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八章 我带你走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男人感受到她的变化,下腹猛的一紧,用更加用力的抚摸来回应她。

    半夜里,房间里充斥着没有散开的欢爱气息,陈舒茗睁开眼睛,看向在旁边熟睡的傅思诚,伸手轻轻在他俊脸上勾勒着轮廓。

    一片黑暗中,手机突然亮起。

    她偏过头伸手去拿手机,徒然亮起的屏幕很刺眼,她眼睛眯了眯,才逐渐适应了强烈的光线。

    手机显示有一份未读信息,联系人显示是冷熙。

    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握着手机的手徒然抖了下,信息被点开。

    “珍妮弗割腕失血过多被送进医院,她服用了大量**,正在抢救中,你能让傅思诚来看看她吗?抱歉舒茗,我知道你跟思诚感情很好,可看着我妹妹躺在手术台上我于心不忍啊……”

    冷熙发了一大段话,陈舒茗眼睛突然就红了,有一层很稀薄的雾气染了上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她太过专注自己的情绪,直到有股温热的呼吸拂过来,她抬头,看到一首支撑着床头俯身看自己的傅思诚。

    陈舒茗心里更难过了,脑袋里不停回荡着冷熙告诉她的一大串话。

    她目光空洞的盯着天花板,手机屏幕反射出来的光照的她脸色像鬼一样。

    傅思诚问她:“做噩梦了?”

    没有听到回答,他俯身更近,这才发现她脸上湿漉漉的全是水光。

    “哭什么?!”

    傅思诚当即皱眉。

    这是他第三次见她哭,那种莫名的烦躁感再次从心底袭来。

    傅思诚伸手过去想要为她擦去眼泪,谁知还未碰到,就被她躲开了。

    她张了张嘴,最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傅思诚眉头蹙的更深,干脆将她压在身下,霸道的解开为她系好的睡衣扣子:“女人哭的时候,做一次就什么都解决了!”

    ……

    第二日,陈舒茗精神不济。

    黑色林肯早就停在楼下,罗特助恭敬的打开车门,她跟着傅思诚坐在后面。

    陈舒茗看着车窗外不停倒退的街景,眼前一阵恍惚,手机里醒目的几行字不断提醒着她。

    哪怕她没有回头,也依旧能感受到来自旁边的目光。

    在后脑勺快要被灼出两个窟窿来,陈舒茗终于受不了他灼热的目光转过身去,直接撞进傅思诚幽深的黑眸里。

    “你还没有回答我,昨夜为什么哭。”

    这个问题傅思诚早上的时候就问过她一遍。

    只不过她当时避而不答,拿下楼煮面当借口避开了。

    被他这样紧锁的眸光一直盯着自己看,陈舒茗撒了个谎:“我想妈妈了……”

    傅思诚蹙起的眉头稍有舒展:“等你下班陪你去一趟墓园。”

    “不用了。”陈舒茗拒绝道,又怕他多想,补充了一句:“我怕我去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傅思诚沉吟了片刻,微抬下巴看向前面:“罗特助,我这两天有什么行程吗?”

    罗特助听言,就快速翻阅pda,有条不紊的报告:“傅总,您上午九点有公司的内部会议,结束后有两个客户要见,下午约了远大的老董谈合作,明天和后天分别有上海分公司和瑞士总部的人员进行商业会谈……”

    陈舒茗并没有多听,重新望向车窗外,等林肯停在办公楼前她下车离开。

    下午下班回家的时候接到傅思诚的电话。

    “今晚你先回家,明早六点我来接你。”傅思诚说道。

    陈舒茗愣了一下,虽然表面不在意,心里还是小小失望了一把:“早上六点?”

    “早点睡吧。”傅思诚只是说。

    “喔……”陈舒茗乖巧的应道。

    话音刚落,那头就挂断了电话。

    陈舒茗木讷地盯着手机发了半天呆,才回了家。

    第二天早上六点,陈舒茗准时在楼下等他。

    此时天还没有大亮,黑色林肯闪着前车灯从宽阔的街道拐进来,沿途经过两个晨练的大叔还驻足看了好几眼。

    黑色林肯停在她前面时,陈舒茗打哈欠正打到一半。

    驾驶座的罗特助下车,替她拉开后车门。

    陈舒茗尴尬的钻进去,挨着里面的傅思诚坐进去。

    傅思诚抬手将她后面的卫衣帽子放下来,因为长发没有扎的缘故,头顶上蓬蓬的有些乱,揉眼睛的模样活像一只小松鼠。

    “没睡醒?”傅思诚挑眉。

    陈舒茗忍住窜上来的欠:“唔……有一点。”

    “这点出息!”傅思诚叱她。

    低头看了眼表,他又对她说了句:“还有段路,你先在车上睡睡。”

    陈舒茗想说不用,人已经被他伸手按住肩头。

    随即稍一用力,整个人就像个不倒翁倒在他腿上,然后厚实的掌心放在她脑袋上。

    “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到了你就知道。”

    想着距离上班还有两个小时,时间比较充裕,就干脆闭上了嘴巴。

    视线里只剩下他一双锃亮的皮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两天精神压抑的原因,没过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前面罗特助的声音:“傅总,我们到了!”

