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五章 今夜不做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嗯……知道了。”陈舒茗点头。

    “把被窝给我暖好。”傅思诚叮嘱道。

    “好……”陈舒茗难得乖巧。

    有时候她实在不清楚与傅思诚的相处模式。

    “怎么不挂电话?”

    沉默了半晌,傅思诚问她。

    陈舒茗咬了咬唇,轻声说:“你不是不让允许我先挂电话的吗……”

    “真乖!”听言,傅思诚隔着电话笑了。

    大提琴般磁性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夹杂着后面两个字,陈舒茗听的只感觉耳朵痒痒的,好像那笑声一直往耳蜗里蔓延,真的是……

    这好像才是夫妻间有的温声呢喃了。

    挂了电话,陈舒茗下意识摸了摸发烫的脸。

    ……

    转眼间就到了第二天。

    黑色林肯从别墅区驶进已经到夜里一点。

    傅思诚风尘仆仆地拉着行李箱从电梯走出来,钥匙拧开门时,就有暖暖的灯光泄进来。

    他愣了愣,没想到她竟真的会等自己。

    傅思诚喉咙忍不住上下翻滚着。

    这么多年来,每次出差回家后迎接他的永远只有黑暗和不解人意的空调暖风,清冷的生活,年复一年,可以往那些如死水般的生活,从她出现后生活也跟着温暖起来。

    卧室门没关,他推门而入,就看到靠在床头的身影。

    膝盖上放着一本比她脸还大的书,脖颈低垂,脸上爬满了困意,脑袋像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偏偏眼皮还死撑着不肯闭上。

    “困成这样,还不睡?”

    下巴突然被人接住,陈舒茗抬头。

    视线有几秒的混淆,才看清眼前的他,应该是刚回来,西装还没有脱,像是风尘仆仆从海上归来。

    陈舒茗无辜的揉了揉头发,弱弱地出声:“我哪敢睡……”

    “嗯?”傅思诚挑眉。

    陈舒茗看了他一眼,偷偷地撇了撇嘴,语气里带着小小的埋怨:“你上次不是说过不准让我一个人先睡吗……”

    “这么听话?”傅思诚笑了。

    陈舒茗不语,心里哼哼了几声。

    抬头再看向他,发现难得的,他唇角的笑意竟达到眸底。

    “咕噜~”

    突然发出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很明显。

    陈舒茗晚上吃的很撑,自然不是她的肚子叫,她朝傅思诚看过去,果然他的脸上爬上一抹不正常的神色。

    她有些惊讶:“你还没吃饭?”

    “开了一整天会,光喝了水,结束后就立刻赶往机场,差点没赶上。”傅思诚脱掉西装外套,胃里此刻满满的水,肚子不叫才怪。

    “飞机上不是有吃的吗?”陈舒茗偏着头疑惑道。

    “东西难吃。”傅思诚撇唇。

    挑剔的男人!

    陈舒茗心里小小的埋怨了下,就掀开被子下了床:“你等我一下!”

    傅思诚并没有在意,随手解开衬衣扣子转身进了浴室。

    等他洗完澡出来,楼下传来一阵声响,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气,随着香气下了楼,就看到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走了过来。

    傅思诚微怔了下。

    原来她刚刚起身,竟是为了给自己做碗面……

    不过是夫妻间很平常的事情,幽深的黑眸深处似有别样的情绪在翻涌。

    傅思诚眸光微垂,再抬头时,尽数收进眼底。

    “快尝尝,肯定饿坏了。”

    陈舒茗见他穿着一身浴袍,将煮好的面端了过去:“我做的不是很多,现在已经很晚了,吃多了会胃里不舒服,你先垫垫肚子。”

    “嗯。”傅思诚拉开椅子。

    筷子挑了两下,汤面的香气更散开来。

    傅思诚感觉肚子更饿了,阵阵暖流缓缓升起,胸腔突然像是被堵塞了什么东西似的,并不闷,却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陈舒茗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双手撑着下巴乖巧的等着他。

    傅思诚放下筷子的同时,陈舒茗就起身收拾。

    陈舒茗清洗了一下碗筷,晚他一步上了楼,推开卧室的门,傅思诚枕着一只胳膊躺在床上,身上的浴袍已经脱了,露出大半个赤,裸的上身,下面有没有穿并不知道,被子还在腰之上,健硕的胸肌暴露在灯光下,全是雄性的刚烈气息。

    她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蹑手蹑脚的走近床边,人就被他一把捞了过去。

    陈舒茗压在他胸膛上,离得很近,眉眼间的疲惫更加明显,好像就连呼吸都透着淡淡的困乏。

    她忍不住发问:“你是不是很累?”

    “嗯……”傅思诚低声嘟囔了一句。

    可是陈舒茗明明记得他还有几个空闲的周末:“其实你可以适当休息一下,否则身子迟早会搞垮的。”

    “我身体一直很好。”傅思诚淡淡道。

    见她不信,他轻轻扯动唇角,语气难得的深沉:“公司上上下下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养活,要是累倒了,他们怎么吃饭?”

