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只有对你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傅思诚想也没想直接挂了。

    接着调出通话记录,划了删除,然后手机关机。

    刚把手机放回原处,就听到厨房

    里传来的声响。

    扎着马尾的陈舒茗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不是很确定的开口:“刚才我的手机是不是响了?”

    “没有。”傅思诚将挎包推得离自己远了些。

    “难道是我听错了?”陈舒茗皱眉,有些疑惑。

    “应该是电视里的铃声响。”傅思诚拿着**指了指电视机,故作淡定的说。

    “喔……”陈舒茗点点头。

    一眼扫到枯燥的金融类新闻,还是有些不相信。

    傅思诚一眼扫过去,蹙眉斜倪着她:“快去做饭,我很饿!”

    “知道了!”陈舒茗忙不迭的回应,不敢再啰嗦,忙转身走回厨房,又开始叮叮当当忙碌起来。

    一个小时后,陈舒茗做好四菜一汤端在餐桌上。

    荤素搭配,每份不过一点,刚好他们两个人的量,再搭配美味的紫菜蛋花汤。

    她喊他过来吃饭,傅思诚单手插着兜走过来,拉开椅子坐到对面。

    陈舒茗为他乘好米饭放在他桌前,也跟他一样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

    傅思诚面不改色,只有眉尾隐隐的往上挑。

    反复好几遍,陈舒茗没忍住的犹豫地问:“……你怎么了?”

    “没事!”傅思诚看了她一眼,夹菜的动作不停,牛肉在嘴里嚼了几下,慢悠悠地说:“心情好。”

    陈舒茗不吭声,对他喜怒无常的脾气已经习惯了。

    吃完饭,她将碗筷全部收拾干净,擦擦手从厨房里出来。

    上楼时把挎包拿起来,顺便摸了摸包里的手机,按了两下菜单,始终黑屏没有任何反应。

    她拧起好看的眉头,正准备按下开关机键看看怎么回事,傅思诚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是没电了吧?”

    “嗯……应该是……”陈舒茗点点头。

    “充电器呢?”傅思诚又问。

    “没有。”陈舒茗低头翻了翻挎包:“可能落在木子家了。”

    傅思诚双手插在兜里,斜倪着她:“有重要的电话?”

    “那倒没有……”陈舒茗摇了摇头。

    “没有就去洗澡!”

    “……”陈舒茗还想看看手机,却被傅思诚一把夺过去拉着她往楼上走。

    陈舒茗先洗了澡躺在床上,大约半个小时后,听到沉稳的脚步声愈来愈近,紧接着被子被掀开,床垫往下沉了一块,关了灯,房间里又恢复一片漆黑。

    接着,一双大手将她捞了过去。

    “别动!”

    稍一挣扎,被他沉喝道。

    陈舒茗只好乖乖躺在他怀里,像是襁褓里的婴儿被禁锢在父母怀里,接着头顶又传来一声:“睡觉。”

    她乖乖的闭上眼睛,耳边是他沉稳的心跳声,很快就熟睡过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他身边竟如此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陈舒茗醒的很早,床边早就没了人影,要不是床榻上还残留着一丝余温,她还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

    她起身下床,浴室传来哗哗水声,透过雾气的玻璃门,依稀看见男人坚实的身影,不禁红了脸。

    她假装镇定的别过头,将放在沙发上的西装拿起来,举高的甩了甩,怕时间久了压出皱褶。

    “啪!”

    可能是力气大了些,手机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陈舒茗连忙弯腰去捡,刚触碰到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吓了一跳,不小心按到绿色亮键。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磁性的男声:“喂,思诚……”

    这个声音并不陌生,看了眼手机来电显示,果然是白亦然打来的。

    不等她出声,那边已经一连串的说起来:“我说你不至于吧,把那些难缠的老总丢给我,自己倒连夜赶了回来,真看不出来,你对你家陈舒茗盯得这么紧,就她那小身板,经得起你那样折腾吗?”

    陈舒茗嘴巴还保持半张开状态,脸颊渐渐泛红。

    原本想道歉说自己不小心按到了,可听到他接下来的话,陈舒茗不知道是还说话还是不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身边那么多女人都挑不起你的兴趣,就连医生都查不出什么端倪,一致认为你的性取向有问题,没想到你遇见陈舒茗就硬了起来……”

    陈舒茗猛的僵住,浑身的血液一点点被凝固。

    白亦然调侃一般的话,却刺激着她每一根神经末梢。

    屏幕什么时候没电灭掉的她也不知道,耳朵嗡嗡作响,沉静的男声不停在耳边缭绕:“我只要你这一个女人。”

    现在想起来,字里行间却只剩下讽刺。

    怪不得傅思诚当初会以婚姻来与她做交易,就算拒绝也百般不饶的威胁她,原因不外乎只有一个,他只有对着她才会硬起来,才会解决生理需求……

    原来所有好的都只是昙花一现……

    仅限于身体上的需求。

    本来他们的关系就是这样,她还在妄想什么?

