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日礼物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你说呢?”傅思诚挑眉。

    傅思诚从小包装里拽出一个透明硅胶类东西,语气魅惑至极:“玩车震!”

    “车震?!”

    陈舒茗瞪大了眼睛。

    第二日清晨。

    陈舒茗蜷缩在被窝里,目光空洞的盯着某处发呆。

    大片阳光撒在被子上,昨晚的画面一个劲儿往脑袋里窜。

    傅思诚拿出那个东西时,她还以为是故意逗她的。

    没想到下一秒真的就扑上来,座椅随即放平,他横跨在她身子上,接着听到牛仔裤拉链拉开的声音,内心的迫切强烈的不能再强烈。

    陈舒茗本想挣扎的,可被他牢牢禁锢住,她动弹不得……

    好像一整个晚上,车子都在不停震动。

    这可能是她迄今为止所做过最疯狂的事了,记得上次在车里他强要自己都没这么激烈。

    回想起来,发烫的脸更加烧灼。

    “以后至于唱给我一个人听。”

    陈舒茗想起昨晚车震前,他覆在她耳边跟自己说过的话。

    伸手摸向领口,隔着衣服都能摸到锁骨上面垂着的几颗星星项链,那天他给自己戴上时,也说过类似的话:“以后走到哪都必须戴着它!”

    以后……

    陈舒茗嘴角划开一抹苦笑,以后,哪有那么多以后……

    下午的时候,傅思诚给她发过来电话,说是到了楼下让她出来。

    陈舒茗疑惑,还是起身随手穿了件裸色风衣下了楼。

    从家里出来,罗特助站在林肯前替她拉开车门。

    应该又是从酒局过来的,傅思诚长腿交叠着,皮鞋微晃,呼吸间传来一阵酒气,却不是很浓。

    “又喝酒了?”刚说完,陈舒茗就觉得自己似乎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好在傅思诚很耐心的回答:“嗯,喝了点。”

    陈舒茗又朝他看了几眼,这个男人就算在醉酒后说话都这么理智又冷淡。

    见陈舒茗没再开口,傅思诚从烟盒掏出一根烟,这次却没点燃。

    指腹在厌倦上摩挲,似乎不经意的朝罗特助瞥了一眼:“咳!”

    “对了傅总!”罗特助回头,一副刚想起的模样:“嘉和集团的老总想请您去自家酒店坐一坐。”

    “哦?”傅思诚挑眉。

    罗特助特意停顿了下,接着开口:“下周三不是您生日嘛,也是想借机亲近一下。”

    傅思诚不着痕迹的扫了旁边一眼,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嗯。”

    陈舒茗轻轻抿了抿唇。

    他的生日快到了……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周三。

    陈舒茗坐在办公桌前,明显进入不了状态,电脑屏幕上映出她心神不宁的脸。

    右手握着笔不知停了多久,她倏然从办公桌前起身。

    她掏出手机拨通了林木子的电话。

    “喂,木子!”

    “舒茗,怎么了?”

    陈舒茗神色稍微有些僵硬,弱弱的开口:“木子,如果你男朋友过生日你会送什么?”

    “哈哈哈……”林木子在电话那头笑了几声:“舒茗,你也真是的,想给你家傅思诚买礼物就直说嘛,还拐弯抹角……”

    陈舒茗被她说的不好意思,脸刷的一下红了:“木子!”

    “好好好……不逗你了,先让我想一想昂……”

    夜色渐深,下班后,陈舒茗斜挎着小包往别墅走去。

    手搭在挎包上,不同寻常的,今天鼓鼓的。

    陈舒茗深呼吸了口气,竟然还有些紧张。

    一辆轿车悄无声息地从她身边经过,突然打开后车门,伸出一双有力的手臂,硬是将她拽进车里。

    若是旁人遇见这类事,第一反应就是遇见抢劫。

    陈舒茗跌坐在后车座上,撞进一双幽深的黑眸里。

    傅思诚手里夹着根烟,吞吐着烟雾看样子心情挺不错:“老远就看到是你,走的像只蜗牛!”

    “你才是!”陈舒茗撅着嘴巴扭过头去。

    前面就是别墅区,黑色林肯减速慢慢驶入。

    到了楼下,罗特助打开车门,从后备箱拿出四五个手提袋:“傅总,这些礼物我帮您拿进去吧!”

    “嗯。”傅思诚淡淡回应。

    乘坐同一辆电梯,陈舒茗偷偷往那几个手提袋里瞄了几眼。

    上面标志的都是一些奢侈品牌,更吓人的是,最上面有个透明的小盒子,里面立着把公牛图案的车钥匙……

    陈舒茗倒吸了口凉气,默默的,将挎包藏在身后。

    进了门,罗特助将东西放下就转身离开。

    傅思诚似乎没有太大兴趣,只是随意扫了几眼,便在玄幻处换了拖鞋往里面走,陈舒茗也换了鞋跟在后面,依旧把挎包放在身后,生怕被发现。

    脱了外套随意搭在沙发上,长腿交叠而坐。

    今晚没有打开电视,双手交叉在膝盖上。

    幽深的眸子盯了她半晌,见她没一点儿动静,微微蹙眉:“那天罗特助在车里的话你没听到?”

