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只许唱给我一人听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她张大嘴巴看着上面的人,还没看清楚女人的面容,一抹身影重重地从大楼上坠下来,像是开败的红玫瑰,满地的鲜血……

    “啊——”

    陈舒茗猛的睁开了眼睛。

    视线有些短暂的失焦,又重新聚起,半晌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飞机上。

    机窗上的挡光板放下来了,似乎已经是黑夜,机舱内静悄悄的,没有空姐走动,

    陈舒茗下意识抬了抬手,发现被有力的大手包裹着。

    顺着掌心往上,是手腕上的名表,然后是结实有力的小臂,再然后是凸起的喉结和刚毅的俊脸轮廓,那双幽深的黑眸紧闭着,似乎在熟睡。

    “太太,您终于醒了。”

    坐在旁边的罗特助笑着看向她。

    陈舒茗有些茫然:“我们这是……”

    “正在飞往a市的私人飞机上,跳伞后,您整整昏睡了一天一夜。”

    罗特助看了眼傅总,继续说:“您昏睡这几天傅总一直陪在身边,把行程都取消了,现在更是提前两天回国。”

    陈舒茗心头一阵,开口也只是“喔”了一声。

    她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有抽回来,只好作罢重新闭上眼睛。

    私人飞机在机场有单独的领域降落,出来后,罗特助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走,只是递给傅思诚一串钥匙,那辆黑色林肯也停在路边。

    关上车门时,傅思诚突然开口说了句:“你妈妈有什么喜欢的花吗?”

    “百合花……”陈舒茗想也没想开口回答。

    随即轻轻皱眉,不明白他这样问自己的意思,见他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也只好闭上嘴巴。

    黑色林肯在机场高速路上飞驰着,逆向不时有车辆行驶而过,可能是低烧才刚退的缘故,再加上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陈舒茗有些疲惫,阳光有意无意地撒进车内,忍不住小睡起来。

    她睁开眼时,却不是意料中的繁华市区。

    是她经常来的一片墓园,而且后车座上多了几束百合花,他什么时候停车买的她都不知道。

    傅思诚已经拔掉车钥匙:“我们去看看阿姨。”

    陈舒茗一时愣在原地。

    傅思诚长臂一伸拿起白色的百合花,沉稳幽深的眸子看向她:“不是你在昏睡时一直喊着妈妈吗,现在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吗?”

    走了一段不算很长的山路,陈舒茗不时的回头看。

    走到特制的小房间里,陈舒茗从他手里接过那束百合花放在墓碑前。

    傅思诚站在后面,她有些不知所措。

    大概有十多分钟,她慢慢起身开口:“可以回去了……”

    “嗯。”傅思诚点头。

    临离开时,他转头看向墓碑上的年轻女人,微微颔首似在打招呼。

    原路返回坐回车里,傅思诚并没有立马发动引擎,而是一手托在车窗上,一手搭在方向盘上,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少见的欲言又止。

    “高空跳伞以前,我不知道你恐高。”

    傅思诚唇角紧抿着,声音里夹杂了些柔软:“嗯……以后不会了。”

    陈舒茗看着他刚毅的侧脸,手不自在的在膝盖上收缩着。

    这是在跟她道歉吗?

    可是,这个男人怎么连道歉都可以这么霸道……

    回去的第二天,公司就举办了周年庆员工聚会。

    作为总监的她一定是要出面的,陈舒茗挑了条极简的白色背带裙就去了现场。

    包房里都是喊麦声,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陈舒茗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才接听起来。

    电话那头似乎是工作刚刚结束的样子,听到文件合上的声音:“在公司还是在家?我现在过来。”

    陈舒茗一手捂着耳朵,咬咬唇:“恐怕不行……”

    “原因。”傅思诚沉声。

    “今天公司周年庆,大家都在一起吃饭唱歌……”

    “要多久结束?”

    “现在刚到这边,估计要到十一点吧。”陈舒茗看了看表回答说:“大家玩的都挺开心,我身为公司总监现在走也不合适,你说是不是?”

    差不多十天没有跟同事说说话消遣消遣,陈舒茗今天不是特别想很早回家。

    话落,傅思诚并没有直接说行还是不行,默了两秒后开口问:“是哪个ktv?”

    “就是经常的那家金碧辉煌。”陈舒茗老实回答。

    “知道了。”说完这句,傅思诚挂断了电话。

    陈舒茗看了眼黑掉的手机屏幕,这样子算是答应了吧?

    耸了耸肩,她重新回到包厢里,已经有同事唱嗨了,在桌前扭腰翘,臀。

    陈舒茗跟同事学会了一个摇筛子的游戏,玩的正起劲儿,包厢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走进来的是刚刚去洗手间的林秘书,看起来神采奕奕:“各位,你们看看谁来了!”

