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项链不见了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陈舒茗见状,也不好再拒绝,抬手就将外套拉链拉开,摸向脖颈时心里猛的一惊。

    原本冰冰凉凉的触感不在了。

    陈舒茗猛的从座椅上站起来,来回在衣领里摸了好几遍,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她一下惊慌了,心里直往下坠。

    “以后走到哪都必须戴着!”

    “洗澡都不许摘!”

    ……

    傅思诚霸道的命令响在耳边,她只觉得一阵心闷气短。

    这时已经到了下班点,格间的员工们都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她回头又去办公室翻了个遍,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磨蹭着脚步走出办公楼,一辆黑色林肯赫然的停在门口。

    ……

    吃过晚饭后,陈舒茗从厨房慢慢走出来,眼角余光瞥了眼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傅思诚,并没有走进客厅只是停在楼梯拐角口,支吾了下:“那个……我先去洗澡……”

    傅思诚蹙眉,看着她闷头往楼上小跑的身影。

    从公司接她出来,就一直感觉哪里不对劲。

    在菜市场很快买了菜,都没怎么挑选,回家后就直接走进厨房,全程一直低着头拣菜,每次和他目光撞上都慌乱地躲开。

    “你过来!”傅思诚冲她喊。

    “有什么事吗?”陈舒茗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过来!”傅思诚又重复了一遍。

    略显低沉的语调,陈舒茗只好松开扶手往楼下默默走去。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始终像把锁似的紧紧盯着她不放,以至于看的她有些站不稳。

    “进门这么久你怎么不脱外套?”

    陈舒茗眼神闪烁了下:“呃……楼下空调吹的有些冷,我上楼再脱……”

    “现在脱了吧。”傅思诚弹了弹烟灰淡淡说道,语调还是有些低沉。

    陈舒茗完了咬唇,硬着头皮拉开拉链,将外套搭在手臂上。

    见势,傅思诚黑眸微眯:“你手一直放在脖子上做什么?”

    “没有啊……”陈舒茗紧张的吞了口唾沫,心跳的愈加迅速。

    傅思诚站起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显得她更加渺小。

    接着他伸手拿开她覆在领口的手,眉眼渐渐沉了下来:“项链呢?”

    脖颈完全被暴露出来,再也无法掩盖住。

    她紧张的吞了口唾沫,头低的快要埋进地缝里:“昨晚洗完澡忘记戴了……”

    傅思诚缓缓的收回手,两指间的烟蒂放在嘴边吸了口,香烟迅速燃掉一半,白色烟雾朝她吐过来时,他缓缓开口:“我送你项链时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陈舒茗十指交握。

    “给我重复!”傅思诚倏然低喝道。

    陈舒茗缩了下肩膀,小心翼翼的开口:“以后去哪都要戴着它……”

    “还有呢?”

    “洗澡也不许摘下来……”

    陈舒茗说完就后悔了,为自己刚刚找了个很扯的理由。

    “你知道你有一个习惯吗?”傅思诚再开口时,一边将未抽完的烟捻灭在烟灰缸里,一边将她十指相握的两只手分开,然后翻过来:“你知道吗,每次只要你撒谎,手心都是汗。”

    “……”陈舒茗紧张到语无伦次,心跳加速。

    这个男人太过敏锐,似乎在他面前没有什么能够瞒过去。

    傅思诚摩挲着她手心的湿润,紧眸:“我最后问你一遍,项链呢?”

    “……”陈舒茗看了看他,不敢再不说实话,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我弄丢了……”

    傅思诚薄唇徒然紧抿着。

    幽深的黑眸足足瞪了她几秒,随即甩开她的手大步朝楼上走去。

    陈舒茗耷拉着脑袋,直到脚步声消失在拐角处,才慢吞吞关掉客厅的灯,默默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衣服随意的丢在地上,傅思诚光着上身躺在床上,看样子并没有洗澡,陈舒茗走过去,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挂好,瞥见他低沉的眉眼皱起,薄唇不同以往的紧抿着。

    “你不洗澡?”

    她试探的开口,却没有得到回应。

    陈舒茗咬了咬下嘴唇,有些手足无措的指了指浴室的门:“那……我先去洗澡了……”

    依旧没有人回答,像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过程里傅思诚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她。

    见状,陈舒茗不敢去浴室,杵在原地不动,仿佛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虽然她真的做错了事情。

    手指无措的交错搓拭着,良久,她慢慢绕到床边,轻手轻脚从床尾绕过去,站到他身边。

    傅思诚仍然一脸漠然,她壮着胆子俯身贴到他身上。

    其实她心里忐忑的要命,害怕自己被他一脚踹下去。

    好在傅思诚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依旧紧绷着唇角:“干嘛?”

