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敢动我的女人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男人强烈的雄性气息扑面而来,长指轻挑起她的下巴,然后往上抬,直到对上那双清亮的眸子,黑眸里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怒火,冷着声:“谁打的?!”

    简单的三个字,却如雷贯耳。

    陈舒茗睫毛微微颤动,似乎才确定眼前的男人是他,熟悉的气息和熟悉的声音。

    顿时,陈馨悦母女像蔫了的气球,旁边的陈父愣在原地:“思诚,我在处理家事……”

    “谁敢动我的女人!”傅思诚冷声道,两道剑眉紧蹙着。

    这话一出,陈父也不敢再说什么,似乎没想到傅思诚会把陈舒茗看的这么重要,而旁边的陈馨悦气的直跺脚。

    “明明就是她有错在先!你为什么要护着她!”

    陈母不由得为自己女儿帮腔,恶声恶气的:“是啊思诚,陈舒茗看起来单纯,心机却深得很,你跟她才接触多久,哪能了解她,她竟然给自己妹妹下药!”

    “我看您年龄大不跟您多说,药是我下的,有什么冲着我来,你们找她做什么!”傅思诚幽深的黑眸更加阴沉,语气瞬间冷了好几分。

    陈母怔住,不由得看向自己女儿,在目光里得到肯定回答气的身子不住地发抖。

    “今后谁再敢打你,给我狠狠扇回去,听到没!”傅思诚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的说道,眸光微转看向其他三人:“这是最后一次!”

    陈舒茗被他揽进怀里,视线里是他刚毅的侧脸和迸射的咬肌。

    “老公……”陈母委屈的喊。

    陈父一时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清了清嗓子:“思诚,这毕竟是自家事。”

    似乎在变相的提醒他,自己教育儿女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喔?我记得陈氏刚起步不久,资金还差一大截……”傅思诚扯动唇角,慢悠悠的开口。

    陈父神色微变,只是短暂的权衡了两秒,挥了挥手:“罢了罢了,总归是一家人,没必要非要争个谁对谁错,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随即朝率先往外走去。

    “爸爸!”陈馨悦仍然不甘心。

    陈母察言观色半天,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拉着女儿:“行了馨悦,我们走吧!”

    一直在门口站着的林秘书跑了回来,像赶苍蝇般的把他们往外轰:“走走走!真辣眼睛!”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屋子终于恢复平静。

    陈舒茗双腿软了软,憋在胸腔里的一口气缓缓吐出。

    她看了眼旁边的傅思诚,没想到他又一次在紧急关头出现在自己身边。

    “你……”陈舒茗张了张嘴。

    才说了一个字,她就痛的闭上嘴巴,伸手捂着肿痛的脸颊。

    林秘书站在旁边冲她挤眉弄眼,一脸计谋得逞的邪笑:“总监,傅总是我叫来的哦!”

    林秘书颠颠跑过去将手机放到她手里,又指了指门外:“呃……我先帮您买些午饭吧……”

    话落,她匆匆跑出门外,紧接着门板被关上。

    这次,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陈舒茗被傅思诚拉着一直走到沙发前坐下。

    傅思诚伸手将她的下巴捏起来,蹙眉凝视着她的脸,神情严肃的像是批阅公司文件一样。

    左右两脸颊都被打了,陈建豪是男人,力气肯定小不了,脸颊清晰可见的五指印,嘴脸隐约渗出一丝血红。

    “肯定很痛吧?”

    陈舒茗心里一惊,从他的眼里竟捕捉到一丝心疼。

    很快便消散尽,她差点以为被那两巴掌打蒙了。

    她使劲晃了晃脑袋,见他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老实的点了点头。

    手机紧攥在手里,想起刚刚林秘书说傅思诚是她叫来的。

    算起来的话,林秘书是在陈馨悦刚进来不久就出去打的电话,距离傅思诚出现差不多十分钟,之前被他叫去公司一次,从这到他公司做公交差不多四十分钟。

    这样算下来,从傅思诚接到电话再赶到这里,只花了十分钟不到。

    她都能想象到黑色林肯飞驰在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

    陈舒茗张嘴,哪怕很小心,还是牵动红肿的脸颊。

    她用手轻轻按住,看着他,嗓子里像是有什么堵住似的,有些痛。

    好半天,她垂下眼眸,声音小小的:“谢谢你……”

    “傻瓜,谢我干嘛!”傅思诚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不知何时沙哑起来。

    近距离注视半天,傅思诚眉间的褶皱更深了些,直接拉她起来:“都肿成这样了,走!去医院!”

    “不用……”陈舒茗摇了摇头,指着茶几下面的抽屉:“这里都有备好的医药箱,擦点药膏用热毛巾敷一敷就好了……”

    “你确定?”傅思诚眼里闪过一丝犹豫。

    “嗯。”陈舒茗点头。

    抽屉被拉开,里面躺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小药箱,都是平时备的药。

    陈舒茗拿出已经涂了一半的药膏,拧开上面的白色盖子,拿棉签准备往脸上涂。

    傅思诚伸手过来,掌心覆在她的上面。

    她动了动嘴角:“我可以自己涂……”

    “给我。”傅思诚温和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命令感。

    陈舒茗立刻听话的松手。

    傅思诚照着她刚才那样,用棉签沾了点药膏,接着俯身朝她靠近。

    “都怪我。”熟悉的鼻子扑面而来。

    “嗯?”

