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在吃醋?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昨晚处理完刮车事故后就找不到人,打了好多遍电话也没人接,最后只发来一条“有事先走了”的短信,冷熙担心她真的是有急事没再打扰,一直到今早才打电话询问。

    “没事……”陈舒茗看了眼站在在窗边的傅思诚,低声道:“昨晚突然想起有些急事就先走的,抱歉呀……”

    听言,冷熙松了口气,笑着说:“没事我就放心了,那快点收拾一下去吃点早餐,不准不吃。”

    之后又叮嘱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陈舒茗紧握着手机明显能感觉到背后传来一阵灼灼目光。

    她下意识咬着下嘴唇,鼓起勇气才说出一句:“我……先去上班了……”

    等了好几秒仍没有声音传来,陈舒茗转身走出卧室。

    门关上的时候,听见房间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撞击声,然后是玻璃碎掉的声音。

    她想起刚刚在傅思诚手边放着的玻璃烟灰缸……

    一直到傍晚,陈舒茗照例回家,步行到公交车站等车时,包里的手机骤然响起。

    却是个陌生的号码,陈舒茗盯着它皱了皱眉,还是按下接听键。

    “喂?”

    “太太打扰了,我是罗特助!”

    “罗特助?!”陈舒茗恍然。

    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格外有些嘈杂,罗特助顿了顿继续说:“太太,傅总喝多了,您现在方便过来一下吗?”

    上了出租车,陈舒茗催促着司机尽量开快点,窗外的霓虹灯快速掠过,她却莫名紧张起来。

    可能是罗特助打来的电话,平时对她恭敬有方,刚刚的语气里却夹杂着几丝恳求,心里不禁泛起疑惑。

    晚上路况不算太堵,半个多小时后到达金碧辉煌。

    陈舒茗推开车门,罗特助已经站在会所门口等着了。

    她跟着他走进电梯,一直到顶层走廊最里面的套房里,推开门,一阵烟雾缭绕熏得她呼吸有些不流畅。

    她捂住口鼻低咳几声,拨开烟雾就看到坐在最里面沙发上的傅思诚。

    里面坐着好些人,桌上的空**子放了不少,看样子似乎喝了很多。

    身上的西装和领带已经不知去处,只穿着白色衬衫,领口敞开着,里面结实的胸膛隐隐可见,长腿交叠而坐,瞥见旁边露出一双修长的穿着黑网丝袜的美腿。

    看上去不单单只是陪酒的小姐,穿的很露,裙子短的稍微一动就能看到紧身的三角内,裤,胸前的那双浑圆几乎要迸涌而出。

    陈舒茗的脚步顿了顿,回头一看,一直跟在后面的罗特助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她犹豫了下,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

    因为沙发与沙发之间的间隔离得很近,陈舒茗没办法过去,只好隔着前面的茶几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我能进去一下吗?”

    “不能!”陪酒小姐高傲的昂着头。

    陈舒茗抿了抿嘴唇,正准备打退堂鼓转身离开时,手腕突然被一股大力抓住。

    她低头看去,只见傅思诚紧蹙着眉头对向陪酒小姐,语气冷到极致:“滚出去!”

    陪酒小姐脸色难看,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吓得忙起身离开。

    陈舒茗被拽到刚刚陪酒小姐离开的位置坐下,一双幽深低沉的黑眸直直扫向她,支支吾吾的开口:“是……是罗特助让我过来的……”

    “你就一点都不心疼?昨晚你可是把我累的腰都快断了!”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陈舒茗羞窘的一下红了脸。

    傅思诚伸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她的下巴:“看样子我以后不能惯着你!”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头刚要低下去就被他用蛮力捏起下巴,目光正好跟他撞上。

    “又想反抗?”傅思诚注视着她,语气里多了几分挑逗的意味。

    “没有。”陈舒茗语气很淡,说罢就偏过头躲开他的目光。

    傅思诚朝她俯身,在距离几毫米的位置停下,错综复杂的灯光下眼眸像泼了墨似的迷人:“还在怪我那晚在家对你做的太粗,暴?”

    一说到这里,陈舒茗不由得咬住下唇,膝盖上的手指紧攥住。

    就好像他给自己留给的阴影还没有消散尽。

    旁边一个桌上的男人似乎和陪酒小姐闹了些小别扭,陪酒小姐这会正整个上身都朝他贴过去,一脸媚笑,说话的声音也娇柔的发腻:“秦总,别生气嘛,今晚让我好好陪您一晚还不成?”

