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三章 你是野男人?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刚刚跟林木子打电话要回别墅,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坏笑:“你家那位霸道总裁还真是离了你不能睡觉了……”

    以为她会埋怨自己又不去陪她,结果还一个劲催自己赶紧回去别让他担心。

    想到这,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攥起,陈舒茗咽了口唾沫侧头看向他。

    “唔……你……”

    后面的话,全部吞没在他湿热的唇齿之间。

    陈舒茗昂着头,感觉整个腰肢都快被他揉碎在手掌间。

    胸前的空气变得稀薄,而傅思诚的攻势却越来越猛,她有些承受不住愈加猛烈的力度,身子往后倒,后脑勺和后背紧紧贴在车窗玻璃上。

    傅思诚额头抵在她柔软上,声音沙哑:“昨晚我睡的很不好。”

    陈舒茗垂眸看他,才发现那双幽深的黑眸不知什么时候变了颜色,眸色炙热一片,甚至他每次呼吸都快把她的肌肤烫出一个洞来。

    “我……有点不舒服……”陈舒茗低头,张嘴时惊讶自己声音的沙哑。

    听言,傅思诚沉声打断:“不行,再过几天你亲戚又来了!”

    陈舒茗用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这男人……

    居然比她还清楚自己的生理日期。

    “给你三秒考虑时间,直接去你家或者我家。”

    话落,傅思诚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从烟盒里掏出根烟,甩动火机点燃。

    故意朝她吐了口烟圈,看着她用手挥开时,慢条斯理的数着数。

    “三……”

    “二……”

    陈舒茗急得够呛,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两种根本就没法选好么……

    “一!”

    傅思诚唇角一勾,黑眸里闪过一抹得逞的意味:“走!”

    随即,黑色林肯发动引擎,很快就从办公楼驶过。

    中途遇见红灯停下时,只见傅思诚夹烟的手覆在胃上。

    “你还没吃饭?”陈舒茗开口问道,刚说完就后悔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一直在楼下等她,怎么有时间吃饭。

    傅思诚却很有耐心的回答:“嗯。”

    陈舒茗皱了皱眉头,说话声也软了下来:“怎么不先吃点饭过来?”

    “喉咙痛,上火。”傅思诚瞥了她眼回复道。

    她下意识咬了咬唇,这上火不会是因为她吧。

    “嗯……那回家给你煮碗面条吧。”

    “好。”傅思诚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胃上:“我要加两个荷包蛋。”

    “好。”陈舒茗点头。

    霓虹灯洒射在他侧脸轮廓上,有种错觉他在跟自己撒娇……

    到了家,陈舒茗直接换了拖鞋就往厨房里钻,手上的动作很麻利,十多分钟后,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走了出来。

    傅思诚已经坐在餐桌上,手上拿着筷子,像是幼儿园等待开饭的小孩子。

    “很烫,凉一凉再吃。”陈舒茗放在他桌前。

    “嗯。”傅思诚点头,用筷子挑了挑,热气散开不少,吹了吹才吃。

    可能是因为太饿了,没多久就吃得见了底。

    陈舒茗在厨房里收拾,刚在洗碗布上滴了两滴洗洁精,身后的傅思诚整个身子覆上来,薄唇似有似无地贴在她耳后。

    然后往下,脖颈,锁骨……

    偏偏都像蜻蜓点水般轻柔,一碰既离。

    陈舒茗手上都还是泡沫,身子已经止不住轻颤起来,尤其是他的大手从腹上慢慢移到胸前的两颗扣子时。

    “傅思诚……”

    陈舒茗嘴唇发干,声音出来前竟喘了两口气。

    傅思诚将她身子扳过来,紧紧抱住她,似乎要将她生生镶嵌在自己身体里。

    陈舒茗脸上火辣辣一片,她已经能够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别,我还没收拾完……”

    陈舒茗手上的泡沫都快蒸发了,推在他的衬衫上,浸湿了胸前一大片。

    再开口,声音被他一口吞没。

    ……

    次日下午下班,林木子就给她打了电话要一起逛街。

    进了一家男装专柜店,林木子不停地挑选款式,陈舒茗不禁问道:“买给你家白亦然的?”

    “当然啦,过段时间就是情,人节,想着送他一身衣服,舒茗你快过来帮我挑挑,哪个颜色好看?”

    “蓝色这件?”

    “或者格子衬衫?”林木子拿出两件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脸上掩盖不住雀跃。

    “蓝色这件吧,比较清新。”陈舒茗说道。

    听言,林木子又将蓝色衬衫比划了一下,叫来店员打包。

    “对了舒茗,这家这两天做活动,你给你家傅思诚也买一件呗,在我印象里,他的世界里只有黑白灰这三种颜色了……”

    “呃……还是别了吧……”陈舒茗有些迟疑,想一想,确实没见他穿过别的颜色。

    “别啊,好不容易逛一次街,就当陪我一起买了好不好?”林木子晃了晃她的胳膊撒娇着说。

    半个小时后,除了林木子两手提的满当当的购物袋,陈舒茗手里也多了个购物袋。

    刚走出商场没多久,就看到路边停着辆黑色林肯。

    十分钟前,傅思诚打电话给她问她在哪,说是待会过来接她。

    罗特助下车帮她打开车门,林木子才不当电灯泡,当场留给白亦然打了电话,朝他们的反方向走,走之前还不忘给陈舒茗丢给一句话:“我看好你哦……”

    陈舒茗红着脸上了车。

    车门关上,一道犀利的眸光朝她扫射过来,身子不禁一愣。

    “怎么了?”

