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婚谋已久: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他给不了你幸福

时间:2018-06-13作者:南街北巷

    “你怎么知道?”陈舒茗不禁发问。

    冷熙勾唇笑了笑,继而轻声道:“因为这一切早晚会来的。”

    片刻的沉默后,冷熙突然说了一句,陈舒茗不禁身子一僵。

    “其实,我并不是冷家的亲生儿子。”

    陈舒茗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只听他一副风轻云淡的说道:“我其实是他们的养子,因为他们生不出男孩,我就被他们买了回来。”

    “买回来的?”

    “我父亲是赌徒,输光了家里所有的钱,母亲为了给父亲还债,就把我卖到富贵人家,去救我那个好赌如命的父亲。”

    听到这里,陈舒茗有些震惊,从来没想到一向温柔绅士的冷熙,在他背后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那……”

    “我很小的时候就住进了冷家,而我知道这些事也是我长大后家里佣人告诉我的,后来问了他们我才确定下来,所以说,珍妮弗并不是我的亲生妹妹,但在家里,她是对我最好的,所以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妹妹受到伤害。”

    “其实如果当初我听他们的话去公司学习,以后继承他们的公司,他们是不会不喜欢我的,可我自从得知我的身世,就不一样自己的生活被别人制约着,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摄影,我觉得只有它能带给我与众不同的美好。”

    陈舒茗在他身边坐下,轻声道:“你正在一步步和你的梦想靠近不是吗?”

    “是,我是做到了。”冷熙扭头看向她,微眯起眼眸:“可是我现在又有了另一个念头。”

    “什么?”陈舒茗不自觉的问道。

    “就是你能跟我在一起。”

    话落,陈舒茗愣住,对着他深入大海般的眼眸注视良久,慢慢移开视线,深呼吸一口气:“不可能的,我不会喜欢你,请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你不喜欢我,我可以等,等到你哪天喜欢上我为止,舒茗,傅思诚不是一般人,他给不了你幸福的。”

    “他给不了我幸福你就能给得了?那你知不知道只有和自己最心爱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幸福的,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就算每天在一起只会有无穷无尽的痛苦,你甘愿这样?就像你不愿意待在公司想要追寻自己的梦想一样!”

    “不!舒茗,这不一样,就算你的心里是他,可他带给你的痛苦少得了多少,傅老爷子生辰那天你都忘了吗?”

    说着,冷熙突然坐起来,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我不会害你的,傅老爷子有心脏病,傅思诚绝对不可能为了你而气死他唯一的亲人,他现在只不过是不想失去你才故意说些宽慰你的话,只要傅老爷子坚持这门婚事,他就必须和我妹妹完婚!”

    “嗯……以后发生什么我们谁也说不准……”

    “那你还执着什么?!”

    陈舒茗眼里透着淡淡的忧伤:“我早就答应他要给他时间处理,在他还没有提出要离开我,我是不会轻易放弃这段感情的。”

    “舒茗,你怎么这么傻!”

    “冷熙……”陈舒茗缓缓托出他的名字,顿了顿继续说道:“有时候爱来了,你根本无力去思考,只想去爱。”

    “可是舒茗,你说的这些我都能给你!”冷熙极力去证明他的真心。

    话落,陈舒茗淡淡的摇摇头:“可我不愿意,冷熙,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是你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连朋友都没法做,虽然你的身世我深感惋惜,但是我绝不会因为同情而跟你在一起,身为男人,你不会愿意我是因为怜悯才勉强在一起。”

    说罢,她扭头不去看他,拨开他的手起身径直往车子走去。

    “就算最后结局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都不会后悔吗?”冷熙在她身后大喊,声音很大,被江风压过变得很小声,但还是刺进陈舒茗的耳里。

    倏然,她站定脚步,坚定的勾起唇角:“不会!”

    看着那抹娇小的身影,远去的步伐坚定无比,冷熙突然意识到,他并没有真正了解到这个固执的女人。

    一点都不亚于他。

    真心喜欢的人怎么甘愿只做朋友。

    他心里暗暗下决心,他不会离开她,若是傅思诚敢做出伤害她的事,他一定不顾一切把她抢回来,

    想到这里,冷熙突然大喊:“我答应和你做朋友,你一定要幸福,但是如果傅思诚敢伤害你,我一定不顾一切抢回你!”

    听言,陈舒茗站定脚步,回过头扬起一抹微笑。

    陈舒茗直接回了别墅。

    刚打开门,傅思诚身穿笔直的西装革履似乎正要出去,见她来了,直接冲上前握住她的肩膀:“他又来找你干什么?”