    “怎么陪?”男人问道。

    “讨厌,当然是您想让我怎么陪就怎么陪咯!”陪酒小姐娇嗔的在男人胸口点了点,笑的很媚。

    末了还主动上身在男人脸上亲了一口,小手不安分的探进男人半敞的领口,接着而来的是男人从她裙摆处伸进去的手。

    陈舒茗面红耳赤的收回视线,旁边的傅思诚突然靠的很近,眉眼朝那边挑了挑眉,又接着转向自己:“陈舒茗,你为什么不能学学别的女人,惹我生气就主动上来抱抱我或者亲我一下,那晚我也不至于那样对你。”

    听言,陈舒茗想起她刚刚进来时就有一个女人坐在他旁边。

    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那你找别的女人陪你啊……”

    话落,傅思诚原本阴沉的眉眼增添了几分不知名的笑意,似乎心情看起来很不错。

    “你在吃醋?”

    还没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傅思诚低笑地看向她。

    陈舒茗一时瞪大了眼睛,立刻反驳:“我没有!”

    她的表现是有多明显?自己在吃醋??

    这种念头在脑海里炸开,陈舒茗发烫的脸愈加通红。

    感受到肩膀猛的一紧,陈舒茗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他贴的很紧,带着酒气的滚,烫呼吸肆意喷洒在她敏感的耳后。

    “我只有你这一个女人。”

    陈舒茗愣了愣,心跳莫名加速。

    只有她一个。

    陈舒茗慌乱地低垂着眼眸,不敢抬头看他。

    可是即使这样回避,还是无法抑制狂跳的心脏。

    “我们回家。”傅思诚突然在她耳边说道。

    话落,陈舒茗就被他从沙发上抱起站了起来。

    一直出了金碧辉煌,黑色林肯早已停在门口,车前站着等候的代驾,为他们拉开车门。

    傅思诚看起来微醺的样子,但脚步还是很利落,却偏偏走路时将身子一遍的重量都朝她压过去,坐在车上时也是倚靠着她,以至于下车时,陈舒茗觉得肩膀半边都快废掉。

    到家她很快冲了澡,出来的时候还专门冲了杯蜂蜜柚子茶。

    再回到卧室时,只看到下半身包裹着浴巾的傅思诚半倚在床上。

    胸肌间的肌理似乎还有未擦干的水珠,实在让人欲罢不能。

    陈舒茗走过去,将杯子放在他旁边的床头柜上。

    正打算绕到大床的另一边,傅思诚丝毫没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直接扯过手臂,没费多大力就将她从自己身上绕到床的另一边,大手顺势揽住她的腰肢。

    陈舒茗小小的喘,息了下,下巴被迫抵在他的肩膀处。

    她不禁抬头瞄了傅思诚几眼。

    只见他幽深的黑眸始终轻闭着,高挺的鼻梁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薄唇紧抿着,看起来有些疲倦。

    “你都不心疼我,昨晚我累得腰都快断了!”

    陈舒茗突然想起他在金碧辉煌说的话,耳根红了红。

    做那些事他也会累吧……

    感觉到他的指腹在小腹处划圈,陈舒茗抿了抿嘴唇,有些心疼他。

    “不行的话今晚就好好休息休息……”

    “你说谁不行?”傅思诚突然睁开眼睛。

    陈舒茗顿时被他眸子里的光亮吓到,后悔刚才说的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

    “让你看看我究竟行不行!”

    傅思诚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翻身而上,扯掉两人身上的薄被。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不行,一直折腾她倒后半夜才逐渐消停下来。

    连续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陈舒茗走路就像脚底下踩了棉花似的,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

    一整天满满的工作,早会结束没多久,傅思诚就给她打过来电话。

    陈舒茗忙不迭的接起,电话那头的傅思诚的声音传出。

    “在干嘛?”

    “呃……刚开完会……”陈舒茗咽了口唾沫说道。

    似乎傅思诚也在公司里,旁边有下属过来恭敬的给他递文件签字的声音。

    “下班我来接你,一起买菜回家吃饭。”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

    那边的电话挂断,她才收了手机。

    快下班的时候,手头的工作都忙得差不多,周围的员工们都互相开小差,男的大多都聊些关于名车的,女的聊的几乎是各类大牌化妆品和奢侈品,陈舒茗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这一幕,顺势走过去。

    “林秘书,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听言,林秘书回头,很快从座椅上站起来冲陈舒茗笑了笑:“总监,这不快下班了我们就聊聊平时用的化妆品什么的……”

    “喔?说来我也听听。”陈舒茗始终微笑着拉开一张椅子坐在旁边,完全没有上下级界限。

    “喔,对了!”林秘书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向她:“总监,我记得您一直带着一条卡地亚的项链呢,可以让我们看一眼吗?”

    “呃……我这都不值钱的……”陈舒茗有些尴尬的开口。

    傅思诚送她项链时间过去这么久,到现在都会一直戴着。

    “总监您就别谦虚了,就让我们看一眼呗。”林秘书笑眯眯的说。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