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帮你讨回来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等在车边的罗特助为他们拉开车门,陈舒茗跟在傅思诚后面坐了进去,只当陈馨悦是个小插曲再没有提及。

    回去的路上,她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傅思诚新换的白衬衣。

    肩宽和胸围都很合适,就算他抬臂或是身子往前屈都不会很紧绷或很宽松。

    陈舒茗轻轻握紧手上换下来的西装外套。

    什么时候她对他的尺寸已经熟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罗特助,我这身怎么样?”傅思诚挑了挑眉,对着倒车镜整理衣领。

    “傅总,这身衣服简直就是为您量身定做,您穿这身特别显气质。”罗特助回头,滔滔不绝的称赞道。

    陈舒茗盯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真心觉得待在傅思诚身边的助手狗腿功力真不是一般。

    傅思诚听的心情很不错,看罗特助的眼神比平时任何时候看他都要顺眼,眉眼间闪烁着异样的光彩,慢悠悠的开口:“记得把这款品牌的衬衣全部收购。”

    “那些已经卖出去的呢?”

    “高价买回来!”傅思诚扯唇冷声说道。

    听言,陈舒茗瞪大了眼睛:“……”

    这男人简直把占有欲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隔天下午下班,陈舒茗和往常一样下了办公楼就看到停在路边的黑色林肯。

    罗特助看到她后,很快从车里下来帮她拉开车门,恭敬的开口:“傅总有事先过去,让我带您过去。”

    “嗯。”陈舒茗点点头。

    半个小时后,黑色林肯停在一家俱乐部门前。

    罗特助再次帮她将车门打开,陈舒茗这才看清楚俱乐部名字,不由的皱了皱眉,想起上次就是在这里遇见陈馨悦……

    罗特助做了个请的手势走在斜前方帮她带路,陈舒茗放慢了脚步,不知怎的,今日到这里她心里多少有些抵触……

    从电梯走出来,罗特助带她到走廊最里面的一个包厢前。

    “傅总就在里面。”罗特助恭敬的说道,脸上挂着笑容。

    听言,陈舒茗朝他微笑地点点头,接着推门而入。

    傅思诚修长的身影映入眼帘,他两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指间夹着根烟,吞吐烟雾和弹烟灰的动作好似浑然天成,包厢里暖黄色灯光也遮盖不了他闪着光彩的黑眸。

    只是她没想到会在这再一次遇见陈馨悦。

    和以往每次都一样。

    陈馨悦像只花蝴蝶似的缠绕在傅思诚身上,桌上摆放了很多种类的水果沙拉,每样都献媚地拿到他面前,声音娇嗔的让人浑身起起鸡皮疙瘩:“思诚,你尝尝这个嘛……”

    “要不思诚跟我说说想吃什么,我让他们每样都重新做一份……”

    全程傅思诚淡漠的抽着烟,脸上丝毫没有半点表情,尽管如此,陈馨悦还是兴奋的要命。

    陈舒茗看着包厢里的两个人,突然不知道站着的脚步是该退还是进……

    或许是感受到门口的目光,傅思诚回过头:“来了?”

    “嗯……”陈舒茗干咳了两声,尴尬的走过去。

    陈馨悦见到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却还要硬撑着笑容,几乎咬牙切齿的笑着:“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

    傅思诚朝她伸手,将站在茶几对面的她拽到他身边挨着坐。

    陈馨悦此刻的表情难看透了,破天荒的傅思诚第一次主动约她出来,现在看来只是空欢喜一场。

    陈舒茗屁股还没在沙发上坐热,包厢的门又被人推开,进来三四个强壮的黑衣男人,个个面无表情,最后跟着一个男服务生。

    年纪轻轻,陈舒茗刚看到他就想到那天晚上送茶点的服务生。

    叫他来做什么?

    陈舒茗心里泛起疑惑,刚要开口,就听到傅思诚一贯冰冷的口吻。

    “说吧。”傅思诚吸了口烟。

    男服务生似乎比那晚还要恐慌,垂着脑袋,身子忍不住瑟瑟发抖,刚出口,声音也颤抖的厉害:“我什么都不知道,是这位小姐让我做的,不然就让经理辞退了我,我逼不得已啊……”

    被他指着的陈馨悦,顿时脸色大变。

    “思诚,你开什么玩笑呢?怎么回事?”陈馨悦强忍着脸上的笑容,

    傅思诚没有回答的意思,全程都没有看她,只是朝对面的罗特助使了个眼神。

    罗特助上前一步,将茶几上的酒杯拿起,倒了一大杯蜂蜜柚子茶,随即又往里面丢了什么东西摇了摇,原本白色的沉淀就混杂在蜂蜜柚子茶里面,放在陈馨悦面前。

    “把这个喝了。”傅思诚指着酒杯说。

    陈馨悦脸色逐渐变得苍白,神情很慌张:“思诚,你别闹了……”

    “我没功夫跟你闹。”傅思诚弹了弹烟灰,幽深的黑眸里冰冷的没有丝毫温度。

    杯子放进去的东西,不用说也明了。

    陈舒茗看到现在,才终于明白傅思诚的用意。

    他是为自己出气……

    昨天她只不过猜测的跟傅思诚提了一句,当时看他脸色也没有多大变化也没再说什么,没想到转眼间就把陈馨悦给弄来了。

    见陈馨悦不动,他沉喝道:“罗特助!”