    “我……”陈舒茗细心打量他一番,像个认错的小孩子娇滴滴的:“不是你说要是你生气了,就上来抱抱你或者亲你一下吗……”

    傅思诚终于抬头正眼看她了。

    眉眼处的阴沉和漠然并没有减弱多少,薄唇还是紧抿着。

    就在陈舒茗以为这个方法不奏效,有些怯的收回手时,忽然听到他丢出一句:“还没有亲。”

    “……”

    嗯,你最大。

    陈舒茗眨巴眨巴眼睛,她还从来没主动亲过谁,这会也顾不上害羞,深呼吸了下,便将唇贴了上去。

    很轻的“吧唧”一声。

    离开的时候,傅思诚紧抿的薄唇似乎缓和了很多。

    陈舒茗低垂着眼眸,纤长的睫毛在光亮下微微颤动,软软的跟他说:“对不起……”

    “我真的不是故意弄丢它,我一直戴在身上,而且我真的很喜欢……”

    “真的?”傅思诚听到后面那半句,大手绕到他腰后搂住她。

    “嗯……”陈舒茗点点头,表情诚恳。

    一条价值几万元的项链丢了,她确实很心疼,而且戴了这么久,已经习惯颈间冰冰凉凉的触感,没了那条项链,心里空落落的。

    侧腰传来一阵疼痛。

    陈舒茗吃痛的叫出声,随即就被他翻身压在身下,磨牙嚯嚯:“怎么没把你自己丢了,看我怎么惩罚你!”

    ……

    第二日清晨,黑色林肯在早高峰的车流里行驶。

    陈舒茗低着头,双手交叉两拇指不停绕着打转,不时地朝旁边的傅思诚瞄一眼。

    早上起床到现在,她始终一言不发,看样子似乎气也没有完全消散。

    陈舒茗坐在副驾驶上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就像是昨晚,他压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就算弄疼了她都不敢多说一句话……

    压抑的车间里,黑色林肯终于在办公楼停下。

    陈舒茗侧头看了看他,默默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准备下车,右手刚摸上车门,就被人猛的扯了过去。

    “午饭时间我会过来。”

    “嗯?”陈舒茗不解道。

    傅思诚幽深沉敛的黑眸朝她投射过来,冷不丁地吐出一句:“我已经让罗特助查过了,百慕大商场有这个牌子的专柜。”

    陈舒茗瞪大了眼睛看他,意识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心底冒出来的欣喜几乎将她吞没。

    原本空落落的感觉也很快填满了。

    “再弄丢一个试试!”傅思诚冷声威胁道。

    “嗯!”陈舒茗像哈巴狗一样不停地点着头,眼角眉梢都染上明晃晃的笑意,怕他不信,还举起三根手指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弄丢它!”

    一直到了中午,傅思诚提早开完会朝盛世公司赶了过来。

    刚停稳车子,旁边有抹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走过来,穿着一身笔直的西装,抬手轻轻敲了下车窗。

    傅思诚黑眸不自觉的微眯起,是冷熙:“思诚?”

    “嗯。”傅思诚点头示意。

    自从上次订婚仪式后,冷熙开始光明正大追求陈舒茗后,傅思诚每次见他都很不愿搭理。

    冷熙在这见到他并不是很意外,毕竟这是他的分公司,加上舒茗也在这家公司,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从上次醉酒事件后,陈舒茗总是有意无意躲着他,他也算了解她一些,也就没再去找她。

    “思诚,你既然是来等舒茗的,能不能帮我将一份东西转交给她?”

    “可以。”傅思诚眉眼淡淡。

    随即,冷熙从兜里掏出样东西:“这是那天晚上舒茗落在我车里的,麻烦你了。”

    手指微张开,阳光下有钻石闪烁的光。

    铂金项链被捏在顶端,垂下坠着星星的项链。

    傅思诚瞳孔猛的一紧。

    午休时间一到,陈舒茗放下手头的工作直接从座椅上弹跳起来。

    从办公楼电梯下来,她很轻易的捕捉到停在路边的黑色林肯,隔着挡风玻璃,傅思诚刚毅英气的侧脸轮廓依稀可见。

    她快步小跑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陈舒茗往身上绑安全带,语气里还夹杂着一丝小兴奋:“等了很久了吧?”

    傅思诚并未回答她,只是淡淡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

    幽深的黑眸如同泼了墨似的,黯然无光。

    陈舒茗不禁怔了怔,刚要开口询问时,他突然踩下油门,黑色林肯在几秒后快速汇入车流。

    车窗外的车景飞速掠过,前面不远处就是百慕大商场,只是林肯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没有来往绕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直直的开了过去。

    后车镜里,建筑物愈来愈远。

    陈舒茗惊讶的伸开手指:“我们不是要去……”

    傅思诚像是没听到似的,双目专注的盯着前方有条不紊的开着车。

    车子一直行驶了二十分钟后,最终林肯停在离市区较远的一处江边,眺望看去,只有春风荡漾的江水,偶尔有游艇和船只划过。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