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的全部属于我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这样的小动作落入傅思诚的眼里,刚刚消退的怒火瞬间燃烧的更烈。

    他伸手覆在她的脖子上,动作很轻,眼神冷冽。

    “陈舒茗,我劝你别动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你就该时时刻刻记住你的本分!”傅思诚顿了顿,突然冷笑一声,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看着她:“更何况,想扑上冷熙床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你觉得他会要我上过的女人?!”

    每一个字硬生生嵌进陈舒茗的脑子里。

    两只手紧紧攥成拳头颤抖着,尽管知道傅思诚生气说的话口无遮拦,但还是深深刺痛了她,喘着气:“与你无关!”

    “你是我的女人,就必须全部属于我!”傅思诚抑制不住的低吼着,额头上青筋不断暴起,不断粗大。

    “我就是跟冷熙约会了,那又怎样!”陈舒茗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陈舒茗,不要尝试挑战我的底线!”傅思诚气的厉害,冷眼睨着她。

    陈舒茗抬起头不卑不亢地迎着他阴鸷幽深的黑眸,没有闪躲,一字一顿地说道:“既然不相信我,现在问这些还有意思吗?”

    傅思诚阴冷的目光,似乎能把他冻透。

    下一秒,他猛的将她扛在肩上。

    “放开我!傅思诚你个混蛋!”

    陈舒茗太清楚他身体清晰的变化,意识到接下来他要做什么,挣扎起来。

    傅思诚掌心重重地拍在她挺翘的臀上,狠狠道:“再乱动信不信我直接在这办了你!”

    这样的威胁果然奏效,陈舒茗瞬间不敢乱动,想起两人曾在车里有过那么剧烈的运动,深知他疯狂起来的程度,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很快,就上了最顶楼。

    傅思诚扛着她,大气都没怎么喘,摸出她的钥匙直接踹开了门。

    林木子不在家,屋里黑漆漆一片。

    快步奔向卧室,整个人被丢在床上,紧接着傅思诚压了上来,床板吱呀吱呀的发出声音。

    整个过程中,陈舒茗紧闭着双眼,隐隐咬紧牙关逼自己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知道天蒙蒙亮,傅思诚终于从她身上起身。

    微眯的双眸里,他丢下一抹冰冷的背影甩上房门。

    那晚之后,傅思诚再也没有找过她。

    之前虽然也有过类似的情况,甩手有人接近一周没来找她,陈舒茗知道自己惹毛了他,连着两天下面都是撕裂般的疼痛,可见他当时有多愤怒。

    下了班,林木子过来找她。

    是一家俱乐部,吃喝玩乐应有尽有,门口停了一排豪车,不知为何陈舒茗进去的时候特意绕了一圈,看到没有那辆五个八的黑色林肯,她松了口气。

    林木子拉着她绕过人群做到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里,叫来服务员点了杯酒。

    她从白亦然那听到傅思诚和她的事,立刻飞奔回来找她。

    林木子满脸担忧地开口:“舒茗,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陈舒茗勉强扯唇一笑,服务生递过两杯很烈的威士忌,她想都没想端起杯子猛的喝了一大口。

    “咳咳!”酒精刺的她喉咙上不来气,剧烈的咳嗽,脸涨得通红。

    林木子吓坏了赶紧拿了杯冰水让她喝几口。

    “还说没事,这酒这么烈禁得住你这样猛喝啊!”林木子叱她,心里满是心疼。

    她知道舒茗的性格,向来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别人虽然不知道,她可清楚的很陈舒茗对傅思诚的爱有多深,怎么这次会闹成这样?

    陈舒茗喝了些冰水脸色终于缓和了些,她坐在沙发上,手里紧紧攥着杯子,一言不吭。

    大概持续了五分钟,林木子终于憋不住,试探道:“舒茗,是你跟傅思诚之间出了什么误会吗?”

    她叹了口气:“你别憋着不说话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告诉我,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难过时不告诉我还要假装开心……”

    听言,陈舒茗闭上眼睛脑海里不断翻涌傅思诚的名字,良久,她才淡淡说了一句:“木子,你相信我吗?”

    “当然啦,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你怎么突然这样问?”

    “傅思诚觉得我不爱他……”

    “什么!”林木子分贝一下大了起来:“凭什么他说不爱就不爱,你是人又不是木偶,他凭什么这样说你!”

    陈舒茗自嘲的笑了声,抿了口威士忌,思量再三还是把那晚和傅思诚的事说了一遍。

    当然,跳过那晚两人的疯狂。

    林木子听的瞪大了眼睛,声音不禁上升了几个分贝:“所以你对傅思诚撒谎了?”

    陈舒茗点点头:“他一定觉得我和冷熙有什么,那晚我第一次觉得害怕他……”

    “你为什么不跟他说清楚,明明是珍妮弗你才跟冷熙见面。”

    “解释?你觉得那样的情况下他还会相信我说的话吗?”