    陈舒茗坐了起来,看到外面人手一个行李箱,还有些昏昏沉沉。

    “我们来接人吗?”

    傅思诚摇头,拉着她的手下车:“我要去美国出差一周,带你一起走。”

    陈舒茗被傅思诚一路拉着。

    他步伐有些大,陈舒茗跟在后面不是踉跄了几步。

    这会儿已经困意全无。

    陈舒茗低头看了眼手里多出来的绿色证件,再看向他刚毅的侧脸,不禁咬唇,这男人可真够神通广大的,什么时候竟把她的护照都给办好了……

    “思诚,我上班要迟到了……”

    陈舒茗想抽回她的手,无奈被他紧紧攥在手里,她只好晃了晃他的手。

    “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

    “啊?!”

    “有什么问题?”

    陈舒茗扯了扯身上的挎包,微微皱眉:“我还没有告诉木子呢……”

    “到时候给她发条短信。”傅思诚眉眼淡淡。

    陈舒茗惊叹傅思诚的办事效率,不禁瞪大了眼睛。

    在前面提着行李的罗特助回头颔首:“傅总,您和夫人在这里稍等,我去办一下登机手续。”

    陈舒茗手里的护照被拿走。

    “我的**可能忘带了……”陈舒茗还想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傅思诚只是冷哼了下,直接夺过她肩上的挎包,几乎不用翻,就在钱包里找出夹在里面的**。

    陈舒茗无奈的扶着额头,这男人敏锐力也太强了些……

    五六分钟后,罗特助拿着登机牌走过来。

    “走吧!”

    陈舒茗默默跟上。

    等待安检的队伍有些长,傅思诚看着身后拿着登机牌的陈舒茗,蹙了蹙眉:“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似乎换了登机牌后,她就始终没开口说话过。

    陈舒茗半天才很小声的开口:“我很久没有坐过飞机了……”

    说实话真的有些羞窘,傅思诚身边的人没坐过飞机的几乎没有。

    不过陈舒茗是真的好多年没有坐过飞机了,一来她很早就跟陈家关系决裂,平时很少去旅游,去外地大多都是火车和高铁,二是自从妈妈去世后,她开始变得恐高……

    傅思诚见她垂着的睫毛微微颤动,不仅失笑勾了勾唇,再开口时,语气比之前温和了不少:“没事,等会你就跟着我!”

    “嗯。”陈舒茗每次都很温顺的点头。

    接下来的时间里,傅思诚眼角余光里,瞥见她像一个小孩子似的亦步亦趋的跟在自己后面。

    一番折腾后,进去候机室没多久,广播里就提醒登机。

    头等舱,两人并排而坐,罗特助坐在后面。

    陈舒茗坐下的一瞬间,还觉得有些恍惚。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上了飞机?

    旁边的旅客都在系安全带,陈舒茗看了半天,节奏完全比别人慢了好几个度。

    正当她琢磨着怎么系,旁边的一双大手伸过来,修长的手指简单勾扯了下,安全带就系好了。

    陈舒茗闻着他的气息,轻声道:“谢谢……”

    傅思诚本来还想像平常那样逗她两句,不过见她一脸傻乎乎的样子便忍住了。

    飞机滑行了一段时间,平稳在云端。

    空姐走过来,傅思诚抬手:“给我来一杯冰水。”

    “我也要……”陈舒茗声音很小。

    等她伸手接过空姐递过来的水杯时,机舱突然颠簸了一下。

    陈舒茗吓了一跳,脸色有些白。

    空姐见状,习以为常的微笑安抚:“女士,不用害怕,只是遇到了气流,飞机会有些颠簸,都是正常现象。”

    话音刚落下,警示灯闪了闪,广播也跟着响起来,提醒飞行中遇到气流,请各位旅客系好安全带不要随意走动,若在洗手间的乘客注意抓好扶手。

    陈舒茗放松了些,可还是心有余悸。

    低头发现自己正紧紧握着傅思诚的手,脸颊有些泛红。

    她正想抽回自己的手,傅思诚却反手把她握的更紧:“很怕?”

    “现在不怕了……”陈舒茗下意识舔了舔嘴唇。

    傅思诚幽深的眸子微微眯起,里面窜出一抹精光,幽幽的开口:“很快又会有气流了。”

    “……真的吗?”陈舒茗声音里掩盖不住的紧张。

    小手下意识又抓紧了他的手。

    傅思诚端着水杯,眼角余光瞥到

    手掌里同样紧握的小手,喝水的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浅笑。

    十个小时后,飞机安全抵达。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