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今晚别想睡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好一会儿,她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傅思诚沉默地站在原地,如同审判般眉头蹙起,像是风雪中的泰山一样沉稳。

    倏然,他大步上前,粗,暴的扯开她身上的被子:“起来!和我做!”

    陈舒茗被他整个捞起来。

    身上的礼服怎么消失的她不知道,只听见绸缎布料撕碎的声音。

    “唔……别……”

    陈舒茗别过头,想要躲开他的薄唇。

    傅思诚不知哪来的怒火,拇指与食指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逼迫着她迎,合自己,冷哼一声:“我偏要!”

    陈舒茗拼命用双手推搡着抗,拒,从没有此刻如此抗,拒他的胸膛和气息。

    “陈舒茗!认清自己的身份,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这句话成功的让陈舒茗僵硬下来,垂下手不再有任何动作。

    感受到眼眶有温热的液体在涌动,她硬生生憋着一股气,紧咬着牙齿。

    他就这么不相信自己……

    她的温顺让傅思诚很满意,眉眼间的阴鸷却更浓郁了,咬肌迸得像要涨破皮肤直接暴,露出来似的。

    他退去她的热裤,伸手扯去她挡在眼睛上的胳膊:“不许闭上眼睛!”

    “……”

    “看着我!”

    “……”

    傅思诚坐在床尾,脸上纵,情的影子还未完全消退。

    从烟盒里摸出根烟,低头点燃时,用右手护住火机窜出来的幽蓝色火光。

    吞吐出白色烟雾,傅思诚透出弥漫的烟雾凝视床上的陈舒茗,她像是杨柳似的瘫软在床上,露出的肩头掩饰不住他留下的痕迹,眉眼泛红。

    朋友?

    他不是不知道冷熙一直喜欢着陈舒茗。

    这两个字如同嚼蜡般的重复。

    心底无声的,似乎有股咬牙切齿的狠劲。

    傅思诚一根烟抽完,重新翻身上床,手指才刚刚碰到她,就已经轻颤起来。

    陈舒茗眼睛都没睁开,弱弱的开口:“真的不要了……”

    傅思诚像是没听到似的,仍然握住她的腰,从床头拿出新的铝箔包。

    “今晚别想睡!”

    ……

    隔天中午,车子一直行驶到市区外。

    走了段山路,颠簸停下时,前面的罗特助回头:“太太,到了!”

    陈舒茗点头,脸上是彻夜未眠的黑眼圈,下车的时候两条腿还有些打晃。

    “您慢点走。”罗特助伸手搀扶了下。

    随即,就感受到从右后方传来一记阴冷的眼神。

    罗特助回头,便看见傅思诚沉着脸站在原地,罗特助连忙缩回了手。

    **oss今天好可怕!

    陈舒茗默默说了声“谢谢”,然后走到傅思诚身边,他的眸光落在她身上时,呼吸忍不住颤了颤,昨晚的记忆太过疯狂的可怕。

    傅思诚什么也没说,只是抬手示意了一下,让这边的工作人员带她去换衣服。

    工作人员很热情,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等陈舒茗换好衣服出来,傅思诚也同样穿了一身,只不过他身形高大,将黑白相间的服饰穿的像模特,仅仅一个侧脸,都好像摆拍出来的模特海报。

    她不知道要做什么,也不敢开口问她,瞥见这一身运动装备,想着也是跟运动有关。

    陈舒茗走过去,隐约听到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

    忽然,就看到傅思诚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

    陈舒茗看清楚后,不禁大步跑过去,从他手里夺回自己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冷熙”的名字,估计是要问她昨晚的事,看了眼正在通话的手机,急忙摁掉。

    “你干嘛接我电话?!”

    陈舒茗皱眉,下意识攥紧手里的手机。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微眯起,将她眼底燃起的怒火尽数捕捉在眼里。

    短暂的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还是刚刚的名字,陈舒茗往旁边走了两步,捂住话筒。

    冷熙听到她声音后顿了顿:“刚才是傅思诚?”

    “嗯。”陈舒茗诚实的回答:“昨晚你跟我说的事等我回国后再过去……”

    冷熙从来都是顺着她的意思,心里不禁苦笑了一番,只有他知道,陈舒茗这样做都是为了一个叫傅思诚的男人。

    “昨晚实在太忙了,都没跟你好好说说话你就离开了……”

    “昨晚有些不舒服……”陈舒茗底气不足的开口。

    “照顾好身体啊。”冷熙在电话那头叮嘱道。

    背后麻烦锐利的目光愈加强烈,陈舒茗声音低低的:“先不说了,思诚还在等我……”

    挂了电话后,她转身,果然看到傅思诚站在原来的位置注视着她,

    不同的是,他手里多了根点燃不久的烟,娴熟地在旁边弹了弹烟灰,正当她捏着手机走回来时,他倏然开口,语气很淡:“去填表格。”

