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章 他还在生气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拉下手刹,把车熄了火。

    他并没有很快下车,一言不吭的从烟盒里掏出根烟,放在嘴边点燃,他将车窗降下来一半,江风徐徐吹来,将车间的白色烟雾也带走了些。

    沉默的抽烟坐姿和一脸地淡然,看的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陈舒茗在旁边不时地瞄向他,轻声开口:“思诚,我们不去买项链了吗?”

    “嗯。”傅思诚淡淡。

    接着,傅思诚淡漠的目光扫视她,从头顶到她的脚尖,又从脚尖回到她精致的脸颊上,右手边的储物格打开,从里面拿出样东西。

    江风吹拂下的星辰坠项链,在阳光的照射下颗颗钻石闪耀到发光。

    “怎么会在你这?”陈舒茗惊喜的伸手去拿。

    熟悉的冰冰凉凉的触感躺在手心里,荡漾在胸口的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这种喜悦还没持续多久,傅思诚不冷不淡的声音飘过来:“冷熙说这是那晚你落在他车上,让我帮忙转交。”

    陈舒茗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

    原来是醉酒那天落在冷熙车里……

    精致的项链被收拢在手心,呼吸停滞,陈舒茗的额头已经微微有了汗意。太大的变化,只是语气

    傅思诚的脸上没有什么傲慢到吓人,每个字都透出一股寒意:“你不是说你在家吗?”

    虽然那晚就知道她向自己撒了谎,傅思诚还是没来由的气愤。

    陈舒茗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不打算跟我说说你们在车里干了些什么吗?”

    傅思诚手指间夹着香烟,倾身过来。

    “那晚偶然遇见他,后来我就喝醉了……是他送我回家……”陈舒茗支支吾吾的说着,身子因为胆怯僵硬的厉害。

    “所以如果那天没有遇见我,你就跟他走了?”

    傅思诚忘不了那晚两人亲密的举动。

    见陈舒茗弱弱的点了下头,被他一掌啪的拍在后面的椅背上。

    近距离下,借着昏暗的光亮,陈舒茗才依稀看清楚傅思诚阴鸷幽深的眼眸里冰冷一片,唇角勾起的浅笑,令人心生寒颤:“大晚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什么都没做,你当我是傻子?!”

    “不要……”

    他整个身子压了上来,陈舒茗瑟缩着。

    领口的衣服被用力撕扯,乱蹭到皮肤很痛,而他落下的吻根本就是在咬。

    上次也是一样,他发火后粗,暴的对自己,没有任何暧昧的前,戏可言,完全就是在发泄着愤怒,可怕的记忆一下子翻涌而上。

    有那么一秒,傅思诚感觉自己的右眼皮狂跳了几下。

    怒火直灌上头顶,眼睛因为愤怒愈加发红,只是怀里的身子一点点颤抖起来,低头,看到被他禁锢在身底的女人紧闭着眼睛,睫毛和嘴唇微微颤动着。

    她怕他……

    傅思诚喉咙滚动着,掌心慢慢收拢成拳头。

    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陈舒茗立刻用衣领顾住自己,像是被猎人逮捕的小动物般瑟瑟发抖着,眼睛瞪得老大。

    “下车!”

    傅思诚冷冷吐出两个字。

    陈舒茗软着双腿从车上跌下来,黑色林肯随即扬长而去。

    除了夜晚江风抚来的汽车尾气,江边更无行人,偶尔路过的车辆也是飞驰而过。

    陈舒茗深呼吸了口气,一阵江风吹进领口传来一阵凉意,她紧了紧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慢慢往回走,不知走了多远,竟然过来一辆空的出租车停在她身边,她坐上离开。

    低头紧攥着手心里的星辰项链,心底像是压了块巨石般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回到家后,刚踏进门就看到傅思诚拖着行李箱往门口走去,后面还跟着罗特助。

    陈舒茗怔了怔,轻轻开口:“你……你要出去吗?”

    话落,她全身的神经末梢都紧绷住,清亮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出差。”傅思诚语气冷淡的没有丝毫感情,说话间目视前方根本不看她一眼。

    傅思诚径直往外走去,陈舒茗盯着高大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拐角处,紧攥的手指慢慢松开,没两秒钟又重新攥起……

    他还在生气吗……

    ……

    办公桌上,陈舒茗发呆的看着电脑屏幕。

    陈舒茗低头翻了翻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日期,距离他出差已经过去两天。

    她想起以前他总会在回来之前给自己短信,告诉她在家里等他回来。

    可这两天短信提示上除了一些推送的公众广告,没有任何来电显示和短信息。

    “总监,这都到下班时间了,您不走吗?”

    “啊?”陈舒茗愣过神,才发现林秘书已经拎着包正准备离开。

    “喔对了!”林秘书突然转过身像是想到什么,快步走到桌前从下面的柜子里取出一样东西递给她:“总监,这是之前您让我帮忙带的百合花,家里要是没土,水培也行!”

