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想死?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放下时,那位服务生刚好将托盘放在身前准备离开,很久以前陈舒茗也曾在类似酒吧打过工,颇有几分感同身受,不禁冲对方笑了笑。

    谁知对方竟慌乱起来,几乎是跑出包厢的,她失笑的检讨,刚刚不会是调戏他吧?

    甜甜的一杯蜂蜜柚子茶见了底,林木子打了个电话,说突然有事要离开。

    “你慢点!”

    陈舒茗送她离开,突然绝的有些不太对劲。

    冷熙看了看她蹙起的眉头,不禁道:“舒茗,看你脸色不好,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

    “好。”陈舒茗点头。

    从电梯里出来,小腿突然软了软,冷熙离得近,手疾眼快的从后面搂住她的腰。

    男性呼吸袭来,陈舒茗越发觉得身体明显不对劲。

    身体很是难受,像是有数万只蚂蚁在咬,头脑昏沉的没有一点力气,而且心里腾升出一个更可怕的念头,冷熙把她搂的越紧越好。

    “舒茗,你没事吧?”冷熙关切的问。

    陈舒茗很用力的摇着头,想着应该是酒劲上头,可那种奇怪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身体里窜动的热流越来越高涨,双手紧紧攥成拳头,颤动着睫毛:“冷熙,我身体……有些难受……”

    这会她已经渐渐明白是怎么回事,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之前也是在酒吧喝了些酒,要不是因为傅思诚……

    俱乐部的门感应而开,开门的迎宾微笑颔首。

    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前面的男人更有气势,眉眼冷淡的仿佛隔了一个世界,这个时间依旧领带打的很精致,步伐快而不乱,似乎是来接待客户。

    有经理上前,引领他们到右手边包厢。

    跟在身后的罗特助脚步突然顿了顿,指着电梯的方向:“傅总,那边好像是太太……”

    说完就后悔自己的多嘴了。

    因为不止陈舒茗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个五官严肃的男人,身材挺拔,重点是两人举动甚是亲密。

    罗特助小心翼翼的观察傅总的神色。

    果不其然,看到他紧蹙的眉头和紧绷的嘴角。

    在看清楚那个男人是谁后,傅思诚顿时感觉右臂的肌肉在奋起。

    抄在口袋里的手掌紧攥,他冷冷的收回目光,准备继续迈向包厢,没走几步,身后的罗特助急忙的说:“傅总,太太好像看起来有些不舒服……”

    冷熙搀扶着陈舒茗走出俱乐部。

    门外夜风吹过来,她反而往他怀里凑的更近了,眼睛已经闭上了,似乎还有睫毛在微微颤动,霓虹灯下,娇小的脸上晕染出一抹不正常的绯红。

    喊了她两声,始终没有回答,只是垂着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冷熙担忧地看着她,只觉得她是酒劲上来了。

    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到停车的位置,打开副驾驶,将她小心翼翼的放进去,正往身上绑安全带时,忽然传来一声车身摩擦发出的“刺啦”声。

    冷熙回头,车子果然被撞上了。

    紧接着,从林肯车上下来一位西装笔直的年轻人,看起来一副精英白领的模样,一脸抱歉:“不好意思先生,刚刚倒车不小心碰到您的车了。”

    冷熙只好大步走过去,跟着检查了一下车身。

    并不是很严重,刹车踩得及时,只是蹭到浅浅的一层漆。

    等着拍照处理完,冷熙再绕回车头,坐在副驾驶的陈舒茗却不见了。

    傅思诚将油门踩到底,两边的霓虹灯飞掠而过。

    被安全带绑上副驾驶的陈舒茗,已经歪头朝他依偎过来。

    他伸手刚刚推开些,下一秒,她又重新缠上来,而且还要更紧,抱住他的手臂,隔着西装外套用脸在上面乱蹭,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傅思诚喉咙越干,火就越大。

    一想到若今晚他没有在俱乐部碰上,她就跟着冷熙走了!

    只要再迟半步,现如今她这般模样就会暴露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越是这样想,心里的怒火直直顶到脑门,突出的咬肌仿佛要爆炸开来。

    挎包里的手机一遍遍不停的震动。

    傅思诚翻出来,上面显示着“冷熙”的名字时,唇角勾起一抹瘆人的冷笑。

    长指点在红圈上面直接挂断,他瞥了眼他,随手发了条短信过去。

    这时的陈舒茗整个身体像是被火烧灼着,满脑的混乱。

    下意识凭着本能,半个身子都贴近他,才会让那股热浪逐渐消退些。

    身体柔软的触感最为明显,傅思诚手紧握在方向盘上,手背因为隐忍而青筋暴起。

    左右看了看,车子打了个右转向来往斜对面的星级酒店。

    黑色林肯直接横停在酒店门口,傅思诚下车将她拦腰抱起,车钥匙丢给门童,大跨步朝里面迈去。

    “滴!”

