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直接在这儿办了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他舔舐每一寸光洁白皙的肌肤,眉眼附低:“叫我的名字!”

    “呃……傅思诚……”

    陈舒茗吞了口唾沫,温顺的照做。

    傅思诚眸色更红了些:“继续……”

    “傅思诚……”

    “再叫一遍!”

    “傅思诚……”

    第二天一早,陈舒茗醒来后依旧觉得腰酸背痛。

    嗓子也有些沙哑,只因昨晚让他命令叫了一阵晚他的名字,也不知是什么恶趣味,每叫一次,他眸色里的红就更旺盛一些。

    用凉水洗了把脸,挂毛巾的时候吃了一惊。

    昨晚她送的剃须刀放在盥洗台上,而原来的竟被丢进垃圾桶里。

    陈舒茗视线不断来回移动,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要是她记性够好,他原本的剃须刀是进口的,价格要比她的贵上好多……

    洗漱整理后,她下了楼。

    黑色林肯早早就停在楼下。

    高峰期的车辆行驶的异常缓慢,一路上没有闲着,前面的罗特助手里拿着文件,恭敬地向傅思诚汇报一天的行程与安排。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傅思诚的手始终摩挲在下巴上。

    没有胡茬,干干净净的。

    陈舒茗想到家里被扔进垃圾桶的进口剃须刀,慌乱地从他身上移开目光,扭头看向窗外。

    到了公司楼下,罗特助为她拉开车门,正准备离开。

    “等等。”

    傅思诚突然叫住她。

    陈舒茗疑惑,停下脚步回头:“怎么了?”

    傅思诚不语,只是向她靠过来上半身,刚毅的五官瞬间在眼前无限放大,毫无征兆的吻上她。

    没有多**激烈,倒像是蜻蜓点水。

    动作很快,以至于陈舒茗都没有反应过来。

    傅思诚已经坐回了身子,唇角划开一抹恰到好处的上扬弧度:“我很喜欢。”

    黑色林肯渐渐驶去,没过久就汇入车流中分辨不清。

    陈舒茗眨巴眨巴眼睛,下了车就一直红着脸愣在原地,虽然她知道他嘴里的“喜欢”是指什么,心里还是像抹了蜂蜜似的甜美。

    傍晚,下班从办公楼里出来,门口就站着个很熟悉的身影。

    看到她,原本斜靠的身影站直了走过来,笔直的藏青色西装都能被他穿出一种很儒雅的美态,蓝色衬衫靠近喉结的两枚纽扣敞开,脖子上戴着的小玉佛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

    冷熙上前绅士地伸出右手:“可否请陈舒茗小姐与我共进晚餐呢?”

    陈舒茗本想拒绝,可想到在病房的珍妮弗又软下心来,淡淡点了头。

    上了车,陈舒茗询问要去哪吃饭,冷熙也不回,将油门踩到底,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下车之后,陈舒茗才发现这个地方竟是和傅思诚曾来过的私房火锅店是一家。

    选在靠窗通风的位置,两人相对而坐,空调温度开的很低,火锅用的底料是清热去火的枸杞鸡汤,服务员把涮的菜品端上来只后来就退了下去。

    冷熙体贴地为她在菌汤里煮好才,才开口:“一直想请你吃饭的,前段时间太忙了一直脱不开身,今天突然来见你不会很唐突吧?”

    他的声音很温雅,说出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为她考虑,相比霸道的傅思诚,她倒有些不适应。

    陈舒茗舀麻酱的手顿了顿,随即扯唇笑了笑:“没关系的。”

    “对了,珍妮弗身体好些了吗?”

    “嗯。”冷熙吃了一口牛肉点点头。

    “那个……”陈舒茗吞吞吐吐。

    “什么?”冷熙挑眉。

    陈舒茗放下筷子,抿了抿唇说道:“我没有告诉思诚珍妮弗生病的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说话的声音愈来愈低,低垂着眼眸。

    “如果舒茗不想说那就别说了,不过……”冷熙顿了顿:“傅思诚不是一般的男人,我怕最后你会受伤……”

    听言,陈舒茗抬头看向他,倏然摇了摇头,十分笃定:“冷熙,我当你是朋友,但是我并不希望在你这里听到思诚的任何不好,我相信他。”

    “舒茗,别怪我多嘴,我了解珍妮弗的性格,她不会妥协的……”

    还没说完,只听见“砰”的一声,陈舒茗将杯子重重的砸在桌上,语气并不好:“好了!我不想再说了!”

    铜锅的涮菜刚翻滚冒了泡,包里的手机骤然响起。

    陈舒茗摸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傅思诚”三个字,她突然有些手抖。

    手下意识的摁下红色键,继续装回包里,脸色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好,很快恢复过来。

    “是傅思诚的电话?”冷熙昂着头问道。

    “没事。”陈舒茗摇摇头。

    冷熙见她不想多说,也不好再说什么,给她盘子里夹了两块涮好的牛肉。

    陈舒茗将肉片都吃完,从沙发上起身,不着痕迹摸出包里的手机:“我去一趟洗手间。”

    “去吧。”

    进了其中一个隔间关门,陈舒茗才拿出手机。

    上面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同一个人,她咽了口唾沫,正准备回拨时,傅思诚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就像是他的人一样强势。

    “……喂?”

