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求放过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她强压住内心的狂乱,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的把视线收回。

    想到浴袍里的着装,发烫的脸红的更加厉害。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一步步朝自己走近,哪怕身上还有一层浴袍裹着,只要轻轻一动,也能感受到布料摩擦在肌肤上的异样。

    怎么办……

    心跳不停加速跳动,张嘴深呼吸半晌,陈舒茗声音微颤:“傅思诚,能把灯关了吗?”

    “事多!”傅思诚擦头发的毛巾一顿,虽然这样说她,但过来时还是顺手关了灯。

    卧室里瞬间暗了下来,只有从窗帘缝隙透出的稀碎的霓虹灯光,整个夜更加迷人。

    傅思诚坐在床边擦了会头发,随即将毛巾丢在床头柜上,掀开被子,像往常一样侧身朝她靠近。

    被子里窸窸窣窣的声音,陈舒茗紧张的整个身子都不敢乱动。

    即使已经关了灯,她还是紧闭着眼睛,在黑暗中睫毛微颤。

    傅思诚在黑夜里摸索着她的唇。

    托着她下巴的手逐渐往下,倏然愣住。

    似乎是感觉到异样,傅思诚从床上翻身而起,一把掀开被子,打开床头的夜灯。

    躺在床上的陈舒茗紧闭着眼睛,睫毛微颤,脸颊红的吓人,重点是她此时此刻身上的睡衣,与其说是睡衣,倒不如说是一块勉强遮住部位的布料。

    黑丝半透明布料,勾勒出诱人的身躯。

    鹅黄色暖灯亮起,什么也遮挡不了,身子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

    傅思诚下腹硬了硬……

    他强压住身体腾升的燥,热,瞳孔紧缩,喉结上下非常缓慢的滚动,眉宇间笼罩着阴冷,一字一顿:“陈舒茗,你不想活了?!”

    咬肌迸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里磨出来的。

    陈舒茗哆嗦了下,只好睁开眼睛,直直撞进傅思诚深如潭水的黑眸里。

    她再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还有他一点点燃起的欲,火。

    “你不是说……”一开口,陈舒茗声音就沙哑的厉害,瞬间耳根子都红了一片:“要来点实际的吗……”

    傅思诚死死的瞪着她,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一样,从赤红的脸颊到脚趾,再从脚趾移到脸上,如此反反复复。

    “别这样看……”陈舒茗被他盯得浑身发毛。

    她不敢伸手捂他的眼睛,只好双手环抱着自己勉强遮住部位。

    傅思诚很快将她的胳膊扯下来,沉静的男声不知何时沙哑了,带了丝挑逗的意味:“你不就是穿给我看的?”

    “我……”

    陈舒茗刚张嘴,后面的话尽数堵在他压上来的唇……

    一整个晚上,傅思诚像是个欲,求不满的人不停向她索取。

    次日,陈舒茗走路直飘,哪怕已经吃过早餐,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

    黑色林肯照常停在门口,傅思诚一大早就收拾好坐在车里,她走过去,罗特助恭敬的帮她拉开车门。

    早高峰的公路,车流量很大,车子一路上走走停停。

    傅思诚一脸淡然,车窗半放,指尖点燃根烟,吞吐出的白色烟雾缭绕在车间半空,清风吹来,缭绕的烟雾散尽了不少,刚毅英气的侧脸未减半点魅力。

    她想起早上起来的时候,那件黑丝睡衣已经成了碎片……

    从立交桥行驶下来没多长路程,傅思诚突然说了句停车,罗特助不敢有半点怠慢,很快打了转向灯。

    在一条商业街停稳车后,傅思诚径直打开车门下去。

    见傅思诚是朝便利店方向走去,陈舒茗没太在意,以为他是去买烟,倒是疑惑今天竟不让罗特助帮他去买。

    大概十分钟后,傅思诚才回来。

    陈舒茗看到傅思诚手里多出来的两个购物袋,和他平时作风完全不搭,接着他将袋子递给自己,陈舒茗更加疑惑了。

    “这是什么?”陈舒茗眨眨眼睛。

    傅思诚轻挑眉头,慢悠悠道:“自己看!”

    陈舒茗低头打开看了眼,脸唰的一下烫红起来。

    哪里是去买烟,根本就是去了内,衣店,而袋子里装的,正是各种款式的情趣内,衣,黑的红的,居然还有豹纹的,这还没完,最下面还压着制服装!

    陈舒茗反弹的将袋子塞到他怀里,心跳加速。

    “你想干什么!”

    陈舒茗张嘴,又开始结巴。

    傅思诚像昨晚一样,像饿狼似的凑近她身子,在耳膜处低语:“以后每晚穿一件让我看!”

    陈舒茗缩在车座角落,垂在膝盖上的手指慢慢收紧。

    她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此时此刻她想死的心情都有,这个林木子,完全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啊……

    呜……

    之后连着两天,陈舒茗的夜生活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到第三天,陈舒茗绞尽脑汁在想要怎么逃脱傅思诚的魔爪,电话突然响起。

    “喂?”

