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六章 你还真是有王子病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白亦然笑着看他们两,再开口时,语气里多了份认真:“你的基本情况思诚已经都跟我说了,但是具体情况还要舒茗跟我说。”

    话落,白亦然在随身带的笔记本上写了几个问题,让陈舒茗先写下来。

    了解的差不多,白亦然走到别墅前的花园里接了个电话,陈舒茗的视线依旧不离他的背影。

    她现在还真有点好奇,平日里潇洒的白亦然竟摇身一变成了国外知名医科专家,而且,这么久来也是第一次听说,黑色的夜景笼罩着他威严的背影,完全没有平日里流连花丛的模样。

    真是人不可貌相……

    陈舒茗在心里感叹着,忽然从头顶传来一道阴沉的男声:“你再看一眼试试?”

    抬头看去,就见傅思诚不知何时站到她面前,幽深狭长的黑眸隐隐夹着团怒火。

    陈舒茗感到不解,又朝白亦然看了过去。

    “还敢看?!”

    “……”

    这次她顺从的收回眼神。

    白亦然可是他兄弟,至于这么霸道吗?

    正好这时,白亦然在花园接完电话走了回来:“刚才具体情况我也了解的差不多,等我回去再确定药方。”

    “我送你!”傅思诚说道。

    “我也送!”陈舒茗跟着开口。

    “……”

    白亦然看了眼表,然后对他们说道:“这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我也好回去再做做准备,明天有一场手术。”

    “那……真是谢谢你了。”陈舒茗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

    白亦然摆了摆手说不用,然后转身就离开,他今天穿了件驼色长风衣,走起路来,风衣被吹的扬起来。

    见白亦然离开,陈舒茗转头看向傅思诚,他眉眼间的沉郁消散了不少,看她也正看着自己。

    “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陈舒茗低着头轻声说道。

    “我说过,不会让你受委屈。”傅思诚眸里闪过一抹狡黠。

    “谢谢你。”

    “没有什么表示吗?”

    “表示?”陈舒茗皱了皱眉。

    “你不懂?”傅思诚挑眉看着她。

    “我……”

    陈舒茗不停转动着黑眼珠,身子往墙角退去,每退一步,眼前的男人再次逼近她。

    她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猛然觉得手腕一疼,傅思诚捉住她上了车。

    陈舒茗吓了一跳,坐在副驾驶座一句话都不敢说。

    傅思诚快步绕过车身坐到驾驶座,还以为他要开车去哪,只见他从兜里掏出一盒烟,一根烟在指尖处点燃,晦暗不明的光线里,傅思诚刚毅的五官凸显的更加深邃,只见猩红的火光一闪一闪。

    见他凝重的蹙着眉,陈舒茗自然没有胆子跟他开口说话或者直接下车,只有那么一刻钟,车里烟雾缭绕的,她没有数他一直连着抽了多少根。

    正当陈舒茗低着头发呆,黑色林肯像箭似的飞了出去。

    她猛的往前栽去,幸好前面有很大的一块毛毯挡着,才幸免没有造成什么人员伤亡。

    陈舒茗整颗心脏猛的悬起,猛的抓住车背,慌乱中系好了安全带。

    “你疯了!开这么快!”陈舒茗吓得瞪大了眼睛。

    话落,男人淡淡看了她一眼,猛的一踩油门,陈舒茗紧紧攥紧安全带闭着眼睛,心脏由于惊吓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一路上陈舒茗没有说话,车里气温慢慢升高,忍了忍,最后没忍住,偷偷将车窗放下来些,夜风吹进来也同时消散了很多烟雾,她勉强能喘上两口气。

    “关上!”傅思诚冷冽的声音响起。

    陈舒茗吓得照做。

    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情绪那么大。

    车窗关上的时候,黑色林肯也跟着停了下来。

    朝窗外看去,正对着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私房火锅城,陈舒茗微微有些惊讶:“来这做什么?”

    “吃饭。”

    “呃……”陈舒茗依旧紧紧抓着安全带不松手。

    傅思诚看了她一眼,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你抓这么紧干嘛?”

    “我……我怕你开车把我甩出去……”

    “……”傅思诚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要不是她故意不明白他向她要的补偿,他会生这么大气吗?

    “下车!”傅思诚命令道。

    “没别的?”陈舒茗不相信地开口道。

    听言,傅思诚扯了扯唇角:“难道你希望我在饭前来点什么?”阴沉的眸子里透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不不不!”陈舒茗连忙摇了摇头,手脚并用的打开车门走了进去。

    这个时间段来的顾客并不多,锅子上的很快,是那种传统的炭火铜锅,

    火苗舔舐着锅底的声音,没过多久汤水咕咚咕咚起来,冒着热腾腾的气。

    傅思诚眉眼沉着,浑身散发着阴鸷的气息,服务员上菜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

    陈舒茗不知为何晚上胃口特别差,一点东西都吃不下。

    可是这样干坐着又很无聊,尤其是对面的男人半天就夹起几块肉,一直板着张扑克脸,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够吃完, 她干脆撕开包装袋抵着筷头往锅里下东西。

    涮好了就放在他盘子里,傅思诚推了回来:“我不吃香菜,味道真难闻。”

    闻言,陈舒茗只好将碗里的香菜都挑了出来。

    “煮的时间太久了,牛肉老了!”