    是的,他们的误会已经太多了,跟冷熙出去时,陈舒茗就给傅思诚发了短信说明了情况,让他不必担心。

    “没什么事,别担心了。”

    “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那个混蛋!”

    傅思诚忍不住咒骂起来,若不是傅老爷子临时参加会议,他又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过去。

    “真没事,他对我没做什么,而且我这次跟他说的很清楚,我们只是朋友,你该放心了吧。”

    “只是这样?没别的?”

    “真的。”

    “就算是朋友,冷熙之前一直对你心怀不轨,还是别跟他走太近,知道吗?”

    听言,陈舒茗莫名心里痒痒的,故作深沉的凑上前去,在他身上不断闻来闻去。

    傅思诚被她奇怪的动作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禁皱眉:“你在干嘛?”

    “闻味啊。”

    “闻味?”傅思诚斜倪着她:“搞什么?”

    陈舒茗吸了吸鼻子,噗呲一声咧嘴笑:“好大一股酸溜溜的味呢……”

    话落,傅思诚才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意思,拽住她的手腕。

    “没想到堂堂傅氏总裁也会吃醋,哇,好酸好酸……”

    话还没说完,傅思诚就揪着她,大手掐在她的细腰上,不停地挠她的痒痒。

    “现在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开我玩笑!”

    “本来就是,啊哈哈哈……别……别挠了,好痒……”

    陈舒茗被他挠的无路可退,一边惊叫着一边挣扎着脱开他的手,转身就跑。

    “看你能跑到哪去,敢取笑我,今天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罢,傅思诚迈步追了上去。

    陈舒茗时真的怕痒,一溜烟奔向自己的卧室,刚反手关上门时,一双大手直接横了进来,她舍不得关上,怕夹到傅思诚的手。

    因为她的心软,傅思诚接着手撑开的空隙,身子接着挤了进来,反手将门啪的一声关上。

    “啊——”陈舒茗绕着房间跑,两人打打闹闹,最终双双瘫倒在大床上。

    陈舒茗被他压的动弹不得,只得软下声:“我再不敢了,真的,拜托,你快点下去!”

    傅思诚好不容易将她扑倒,怎么可能她说下去就下去,大手扣住她的下巴:“还敢不敢取笑我?嗯?”

    “不敢不敢,你都快压的我呼吸不过来了,快下……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傅思诚堵上红唇,大手也不安分起来,似乎并不打算善罢甘休。

    陈舒茗按住他的手,支吾道:“还……没洗澡……”

    “不准嫌弃!”

    她的话再一次在他口中淹没。

    一阵缠,绵悱恻后,陈舒茗枕在他的胸膛里,两人十指交缠,情深意浓。

    “过段时间我带你去国外好好玩玩。”

    听言,趴在他胸口上的陈舒茗有些诧异,翻过身趴在他身上眨眨眼睛:“为什么?”

    傅思诚轻啄她的嘴唇,又将她往怀里紧了紧:“只是想多跟你待在一起,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可是公司还有那么多事情……”

    “你忘记你的另一个身份了,我的贴身秘书,这次在瑞士有个很重要的合同,我带你一起走。”

    “可是……”

    “我亲自去签约,你作为秘书肯定要尾随的。”傅思诚再一次强调。

    “万一珍妮弗也要去呢?”

    “这些我会处理好,别担心,你只管打扮的漂漂亮亮,然后一起出国。”

    “嗯。”陈舒茗只好点头。

    两天后,羽田机场。

    陈舒茗穿了一双舒适的小白鞋,柔软的大,波浪卷发柔顺的披在背后,戴着大大的墨镜,傅思诚处理完公司的事务比她来的慢一点。

    十五分钟后,傅思诚出现在机场,一身休闲装的他同样戴着大大的墨镜,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走近才看清楚,白亦然今天也跟着一起来,身着笔直的黑色西装,更增添了几分沉稳的男性气息。

    “白亦然?”陈舒茗不禁发问。

    “舒茗好久不见。”白亦然勾唇轻笑。

    傅思诚快手将她搂在怀里:“介绍一下,我的第二任得力助手。”

    得力助手?

    陈舒茗挑了挑眉头,抬头对上他的眼睛:“你到底有几个得力助手?”

    说着,她不由的朝白亦然的方向看去,他只是站在原地,陈舒茗都能感受到他别样的气场。

    身上透露出一股冷冽的气息,像极了傅思诚。

    手腕一痛,陈舒茗回过神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怎么了?”

    “你男人就站在你面前,你还看别的男人?”傅思诚微笑的眯起眼睛。

    站在旁边的白亦然一下不淡定了,用怪物似异样的眼光看了傅思诚一眼:“喂,你一个大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