    “怎么不接电话?”

    果不其然,傅思诚的语气很冷。

    陈舒茗支支吾吾的撒谎:“刚……没听到……”

    “早点过来。”他说道。

    陈舒茗垂着的手握起:“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去林木子家了。”

    “昨晚累着了?”傅思诚声音很魅惑。

    “嗯……”她顺着应道。

    “出息!”傅思诚低笑地叱她,顿了顿,又问:“要不我把你接过来吧。”

    陈舒茗急忙表示:“不用,我已经睡下了。”

    “嗯,那就这样。”傅思诚挂了电话。

    突然怕他会再次打过来,索性将手机关机。

    陈舒茗闭了闭眼睛,低头,手心里湿湿的全部都是汗。

    回到座位,冷熙看她的神色,皱了皱眉:“舒茗你没事吧?”

    陈舒茗摇了摇头。

    到现在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向傅思诚撒谎。

    晚上冷熙送她回家,到小区楼下停车,陈舒茗正准备打开车门,有道声音从耳后传来:“舒茗,你真的没事吗?”

    听言,陈舒茗深呼吸一口气,勉强挤出一抹微笑转身看他:“当然……”

    “我只想问一句,你为傅思诚做这些他都知道吗?”

    看着她的背影,冷熙忍不住的心疼,他从小到大还没有如此喜欢一个女孩子,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为傅思诚难过为傅思诚开心,没有他一丁点事。

    片刻的沉默,陈舒茗淡淡说了句:“这是我的事。”

    说罢,她也不管车里人什么反应,直接下了车。

    刚踏进楼道,一阵烟草味袭来。

    陈舒茗浑身僵住,楼道内的感应灯光线灰暗,可也不及他深如潭水的黑眸,咬肌迸出,阴鸷的嗓音随着烟雾吐出:“你是跟冷熙去约会了?”

    声音飘过来,像是刮起一阵阵阴风。

    陈舒茗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半步。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又在这里站了多久,只看见他脚边有很多烟头。

    一时间紧张到眼睑下的肌肉都在跳动,陈舒茗缓缓的咽了口唾沫,那双沉敛幽深的黑眸直直注视着她,恍若在某种安静中蛰伏的猛兽,若是出击,一刀致命。

    傅思诚沉喝的吼出声:“我在问你话!”

    “……”陈舒茗哆嗦了一下,垂着的手渐渐蜷缩起来。

    说实话,她有点害怕这样的傅思诚。

    见她这副模样,傅思诚幽深的黑眸渐渐眯起,一股热力冲上脑子,烧的神经都在跳跃。

    不回答就代表默认。

    傅思诚在挂了她电话后,直接上了床。

    可是时间还早,闭眼许久都没有困意,尤其是收拢手臂是总觉得空落落的,最终还是拿了车钥匙出门,即使不做,也想也睡觉身边有她。

    似乎形成这样的恶性循环,在外地出差一个人会睡得很不踏实。

    来了敲门无应,打电话是关机状态,他耐下性子打电话给白亦然,才知道林木子正在跟他在一起。

    陈舒茗对他撒了谎。

    傅思诚紧咬着牙关,耐心一点点被耗尽,然后就看到她和别的男人亲密的交谈着。

    手里的半根烟抽完,他捻灭在皮鞋下面,然后高大的身影突然上前,将她抵在墙壁上,轻而易举地将她控制在自己的范围内:“你回答我,你不是已经睡下了?”

    陈舒茗心虚的直冒冷汗:“我……”

    “舒茗……”傅思诚在嘴里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的意味,目光扫在她裸色风衣时一紧,随即冷笑:“呵,叫的可真亲热,我看你们不仅仅只有约会吧,这么晚回来,是跟他做过了吧!”

    “你——”

    听到最后一句,陈舒茗瞪大了眼睛。

    虽然她深知傅思诚喜怒无常的脾气,也知道他生气时嘴巴狠毒,可这句话还是深深刺痛了她。

    他就这么不相信她?当她是什么?!

    傅思诚的眼神冷下来,毫不修饰的往喉咙外翻滚:“看来我得亲自动手检查!”

    他没有开玩笑,硬生生将她的裸色风衣扯了下来。

    “我没有!”陈舒茗紧攥的手掌忍不住打颤,受不了他专横的霸道:“我们只是吃了顿饭!”

    “你觉得我该怎么相信你?”傅思诚幽幽的吞吐,语气阴冷的让人心生冷颤。

    “信不信由你!”陈舒茗说完,已经不想去看她的眼眸,弯腰将地上的风衣捡起,毕竟不是自己的衣服,沾了些灰尘,无意识地拍了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