    傅思诚淡漠地吐出两个字:“没事。”

    这话一出,听的陈舒茗后背直发冷汗。

    明明刚才在电话里还好好的,现在却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紧绷着脸,没有多余的表情。

    陈舒茗在心里默默咒了他几声,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这尊佛。

    车里盘旋着冷空气,只增不减,前面开车的罗特助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车里安静的压抑。

    碰到前面的信号灯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慢一步踩下刹车,由于惯性整个身子往前倾,陈舒茗放在旁边的购物袋因晃动而发出的声音尤为清晰。

    感受到傅思诚像冷箭一样扫射过来的眼神,她不禁吞了口唾沫。

    小心翼翼的,将购物袋从地上拿起重新放回座位。

    傅思诚幽深的黑眸在扫到购物袋时,瞳孔猛的收紧:“你去逛街了?”

    “嗯……”陈舒茗点头。

    “你也买了件?”傅思诚又问。

    “嗯……”陈舒茗点了点头,抬头观察着他的神色。

    话落,傅思诚突然冷哼一声,声音里透着寒意:“怕是买给哪个野男人的!”

    “……你是野男人?”

    陈舒茗弱弱的开口。

    这会她终于明白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反而心里有些欣喜。

    傅思诚闻声一愣。

    紧绷的脸颊瞬间放晴,说话声音都轻快起来:“给我的?”

    “嗯。”陈舒茗点头。

    “拿来。”傅思诚伸手过来。

    “普通牌子,不知道你喜不喜欢……”陈舒茗将脚边的购物袋拿过来,末了又补充一句:“木子要给白亦然买衣服,两件一起买可以便宜,所以就给你买了一件……”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发现傅思诚低着脑袋根本没再听她说下去。

    购物袋里的衬衫被他拿出来,幽深的黑眸凝视着,干净的白色映入他的瞳孔。

    傅思诚突然抬头吩咐:“罗特助,前面找个商场停一下。”

    “是,傅总!”罗特助立即应道。

    很快,黑色林肯再次在一家商场前停下。

    傅思诚左手拎着购物袋,右手拉着陈舒茗就往里面走。

    门口穿制服的保安在旋转门推开时颔首,陈舒茗几乎是小碎步地跟在后面,盯着前面越走越快的背影有些不解,完全不明白他这要闹哪出。

    脚步终于在一家店门前停下。

    里面时不时有男女进进出出,上面标识着男女洗手间图标。

    傅思诚将身上的外套脱掉递给她:“你在门口等我。”

    陈舒茗看着他拎着购物袋走进男洗手间。

    她无语,回家换不都是一样……

    手机突然想起信息提示音,她低头去看,旁边女厕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她来得及躲开,还是被撞到了肩膀。

    看清楚对方后,感觉那句冤家路窄说的一点都没错。

    陈馨悦瞪着她,拍了拍身上:“真是晦气!”

    陈舒茗皱眉,觉得现在站在眼前的才是真正的陈馨悦,上次在俱乐部撞到她,还上前搀扶她叫她姐姐,一定是吃错了药。

    “说的真对,遇见你真是我倒了八辈子大霉了!”陈舒茗也拍了拍衣服的褶皱。

    “哼!你还有脸说这种话,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陈馨悦剁着高跟鞋,似乎还有别的什么事情,没有再跟她纠缠下去,临走前还一副趾高气昂的指着她的鼻子:“陈舒茗,你等着瞧,不是每次你都那么好运!”

    陈舒茗看着她趾高气昂的背影,突然间陷入了沉思。

    刚刚最后一句话,似乎别有用意。

    不由地和那晚在俱乐部的陈馨悦联系起来……

    “发什么呆?”

    头顶响起一如以往富有磁性的嗓音。

    陈舒茗回头,看到刚刚走出来的傅思诚,原本身上的衬衣和领带都脱了下来,换上的是她刚买的白色衬衣,右手腕微抬,正在系袖口的纽扣。

    高大坚实的身躯,倒三角比例,完全是行走的衣架。

    他顺着她方才的视线望过去:“陈舒茗?”

    “嗯。”

    “她又说什么了?”傅思诚蹙起眉头。

    “没有……”陈舒茗摇了摇头,顿了顿继续说:“不过……”

    她拧起好看的眉头,不是很确定的开口:“上次在俱乐部下药,总觉得是她在背后捣鬼……”

    听言,傅思诚眼神一冷。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