    “轰隆隆——”

    直升机的螺旋桨声像是在耳边炸裂开,陈舒茗感觉自己的心脏完全超负荷。

    按照他的吩咐填完表格后,就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在她身上套上什么装备,接着就被带到这架直升机上。

    不同于他们之前乘坐的客舱,里面空间很小,最多只能容纳四五个人,几乎一偏头就能看到距离原来越高的地面,而且遇风时机舱晃动的感觉十分明显。

    二十多分钟的飞行,直升机停在大约四千米高度的高空中。

    当机舱门打开时,他终于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前面的飞行驾驶员冲傅思诚比了个手势,然后他便拉着她往机舱边缘去,灌进来的风,几乎要将她吹下去。

    陈舒茗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她紧紧抓着后面的椅背,声音里透出一丝乞求:“可不可以不要……”

    “不可以!”傅思诚慢悠悠的回道。

    陈舒茗身子不停往里面缩,眼神已经涣散,眸底透露出恐惧。

    看到深不见底的地面,她害怕的眼泪都快掉下来。

    “我真的很怕……”陈舒茗抖着牙齿。

    傅思诚冷哼了声,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拎到自己面前。

    将她身上的设备和自己相连,最后做了一遍检查,然后手托着机舱门,冷寂去蛰伏般的声音散在她耳边:“这就是惹我不高兴的代价!”

    随即,纵身一跃。

    “啊——”

    陈舒茗的尖叫声和狂风声同时响起。

    在空中自由落体般往下沉近乎四十秒,傅思诚才拉开降落伞。

    他有高空跳伞的执照,所以完全可以带她进行双人跳,只是慢慢往下降的过程中,他察觉到不对劲。

    原来在怀里尖叫的女人,不知何时没了声音。

    等终于降落在指定的平底上,傅思诚第一时间解开了安全带。

    单膝跪地向前,就见她软软的倒在自己怀里,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双目紧闭着。

    “陈舒茗!喂!”

    傅思诚伸手在她脸上轻拍,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有睫毛在微微颤动。

    眉心拧起深深的褶皱,原本只是单纯的想惩罚她一下,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恐高。

    怪不得之前带她来机场,她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坐上客舱也是满脸紧张,原来并不仅仅因为很久没坐飞机的局促,还有恐高的一部分原因。

    傅思诚眉头拧的更紧,像是个小疙瘩。

    “舒茗!醒醒!”

    又唤了几遍,还是没有睁开眼的迹象。

    傅思诚一把将她抱起,大跨步离开平底。

    回到酒店套房时,叫来的私人医生也刚好赶到,是位华侨,英文说的带着中国味道:“傅先生,这位小姐由于受到过分惊吓才导致的昏厥。”

    “那她为什么还不醒?”傅思诚眉眼紧蹙着。

    从跳伞场地回来的路上差不多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她始终闭着眼睛昏睡。

    “应该是受了点风寒,有些低烧?”医生放下听诊器:“不过并不严重,吃点药冰敷后会好转一些。”

    昨晚,他强要了她好多次。

    最后的时候,甚至将她整个人抱起,隔着窗帘抵在落地窗上,头顶正上方吹着空调。

    傅思诚尴尬的咳了声,吩咐罗特助将人送出去。

    叫来客房服务送来冰袋,他拿毛巾在上面缠了一圈,才放到陈舒茗额头上。

    昏睡中的陈舒茗似乎小小挣扎了下。

    傅思诚不禁叱声:“别动!”

    这声对昏睡中无意识的陈舒茗来说仍然具有威慑力,话落,她变得温顺起来。

    傅思诚从进套房到现在,身上的衣服都来不及换,扯了扯衬衣的领口,想要转身脱掉外套丢在沙发上,垂着的手突然被抓住。

    “妈妈……”

    陈舒茗的睫毛微微颤动,干涩的嘴唇一张一合。

    傅思诚附身坐在床边,反握住她的手,在上面安抚似的轻拍,

    送完医生回来的罗特助立身在旁,也静听了几秒,忽然开口:“傅总,我好想听到太太也在喊你的名字!”

    听言,傅思诚俯身凑到她唇边,静静听。

    似乎的确听到自己的名字,心里的某根弦跟着被挑弄起来,屏息凝神片刻,终于等到她再次开口,声音小小的,很沙哑。

    “傅思诚,王八蛋……”

    傅思诚的脸色顿时像**似的变了脸色。

    一旁的罗特助连忙摆手表示:“我可什么都没听到……”

    ……

    “天呐,上面有个人要跳楼!”

    “好像是个女人!”

    医院大楼下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都齐刷刷的昂着头,看着穿着病号服的女人,似乎在哪个睁眼的瞬间,她就会从上面跳下来。

    小小的陈舒茗从人群中挤出来,手里的甜甜圈掉在地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