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五章 跪下道歉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等他再次将碗筷放下时,里面的汤水空空如也。

    像他这样的人,恐怕每天都吃些山珍海味,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全部都是私人订制,总之绝对不会在他的食谱里出现清汤面条和再简单不过的荷包蛋。

    陈舒茗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做饭给他吃,但他每次都吃的精光。

    若不是那张契约,她真的感觉就像一家人……

    收拾完关灯上楼,发现傅思诚并没有去洗澡,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吸着烟。

    宽厚的肩背,单手插兜,垂着的一只手夹着烟,白色烟雾往上缭绕着,听到脚步声他回头,烟雾缭绕在他眼前,熏得他眼眸微眯起。

    动作和神态无一不彰显着他成熟男人的魅力,陈舒茗突然有些心跳加速,慌乱中别过头。

    “收拾完了?”傅思诚问。

    “嗯,”陈舒茗点点头。

    然后,他迈着步子朝她走过来,悠然的样子好像在等她一样:“一起洗澡。”

    “不要……”陈舒茗往后退了两步,支吾着开口:“你先洗,洗完我再洗。”

    有过在浴室的经验,绝不可能是单纯的洗澡,而且那过程实在让她有些难以启齿,那种事情还是在床上来比较妥当……

    害怕他追来,她忙绕到大床的另一边,用枕头极力遮挡着自己。

    傅思诚挑了挑眉,难得没有训斥她,眸底划过一抹精光,也不再为难她,一个人进了浴室。

    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响起,陈舒茗终于松了口气。

    沉下心来,耳边又浮现出他刚刚和自己说过的话。

    “她再跟你说什么,我都帮你讨回来!”

    垂着的双手不自觉蜷缩起来,一股莫名的情愫在心底蛰伏。

    耳边低沉的男声显得更加真实,隔着浴室门穿出来:“我换洗的平角裤忘拿了,你帮我送进来。”

    “……在哪里放?”陈舒茗腾的从沙发上坐起来。

    “更衣室放衬衫最下面的抽屉里。”

    “知道了。”陈舒茗应声朝卧室走去。

    拉开抽屉,里面果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平角裤,大多都以深色为主。

    她控制不住脸红,随便拿了一条出来。

    走到紧闭着的浴室门前,陈舒茗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敲了敲门,开口时声音都明显结巴了些:“呃……那个……我拿来了……”

    “递给我!”

    门拉开缝隙,一条结实的手臂伸出来。

    里面水雾缭绕,沾满水珠的手臂更加性,感。

    陈舒茗将平角裤递过去,刚想收回手,被猛的抓住,随即整个人被拖了进去:“啊……别……”

    话还没说清楚,后面的全部吞没在傅思诚的唇齿间,只听的到哗哗的流水声。

    翌日清晨,陈舒茗起来腰酸背痛的。

    脑海里不停回忆昨晚被傅思诚拉进浴室后的情景,羞得耳根子一片通红。

    她使劲晃了晃脑袋抓起床头的衣服就往身上套,刚收拾好出门,就看到熟悉的黑色林肯停在那里。

    和往常一样,傅思诚先送她去公司。

    陈舒茗挨着他坐在座位上,不时偷偷瞄了他几眼,似乎每次消耗那么大体力对他来说根本毫无影响,反而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的,陈舒茗都怀疑他身体是用钢铁做的……

    她发愁的皱起眉头,到底纵欲伤身这种事准不准。

    陈舒茗收回视线时,在他白色衬衣领口停顿了两秒。

    是她买的那件,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已经连续穿了三天……

    前面的罗特助刚跟傅思诚汇报完今日行程,似乎是注意到她盯着白衬衫的举动,笑着说:“太太,您买给傅总的衬衫品牌现在已经被傅氏全部收购,以后只有傅总一个人穿!”

    “呃……”陈舒茗瞪大了眼睛。

    再看了眼旁边的傅思诚,一脸淡然,看来他是来真的……

    一上午都在公司忙着处理文件,中午休息时,陈舒茗正打算用手机订个外卖,敲门声骤然响起。

    准确的说,应该是砸门声。

    隐约听到外面林秘书焦急的声音:“这是总监办公室,你们不能随便乱闯!”

    外面的声音有些吵闹,陈舒茗觉得不对劲,正打算开门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从门外闯进来几个人,看清楚后,饥饿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舒茗,你好大的胆子!”冲在最前面的是好久不见的陈母,还是跟以前一样,穿着一身名牌,拎着古奇最新款白色包包。

    后面跟着陈馨悦和陈父。

    陈舒茗好看的眉头拧起,她知道按照陈馨悦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沉不住气。

    “你们要干嘛!这里是公司,请你们出去!”林秘书挡在陈舒茗面前。

    “你一个小职员有什么资格管教我们,没教养的东西,果然是随主子!”

