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好像是在约会呢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似乎只要他站在那里,就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陈舒茗慢慢走过去,就看到他有些不耐的神色:“这么久?”

    “嗯,跪的久心才诚嘛!”陈舒茗揉了揉膝盖。

    傅思诚嘴角动了动,似乎又想说她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

    下山的路相对快一些,走到黑色林肯前,陈舒茗顿了顿,将兜里的东西掏出来。

    “喏,这是给你的。”

    傅思诚闻声接过:“嗯?”

    是一串沉香木的佛珠,下面坠着个小观音像。

    “每个孩子不都有平安符吗……”陈舒茗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是我刚刚求得平安符,可以挂在车里,保佑平安!”

    怪不得刚刚看她在观音殿里跪了那么久,还以为她在求什么。

    原来是为他求平安符……

    “这也太丑了!”傅思诚微蹙眉。

    陈舒茗尴尬:“你如果不愿意要就还给我!”

    旁边的车门打开,陈舒茗也跟着默默坐进去,低头去系安全带的时候,看到他把那串佛珠系在倒车镜上,坠下来的小观音像轻轻摇晃着。

    她别过头,嘴角偷偷的往上扬。

    回去的路上差不多要四十多分钟,两点多的阳光很暖和,陈舒茗坐在车里竟有些犯困。

    等车子停稳时,她茫然的扫视一周,竟是一个地下停车场。

    陈舒茗跟着傅思诚从负一层上楼,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家影院,很多人在自动售票处排着队,周围墙边贴满了新上映电影的海报。

    “我两看?”陈舒茗试探的问。

    “不然呢。”傅思诚看了眼她,淡淡说:“你在这等着,我去买票。”

    然后陈舒茗就看到他走向售票吧台,一边掏着钱包,一遍指着上面的屏幕,再回来的时候,他手机多了两张票,以及一大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

    她脑袋有些转不过弯,不确定的问:“就我们两个?”

    “嗯。”傅思诚淡淡回应。

    这应该是印象里她和傅思诚的第一次在一起看电影……

    陈舒茗咽了口唾沫,心底油然而生一股莫名的情愫,再看了眼手里的电影票,一切就像做梦似的。

    堂堂傅氏总裁竟要在这电影院和别人做在一起看电影?

    和海报上的电影对了下:“爱情片?”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朝她这边撇过来,慢悠悠的说:“你们女人不都喜欢腻歪的爱情片?”

    “呃……”陈舒茗挠了挠头发,弱弱表示:“其实我更喜欢看美剧。”

    “你看不看!”傅思诚眉眼沉沉。

    “看!”陈舒茗立马认怂。

    没等多久,广播就提醒该场次可以检票入场了。

    陈舒茗就像个小孩似的在后面扯着他的衣角,发现队伍里来的基本都是情侣,很少有同性或是单独的。

    入座没多久,灯光就暗了下来,大屏幕开始亮起字幕。

    因为买票时间有些晚,他们坐在最后一排。

    当男女主演到亲热的戏份时,很多情侣都依偎在一起,或者男的将女的搂在怀里,或者女的依偎在男的胸膛。

    陈舒茗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角,一时有些尴尬。

    她偷偷看了眼旁边的傅思诚,大屏幕的荧光照的他侧脸忽明忽暗,却依旧掩盖不住刚毅英气的俊脸,幽深的黑眸专注的看着大屏幕,似乎在专心看电影。

    陈舒茗将目光偷偷收回。

    两座椅之间的扶手突然被人抬了起来,随即她的手被厚实的掌心包裹住。

    “啊?”她惊讶的看过去。

    傅思诚斜倪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似有似无的笑意:“你偷看我,不就是想让我牵你的手吗?”

    “我不是……”陈舒茗又羞又窘。

    脸红的想甩开他的手,却被他十指相扣。

    “专心看!”

    差不多两个小时的电影接近尾声,散场灯光也重新亮起,很多情侣陆续走出会场,陈舒茗和傅思诚也混杂其中。

    她不由得低头,从刚才到现在,她的手一直被人紧握着。

    从电影院出来,傅思诚问她:“饿不饿?”

    “有点儿……”陈舒茗老实回答。

    “在外面吃点再回家。”

    “嗯。”

    陈舒茗一只手被他牵着,一只手在口袋里,里面还有刚刚看电影

    留下的票根。

    她抬头,视线凝聚在他刚毅的侧脸轮廓上。

    陪她去寺庙,和她看电影去吃饭,这算他们之间的约会吗……

    陈舒茗心脏紧缩了下,随即更加剧烈的跳动。

    等吃完饭回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傅思诚先进去洗澡,陈舒茗看着手里的票根发起了呆,手机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上面显示的是陌生号码,她皱眉接到耳边,电话那头是底气十足的女声:“舒茗,你在哪?”