    “好,麻烦你了。”陈舒茗接过。

    下班没什么事做就早早回了家。

    屋里空无一人,陈舒茗也无心做饭,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热了热,吃完后洗澡也不过才八点多这样。

    从浴室出来,经过洗漱台,镜子里投射出锁骨下方精致的星辰项链,在灯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

    陈舒茗伸手摸了摸,眼前浮现出傅思诚生气的眉眼。

    将林秘书给的那束百合花插在花**里,倚靠床上睡不着,她拿起手机无聊的翻阅着热搜微博,只是看着看着,她就觉得身上开始不停地冒冷汗。

    刚开始她只是觉得有些凉,又将被子往身上拉了拉。

    可是越来越难受,胃疼的要命,连带着肚子都抽搐起来。

    手机掉在床边,陈舒茗禁捂着肚子,身体传来的疼痛感已经使她全身痉挛,她伸手摸索着手机,手指颤抖的厉害。

    屏幕亮起时,她突然不知道该打给谁。

    脑海里猛的蹦出来一个人名,傅思诚……

    似乎心里本就这样想,陈舒茗下意识在通讯录里翻阅那三个字按下拨号键。

    电话很快被接通,她紧抿着嘴唇眉头皱的厉害:“喂,是我……”

    “什么事,我在忙。”

    傅思诚淡漠的男声,透过电话冷冷的传过来。

    陈舒茗羞窘,后悔自己一时冲动,再开口时因为疼痛,声音有些发颤:“没事……”

    “没事你打电话!”傅思诚声音沉沉,似乎又察觉到她这边的异样,很快问了句:“陈舒茗,你怎么了?”

    陈舒茗握着手机的手不停颤抖着,张了张嘴巴费了好大力气才终于说出话:“我有点疼……”

    话落,久久没有回应。

    陈舒茗看了眼手机,竟不知何时黑了屏幕。

    无奈,她只好掀开被子下床,脚还未触碰到拖鞋,整个人因为疼痛滚了下去,整个人缩成一团,眼前开始发黑。

    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渐渐开始涣散。

    眼眸最后紧闭的瞬间,只听见“砰”的一阵声响。

    ……

    再睁开眼已是白天。

    陈舒茗木讷的看着四周,清一色的白色窗帘和床单被罩,应该是在医院没错。

    左手背有微微的刺痛感,冰凉的液体慢慢注入血液。

    干涩的眸子转动一圈,就看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因为是抬头看的缘故,线条刚毅的下巴有新长出的青色胡茬,浅浅的一点。

    陈舒茗呆呆的喊:“傅思诚……”

    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昨晚她还记得自己正在跟他讲电话。

    傅思诚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哼一声,让她确定他是真实存在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陈舒茗还是恍惚,隐隐只记得她说自己很痛,然后下床,然后……就到了医院。

    “食物中毒。”有人回答了她,是站在另一边穿白大褂的医生。

    “应该是和昨晚吃的剩菜有关,正值春天细菌滋生很多,导致肠胃受感染,送来时及时进行了洗胃,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似乎是昨晚在热菜的时候时间太短,蔬菜没有热透导致肚子痛……

    “还好送来的及时,以后这种情况可要多注意。”医生推了推眼睛,继续道:“洗胃后三天内不许吃辛辣和生冷的食物,多喝点开水,这两**药水输完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陈舒茗感谢道。

    医生点了点头,随手在本子上写了些什么就离开了。

    一时间,病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只有制水器在嗡嗡作响。

    陈舒茗不由得朝傅思诚看过去,他仍然站在那里,单手插兜,一脸的冷漠。

    “那个,我……”

    她还没说完,傅思诚呵斥道。

    “谁让你留剩菜吃!长没长脑子!”

    陈舒茗紧抿着嘴唇,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傅思诚冷冷盯了她半晌,倏然,大跨步走出病房。

    脚步声很快消失,陈舒茗低垂着眼眸,掩盖心里的失落。

    半个小时后,病房门突然从外被人推开。

    离开的傅思诚重新走进来,笔直的西裤随着他走路的频率晃动,不同的是,他手里多了个包装盒,透明的包装盒里静静躺着一碗莲子粥。

    陈舒茗愣了愣。

    他以为又在生自己气离开了。

    看着他走到病房边,将餐盒从袋子里拿出来,然后拿出一个一次性勺子。

    随即,陈舒茗的后背被他撑起,另一只手将枕头竖起放在她背后让她靠着。

    见他拉椅子过来,她忙开口:“我可以自己喝……”

    “闭嘴!”傅思诚沉喝道。

    “……”陈舒茗乖乖的闭上嘴巴不敢多说一句话。

    “张嘴!”接着,傅思诚有些凶的命令。

    陈舒茗眨巴眨巴眼睛,委屈巴巴的开口:“到底是让我闭嘴还是张嘴……”

    “再废话……”傅思诚黑眸微眯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