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零九章 总裁求放过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跟着傅思诚走出机场大厅,有安排好的车子,他们先坐了进去等罗特助放好行李。

    此时夜已经很深,入眼是机场的通明灯火。

    之前因为太多心思都放在坐飞机的紧张上,没在意到他们已经抵达的目的地。

    这会儿左右看了看,醒目的城市名字映入眼底,陈舒茗才知道他们此次来到的是美国中心城市纽约。

    国际化大都市,世界第一经济中心。

    而这里,也有他。

    手指不由一根根紧紧攥起,眼神逐渐恍惚起来,灼热的气息慢慢逼近:“在想什么?”

    傅思诚上半身朝她倾斜,几乎要将她笼罩住。

    陈舒茗摇摇头:“没事。”

    他敏锐的眼神依旧盯着不放。

    陈舒茗被盯得有些发毛,每次这样,似乎都能将她心底的秘密全部窥探出,她只好再次开口,伸手捏了捏肩头:“坐的太久有些累……”

    “等下更累。”傅思诚吐出一句,

    “为什么?”陈舒茗抬头朝他眨巴着眼睛。

    傅思诚不语,但眼神很暧昧。

    脸颊通红的要命,陈舒茗很后悔为什么自己要追问下去。

    视线里。罗特助已经提着行李回来,正绕到车后打开后备箱,她心跳的厉害,突然想在飞机上多待几个小时。

    到了预定酒店,罗特助一直把他们送到门口。

    似乎是看他们两个人一起,前台安排给他们的是一套情侣套房,白色大床上铺满爱心状的玫瑰花瓣。

    那团红简直太惹眼了,陈舒茗佯装镇定的移开视线。

    腰上一紧,傅思诚欺身而上:“一起洗?”

    “不用了!”陈舒茗忙不迭的推开他,脸烫的发红:“还是你先去吧。”

    傅思诚没再逗她,起身进了浴室。

    陈舒茗独自站在落地窗边,灯光折射出她纤细的身影,背后是红色玫瑰铺成的大床,哗哗的水声传来,若不是傅思诚说要来出差,她真以为这是来度蜜月了。

    轮到她进去洗,才淋浴了没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

    “还要多久?”

    陈舒茗咬唇:“快了……”

    若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能在里面再多淋一会儿。

    一整天的长途跋涉真的很累,实在有些吃不消更消耗体力的运动。

    浴室门外没了声响,陈舒茗自以为他走了,正往身上擦沐浴露的时候,门“嚯”的一下被推开了。

    傅思诚高大的身影直接跨步进来。

    还未干透的短发再次淋湿,一撮一撮的垂在额前,令他的眉眼更显英气。

    “你!”

    陈舒茗被他抵在墙上。

    她浑身紧绷的要命,声音刚一出就瘫软在浴室不断升温的空气里……

    翌日清晨,陈舒茗隐约感觉到身边的人起床。

    迷迷糊糊的睡眼勉强睁开点缝隙,已经洗漱完毕的傅思诚穿着一身高定西装正站在镜子前打领带,她不由的感叹他惊人的好体力,待脚步渐远,体力不支地再次昏睡过去。

    床尾坐着个高大的身影,逆着光,显得身材更加健硕,五官轮廓深邃的夺人心魄。

    “睡醒没?”傅思诚扯唇问道。

    意识到傅思诚坐在床边,陈舒茗一骨碌的从床上翻起来:“醒了!”

    她扒拉着一头凌乱的头发,有些羞窘的垂下眼眸,自己居然整整睡了一天。

    “洗个澡,带你出去逛逛。”傅思诚被她傻气的模样给逗笑,吩咐道。

    陈舒茗眨眨眼睛,呆呆的看向他。

    傅思诚伸手摸向衬衣领口,慢条斯理的解开两颗扣子,露出微微凸起的锁骨:“不想逛的话,也可以待在房间里。”

    “想!”陈舒茗反应过来,忙不迭的翻身下床:“我现在就去洗!”

    临关浴室门的时候,还特意警惕的看了眼他有没有追上来。

    陈舒茗再出来的时候,床头多了一套衣服。

    她这次来的匆忙,除了肩上的挎包什么都没有拿,完全的典型裸游,刚才洗澡的时候还在烦躁待会要穿什么才好,没想到他都提自己准备好了。

    依旧是从里到外,就连贴身小物件都有。

    换好衣服后,傅思诚带她来到酒店一楼的餐厅用餐。

    因为都是西式的,上来的都很快,陈舒茗刚刚拿起叉子,傅思诚忍不住又看向她:“衣服还合身吗?”