    “什么话?”陈舒茗眨巴着眼睛问他。

    “算了!”傅思诚脸色不好。

    陈舒茗看了眼放在玄幻处的礼物,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说今天是你生日的事吗?”

    “你听到了就没一点表示?”傅思诚冷哼一声。

    陈舒茗不自然的扯了扯身后的挎包,紧抿着嘴唇。

    她想了想,只好走到他面前,像个拘谨的小孩,两只手规规矩矩的叠在身前,柔声道:“傅思诚,生日快乐!”

    “没人敢叫我的全名。”

    傅思诚喉结动了动,莫名痒得厉害。

    “我是第一个?”陈舒茗瞪大了眼睛。

    傅思诚嘴角抽了抽,她天真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心里开花,声音一出,夹杂着不清不楚的情绪:“陈舒茗,你是除我父母外第一个敢叫我全名的人。”

    话落,陈舒茗呼吸颤了颤,以为是自己惹到了他,很紧张的观察了一遍,见他眉眼处没有任何紧绷的迹象,只是眸色有些深邃。

    手突然被他扯住,整个人一下踉跄的栽过去。

    因为力道和姿势的关系,陈舒茗像只小狗似的蹲在他面前。

    想要站起来,额头被他食指点了下,被轻易的按回去,而他的脸近在咫尺,距离拉到一个极其暧昧的位置。

    傅思诚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一句生日快乐就完了?”

    陈舒茗有些羞窘:“那我给你去煮碗生日面吧。”

    “已经吃过了。”傅思诚回答的很生硬。

    “呃……”陈舒茗纠结着,又抬头问:“要不我给你唱生日歌吧?”

    “黄梅戏版本?”傅思诚挑眉。

    “不是……”陈舒茗尴尬。

    她就学过那么几句戏曲,要说生日歌她还真没有练过……

    傅思诚嘴角一抿,又往前凑近了些,双腕有些泄了气地垂在膝盖上:“真的什么都没准备?”

    如果没记错的话,罗特助提醒她的时间是一周前。

    这么多天,肯定来得及准备了。

    每年生日送礼的人都很多,傅思诚大多不屑一顾,有的甚至搁在库房好几年都没有拆封过,不知为何,今年特别想要收到她的礼物,这种期待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嗯……”陈舒茗吞吐的点头。

    见他脸色有些阴沉,她又开口:“不好意思……”

    “算了!”傅思诚又重复了一遍,只不过比先前的语气又沉了些,倏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烦躁的朝她丢下一句:“洗澡睡觉!”

    陈舒茗不争气的咬着下嘴唇。

    总觉得,待会在床上不会放过她。

    深呼吸口气,陈舒茗从地上站起,只不过是位置的关系,她旁边正好是茶几桌,藏在后面的挎包磕了下,里面的东西被挤出来。

    “哐当!”一声。

    怕被他发现,忙回头去捡。

    可是已经来不及,傅思诚长臂一探:“这是什么?”

    “嗯……”陈舒茗支支吾吾。

    傅思诚掂量着眼前四四方方的盒子,比巴掌稍微大一些,因为是用棕色牛皮纸包着,看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

    猛的想到什么,眉毛高挑:“礼物?”

    陈舒茗没有吭声,脸色囧囧的。

    事已至此,只能眼睁睁看他将牛皮纸撕开,心脏紧张的加速跳动。

    盒子打开后,里面是把剃须刀。

    傅思诚扬起手来,同时扬起的还有尾音里的愉悦:“不是说什么都没准备?”

    陈舒茗睫毛颤了颤,有些尴尬的低声说道:“刚才罗特助袋子里提的都是名牌,我还看到车钥匙,这让我怎么好意思拿出来……”

    打电话给林木子,推荐了打火机或者剃须刀,因为心底还是不喜欢他老是吸烟,所以选择了后者,乘着中午休息吃饭的空闲去商场买了剃须刀。

    陈舒茗说完抬头,正好撞进他深如潭水的黑眸里。

    可是不同以往的,他眸色里多了份光亮,那光亮太过夺目让人忍不住探究又忍不住沦陷。

    陈舒茗别过眼,有些慌了神。

    她佯装淡定的起身,试图转移话题:“这个是国产牌子,我从来没买过这种东西不知道好不好用,是那边的店员推荐给我的,不知道你喜欢不?”

    说着,伸手想要给他讲解一下功能。

    只是指尖都还没触碰到,就被他躲开了。

    “别动,这是我的!”

    傅思诚蹙着眉,半个身子往后倾斜过去。

    陈舒茗微怔,似乎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张了张嘴,就看到他把剃须刀紧握在手里,已经往楼上走去。

    而上楼的时候,见他一直低着头。

    洗完澡后,陈舒茗躺在枕头上没多久,就被他别过去压在身下。

    当他的吻落下,她也一并跟着融化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