    昏暗的彩色灯光不停在她们身上摇晃,陈舒茗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压抑。

    中间她去上了洗手间,离得有些远,在走廊最里手。

    她出来的时候甩着手上的水珠,没有太注意前面的路,不小心撞到了人。

    “不好意思……”陈舒茗忙道歉,抬头竟发现是陈馨悦。

    在这看到她其实一点都不觉得意外,毕竟这样的场合陈馨悦很早就进进出出,令她意外的是,陈馨悦并没有像往常跟她针锋相对,而是伸手扶了她一把:“姐姐你没事吧?”

    陈舒茗低头时依旧厌恶了下。

    她下意识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傅思诚的身影。

    这令她更加奇怪陈馨悦此时的反应,尤其是脸上始终挂着的笑容,就好像真的跟她是一对跟要好的姐妹,只不过怎么可能。

    之前在傅氏,陈馨悦被赶出来的那句:“陈舒茗,你别高兴太早!”还回荡在耳边。

    “没事!”陈舒茗不着痕迹的与她拉开距离。

    陈馨悦不说话,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

    陈舒茗看着她莫名的笑容心里不禁有些发毛,身上细枝末节的毛孔全部张开。

    陈馨悦举了举手里的名牌包包,甜甜的跟她说:“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了,玩的开心!”

    话落,两人分开往相反的反向走去。

    陈舒茗看着陈馨悦离开的背影,后背不禁毛骨悚然,总有种对方心里藏着什么不好的想法。

    一直走到拐角处转过身子,陈馨悦停下脚步。

    白哥正在前面等她,嘴里叼根烟,脖子上带一串大金链子,明显的暴发户,见陈馨悦走过来,油腻腻的身子贴上来,在她腰间按时性的捏了一把。

    陈馨悦扭,动着肥,臀不时地迎,合着他,而后覆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这样不太好吧。”

    陈馨悦娇嗔的轻咬他耳垂:“白哥,你想好喔,今晚……”

    “好,你等着!”白哥一脸色眯眯的盯着她,朝她吐了口白色烟雾。

    回到包厢,林木子朝她挑了挑眉:“怎么去那么久?”

    “刚才碰到陈馨悦了。”

    “她不会又对你做什么了吧?!”林木子倏然皱起眉头。

    见她一副紧张模样,陈舒茗好笑地摆了摆手:“瞧你紧张的,意料之外,她对我态度很好。”

    “不会吧?!”林木子长大了嘴巴:“难道她知道自己罪孽深重现在回来忏悔了?”

    “呃……就是因为这点我才觉得奇怪,我跟她吵架才觉得正常呢,她态度转变这么快,倒让我心里不安……”

    “也是……还是防着点!”林木子若有所思的回答。

    在桌子上用过晚餐后,林木子觉得有些无聊,便拉着陈舒茗去了俱乐部的娱乐场地。

    场地很大,投影布落下,还有k歌的音响。

    陈舒茗点了两首歌,在掠过几个黄梅戏选段时,她顿了顿,沉静而霸气的嗓音在脑海想起,手突然一抖,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林木子又要了几份饭后茶点,过了没过久,茶点被送了过来,不过却不是服务生。

    林木子看到来人惊讶的几乎叫出声,冷熙做了个“嘘”的手势,她努力压制下来。

    一直等陈舒茗唱完那首《等你等了那么久》后,身后响起一阵掌声。

    陈舒茗回头,正对上冷熙那双炙热的目光。

    “冷熙?你怎么在这?”陈舒茗羞窘。

    “我刚送走我一个朋友,看到有个人像你,结果走过来就是你,我们真有缘分。”冷熙浅笑着。

    “呃……”陈舒茗不知道该说什么。

    冷熙看出她的尴尬,也不说什么,直接绕过话题,递过一小盘核桃仁:“这里的山核桃不错,你尝尝看!”

    陈舒茗这才意识到那些茶点是他端过来的,这样岂不是目睹了整个唱歌过程,想到这,她更加尴尬了。

    看着他盘里剥好的核桃仁,陈舒茗不禁怔了怔。

    脑海里突然蹦出傅思诚的名字,若是他在场,一定会让她剥好喂给他吃,然后这样还不算完,薄唇堵上她的,将核桃仁渡到她嘴里,再告诉她这才叫喂……

    “舒茗?”冷熙连叫了两声。

    陈舒茗忙回过神来:“喔,谢谢!”

    她拿起几粒核桃仁放进嘴里慢慢咀嚼,不知怎么着,今天满脑子都是他……

    陈舒茗索性拿起半**啤酒喝了起来冷熙也不阻挡她,又怕她喝醉,特意帮她点了一杯解酒的蜂蜜柚子茶。

    服务生将茶品放在桌子上,嘱咐了句:“凉了不好喝。”

    “我知道了,谢谢。”陈舒茗点点头。

    她双手捧起杯子,吹了吹,凑在嘴边喝了两口。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