就这么不高兴?”

    “不是约会……”

    陈舒茗真的对他无奈,叹了口气:“要不是你们都走空了,我至于跟别人聊天吗?”

    “啧啧,你现在像一个怨妇!是不是迫不及待的要我回来?”傅思诚悠悠的开口,要是陈舒茗能看到他,估计会看到他两条因为开心而高挑的眉毛。

    “你……你现在说话能别这么露骨不!”陈舒茗翻了个身,晃着抬起的小腿。

    “不能。”

    话落,陈舒茗想着还要问什么时,又听见他说:“我明天回来。”

    “咦?”陈舒茗惊讶:“你不是说要一周多吗?”

    傅思诚说话的时间间隔很长,似乎在抽着烟:“北京行程临时取消,直接回去,明天晚上的航班,到家就要看到你。”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