    门卡刷开,傅思诚踢开套房里面的卧室门。

    陈舒茗被丢到床上,像虾米一样蜷缩着,等他单膝跪在旁边,又立即像车里一样,顺着他的手臂往上贴,脸上的潮红更严重了些。

    像是之前那样,她低声呢喃着:“冷熙,我真的好难受……”

    “你喊谁!”傅思诚阴鸷的问。

    “……”陈舒茗紧闭着眼睛,像是没听到似的。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骤然阴沉下来,狂躁的扯掉领带,一拳砸在她的耳侧。

    然后用拇指和食指将她的下巴掐住,嘴角因为用力挤压有些变形,怒火更旺,他几乎是咬着牙质问:“陈舒茗,我是谁!”

    陈舒茗被逼的迎上他的视线,可意识还是浑噩的厉害。

    眼前呈现的都是迷离,根本分辨不清眼前的男人是谁,只是一遍遍舔着嘴角,满脸涨红下意识伸手抱住他的腰。

    “陈舒茗我问你我是谁!”

    傅思诚挥开她的手,依旧执拗的问这个问题。

    陈舒茗被他摇晃着身子,睫毛颤动,还是潜意识的回答出来:“傅思诚……”

    语气这样的霸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这三个一出,傅思诚紧绷的嘴脸终于稍稍缓和了下。

    陈舒茗此时身体似乎已经到达了极限,主动往他怀里钻,像是小猫一样手扯在他的衬衫上,昂着头努力寻找他的嘴唇。

    她不知道的是,她简单一个动作就能挑起他全部的兴趣。

    傅思诚胸膛的肌理顺着呼吸不断起伏,毫无节奏可言。

    他咬在她的耳垂:“妖精!”

    这一整晚,注定没有安生。

    第二日清晨。

    陈舒茗从床上醒过来,刚要翻个身,浑身传来一阵疼痛,尤其是腰和腿,余光一扫,全部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

    裹着薄被慢慢坐起来,她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昨晚很多零碎的画面逐渐往男孩里涌现,这种经历并不是第一次有,她心里竟没有很大的震撼。

    遮光的窗帘没有拉上,只有白色的沙幔,那里矗立着一道背影,晨光撒下来,显得很高大。

    只围着条浴巾,倒三角的身形,因为光线的问题看的不是很清楚,想到昨晚与冷熙从俱乐部出来……

    陈舒茗心里一惊身子不由的颤抖,弱弱出声:“冷熙……”

    她明明就跟了傅思诚,而且她对冷熙从来都只有朋友情分,若是在这种情况跟他发生关系,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你想死?”

    阴冷的男声徒然响起,似乎有嗖嗖冷风钻进被窝里。

    陈舒茗浑身颤抖了下,反而心里炸开惊喜般的向他望去:“傅思诚?!”

    傅思诚冷冷的转过身,沉敛幽深的黑眸像是把锁把她揪住不放,咬肌迸发:“要是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别的男人的名字,你试试!”

    陈舒茗已经裹着被子从床上走下来。

    直到走到他跟前,高大健硕的身材和刚毅英气的脸庞尽数映入瞳孔,似乎在逐一确定此时在她身边的和昨晚都是眼前的男人……

    陈舒茗还是有些不太确定,咽了口唾沫轻声道:“昨晚……那个是你?”

    “怎么?你很失望?”傅思诚掐断手指尖的烟头,沉喝道:“你希望是谁?!”

    “真的是你?”陈舒茗眨眨眼睛。

    她像是没有看到他眼里的怒气,意外露出几分欣喜。

    傅思诚不由得蹙起眉头,在她殷切的目光里点了点头。

    陈舒茗自从醒来后那根紧绷的弦很快松了下来,甚至有些激动伸手搂住他的脖颈,也因为这个动作,裹在身上的被子也徐徐坠落。

    傅思诚低眉,瞥见她纤细的胳膊,

    从她刚刚到现在的表现,心里面的过正在悄无声息的消退。

    落在地板上的薄被声音很轻,傅思诚扫过她遍布吻痕的身子,喉结不由得动了动,眸色也深了些许。

    陈舒茗意识到时,连忙去捡。

    刚勉强围上,腰身就被人猛的用力带了过去。

    “一大早又勾,引我?”

    傅思诚眉眼低了几许,嗓音沙哑着。

    从他掌心传来的温度使陈舒茗不由得颤了颤身子,昨晚的记忆她是混乱不清的,但之前那晚的粗,暴却很清晰,历历在目,身子猛的僵硬起来。

    倏然伸手推开他,往后退了好几步。

    傅思诚原本也只想逗逗她,手上的力度并没有加重。

    然后,她便背着身子回到床边,低垂着眼眸,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身上套,在这过程中始终一言不吭,舒展开的眉头重新皱起。

    将包挎在肩上时,手机振动起来。

    陈舒茗摸出来放在耳边:“喂?”

    “舒茗你没事吧,昨晚突然就没人了我担心坏了!”电话那头,冷熙满怀担忧的问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