    陈母满嘴的轻蔑,林秘书没有一点防备,被她硬生生推了过去,高跟鞋往后踉跄了几步,幸好陈舒茗及时扶住她,嘴唇紧抿着:“嘴巴放干净点!”陈舒茗毫不示弱的反击。

    “呵,你现在倒是长本事了!”陈馨悦画了眼线的眼睛瞪起来更加狰狞:“如果不是你,傅思诚不会对我那么狠心!”

    “舒茗,亏我养了你这么多年来,你连你妹妹都狠心不放过!”

    陈舒茗心里冷的像是深不见底的冰窟窿,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对她:“我念你是我爸的份上,我不跟您吵,麻烦您在质问我之前先弄清楚陈馨悦对我都做了什么!”

    不等陈父开口,一边的陈母开始叫嚣:“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你妹妹,我真不知道傅思诚怎么会看上你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一定是你给傅思诚灌了**汤让他一时鬼迷心窍依着你!”

    听言,本还一脸狰狞的陈馨悦捂脸抽泣:“我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呜……”

    陈馨悦妆容精致,这会哭起来就更显得梨花带雨,母女两一唱一和配合地简直天衣无缝。

    陈父见势,怒气更盛,额头青筋暴起,直瞪着她:“就算馨悦做错了,你就没有点做姐姐的风度吗?!”

    陈舒茗突然想笑。

    风度?风度能值几个钱,那晚若不是和傅思诚撞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现在却跟她一本正经的谈风度……

    简直可笑!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陈舒茗想起那晚傅思诚在她耳边说的话,背挺的笔直。

    在旁边插不上话的林秘书只能干着急,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悄然拿起陈舒茗在桌上的手机往门外溜走。

    陈馨悦哭的更卖力了:“呜……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呜……”

    “老公,你看看你的好女儿!”陈母搂着自己的女儿泪眼汪汪的:“就算馨悦之前做了什么错事,她也不能落井下石啊,要是没及时送到医院后果不堪设想,让馨悦以后怎么嫁人啊……”

    “今天能给馨悦下药,指不定哪天把我们母女都给杀了啊!”

    陈母在旁边不停地煽风点火果然起了效果,下一秒只见陈父满脸铁青,怒火中烧。

    “混账东西!还不快给馨悦道歉!”

    “我没错。”

    陈舒茗紧攥着不停颤抖的手,这样孤立无援的场面她经历的太多了,甚至都麻木了。

    陈母伸手指着她,不依不饶的叫嚣:“陈舒茗,你今天若是不跪下给馨悦道歉,我绝不放过你!”

    “算了妈妈……”陈馨悦上前挽住陈母的胳膊哽咽道:“她不想道歉就算了,我自认倒霉……”

    面对发生这么大事还乖巧的女儿,再看始终执拗紧抿着嘴唇的陈舒茗,顷刻间,陈父竖起的眉毛都要跳动起来了。

    陈父怒瞪着她:“你到底错没错!”

    “我没错!”陈舒茗咬牙,脊背挺的更直。

    “老公,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替我们馨悦好好教训她!”陈母在旁边不停地添油加醋:“小心她哪天连你这个父亲都不放在眼里!”

    陈父向来说一不二,更容不得别人挑战他的底线。

    陈母都是抓住这一点,每次都轻易的挑拨离间,陈父浑身怒气一触即发,大步向前,冲她高高扬起右手。

    陈舒茗下意识往旁边躲开,还是没来得及躲过他同时抬起的左手。

    “啪!”

    一记耳光甩过,整个房间里都是回音。

    火辣辣的感觉瞬间从脸颊蔓延至所有感官,陈舒茗不用伸手去摸都能感到右脸会红肿起来。

    还不算完,她第一次躲开的时候,陈父简直气坏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再次抬手重重甩过去一巴掌。

    几乎用尽全身所有力气,没有丝毫的保留。

    陈舒茗耳朵里嗡嗡作响,甚至嘴巴里都能感受到血腥味。

    双腿不由得软了下,毫无征兆的往后跌过去,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在门把上。

    办公室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个个交头接耳,却谁也不敢上前。

    恍惚间,一记高大的身影拨开遮挡着的人群走了进来。

    虽然她知道,这可能只是幻觉罢了,可感受到腰间传来一股真实的暖意,她愣了愣,随即整个人就被他揽在怀里。

    “思诚……”

    陈馨悦看她挨打解气的表情还来不及收拾,就看到傅思诚走了过来,满脸的震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