    站在对面的罗特助再次上前,端起杯子,与此同时,刚进来的那几个黑衣男子也大步上前,左右两个,几乎是把陈馨悦架起来的,其中一个捏开她的嘴。

    “不要啊,思诚,你听我说……”

    “我知道错了……”

    陈馨悦被吓得不行,完全跟平时跋扈的她两个样。

    罗特助走过去,毫不留情地挡住她的视线,随即抬手端起杯子将酒杯的液体全部灌了进去。

    陈馨悦很想躲,但是完全力不从心,身子被禁锢住,嘴巴被人捏着,呛声连连。

    旁边的黑衣男人松开手,陈馨悦直接跌坐在地上,已经顾不得形象伸手往嘴巴里使劲抠,可是已经无济于事,什么也抠不出来。

    “思诚……求求你别这样对我……”

    陈馨悦跪着扑到他面前,满脸的委屈。

    傅思诚仍然不为所动,任由她抱着自己的腿哇哇大哭,直到她脸色慢慢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这种情况陈舒茗是最清楚不过的,心猛的收紧,眉头紧皱着。

    “傅思诚你要做什么!”

    话落,傅思诚将剩下的烟蒂掐灭,冷酷无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罗泽,随便找个包厢把她扔进去!”

    陈舒茗呼吸一窒。

    陈馨悦这会儿已经神志不清了,保镖抓她的时候,她主动往他们身上蹭着。

    陈舒茗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试探的朝旁边的傅思诚看了两眼,刚毅英气的俊脸透着彻骨的冰冷,眼眸阴鸷的吓人,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胆颤。

    不是没见识过他的冷漠,之前顾明浩死乞白赖的跟他合作,他连正眼都没给他。

    而如今他霸道冷漠的一面又是因为她。

    说实话陈舒茗心底还是有些后怕的,她甚至没想到傅思诚做事会这么心狠手辣,可是回过头,心底还是流露出几丝暖意。

    傅思诚并不是在随便说笑,说话的空当,陈馨悦已经被人抬出去,隐约间还能听到斜对面包厢被推开的声音……

    心里突然腾升起一种报复的快,感,那晚要不是傅思诚,她可能就跟冷熙……

    一想到这整个人后背发凉,可是报复后的快,感还没有持续多久,她有些于心不忍,虽然她确实憎恶陈馨悦,对自己干过数不清恶毒的事,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这样的做法对她确实有些残忍。

    想到这,陈舒茗握住他的手臂:“算了吧……”

    “你确定?”傅思诚黑眸斜倪着她。

    陈舒茗点点头,唇角微扯:“让她尝点苦头就好,她还是女孩子……”

    傅思诚蹙眉盯着她看了半晌,似乎在斟酌她是随便说说还是真的想就这样算了,确定是后者后,他朝罗特助递过去一个眼神。

    接着,罗特助大跨步走出包厢。

    再回来时,还拖着披头散发的陈馨悦,一个劲儿往罗特助身上扑。

    傅思诚眉毛都没抬一下:“把人扔到医院急诊里。”

    “是!”罗特助恭敬的回应。

    从俱乐部出来,两个黑衣男人抬着意识不清的陈馨悦,手和腿紧绑着,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将她丢了进去,随即扬长而去。

    陈舒茗说着车开去的方向看了眼,长吁了口气。

    傅思诚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拉着她的手坐进车里,徐徐说道:“我还没吃饭。”

    “那……回家给你煮面条吃?”陈舒茗偏着头看他,询问他的意见。

    “好。”傅思诚淡淡道。

    黑色林肯慢慢驶出俱乐部,道路两旁的霓虹灯不断倒退着。

    陈舒茗看着窗边的街景,想起刚才发生的事,还是心有余悸。

    忽然感受到男人熟悉的气息靠近,傅思诚俯身看着她,长指抬起轻佻着她额前的碎发:“以后她再敢对你做什么,我都帮你讨回来!”

    “谢谢你……”陈舒茗吞了吞唾沫,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眸。

    陈舒茗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禁不住收缩,心底最柔软的那块仿佛塌陷了块。

    回到家后,陈舒茗第一件时间就是换了拖鞋往厨房里钻。

    一回生二回熟,她做饭速度越来越快,十五分钟后,她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从厨房走出来,特地窝了两个荷包蛋。

    傅思诚脱了西装外套随意的搭在沙发靠背上,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他吃的很快,但吃相却十分优雅,不难看出他从小就出在优越的家庭环境中。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