    “嗯……”陈舒茗点头。

    然后,傅思诚又朝她那边探了探。

    陈舒茗自以为他要跟自己自己说话,身子也往前探了探,谁知等来的却是他懒懒的一句:“我昨晚摸了摸,感觉尺寸又变大了。”

    “咳……”陈舒茗差点被嘴里的面包噎到。

    脸比盘子里的小番茄还要红,手忙脚乱的不知干什么才好。

    虽然周围都是外国人的陌生面孔,就算听到了也不会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但她还是毫无抑制的脸红起来。

    整顿饭下来,陈舒茗被对面的男人气的都没好好吃上几口。

    虽然说是带她出来逛一逛,可车子始终没有停过,一直沿着热闹的街区行驶着。

    傅思诚手肘拄在半放的车窗玻璃上,手指尖夹着根烟,不时地吞吐出白色烟雾,幽深的眸子一直望着窗外,倏然,他将烟掐断,吩咐司机停车。

    陈舒茗跟他下了车,直接进去一家奢侈品店。

    她看了看应该是这两年比较流行的品牌,虽然她不是很懂,但是会在自己喜欢的时尚杂志上看到一些。

    以饰品为主,柜台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首饰,一个很普通的925就要上千,可想而知再在上面镶嵌颗钻石的价格。

    傅思诚反手抄着口袋,走在前面:“看看,哪些好看?”

    “都挺好看的。”陈舒茗中肯的回答。

    傅思诚绕着柜台走了一圈,

    在末尾停了下来,长指捻起一个星辰坠项链,上面镶嵌满一颗颗碎钻,在灯光下闪的耀眼。

    他转身问她:“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嗯,挺不错的。”陈舒茗的回答依旧很中肯。

    然后他就看到傅思诚跟店员用很标准的英文说包装起来。

    陈舒茗没有多想,直到他从店里走出来将盒子递给自己,她一时愣在原地:“给我的?”

    “是啊,你不是挺喜欢的吗?”傅思诚微微勾唇。

    “是挺好看的,可是我真的不需要……”陈舒茗摇摇头,手迟迟没有伸去接。

    傅思诚的脸渐渐沉了下来。

    “你确定?”

    陈舒茗刚点头,下一秒就张大了嘴巴:“你!”

    他竟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给扔进垃圾桶里。

    “砰!”

    一个很有分量的小盒子发出沉闷的声响。

    傅思诚脸色很差,语气不善:“你不要,那就扔了呗。”

    说罢,便甩手大步离开。

    陈舒茗看着他高大坚实的背影,站在原地没有动,害怕自己一走就被人拐了走。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他结账时所折合人民币七万多,相当于很多人一年的工资,可他却丝毫没有犹豫地将它扔进垃圾桶。

    即使不是她自己的钱,陈舒茗都觉得心疼。

    她咬咬唇:“我要……”

    傅思诚听言,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双幽深的阴郁的眸子就那样盯着她。

    陈舒茗像是败下阵来,走到垃圾桶前,将那个蓝色小盒子捡出来,粉色的蝴蝶结沾了着污渍,她很小心翼翼地擦了擦。

    打开来看,一串星辰钥匙项链静躺在里面。

    和在店里看更有一种惊艳感,镶嵌满的钻石令人眼晕。

    陈舒茗刚准备抬手摸上吊坠,有人比她更快了一步。

    她抬头,就看到五官被放大的傅思诚,不知他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此时正附身在她脸侧,此时脖颈间一凉,那串星辰项链垂在锁骨间。

    傅思诚没有松开,随即扣住她的后颈。

    稍一用力,她被迫地向前,和他清亮幽深的眸子对视:“以后不管到哪都要戴着它!”

    “喔!”陈舒茗点点头。

    “时时刻刻都将它挂在脖子上!”

    “知道了……”

    “洗澡也不许摘掉!”

    “是……”

    在她连续保证了三次,傅思诚微皱的眉头才有些好转。

    陈舒茗对于他这样的喜怒哀乐都快习惯,每次也只敢在心里默默骂他霸道冷酷……

    只不过低头间,看到闪闪的星辰项链垂在脖颈上,她还是觉得有点压力存在,她很少戴这么贵重的东西,以至于走路的时候不时往左右两边张望,生怕别人会抢走似的……

    陈舒茗将垂着的项链轻轻捻起,放在衣领里面。

    末了,还隔着布料摸了摸。

    她这一系列小动作被旁边的傅思诚留意到,眼底泛起阵阵笑意。

    伸手揽住她的肩头,再开口,语气也比刚刚缓和了许多:“走吧,前面是时代广场,带你过去逛逛!”

    他们过去的时候,夜色已经降临。

    不愧是称作世界的十字路口,那里人山人海,一片灯火辉煌的繁华景象。

    陈舒茗被傅思诚牵住的同时,也紧紧回握住他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群给冲散了。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土包子似的,到哪都特别新奇。

    傅思诚牵着她的手抬起,指了指远处的小巷:“现在时间还早,待会我们可以一起去看歌剧。”

    “好。”陈舒茗点头。

    逛的时间有些久,陈舒茗嗓子发干的舔了舔嘴唇。

    刚有动作,走在身边的傅思诚就开口:“想喝什么?”

    “苏打水。”陈舒茗几乎脱口而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