    说着,激动地往旁边侧身,一抹高大笔直的身影暴露在众人面前。

    陈舒茗不由得呆了呆。

    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白衬衫永远不会淘汰的两款颜色,身上唯一的装饰品大概就是手腕上的精工手表。

    刚毅又不失英气的五官轮廓异常明朗,眉眼间仿佛总带着几分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让人不敢随意接近。

    “哇,傅总!”

    有人忍不住在人群中低喊出来。

    因为盛世是傅思诚旗下的集团,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

    林秘书在陈舒茗身边待久了,多多少少也知道他两的事,此时更是激动地说:“难得傅总肯赏脸过来咱们这边。”

    陈舒茗手里的筛子放在一边,自顾自挪坐到了角落里。

    见傅总进来并没有主动坐在陈总监旁边,那些蠢蠢欲动的女同事一个个前仆后继的端起酒杯。

    “傅总,可否敬您一杯?”一位女同事娇羞的说道。

    “酒就不喝了,待会要开车。”傅思诚挡酒,语气很淡。

    “那傅总喝点饮料!”女同事依然笑的很甜。

    话音刚落,其他女同事都你拥我挤的给他递上饮料。

    傅思诚扯唇:“谢谢。”

    很淡漠的两个字,却足以让女同事羞红了脸。

    陈舒茗扫了眼全部围在沙发旁献媚的女同事,心底划过几丝不痛快。

    红颜祸水!

    陈舒茗赌气地瞪了他们一眼,假装不在意的把玩着手里的筛子。

    傅思诚眸光淡淡掠过,说了句:“我过来大家也别拘束,玩开心。”

    话落,包厢里又恢复一片热闹。

    “还谁没唱歌呢,去点一首!”

    “还有陈总监喔……”

    见麦克风递给自己,陈舒茗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我五音不全,你们唱就好了……”

    她虽说是总监,在公司里没有一点总监架子,因此同事们都跟她很能玩的开,完全没有上下级的关系。

    “别啊,总监,我们大家都唱过了,就剩您了!”林秘书以为总监是不好意思,又劝道。

    这边视线都聚集过来,傅思诚也朝她看过来,带着几分挑衅的语气:“我看陈总监还是算了吧。”

    之前在酒吧喝醉在他怀里咿咿呀呀的乱唱,估计他已经牢牢记在心里了。

    只是看到围绕在他身边女同事的娇笑声,她突然有些在意。

    像是跟谁怄气,她接过麦克风:“虽然我唱歌不怎的,唱戏还是有一手的!”

    “戏曲?”林秘书惊讶,以前怎么没听总监说过?

    “这里还真有黄梅戏诶!”

    有些好事的女同事已经主动帮她点了《女驸马》里面的一段耳熟能详的段子,前奏响起,陈舒茗想后悔也来不及,只好跟着屏幕唱:“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哇,好新鲜呐……”

    一曲结束,全场安静。

    陈舒茗有些尴尬,担心跟上次一样遭到傅思诚的鄙视。

    回头却发现所有人都震惊般的看着她,不知是谁先鼓了掌,随即掌声啪啪连成片。

    “总监好棒哦,平时都没见您表演过什么才艺……”

    “呃……献丑了。”

    在众人瞩目中坐下来,忙将麦克风丢给同事,中途偷偷朝傅思诚的方向瞄了一眼,见他幽深的黑眸正凝视着自己,吓得赶紧回了头,心头烫呼呼的……

    结束离开时,陈舒茗磨蹭到最后一个才走,

    从玻璃门出来果然在马路对面看到熟悉的黑色林肯停在那里,她走过去拉开车门。

    傅思诚发动车里,沿着主干道行驶了两三公里,忽然打了转向灯,没过多久停下车来,视野里是浩瀚的江边,还能看到亮着霓虹的江畔。

    陈舒茗不解,只听到他说:“把刚刚那段黄梅戏再给我唱一遍。”

    “在这?”她惊讶。

    “嗯。”傅思诚点头。

    陈舒茗皱眉,盯了他半晌,见他还在耐心的等待。

    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有些别扭的开口:“我考状元不为把名显,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为了多情的李公子,夫妻恩爱花儿好月儿圆呐~”

    后面拉长的高音,被吞没在傅思诚突如其来的吻里。

    松开时,他的唇还抵在她上面,眸色深沉:“谁教你的?”

    “我外婆教的……”

    “嗯。”傅思诚的喉结滚动了好几下,目光直视着她:“以后只许唱给我一人听。”

    陈舒茗皱眉于他无时无刻的霸道。

    “听见没?”见她半天不吭声,傅思诚说话分贝大了些。

    “听见了。”她忙回道。

    陈舒茗被他压在身底下,见他没有坐回的意思,而且伸手从储物格拿出一个小包装。

    她咽了口唾沫,低声问:“这是什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