    “木子?”陈舒茗顿时惊讶起来。

    自上次她两见面后,林木子每天忙着经营酒吧,而她也整天和傅思诚待在一起,很少见面。

    陈舒茗看了眼浴室的方向,开口道:“我在家……”

    “嗯,那待会我去家里找你喔。”

    “好。”陈舒茗应道。

    挂了电话,回头时着实吓了一大跳。

    傅思诚无声无息的站在身后,幽深的黑眸微眯着,语气透着几丝威胁:“又是冷熙?”

    刚洗澡出来,就看到她和别人通电话,眉间眼梢都是笑意。

    “不是的!”

    陈舒茗连忙摇头,解释说:“是木子的电话。”

    “哪个?”傅思诚一脸陌生。

    陈舒茗扶额,林木子明明都是见过好多次的,他居然问自己是哪个。

    无奈下,陈舒茗又给他解释一番。

    “就是之前你一直住在她家的那个?”

    “嗯。”陈舒茗忍不住丢给一个白眼给他。

    倒是傅思诚一脸无所谓,语气很淡:“难不成你还要你的老公对别的女人也很了解吗?”

    “……”陈舒茗顿时语塞,一时找不出反驳他的话。

    似乎是确定对方是女生之后,傅思诚扯着浴袍带子在中间打了个结。

    陈舒茗看着视线里坚实的两块胸肌,想起待会林木子要过来,顿时翻了难,支支吾吾的开口:“今晚能先别那个吗……”

    “要干什么?”傅思诚蹙眉。

    陈舒茗解释着:“刚刚林木子打电话过会要来家里找我。”

    “不行!”傅思诚直接拒绝。

    陈舒茗有些着急,说话语气多了丝恳求:“我就这一个朋友,平时有什么事她都替我打抱不平,我总不能她来找我都不让进门吧……”傅思诚扯住她的手腕,顾不上洗澡就往床上带。

    “那就先做完。”

    陈舒茗挣扎着推他:“不行,她都已经坐上车了,马上就到。”

    傅思诚的脸慢慢阴郁下来。

    慢慢松开了她。

    陈舒茗握着手机,走过去拿起挎包不敢看他慢慢往外走。

    “站住!”

    还没走出卧室,他沉喝出声。

    陈舒茗猛的站住脚跟,以为他后悔时,传来硬邦邦的一句:“我送你过去。”

    黑色林肯在夜色中穿梭,车间安静的可怕。

    陈舒茗紧握着安全带,大气都不敢出一身。

    傅思诚因欲求不满全程紧绷着脸,刚毅的脸庞被霓虹灯影洒射的斑斑驳驳。

    车速不紧不慢,稳稳停在林木子家楼下。

    本来约定要林木子过来,到了中途突然改变主意,还是自己过去比较好。

    陈舒茗默默解开安全带,车锁还没有解,只好转头看向他。

    “亲我一下。”傅思诚突然开口。

    “啊?”陈舒茗惊了下。

    傅思诚眉头皱起,语气低沉:“快点,不然我反悔了!”

    听言,陈舒茗紧抿着嘴唇不知如何是好。

    “亲不亲?”傅思诚微眯起眼眸,一只手威胁似的放在前档上。

    陈舒茗内心纠结了许久,终于横下心凑身往前。

    不同之前,她红着脸,学着平时他吻自己的模样,笨拙的撬开他的薄唇,很快,她的耳根子都红的厉害。

    十分钟后,陈舒茗才被放下来。

    黑色林肯在她眼前离开,她捂着嘴巴,嘴唇被他吸允的发红。

    摸了摸发烫的脸,她这才迈步朝楼上走去,刚到楼口,林木子一下子蹦到她面前:“啧啧,没看出来你家傅思诚在车里那么激烈……”

    隔天在公司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下午刚从会议室开完会出来,手机响起,她看了眼很快接起。

    “今晚过来。”

    耳边是他沉静的嗓音,陈舒茗有些支吾的开口:“还没跟林木子说……”

    “嗯,要我亲自去说吗?”

    陈舒茗愣了愣,不禁脱口而出:“不,还是我过去……”

    她突然想起上次傅思诚去她家霸道的样子,林木子被他吼的一愣一愣的,估计再让他到家里去一次,她都能想象到林木子绝望的眼神。

    “嗯,下班来接你。”

    话落,电话被挂断,陈舒茗叹了口气将手机放进兜里。

    一直到了下班时间,眼看员工陆陆续续走光了,她才慢慢收拾东西下了楼。

    到办公楼下,陈舒茗站在原地喘了喘气,对面的黑色林肯前灯亮起,她一眼就看到车里的傅思诚,小跑着过去。

    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傅思诚手里的烟已经抽到海绵端。

    见她来了,指尖掐断烟蒂弹出去,车窗随即关上,还有散不尽的淡淡烟草味。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