    “今天我要出差一趟,不出意外两天后回来。”傅思诚沉静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不时的还能听到翻阅文件时的沙沙声。

    “嗯。”陈舒茗乖巧的应道。

    草草说了几句,电话被挂断,陈舒茗竟有些失落。

    接下来的两天,陈舒茗暂时住在林木子家里,到楼下时,林木子早早就在楼口等着她。

    “没去上班吗?”陈舒茗问道。

    林木子耸耸肩:“我倒是想啊,大中午就接到你家傅思诚的电话必须要我等着你……”

    ……

    又是一天,夜幕降临。

    陈舒茗拿着**调换频道,上面正播放着某生计用品的广告。

    牌子和在家的一模一样,前两天晚上的画面也不断涌现在脑海里。

    简直不可描述,她的手反射性弹开,却被他紧紧攥紧手里不放,非要她亲自戴上不可。

    末了,她说话的声音都带了哭腔:“我真的不会……”

    “没事,我教你。”

    那晚他宛如班主任一样耐心的教着她,每个细节都讲的非常缓慢,现在手指动一下,都能感受到传来的滚,烫……

    “春天来了……舒茗开花……”后背突然被人猛拍了一下,她惊得差点跳起来。

    看清楚是端着水果盘的林木子,脸上红的发烫,咬唇反驳:“你才开花!”

    “既然没有,你干嘛反应那么大?”林木子往嘴里塞着水果,冲她邪笑道:“啧啧,你看你脸都红成什么样了,这里有没有雄性荷,尔,蒙,指不定在想什么带颜色的事情呢!”

    “我没有!”陈舒茗心虚的反驳。

    “没有才怪,我还不了解你?”林木子才不信,把水果咬得咔呲咔呲响。

    “哼,不和你说了!”陈舒茗嘟囔着嘴巴,正要起身。

    “好好好,懒得跟我说,去跟你家思诚说去!”林木子故意说道,冲着窗户抬了抬下巴:“我看楼下停了辆黑色林肯,不知道是不是你家傅思诚的。”

    黑色林肯?

    听言,陈舒茗往窗边走。

    拉开窗帘,透过玻璃窗往下张望,一辆黑色林肯确实停在路边,等凝神看清楚上面的车牌号显示五个八时,手机震动起来。

    她看了眼显示名字,随即接听起来。

    沉静的男声划过:“打算一直看着不下来吗?”

    电话挂断,陈舒茗愣了愣,随即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就往楼下跑。

    陈舒茗出了楼道,黑色林肯停在普通的住宅小区,足以引起街坊邻居的注目。

    她低头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不是说明天才来吗?”

    傅思诚朝她淡淡看了眼:“事情提前处理完就赶了回来。”

    陈舒茗咬了咬嘴唇,弱弱的开口:“我大姨妈来了,也不能跟你……”

    前几天被他每夜折腾到半夜才睡,说是过两天她例假来了就不能和她亲热了。

    然而,今早去洗手间时,果然来了大姨妈,幸好林木子在家备着有卫生巾,赶紧换上。

    “我知道!”傅思诚硬生生的开口,似乎有些不满。

    陈舒茗低头“喔”了声,也不敢再说什么。

    车里陷入一片冷寂,陈舒茗手足无措的扯着衣角寻思着说点什么话题缓和一下气氛,傅思诚突然开口:“我饿了,回家做饭给我吃。”

    “呃……还没跟林木子说……”

    陈舒茗为难的开口。

    “打电话,或者我上去。”

    瞥见傅思诚紧抿的薄唇,陈舒茗赶紧摇了摇头:“不用了,还是我电话给她说吧。”

    回去的路上,陈舒茗给林木子打了电话说有事要回别墅,林木子也不生气,在电话那头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陈舒茗先到了别墅,傅思诚去车库停车。

    正在玄幻处换好拖鞋,身后就响起一串沉稳的脚步声,傅思诚穿着笔直的西装走了进来。

    “我先去做饭!”

    陈舒茗说了这句,就拎着袋子往厨房里奔。

    傅思诚把车钥匙随手丢在鞋柜上,上楼换了身衣服,再下来时,深灰色长裤和白色圆领衫,很居家的样子,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上几乎没什么好节目,而他最多就看看金融类的新闻。

    倏然,响起一串手机铃声。

    不是傅思诚的,而是从旁边的挎包里传出的。

    因为挎包没有拉拉链的缘故,透过缝隙亮起的手机屏幕显示“冷熙”二字时,傅思诚的眉头倏然蹙起。

    他手臂伸长,用两根手指就轻松将手机拿了出来。

    薄唇紧抿着,侧过头,还能看到在厨房忙碌的纤细背影,低垂着脑袋,不时的将垂下来的发丝挽在耳后。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