    “我重新给你涮……”

    “给我剥只大虾,有一点虾线都不行!”

    “知道了……”

    陈舒茗全程听他的吩咐,一顿饭吃完,她倒忙活着有些额头出汗。

    结账离开餐厅,傅思诚发动引擎,打开广播,里面的电台音乐流淌出来。

    陈舒茗偷偷看过去,发现他心情似乎变好了很多。

    遇到红灯时,傅思诚从烟盒里倒出一根烟,这次他主动降下车窗,抽了两口后,熟稔的弹了弹烟灰:“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

    “说出来。”

    听言,陈舒茗转头看向他,瞪大了眼睛:“傅思诚,你变了!”

    “嗯?”

    “整天都想着晚上那点事,大污龟!”

    说着说着,陈舒茗的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然后,她又看到他的脸色一点点变黑。

    真是喜怒无常……

    傅思诚黑眸扫过去:“我怎么娶了你这么傻的女人?!”

    陈舒茗抗,议:“那就是你眼盲,现在后悔了吧,快快,民政局就在前面……”

    傅思诚一听,脸色更黑了:“休想!”

    陈舒茗无语,看着他布满阴云的侧脸,默了默,还是呈了一时口舌之快:“傅思诚,你是不是有王、子、病!”

    傅思诚拧起眉头,眸底升起一抹困惑。

    见状,陈舒茗庆幸不已,怕他追究,说了句“变灯了”转移话题。

    回到家后,傅思诚脱掉外套吩咐她:“你先去洗澡。”

    “是!”陈舒茗点头。

    浴室门关上,傅思诚拿起手机。

    电话那头的罗特助似乎已经睡了,但看到打来的电话自然不敢不接,恭敬的喊:“傅总!”

    傅思诚瞥了眼浴室门,开口问:“什么是王子病?”

    “……”

    二十分钟后,陈舒茗洗完澡出来。

    “我洗完了。”她努了努嘴,示意他可以去洗了。

    傅思诚倒起身了,但并不是走向浴室的方向,而是过来一把将她扛起来了。

    这样的猝不及防,陈舒茗手机擦头的毛巾都掉在了地上。

    接着,被他压在大床上。

    重重的吻落了下来。

    他的动作太快,都没有时间让她说出一句话来。

    傅思诚蛮横地扯开她衬衣的所有纽扣,从身底抽出衬衣摔在了地上,和她的浴袍叠在一起。

    耳边突然响起罗特助一板一眼的答案:“百度上说,所谓的王子病,就是自我感觉良好,把自己想象成举世无双,童话般完美的王子,认为世界上所有异性都会为他神,魂,颠,倒……”

    居然这样想他,他不禁磨牙嚯嚯。

    “你能轻点吗……”

    陈舒茗手腕被他紧紧握着,身体紧绷的要命。

    傅思诚解气的回:“没得轻!”

    陈舒茗推了推他的肩胛骨,没推动,只能任由他像饿狼般来势汹汹。

    可偏偏就在这样的汹涌里,她再一次不受控制地沉沦进去……

    夜里,散落一地的衣物穿杂着起伏不断的粗喘声。

    工作日中午饭点,陈舒茗从办公室出来。

    今天她订了外卖要下面取,刚走到电梯门口,发现里面正巧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直奔向她,肩上挎着印有lv的包包,一身干净利落的工装,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舒茗,有没有想我?”

    “木子,你终于回来了!”陈舒茗短暂惊讶后微笑。

    “嗯,不过还没倒过来时差。”林木子冲她指了指自己的熊猫眼,而后二话不说拉她进了电梯:“走,边吃边说。”

    来到她们以前经常去的一家餐厅。

    看到菜单时,她心里还念念不忘那盒外卖。

    服务生点餐离开后,陈舒茗问她:“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啊哟,我们就别这么见外了,再说了若是让你家那位知道了,我可受不起他瘆人的眼神。”林木子喝了口柠檬水,懒洋洋地往沙发上一靠。

    “对了,你昨晚怎么没接我电话?”林木子朝她挑眉。

    昨晚确实有人给她打过电话……

    脑子里闪过昨晚被傅思诚压在床下折腾。

    好几次想伸手碰手机,都被他捞了回来,然后更加变着花样……

    陈舒茗脸上有些发烫。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傅思诚的关系,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