    高处不胜寒,他能站到这样的高度,自然也要付出的更多,整个企业的脉搏都掌握在他手里,做任何事都是权衡利弊确保万无一失,哪怕一个小小的决策过失,都可能使得满盘皆输。

    旁人只看到他们光鲜亮丽的一面却从来看不到他们背后要失去的更多。

    陈舒茗怔怔的,心里有点发酸。

    其实他每天都活得很累吧。

    睡衣的扣子一颗颗剥落,陈舒茗愣过神,随即锁骨间一阵清凉撒下,她急忙捉住他的手:“今天不是很累吗,怎么还要……”

    回答她的,是傅思诚绵长的吻。

    陈舒茗只是僵硬了一刹那,又融化在他炙热的怀里。

    修长的手指在肌肤上不停地描绘着,陈舒茗身子一阵颤麻。

    室内的温度逐渐升高,房间里充斥着一片旖旎气息,以为正要直奔主题时,他却突然松开了她。

    “嗯?”

    陈舒茗意外的看着身子躺回位置的傅思诚。

    他只是抬手关了灯:“不做了,睡觉吧。”

    “……”黑暗里,陈舒茗不停地眨巴着眼睛,明明刚刚已经快要……

    傅思诚翻身,长腿压住她地笑:“你看起来很失望?”

    “才没有!”陈舒茗偏头否认。

    闭上眼睛,没多久就困意沉沉,两人的呼吸均匀绵长。

    这应该是她搬进别墅除大姨妈那晚,唯一没有做的同床共枕。

    她不知道的是,比起以前每晚的激烈,今晚的傅思诚更加享受有她的陪伴。

    第二天正常上班。

    打卡时和路过的同事打招呼,陈舒茗一点都提不起精神,两条腿走的直打晃。

    昨晚夜里傅思诚确实没有要她,可是到早上的时候,她眼睛还没有睁开,傅思诚如同饿狼扑食般朝她压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奔入主题……

    果然还是逃不了这一劫……

    浑浑噩噩到了傍晚终于下班,陈舒茗松了口气,想着去楼下的便利店去买点夜宵时,傅思诚的电话在这时打了过来。

    陈舒茗想装作没听到,可铃声响了几声后,还是很怂地按下接听键。

    “你在哪?”

    她默了声,付过账后拎着塑料袋走出便利店:“我刚从便利店出来正准备回家……”

    “嗯,见面说。”傅思诚说了这么一句。

    “嗯。”陈舒茗习惯性地温顺。

    挂了电话,她挠了挠头发。

    不对啊,见面说是在哪说?

    陈舒茗一脸懵逼,怀疑自己听错了还是漏听了什么,回拨想要问清楚,提示对方暂时无法接通。

    沿着路边走到家门口,刚准备掏钥匙开门时,不禁呆了呆。

    傅思诚就站在家门口,没有进去,单手插着口袋,高大挺拔的身影,侧脸轮廓刚毅,路过的好几位美女好几次扭头张望着他。

    “怎么这么慢?”

    一见到她,傅思诚就对她的迟到开始训斥。

    “我回来的时候公交车已经没了,我……我走过来的……”陈舒茗弱弱的解释着,朝他眨巴了下眼睛。

    傅思诚直接打了个响指,接着从车里下来一个男人,傅思诚拉着她上前介绍:“来,给你介绍个人。”

    因为刚刚注意力全部在他身上,陈舒茗压根没关心他的车里还坐着另外一个男人。

    “白亦然?”待她看清楚,嘴巴惊讶的险些合不上:“你不是和木子还在瑞士吗?”

    白亦然露出绅士的微笑:“我这边有事先赶了回来,木子过几天也就回来了,我这次来是作为你的医生而来的?”

    “我的医生?”陈舒茗觉得莫名其妙。

    白亦然早就料到她会是这副模样,轻轻扯唇:“对,我进修于美国佳惠尔医院,专门针对女性各种问题。”

    “……”陈舒茗努力消化着。

    伸手暗自掐了下傅思诚的胳膊:“你要搞什么花样?”

    她的脸都红的扯到耳根处了,恨不得当时就找个地缝钻进去。

    傅思诚并不给她机会,强硬的将她揽进怀里:“你不是说大姨妈会肚子痛,我怕以后我们的小宝宝有什么问题,当然要提早预防了。”

    “我……”陈舒茗百口莫辩,要不是上次他一个劲问自己,她也不会编出肚子痛这种话来,这倒好了,他完全当成人生大事来做了。

    “那些药喝完已经好了……”陈舒茗努力为自己夺回点优势。

    “这远远不够,只要你的身体得到确保,我才可以放心,还有……”傅思诚故意停顿了下,附身凑近她的耳畔,压低了声音:“还有做。”

    听言,陈舒茗发烫的脸红的一发不可收拾。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