    傅思诚喉咙上下翻滚,幽深的黑眸像泼了墨似的充满神秘感,说出的话直击陈舒茗柔软的心底:“因为我害得你受伤。”

    “思诚,这跟你没有关系……”陈舒茗开口,被自己声音里的沙哑惊到,眼睛不敢跟他对视。

    清凉的药膏涂在火辣辣的皮肤上,冷热交替的感觉刺激着,陈舒茗颤了下。

    “很疼?”傅思诚的动作顿住。

    “还好……”陈舒茗疼的呲牙咧嘴,却摇着头。

    心里却感觉,要是这样,似乎再疼一些也不亏……

    傅思诚涂的娴熟,没多久就涂好了,而且脸上每个红指印都涂到了,指腹轻轻触碰了下,似乎并没有那么疼。

    小药箱被合上,陈舒茗起身:“我去摆热毛巾……”

    这次傅思诚没有阻止,任由她去。

    打开烧水器,陈舒茗在壶里接了些冷水插在上面,她转身去洗手间,面对着镜子,她脸颊肿的很高,头发有些凌乱,仿佛经历了一次大浩劫。

    刚才发生的事情一遍遍在她脑海里翻涌,陈馨悦母女唱双簧的伎俩和陈父毫不留情地甩自己两耳光,任她再怎么心胸宽广都做不到风轻云淡。

    身后响起一串沉稳的脚步。

    不同回头也知道是傅思诚,每走一步都仿佛走在她心头上。

    陈舒茗扶在盥洗台面上,手指一点点收缩,脚步停在身后,她忽然转过身主动伸手环抱住他。

    不像是往常那样,脑袋埋在他胸膛间,双手在后面十指相扣,抱的很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丢失的温暖找回来些。

    傅思诚浑身一僵。

    对她主动怀抱感到意外,原本拿烟的手顿在半空,怔怔的看着突然扑过来的瘦小身躯,无声的扯了扯唇,伸手慢慢的回抱住她,掌心扶在她纤细的腰间。

    陈舒茗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耳边是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清晰的穿过她的耳膜,接连不断。

    热水壶的水听声音快要开了,陈舒茗却不想松手,只想安静的抱着他,久一点,再久一点,直到他沉敛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再抱下去我就来感觉了。”

    听言,陈舒茗的脸唰的一下红透了。

    “不相信?”傅思诚掌心顺势往下。

    隐约感受到下腹前有些发硬的轮廓,陈舒茗慌乱地松开他,脸颊红肿的厉害,顺带着耳根也红了个遍。

    傅思诚干脆将两只手臂抵在她后面的盥洗台面上,俯身朝她靠近,朝她挑逗的往脸上吹着气:“要不试试……”

    “别闹了!”陈舒茗推了推他的胸膛,别过他的目光:“好了你快出去,水快烧开了……”

    转头看去,热水壶里已经噗呲噗呲的翻滚起小水泡。

    后脖颈突然被轻咬了一口。

    力道不重,却痒痒的,陈舒茗摸在上面有隐隐的牙印,而视线里,傅思诚慵懒的走出洗手间。

    陈舒茗在水龙头下掺了冷水摆了摆毛巾在脸周围熏着。

    门外传来一阵声响。

    林秘书踩着高跟鞋一手拎着午饭走了进来,看了眼盥洗台前的陈总监,又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傅总,眨了眨眼睛,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没发生什么吗?”

    “……”陈舒茗惊得毛巾差点从手里掉下来。

    她瞪了林秘书一眼,林秘书瞬间闭了嘴。

    “呃……林秘书帮我们买来了午饭,一起来吃……”

    傅思诚正在看手机,听到她的声音,从沙发上起身朝她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刚刚罗特助来电话,有个案子要谈。”

    “喔……”陈舒茗点了点头,举着午饭的手慢慢垂下来。

    目送着他走出办公室,陈舒茗朝他挥了挥手。

    门被关上,陈舒茗长吁了口气,坐到沙发上正准备小寐一下,手机响起。

    屏幕上大大的“傅思诚”三个字,心猛的被收紧。

    咽了口唾沫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陈舒茗故作镇定的按下接听键:“怎么了?”

    那头的傅思诚顿了顿:“下午一起回去。”

    “嗯……”陈舒茗乖巧的应道。

    下午下班后,陈舒茗坐公交到傅思诚公司。

    下班前临时接到电话说那边有个会议可能会晚点结束,让她来公司等他。

    陈舒茗低头看了眼手机,时间刚刚好。

    绿灯亮起,她随着人群穿过马路,高,耸的大厦直插云霄。

    刚从旋转门进来,陈舒茗脚步顿住。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