    就在这时,浴室门“哗啦”一声被推开,傅思诚下身围着一条浴巾,上身坚实的肌理魅惑至极,正朝她走过来。

    额前的碎发还没有完全干透,水滴滴落在胸膛间,陈舒茗心里猛的一惊,这一刻她心底有些抗拒他的靠近。

    差不多三十公分的距离,陈舒茗将手机递过去,盯着他的脸,缓缓说道:“你的手机没电了……”

    “没事。”傅思诚接过来看了看,随手丢在床上:“充电器在车上,待会再充。”

    “刚刚白亦然……”

    陈舒茗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完,就被罗特助的声音盖过去:“傅总,已经为您备好车,十点钟有个董事会议。”

    “嗯。”傅思诚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傅思诚一身西装革履的从更衣室出来,直接下了楼。

    “一起走。”傅思诚微抬下巴。

    陈舒茗眨眨眼睛:“你先走吧,待会还有会议要开。”

    “要我抱着你出去还是自己走?”傅思诚完全不给她商量的余地。

    无奈下,陈舒茗跟着傅思诚坐进后座。

    到办公楼楼下,陈舒茗刚从车上下来,傅思诚紧跟着她。

    感受到男人的气息,她不禁回头:“你还有事?”

    “我在这开会。”傅思诚语气很淡。

    “喔。”陈舒茗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

    从旋转门进去,迎面而来的员工见到傅思诚后恭敬颔首,只见他轻轻掉头示意。

    陈舒茗跟在他后面,忽然手机振动响起。

    陈舒茗脑袋跟着嗡了一下,不过这次不是他的,是挎包里的。

    她弹出手机来看,是一条未读短信,在看清楚发件人时皱起眉头,竟是陈馨悦。

    犹豫片刻,她还是决定看她发了什么。

    “陈舒茗,别高兴的太早!”

    “不过就是思诚三番几次护着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告诉你,就算思诚轮不到我也绝对不会让给你,他不过是尝尝新鲜感,如果你记性够好的话,应该还记得和他订过婚的珍妮弗吧,最近傅老爷子正在筹划他们的婚事,想必傅思诚一定没有告诉你吧!”

    陈舒茗突然想起之前在公司,她问傅思诚会不会娶陈馨悦时,他不屑的轻蔑的语气传来:“娶她?她也配?!”

    再想起曾和他共同参加过订婚的珍妮弗,似乎终于理解他为什么要那样说。

    陈舒茗猛的将手机关掉,只觉得额头上慢慢冒出虚汗来,手指忍不住轻颤起来。

    盛世总监办公室。

    砰!

    陈舒茗将罗特助给她的文件用力掷在桌子上,握紧肩上的挎包掉头就走。

    “怎么了?”刚接完电话的傅思诚抬头就看到她愤怒的脸,随即心头一紧,伸手拉住她。

    “没什么!”陈舒茗甩开他的手,一本正经道:“傅总就要跟珍妮弗结婚了,请你放尊重点,别在接近我!”

    听言,傅思诚眉头紧蹙起,搂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刚刚不还好好的,你听谁说的?”

    陈舒茗深呼吸了口气:“谁说的不重要,还祝你和珍妮弗早点结婚,别再来找我!”

    傅思诚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我根本就就没答应,他们筹备婚事我也是昨天才知道。”

    “不关我的事。”

    “吃醋了?”

    陈舒茗本想否认的,但随即一想,是他有错在先,自己凭什么不能冲他发火。

    想到这里,她便回道:“吃醋又怎样,醋坛子都打翻了,你闻到酸味没?!”说完,她愤愤的瞪着他。

    傅思诚只觉得心里像被灌了蜜似的:“闻到了,特别特别酸,让我忍不住尝一尝……”

    话落,他俯身吻住她的唇。

    陈舒茗心里有气,一下子就把他推开,伸手使劲擦着被他吻过的红唇:“你有完没完?!”

    “好了!”傅思诚难得柔声劝道:“早知道你会多想,我就早点告诉你了,而且婚姻大事,我如果不同意,他们也不能拿我如何,我只有你这一个女人。”

    只有这一个女人……

    最后几个字一出,脑海里又涌出白亦然那些话:“医生都看不出有什么端倪,一致以为你喜欢同性,没想到你对陈舒茗就能硬起来……”

    一个个字,像千万根毒针刺进胸腔,呼吸不上来。

    “如果爷爷不同意,再加上老人家身体那样,你也不能由着你来。”其实这点才是陈舒茗所顾及的,上次也是因为傅思诚当场挥婚,爷爷气急攻心住进医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